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風波起夕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風波起夕

    四周一片“狼”叫。

    林風鄙夷的掃了一眼四周哈佛商學院的學子。從自己和馬克-紮克伯格見麵伊始,這哈佛商學院的學子就在一旁不斷的搞怪,現在更好,居然還學狼叫起來。這幅模樣簡直有損世界第一高等學府的美譽(美國人心中,全球人心中則是數一數二)。因此,在心中狠狠的鄙視一番哈佛商學院之後,林風拉著黃書琪離開。可惜,如果林風知道這些哈佛商學院的學子是因為他而瘋狂,不知林風會如何想了。或許,林風非但不會鄙夷,反而會誇獎哈佛商學院的學子天資聰穎什麼的吧!

    人嘛,都是這樣。哪怕再不喜歡拍馬屁的人,隻要對方真的誇到他生平最自豪的事情上,那都是足以讓其眉飛『色』舞,興高采烈的。

    而在林風一行人走之後,哈佛商學院學子清醒過來,頓時呼嘯一聲狂奔而去。他們要將林風即將為他們上一堂創業公開課的消息告訴更多的人,這個消息實在太令人振奮了。對於他們這些整天研究林風成長軌跡的哈佛商學院的學子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他們激動的消息了。哪怕是神馬比爾-蓋茨,JK羅琳這樣的人的演講,對他們而言都遠沒有林風來的刺激。

    不多時,林風帶著黃書琪來到“星巴克”咖啡廳。相對於哈佛大學校園內的咖啡廳低廉的收費價格,“星巴克”的收費就要貴上不少,因此通常來這兒喝咖啡的大多都是一些路人,甚少有哈佛大學的學生。林風剛才算是被哈佛商學院的學生給弄怕了,這群一會跌倒,一會淚奔,一會狼嚎的學生,讓林風徹底怕了。

    “什麼!林大哥,原來你和馬克-紮克伯格準備合作開發‘Facebook’?”黃書琪聽聞林風和馬克-紮克伯格的關係,大吃一驚,失聲叫了起來。

    一旁的服務員頓時瞪了一眼大呼小叫的黃書琪。每次哈佛大學的學生來這時,“星巴克”就仿佛超市一般,鬧的不行。常常為了一些問題,在這爭個不休,弄得“星巴克”烏煙瘴氣,偏偏對方是哈佛大學學生,其他客人大多都持有友好態度,因此“星巴克”服務員倒是沒有過多計較過。不過今天來了個打賞消費特別多的客人,他別的要求沒有,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安靜。

    黃書琪此刻也知道自己剛才太大聲了一點,吐吐舌頭,衝服務員做了個抱歉的手勢。

    服務員搖搖頭。看看那位客人雖然眉頭皺了下,並沒有多說什麼,服務員也就沒有再追究。

    “林大哥,那怎麼辦,要不要我去和他說清楚?”黃書琪一臉擔憂的說。

    看著一臉緊張和自責的黃書琪,林風心中一暖。這個小丫頭雖然來了美國,但是並沒有任何改變,依然和以前一樣那麼單純,那麼的為自己著想。

    “放心,書琪,沒事的。如果這個馬克-紮克伯格那麼的小心眼,他也就不配成為我的合夥人了。”林風鼻子輕哼一聲。如果馬克-紮克伯格真的是那麼小氣的人,不管這個“Facebook”未來如何成功,自己也絕對不會和其合作。

    因為,黃書琪是自己的女人。雖然自己和黃書琪還沒有確認任何實質關係,但是也絕不是其他人可以染指的。——林風這個思想極為霸道,但林風認為並沒有什麼不妥。男人都是這樣小氣而霸道的,那些說什麼如果你能夠幸福我會放手之類話的男人,不是虛偽就是沒有實力。林風絕不是這樣的人!

    黃書琪想了想,也覺得如此。如果以前,黃書琪還會擔憂,但是在哈佛商學院上了一年學之後,她已經會懂得分辨事情輕重緩急了。如果馬克-紮克伯格真的隻是因為自己不喜歡他,而遷怒林風,那這樣的人還真的沒有任何值得合作的必要。至於那個“Facebook”雖然不錯,但是黃書琪深信她的林大哥一定能夠創建更加出『色』的“Facebook”出來。

    “對了,林大哥,我們哈佛商學院的院長喬伊-萊特教授希望你能夠為哈佛商學院的學生上一堂關於如何創業的公開課。這個公開課將會進行視頻,在網絡上直播。嘻嘻,我的林大哥能夠給哈佛大學的學生上公開課,哈哈,我看誰敢譏諷林大哥學曆不夠!哼哼!”黃書琪得意的大笑。

    以往,常常有些小雞肚腸,嫉妒林風的人,常常拿林風不過高中學曆的事來嘲諷林風(主要在國內),說林風隻不過是狗屎運而已,這讓黃書琪每每看見相關的消息,就是芳心大怒,大有狠狠的罵一頓說這種無恥之話的人的衝動。而如今,哈佛大學院長親自邀請林風,哼,那以後誰也無法再拿這事來譏諷林風。

    說林風學曆低,有本事你去哈佛大學上堂公開課看看!——不得不說,戀愛中的女子總是相當護短的。

    “讓我去給哈佛學子上堂公開課?還視頻直播?”林風指著自己一臉詫異說。

    要知道上次在北大,自己的演講幾乎是被保安給哄下來的,現在居然還有學院敢邀請自己演講,這讓林風太詫異了。這個哈佛商學院的院長喬伊-萊特難道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成?他不怕自己大鬧哈佛麼?要知道這可是視頻直播,自己要是大鬧一場,丟臉的可是哈佛大學。

    黃書琪雖然不知道喬伊-萊特為何那麼大膽量邀請林風,但是也能猜出其中一點端倪。畢竟林風一直都是哈佛商學院研究的對象,現在林風突然駕臨,要是不邀請其上堂公開課,那才是真正的遺憾。至於擔憂林風如同在北大那樣大鬧一場,喬伊-萊特可不在乎。

    哈佛商學院崇尚的就是言論自由,林風有發表自己言論的自由。隻要林風不是想要煽動哈佛商學院的學子叛國,喬伊-萊特才不管林風說什麼。在他看來,林風隻要肯上堂公開課,對哈佛大學的學子就一定有好處。

    “林大哥,喬伊-萊特教授可是拜托我來的,你就看在人家的麵子上答應嘛!”黃書琪見林風猶豫,連忙撒嬌說。

    黃書琪想要林風在哈佛商學院上課,可不是看在喬伊-萊特所允諾的什麼好處份上,而是想要借機告訴自己極為密友,讓她們知道,這個在哈佛上公開課的男人,就是她青梅竹馬的玩伴,也是她喜歡的人。

    就在黃書琪糾纏著林風撒嬌之時,哈佛商學院正爆發著一場戰爭。

    “喬伊-萊特,你想要反抗我這個哈佛校長的決定麼!”哈佛校長勞倫斯-H-薩穆斯怒吼。

    哈佛商學院院長喬伊-萊特鼻子輕哼一聲。

    “薩姆斯校長,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哈佛的校訓是‘真理’二字。如今林風的成功足以證明其在創業上有過人之處,讓其上堂公開課,對於我們哈佛商學院的學子來說,將是人生最寶貴的經驗之一,這將能讓他們在未來創業上少走許多彎路。”喬伊-萊特絲毫不懼怕雷霆萬鈞的勞倫斯-H-薩穆斯。

    “喬伊-萊特,難道這個世界上隻有林風一個人創業成功麼?美國有那麼多創業成功的代表,比如喬布斯,比如戴爾,他們都是業界的翹楚,他們無論是經驗還是學識都遠勝林風,你大可以去邀請他們,而不是這個中國人。”勞倫斯-H-薩穆斯雙目圓瞪。

    “不錯,喬布斯,戴爾都是創業成功人士,我都想邀請。但是現在我邀請的是林風。薩姆斯校長,雖然你是哈佛校長,但是哈佛向來崇尚自由言論,自由的學術氛圍,而且各學院之間都是分而治之,我們哈佛商學院的決定你雖然貴為校長,但也無權改變!”喬伊-萊特硬頂了回去。

    勞倫斯-H-薩穆斯聞言一陣氣急。

    “喬伊-萊特,難道你不知道美國自由女神像就是因為這個林風而被撞毀的麼,還有白宮,也是因為這個林風而莫名其妙坍塌,這一切都和林風脫不了幹係。可以說,這個林風就是美國的頭號公敵。他毀了美國精神的象征。而且現在還想要給‘奧斯卡’難堪,這樣的人,你居然去邀請,你還是不是美國人!你想要叛國麼!”勞倫斯-H-薩穆斯氣急說。

    喬伊-萊特聞言更是皺眉。這個勞倫斯-H-薩穆斯就是一個標準的右翼激進份子。沒想到,這種人居然也能成為哈佛大學的校長。

    “薩穆斯校長,關於美國自由女神像和白宮的問題,法庭也審理了,林風無罪,我們要相信美國法律。至於林風和‘奧斯卡’之間的關係,那和我們哈佛商學院無關。我們邀請他傳授的是在創業上的心得和經驗。”喬伊-萊特冷冷的說。

    勞倫斯-H-薩穆斯氣的滿臉通紅。自打他擔任哈佛大學校長以來,一向雷厲風行,從來沒有人膽敢忤逆他。沒想到如今在哈佛商學院卻遭遇到院長喬伊-萊特的正麵嗆腔。

    “你...你...”勞倫斯-H-薩穆斯指著喬伊-萊特一時不知說什麼好。根據哈佛大學校規,各大分院院長是有權決定自己學院的事務的。他根本無權反對。隻是以往,其他分院院長大多都順從了勞倫斯-H-薩穆斯的意願,而不像喬伊-萊特那樣針鋒相對。

    想了數秒,勞倫斯-H-薩穆斯也不再和喬伊-萊特廢話。

    “喬伊-萊特,如果你想繼續堅持你的選擇,那麼我可以告訴你,一旦這個林風在這次的公開課上有什麼侮辱哈佛學院的言論,讓哈佛學院數百年的清譽受到一丁點的損失,你就等著接董事會的解聘書吧!你好好衡量一下,再給我答案。”勞倫斯-H-薩穆斯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砰!“大門關上。

    “喬伊,你這樣和勞倫斯-H-薩穆斯針鋒相對,就算這次林風沒有任何不當言語,恐怕以後他都會找你麻煩。不要忘記,他是哈佛大學的校長,而且是那些董事所選出來的。”一位黑人教授擔憂說。

    “我知道勞倫斯-H-薩穆斯是個什麼人。可是林風的成長可是我們一直研究的課題,如今這個人來到這,我們不邀請他上堂課,我一定會後悔的以後睡不著覺。”喬伊-萊特感歎說。

    一旁幾位教授點點頭。林風的成長軌跡,一直都是他們研究的課題,隻是誰也沒有研究出林風究竟為何能夠這麼成功。因為其中似乎有太多偶然,或者說突然,但林風卻又從來沒有什麼外力相助。而且林風在商業上的一些決策,都是那麼的具有先見之明。這對於一個沒有後台,沒有家世,沒有學曆的三無人來說,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這次,林風為哈佛商學院學子上堂公開課,或許就是他們揭開林風神奇的良機。如果能夠揭開林風的神奇,那麼這份神奇是否可以複製呢?哈佛是否會誕生更多林風這樣的人物呢?但是這樣得罪勞倫斯-H-薩穆斯,或許他們就別想終老哈佛大學了。那麼,堅持林風給哈佛學子上公開課,還值得麼?

    在喬伊-萊特眾人沉思之時,哈佛大學校長勞倫斯-H-薩穆斯反對林風上公開課的消息也不脛而走,為哈佛商學院眾多學生所得知。一時之間,不少哈佛商學院學子紛紛抗議,強烈抗議他們校長勞倫斯-H-薩穆斯的野蠻行徑。本來按理來說,林風雖然是他們的偶像,研究的課題,但還不至於讓哈佛大學這些學子那麼激動,甚至為了林風不惜和哈佛董事會對抗。

    讓這些學子願意“揭竿而起”的原因隻是因為一點——他們對自由的追求。勞倫斯-H-薩穆斯太野蠻了,太獨斷專行了。這是崇尚自由的哈佛學子所堅決反對的。

    “薩穆斯滾蛋!”一時之間,哈佛大學響起驚天的口號。

    

Snap Time:2018-04-26 09:59:42  ExecTime:0.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