《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百萬咖啡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百萬咖啡

    尖酸的聲音,尖銳的語氣讓整個“星巴克”頓時陷入沉默。

    『露』西等人一臉的憤怒。她們一直都以身為哈佛學子而自傲,不曾想今日卻有人這般羞辱哈佛,但是偏偏她們卻無法反駁。因為剛才她們的確是過於旁若無人了點。但那也是因為這個消息太過勁爆了點,讓『露』西等人有點忘形而已。但就算如此,這位客人也不該用如此尖酸刻薄的語氣來諷刺哈佛。

    一時之間,氣憤和羞愧的神『色』在『露』西等人臉上轉換不定。

    “服務員,我不是說過麼,我喜歡安靜一點。而‘星巴克’一向不是以休閑,享受而聞名的麼!怎麼今天在‘星巴克’,卻像集市一般,這和那些鄉下的咖啡廳有什麼不同!”尖酸的語氣繼續說。

    一旁的服務員聽聞這話,也是一臉皺眉。這話說的太過了點,讓人聽了極為不舒服。奈何這位顧客給的小費高,因此服務員也隻有點頭哈腰賠不是。在一番安撫之後,服務員一臉難『色』的走了過來。

    “幾位同學,這位顧客投訴你們影響他和咖啡了,因此他希望你們能夠離開。”服務員委婉的下達了逐客令。不過服務員卻極為精明,說的是“他希望你們能夠離開”,而不是服務員自己要他們離開。

    『露』西等人聽聞臉『色』頓時一寒。

    “‘星巴克’什麼時候居然都學會趕人了!難道這就是‘星巴克’一直所推崇的服務麼!我要去投訴!你們店長呢!”『露』西等人也不傻,一眼就看出服務員的心思,想要在得小費的同時,也能明哲保身。不過『露』西等人豈會讓他如願。雖然那個客人很可惡,但是更可惡的就是這個服務員。

    服務員聞言暗叫糟糕。早就聽說哈佛學生難纏了,沒想到今日一見,果然如此。看來這次的小費難賺啊!

    “這位小姐,我隻是傳達那位客人的意見。而且,你們的大聲喧嘩的確影響到其他客人了,我並沒有要求你們出去,隻是希望你們能夠小點聲。”服務員也不是省油的燈,幾句話將事情從無法挽回的地步又兜了回來。如果真的店長出麵,自己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露』西鼻子冷嗤一聲。她也懶得和這種人計較,何況本來她就準備出去了。剛才那番話,隻是表示她不是那麼好欺負的。至於那位說哈佛不是的人,『露』西更是懶得理會。哈佛的名聲,豈是整天坐在這喝咖啡的人所能揣度的。

    “Koey,我們快走吧,不然再遲可就趕不上這出好戲了。這次一定要狠狠的教訓一下這個暴君。同時,我可是非常期待你的情哥哥上課是個什麼場麵哦!”『露』西到此刻都沒有時間去打量一下坐在黃書琪對麵的林風。此刻在『露』西眼中,隻是想盡快拉著黃書琪去參加這次壯觀的遊行示威行動。

    不過就在這時,那個尖酸的聲音再次說話了。

    “想要安靜的喝杯咖啡都這麼難。服務員,我要包了這間‘星巴克’,你幫我將那些閑散人給我請出去。”那個尖酸的聲音大聲說。

    嘶!——眾人猛吸口涼氣。現在這個時間,“星巴克”除了那個尖酸客人之外,就隻有林風這一行人了。可林風等人擺明馬上就要走了,那個尖酸的客人還揚言要包下這間“星巴克”,這就是典型的顯擺和給人難堪了。

    『露』西等一幹哈佛學生氣的要死。但是人家有錢,人家樂意包,他們能奈何。

    “走吧,Koey,不要跟這種暴發戶一般見識,這種人也配喝咖啡,我呸!”『露』西狠狠的唾棄一口,拉著黃書琪就往外走。

    林誌玲看看林風,林風卻搖搖頭。這個人行事雖然可惡,但是剛才『露』西等人也算有點不當。何況,林風也沒必要事事強出頭,和這種人一般見識,還真跌了自己的身份。

    不料,那個人卻是得理不饒人。

    “哈佛學子,一般一般!舉世第一,實屬放屁。”尖酸的聲音冷冷的諷刺說。

    『露』西等人聽聞柳眉大怒。她們已經不和這人一般見識了,不料這人卻如此挑事,這不是找不痛快麼。

    不料,就在『露』西等人準備找這個尖酸的客人理論之時,服務員卻攔在眾人身前。

    “各位,這位客人已經包了‘星巴克’了,還請你們等會再來關顧。”服務員這個時候是毫不猶豫的選擇站在那位尖酸客人一邊。畢竟這個時候,他已經有充分的理由支持這個顧客了,去賺取他那不菲的小費。

    『露』西等人已經氣瘋。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但是這個時候人家都已經包了場了,已經開始清場了,她們再鬧,就反而是她們不是了。可是這話聽的實在讓人慪火。

    “怎麼回事?”這個時候,店長出來。聽見這外麵鬧哄哄的,他要再不出來,真怕出什麼大事,把“星巴克”的招牌給砸了。

    隨後,服務員將事情始末簡短說了一遍,不過顯然話語之間是明顯偏向那位尖酸客人的。

    “這樣啊,這幾位哈佛的同學,對不起了,今天這位客人包場了,所以實在不好意思了。這樣,今天的單我買了,我請客!下次你們來時,我給你們打八折。”店長還是圓滑一點,三言兩語之間讓『露』西等人心平氣和下來。

    可惜,這個店長卻忘了現場還有林風這一號主在。本來吧,林風也沒打算計較的,本來也不是針對自己,自己何必強出頭。不過這店長的做法就不地道了。就衝他剛才那一副了然於胸的神情,還有那處理事情的有條不紊,林風就知道這個店長在麵對這個事情始末從頭到尾都了解。隻是在事情快無法收場時,才出來。而且明顯的偏袒那位尖酸客人。當然。更重要的是現在林風對哈佛學子非常有好感。

    『露』西等人的確聲音大了點,但是那位尖酸客人無疑卻是挑事的主。何況,自己等人付不起這杯咖啡麼,稀罕他的八折麼!

    “我偏偏不想走了。我今天就想坐在這喝完手中這‘星巴克’的咖啡。”林風突然長聲說。

    眾人一愣。

    “Koey,這位是...”『露』西等人此刻方才發覺黃書琪身邊還有這麼幾號人物,不得不說『露』西等人的確有點大神經,粗線條。當然,這也主要是和今天哈佛大學鬧出的遊行示威有關。這讓興奮之下的『露』西等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林風這麼大一尊真神的存在。

    這個時候林風突然發言才醒覺過來。『露』西等人越看林風越覺得眼熟,猛然之間,『露』西驚呼一聲,但隨即立刻收聲,看著黃書琪是一臉壞笑。隨後又看看星巴克店長,鼻子輕哼一聲,心道自己才不會傻啦吧唧的說出林風的身份,她倒要看看林風準備如何收拾這“星巴克”的店長還有那尖酸的客人。

    要知道,林風有仇必報的『性』格,那可是聞名的。現在這個店長和那個尖酸客人那麼為難自己等人,『露』西相信林風肯定不會放過他們。想到此,『露』西臉上『露』出一副準備看戲的表情。

    “星巴克”店長聞聽林風此言,也是麵『色』一僵。他沒想到會碰到這麼刁鑽的哈佛學生。什麼時候,哈佛學生那麼刁鑽了。要知道以往哈佛學生有時來喝咖啡,有時會經常鬧出大的動靜,影響到其他客人,他也隻是三言兩語的就將其請走,但今天碰見的這個似乎和其他人甚為不同。

    不過不等店長說話,有人先開腔了。

    “那個誰,我已經出高價包下這了,不管誰想喝咖啡,行,等我喝完走了再來!”那位尖酸客人此刻似乎是和『露』西等人卯上。

    從一開始這些黃書琪和林風進來,那嘰嘰喳喳的聲音就讓他煩。之後『露』西等人更是鬧個不停,而且言語之間都是誇哈佛的,這讓他非常憋屈。因為在他心中,全球最好的高等學府不是什麼哈佛,劍橋,而是他們日本的東京大學。什麼哈佛,一般般而已。加上他最近心情不怎麼順暢,因此就將這氣出到這群學生身上。花點錢就能狠狠的作踐一番哈佛學子,他覺得很爽!

    “喲,誰這麼有錢啊,明明都空無一人的咖啡廳還要包場。”林風譏諷說。

    “你甭管我是誰,總之這我包了,想要喝,行,以後來!”尖酸客人得意洋洋的說。不過這個尖酸客人也不蠢,沒有自報家門,因為他也這的確傳揚出去自己和幾個哈佛學生鬥氣,那實在沒麵子。

    “可我現在還偏偏想要在這喝。對了,店長,他出多少錢包?”林風揚聲說。

    店長聞言一喜。如果這倆個人真要在這上麵置氣起來,那對他的業績來說,可是一件好事。不過該怎麼挑起倆人的競價,店長一時還拿不準,畢竟萬一被倆人識破了,他可就雞飛蛋打了。

    “哼,沒多少,三小時1萬美元。你想和我比錢多麼!我們日本人從來不缺錢,為了喝一杯上等咖啡,我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尖酸客人此刻站了起來,一臉神聖的說。不過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來,那是赤『裸』『裸』的炫耀。在他看來,這群哈佛學子能有多少錢。就看那穿著,全身加起來不過幾百美元,想要和自己比富,那簡直是說笑。

    日本人?——林風聞言眉頭一皺,怎麼現在到哪都能遇見日本人。而且日本人怎麼都那麼討厭,喝杯咖啡也那麼惡心,還為了喝杯上等咖啡可以不惜一切代價,酸,比我的臭襪子還要酸。

    林風一臉惡趣味的轉過頭,他想要看看這個讓人討厭的日本人究竟是誰。

    “林風!!”那個尖酸客人看見林風,皺眉說。

    林風一愣。這個日本小子自己並不認識啊,估『摸』也就20多歲,自己應該和其從來沒有打過照麵,他怎麼一眼就認出自己了。難道自己那麼出名了麼!——林風撫『摸』著下巴想。

    林風!——“星巴克”店長聞言頓時一僵。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林風居然會出現在他的店,而且他居然想要將林風給趕出去,這要傳揚出去,他...他不要活了。不過轉念一想,自己不是還沒將林風趕出去麼。何況,林風現在似乎和這個闊氣的日本人卯上了,雖然他不知道這個日本有多少錢,但是看樣子,也是個敗家子,林風更是有錢,世界首富,這要倆人真的鬥起來,那他今天可就發了。

    “林先生,這位先生出價1萬美元包場了,如果林先生沒有時間的話,那還請暫時移駕一下,等會我特地邀請林先生前來喝杯咖啡。”店長一臉諂媚而討好的說。雖然口中說讓林風離開,但心中是巴不得林風不要走。在他看來,這種時候,林風是肯定不會選擇離開的。不就是包場麼,林風有的是錢。

    果然!

    “我說你是店長吧。我現在就要在這喝咖啡了,怎麼著,還不讓!”林風鼻子一哼,順便挑釁了下對麵的日本人。

    “不是,不是,這不是有人包了麼!我們生意人,總要守信用不是。”店長諂媚說。

    林風輕蔑一笑。

    “5萬!”林風伸了個巴掌。

    林誌玲等人聞言一愣,雖然林風從來是有仇必報,但可不是冤大頭。現在擺明這個店長想要在其中坐收漁人之利,怎麼林風還就這樣跳進去了。

    『露』西等人聞言卻是拍掌尖叫。雖然知道林風這樣做不理智,但這個時候能教訓這個可惡的日本人,她們才不管理智不理智,何況這又不是她們的錢,是林風的錢。

    “怎麼,小日本,敢加價麼!”林風挑釁的看著日本人。

    “哼,我還道世界首富有多麼豪爽呢,不過區區5萬。我說過,我們日本人為了喝杯上等咖啡,不惜任何代價。我出10萬美元。”日本男子冷聲說。

    林風嘴角微微一笑。不過心中卻是暗自奇怪。這個年輕的日本男子看向自己的眼光充滿了仇恨,自己可不曾得罪過他,他為啥這樣看自己呢?

    “對了,李銳,幫我查下這個人是誰?”林風輕聲吩咐說。

    李銳點頭。不過這個日本年輕男子不知年齡,姓名,想要在美國查出其資料還真不簡單。林風也知道這個事情比較棘手,畢竟波士頓是個人流量很大的城市,這個年輕的日本男子未必就是波士頓人,或許是紐約人,洛杉磯人,甚至隻是來美國旅遊、公幹的也說不定。想要查出來真的不簡單。除非,林風將其照片刊登出去,來個懸賞。當然,如果他是名人那就不同了,那就好找了。

    “怎麼,林風,不是世界首富麼,沒錢了麼?最近不是收購電影院很爽麼!”在林風和李銳小聲說話之中,日本男子見林風不說話,譏諷說。

    林風心頭一凜。這個人應該是美國電影界中人,恐怕應該就是索尼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畢竟“森林電影放映公司”收購電影院的事一直在秘密進行中,而且剛剛啟動不久,這個日本青年男子就知道,肯定是美國老牌電影公司其中一家的人。而在美國四大電影公司當中,隻有“索尼哥倫比亞電影公司”是日本人掌權,因此這個日本男子的身份呼之欲出。

    “老板,如果沒有猜錯,這個男子應該是‘索尼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副總裁井深出之。”林誌玲打開筆記本,將眼前這個日本男子的資料呈現在林風麵前。林誌玲可是雙碩士學位的高材生,這個日本年輕男子這句話暴『露』其身份後,便開始通過“Google”搜索出“索尼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資料,而井深出之的照片赫然在第一欄,超過其總裁地位。顯然,外界如今也非常清楚“索尼哥倫比亞電影公司”已經不再是美國人做主,而是日本人做主,已經成為了地地道道的日本公司。

    井深出之!——林風看了眼林誌玲從筆記本上調出來的資料,眉頭一皺。心知大致猜到這個井深出之為何那麼恨自己了,當初自己可就是從“索尼哥倫比亞電影公司”手中“虎口奪食”,拿下了“米高梅電影公司”的所有版權。井深出之因此而恨自己也是應該。何況自己當初在日本金融市場玩的那麼凶,尤其拿“索尼”開刀,這個來自索尼家族的年輕代表痛恨自己也屬正常。

    林風基本上猜到事情大致,但卻沒有想到這個井深出之不僅僅是因為這些才恨林風,而是因為爭奪“索尼”未來的控製權而處心積慮的想要對付自己。

    “井深出之先生是吧!”林風朗聲說。

    井深出之明顯一愣,沒想到林風這麼快就猜到自己身份。不過作為“索尼”未來掌門人的候選人之一,他也不笨。知道是自己剛才的話語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不過也不在意,他本就打算讓林風在美國大敗而回,遲早會和林風碰上。現在碰上也一樣。

    他就在這先給林風一個教訓。別看林風有錢,但大多都是股份,而且如果他沒猜錯的話,林風收購了那麼多公司,尤其最近收購了“百度-雅虎”那麼多股份,不但他手中沒有多少錢了,而且其銀行也應該沒有多少錢了。哼,比有錢,能和我們“索尼”比麼!

    “林先生,如果你不能出比10萬美元更高的價格,那請離開,我想要好好的品嚐一下咖啡。”井深出之冷哼說。

    林風卻是一笑。

    “不就10萬美元麼,我出20萬。比有錢,你們日本人的確有錢,但是偏偏我也不差錢。”林風輕描淡寫的說,仿佛這20萬美元根本就不是錢,而是一張紙。

    “30萬美元!”井深出之毫不猶豫的出價。

    “40萬美元!”林風再次抬手。

    “50萬美元!”

    ......

    “我出100萬美元!哼,林先生,論起對咖啡的感情,你們中國人不行!”井深出之喊出100萬美元的天價,同時還輕蔑的掃了林風一眼。這已經是他的底限了,他今天可不會和林風一直鬥下去,隻要林風再多喊一美元,他就收手。至於剛才那番話,就是迫使林風繼續喊價的。

    此刻一旁的『露』西等人已經呆了。不就在“星巴克”喝杯咖啡麼,居然要100萬美元,這倆個人瘋了麼。此刻『露』西等人看向井深出之和林風的眼神都是一副白癡的眼神。雖然當初『露』西等人還在為林風能夠為她們出氣而高興。但此刻見到林風就這樣和這個白癡一樣的做出白癡的行為,感覺自己心中的這個偶像實在太遜了,就這種智商的人還給她們上課,她們不如一頭撞死算了。

    至於林誌玲等人也有點愕然了。不知道林風在這個時候為何突然要和這個三世祖卯上,這太不值得了。就算林風贏了,也落下一個以強淩弱的口碑。何況,百萬美元喝杯咖啡,這傳揚出去,不會說林風多有錢,而會說林風就是一暴發戶。眾人想要勸,但想到林風的『性』格,眾人想了想還是放棄。就算要勸,也不能當著人麵,不然弄不好反而會有反效果。

    “我出...”林風揚聲高喊,但喊到一半卻突然戛然而止,原來是黃書琪拉了下林風。

    “林大哥,我肚子好疼,這咖啡是不是有問題啊,我肚子好疼,陪我去看醫生好不好!”黃書琪捂著肚子一臉痛苦說。

    林風聞言心頭一緊,正要查看一番,害怕黃書琪真的喝壞了肚子。但是一看黃書琪那神情,林風頓時知道這丫頭實在裝,根本就沒有肚子疼,而是擔憂自己和井深出之這個蠢貨競價,花冤枉錢。想到此,林風心頭一暖。這個小丫頭用如此巧妙的辦法來幫自己,還真的難為她了。本來林風想要順著她意,不過那樣自己的計劃可就泡湯了。

    “,Koey,不要裝了,我知道你心疼林大哥的錢,但林大哥有錢,這點小錢還不放在眼。”林風故意用英語朗聲喊。

    黃書琪聞言頓時嘟嘴,無奈的瞪了林風一眼。不過林風都如此說了,她也不好再裝。至於『露』西等人卻是一臉鄙視。都有人給你搭台階下了,你還非要自己鑽進去,所謂商界奇才,我呸!

    對麵的井深出之卻是長鬆一口氣。要是林風真的不叫價了,他可就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至於一旁的店長,此刻已經懵了,原本他以為能夠賺個幾萬美元就行了,沒想到居然喊到百萬美元,這可真是讓他驚呆了。他這一個月的營業額都沒有這麼多啊!

    就在這時,林風卻是詭異一笑。所有人心頭一顫。

    

Snap Time:2018-01-20 07:17:43  ExecTime:0.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