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哈佛傳統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哈佛傳統

    “薩穆斯滾蛋!”哈佛商學院內響起了震耳欲聾的吼叫聲。

    一群哈佛商學院學子打著“還我自由”、“還我公道”的旗幟,喊著讓薩穆斯滾蛋的口號,氣勢如虹的在哈佛學院舉行了一場遊行示威活動。而矛頭直指哈佛新任校長勞倫斯-H-薩穆斯。

    這不是哈佛大學學子第一次舉行遊行示威運動了。上一次就在3年前,2001年,哈佛大學學子為了哈佛校方雇用的上千名勤雜工爭取最低保障工資,而舉行了上千人的遊行示威活動,和校方足足抗爭了長達五周時間,不但占領了校長辦公室,讓學校被迫暫時停止一切計劃,最終依靠他們自己的力量,以及社會輿論的力量,迫使哈佛大學校方讓步,最終承諾將校方雇用的上千名勤雜工的工資從每小時8.25美元的工資調升到10.25 美元。而也是因為這次事件,哈佛大學上屆的校長最終辭職,現任的校長勞倫斯-H-薩穆斯才上台成為哈佛大學校長。

    可以說,在哈佛大學校園內一直流傳著這樣一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優良傳統。這些本來應該埋首苦讀的學子擁有著一顆敢為弱勢群體伸冤的俠義心腸。

    而這次,哈佛商學院學子在得知勞倫斯-H-薩穆斯拒絕讓林風上公開課之後,自然而然的舉行了遊行示威運動。這不單單是他們對林風的崇拜,同時也是對真理的求知欲和對自由追求的一種表現。在美國,被稱為自由的國度。而在哈佛,學術自由更是根深蒂固的貫徹在每一個哈佛大學學子心中。而現在,勞倫斯-H-薩穆斯卻要打破這一傳統,想要用強權來破壞這無限美好的學術自由的氛圍,身為一名哈佛學子如何可以忍氣吞聲。

    於是,他們揭竿而起,利用法律許可的遊行示威權,對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的強權進行抗議。

    原本這隻是哈佛商學院幾百名學子自發組織的一個小型的遊行示威運動,但是當哈佛大學其他學院學子聽聞他們進行遊行示威運動的出發點之後,也紛紛加入到這個示威團體當中來。原因無他——學術自由!

    一時之間,遊行示威的團隊迅速膨脹,由原先的數百人瞬間增加到數千人的大型團隊,其規模已經超過上次為校方雇用的上千名勤雜工爭取最低保障工資的規模,而且人數還在不斷增加當中。

    此刻,勞倫斯-H-薩穆斯剛剛回到辦公室。結果不等他坐下來喝杯咖啡,就聽見外麵山呼海嘯般的喧嘩聲傳來,仔細聽去,居然喊的是讓他薩穆斯滾蛋的口號,這讓勞倫斯-H-薩穆斯一口剛剛喝下去的咖啡,頓時噴了出來,隨後氣急敗壞的大喊大叫。

    “什麼回事!這是什麼回事!誰能告訴我這他媽是什麼回事?”勞倫斯-H-薩穆斯在辦公室大吼大叫。勞倫斯-H-薩穆斯一直都是一個極為強硬,極為激進的右翼分子,不管是擔任美國副財長還是擔任哈佛校長,其手腕一向都是雷霆萬鈞,從來沒有人膽敢忤逆他。但是現在他居然在哈佛大學內,聽見有人要他滾蛋,這無疑是觸碰了勞倫斯-H-薩穆斯的逆鱗。

    不管是誰,總之他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之人,讓他為其言行付出代價。

    “薩穆斯校長閣下,這個...這個...似乎是學生自發組織的,他們為你拒絕讓林風為哈佛商學院上公開課而舉行了遊行示威。”勞倫斯-H-薩穆斯的助理一旁膽戰心驚的匯報著最新得到的信息。

    什麼!為了那個中國人林風居然給我遊行示威,在哈佛大學給我鬧暴動!——勞倫斯-H-薩穆斯聞言整個人幾乎呆滯。他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些哈佛商學院學子居然會為林風這樣一個人而鬧暴動,這讓勞倫斯-H-薩穆斯無論也無法接受。

    暴動?——勞倫斯-H-薩穆斯的助理在一旁聞言一陣顫栗。學生因為不滿某些校方舉動,在校內遊行示威,這幾乎就是哈佛大學的傳統,結果到了這個獨斷專行的勞倫斯-H-薩穆斯口中居然成為了暴動,這個詞用的也太可怕了點。

    助理張了張嘴,想要解釋一下這個哈佛的傳統,但是看見勞倫斯-H-薩穆斯一臉暴怒的樣子,再想到自己的飯碗,助理選擇『性』沉默。至於外界這些學生的遊行示威和勞倫斯-H-薩穆斯會發生什麼樣的衝突,他也不想管了,當然他也管不了。

    這個時候,遊行示威的學生群已經來到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辦公室樓下,衝著校長辦公室開始喊口號,拉標語。

    “還我自由!”

    “還我公道!”

    “薩穆斯滾蛋!”

    ......

    一句一句口號喊得震天響,而辦公室內的勞倫斯-H-薩穆斯此刻已經氣的滿臉鐵青,青筋直爆,兩個鼻孔不停噴著白氣,一旁的助理看著薩穆斯這樣,真怕勞倫斯-H-薩穆斯就此氣的一命嗚呼。

    混賬!他媽的!狗屎!...

    一句又一句髒話不斷從勞倫斯-H-薩穆斯口中噴湧而出,他此刻已經被這些膽大妄為的學生氣的暴跳如雷,如果這是在戰場上,勞倫斯-H-薩穆斯相信自己一定會將這些鬧事的學生統統槍斃。

    “喂,喬伊-萊特,你好啊你,居然背著我耍這些小花招,煽動學生來鬧事,你行啊!”勞倫斯-H-薩穆斯一個電話打到哈佛商學院院長喬伊-萊特辦公室。

    “薩穆斯校長,我想要提醒你,隻要是美國公民就有權進行遊行示威,而這些學生隻不過在行駛他們的權利而已。還有,這並不是我煽動的,而是他們自發的,因為追求真理一直都是我們哈佛的校訓,他們隻是在為追求他們心中的真理而戰鬥!”喬伊-萊特淡淡的回敬說。

    被喬伊-萊特這麼不鹹不淡的一句頂了回來,勞倫斯-H-薩穆斯更是氣惱。

    “喬伊,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讓這些學生給我解散。不然,我唯你這個院長是問!你可別給我裝糊塗,鬧出這次時間的帶頭人就是你們哈佛商學院的學生。”勞倫斯-H-薩穆斯冷冷的下令。

    “薩穆斯校長,我雖然是院長,但是這是學生自發的行為,我沒有權幹涉,哪怕報警,警察也不會阻止這些學生遊行示威。”喬伊-萊特再次將勞倫斯-H-薩穆斯的話給頂了回去。

    笑話!遊行示威可是美國憲法賦予每個美國公民的權利,這些學生自然也有權利如此,他根本就沒有權利去阻止這些學生為自己的理想而戰鬥。何況,他也不想阻止。本來他就是希望林風能夠為這些學生進行演講的,何況這次事件對於參加這次活動的學生來說,都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生曆練。這將是他們日後成長的基石。

    “行,喬伊-萊特,既然你沒有辦法,那我就來處理好了。我就不信這些學生還能翻了天了!”勞倫斯-H-薩穆斯氣憤的掛了電話。

    一旁助理看著掛了電話兀自在那喘著粗氣的勞倫斯-H-薩穆斯,一臉的疑『惑』。不知這個蠻橫的校長準備怎麼阻止這些學生自發的運動。

    勞倫斯-H-薩穆斯走到窗邊,冷冷的掃了一眼辦公樓下數千名聚在一起喊著口號的學生,鼻子輕蔑一哼。

    “和我一起去播音室。”勞倫斯-H-薩穆斯衝一旁發呆的助理喊了一天,帶頭向外走去。

    助理應了聲,一臉的疑『惑』的跟了上去,不知道勞倫斯-H-薩穆斯想要做什麼。

    這時,“星巴克”咖啡廳。

    “Koey,Koey,出大事了,嘻嘻,出大事了!”一個金發碧眼的女生衝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男男女女。幾個人進來,嘰嘰喳喳,頓時將“星巴克”鬧得仿佛菜市場。

    “『露』西,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黃書琪一愣,不知自己這些閨蜜究竟這麼急匆匆的來找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Koey,你知道嗎,我們學校準備聘請你的那個情哥哥在我們學校上一堂公開課了!”『露』西的美國女孩興奮的大叫。

    黃書琪聞言臉上一陣古怪,情不自禁的看了眼林風。這還算是大事麼,這可是院長喬伊-萊特親自要自己來邀請林風為她們這些哈佛商學院學子上公開課的。沒想到『露』西等人興衝衝跑過來就是為了告訴自己這事。

    不過『露』西沒有注意到黃書琪臉上古怪神『色』,繼續大叫。

    “可是Koey,你知道麼,我們那個蠻橫的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拒絕了。”『露』西大聲嚷著。

    “什麼!那個暴君拒絕林大哥上公開課?”黃書琪有點激動的站了起來。自己在這邊費盡唇舌的讓林風看在她情麵上,給哈佛商學院上堂公開課。結果那邊傳來哈佛校長拒絕的消息,這不是代表她在耍林風麼,這會讓林風怎麼看她。想到此,黃書琪擔憂的看了一眼林風。所幸,林風一臉平靜,這讓黃書琪微微放心。

    不過黃書琪不知道的是,林風平靜的表情之下藏著的是沸騰的怒火。雖然說林風還沒有決定是否去上這堂公開課,但是哈佛大學校方卻出爾反爾,一會邀請自己,還出動自己青梅竹馬的黃書琪來遊說自己,結果下一秒卻又拒絕了自己,難道自己那麼好欺負,那麼好糊弄麼?

    興奮之下的『露』西沒有注意到黃書琪擔憂的神『色』,更沒有注意到一旁她話語之中所說的正主正坐在她麵前。

    “Koey,你絕對想不到,在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拒絕之後,我們學校的那些同學居然自發的組織了一場遊行示威活動,抗議那個暴君的決定,要求林風在哈佛上堂公開課,同時還要求暴君下課!”『露』西哈哈大笑說。

    黃書琪聽聞,頓時傻眼。她雖然是哈佛學生,但畢竟從小接受的是中國式教育,從來沒有聽說過學生還能反抗學校的,尤其還能進行遊行示威,要求校長下課的,這太不可思議了。

    至於林風聽聞,也是微微一愣。沒想到這些哈佛學生那麼有趣,居然會為了自己去舉行個什麼遊行示威,這真的讓林風有點受寵若驚。要知道,這段時間,林風可一直都是美國各界口誅筆伐的對象,不曾想在哈佛居然會有那麼多學生為了自己去進行遊行示威。一時之間,林風心中暖暖的,無形之中對哈佛學子的印象好了許多許多。

    “走吧,Koey,我們也去參加遊行示威去。上次遊行示威時,我們都還沒有進學校,不能參加這麼有趣的活動實在是個遺憾,這次我們可不能錯過!”『露』西拉著黃書琪,一臉壞笑,“而且這次可是為了你的情哥哥,你可更要加油哦!”

    黃書琪聞聽『露』西左一口情哥哥,右一口情哥哥的,一臉的羞澀。本來吧,這些話都是她以前和『露』西等人說的,但說的時候那隻是滿足她一個小女生小小的虛榮心而已,可現在林風這個“情哥哥”就在這呢,這讓黃書琪如何不害臊。尤其,她也怕林風不高興她這樣說。想到這,黃書琪便是一陣擔憂害怕,忍不住看看林風,所幸林風此刻臉上帶著微笑,似乎根本就沒有生氣。

    其實此刻林風根本就沒有聽見『露』西說的這些話,還沉浸在剛才聽聞哈佛學子為自己遊行示威的快感當中。要知道,這可是哈佛學子在為自己遊行示威,這讓林風充滿了驕傲。敢問世間,有幾個人曾經得到過這樣的殊榮!

    見林風沒有生氣,黃書琪長鬆一口氣。不過轉念之間,眼珠又是一轉。每次她說起她和林風的往事時,『露』西等人都以一副你吹牛的神情看著她。直到她拿出倆人小時候的照片,『露』西等人才相信。不過隨著林風身邊女孩越多,事業也越成功,這小時候的照片可就不頂用了。現在正好是個時候介紹林風給『露』西等人,證明自己沒有說謊。

    不過就在此時,一個尖酸的聲音響起。

    “我說哈佛學生就這麼沒水準的麼,總是這麼吵鬧的麼!”尖酸的聲音尖銳的說。

    

Snap Time:2018-08-20 04:53:38  ExecTime:0.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