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我是來送盒飯的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我是來送盒飯的

    林風的無動於衷,讓李國寶甚是糾結。見林風一直無動於衷,李國寶也無奈,隻好宣布董事會正常開始。

    眾人彼此對視一眼,臉『色』是一陣古怪。這個董事會恐怕是他們這一生所參加的氣氛最為古怪的董事會。林風這個最大股東在這,但卻不發表任何意見,而且可能隨時召開新的董事大會,一旦召開,恐怕林風將毫無懸念的當選董事會『主席』。這種情況下,他們所召開的董事會討論的一切還有意義麼?

    不過討論出什麼,到時林風一旦當選董事會『主席』,都完全可以推翻。這不是讓眾人白費工夫麼?但是眾人卻不能不繼續進行例行的董事會,不然眾人到這來幹嘛?難道大眼瞪小眼一直到午休時間?

    無奈!眾人隻好有一搭,沒一搭的匯報著各自部門的工作進度,但是明顯大家的心思都不在這上麵,每匯報一件工作,都會情不自禁的瞅瞅林風,若有若無的看看林風臉上的表情,對這件事是讚同還是不讚同。可惜,林風的臉上永遠都是那副淡淡的表情,讓眾人琢磨不透林風究竟在想什麼。

    看見眾人這副事事征詢林風的表情,李國寶自然是大怒。但是卻不好衝眾人發火。畢竟眾人這也是識時務之舉,畢竟林風現在股權占優,而且以林風的個『性』來說,是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這種情況下,眾人自然會選擇站在哪邊。而如今,無論是從勢力,人脈,財富,還是未來前景,已經65歲垂垂老矣的李國寶都遠不是林風的對手。

    這種情況下,眾人自然毫不猶豫的選擇站在林風這邊。隻不過,在林風徹底表態之前,眾人自然是不會徹底表明態度,隻會暗示。就像剛才那呀,眾人匯報一件事就看看林風,用眼神征詢一下林風的意見,這已經是赤『裸』『裸』的暗示了。可惜,林風的不表態,讓眾人頗為沮喪。

    而對於李國寶來說,眾人這些行為雖然讓其大怒,但現在林風本來就強勢,他也不好去說眾人,畢竟他心中多少還希望眾人能夠選擇站在他這邊。可惜,在“東亞銀行”經過這一連串的鬧劇之後,已經成為香港市民的笑料之後,這些普通董事以及管理層都認為李國寶不適合再擔任公司的領導人。至於廖碧欣,一個女流之輩,還是抱著別有居心而來,那就更不可能了。

    目前在眾人看來,也隻有林風可以擔任“東亞銀行”董事長。當然,在香港也有不少人比林風更適當擔任“東亞銀行”的董事長,可惜,他們手中沒有林風股權多。既然如此,那就隻有林風了。

    在這古怪的氣氛之下,眾人總算勉強將今天的董事會議結束。

    “那現在就散會吧!”李國寶掃了眼林風,見林風依然老神在在的,當下宣布會議結束之後,立刻和廖碧欣往外走。雖然林風股權占優,但是在李國寶心中,隻要能拖延一下就拖延一下,或許他就能夠扭轉乾坤。

    其餘眾多董事和高層瞅了瞅疾步往外走的李國寶,又看看林風,眉頭皺著川字。直到現在,林風都沒有任何動作,難道林風今天來就真的隻是和大家打聲招呼?

    不過就在李國寶已經走到大門口,正準備拉門時,林風卻突然喊住李國寶。

    “李先生,請留步!”林風揚聲說。

    來了!——眾人心中暗叫一聲。同時也暗自慶幸自己聰明,沒有起身,這樣多少也算是支持林風了。而李國寶,此刻心中卻是一陣失望。隻要他走出這個門,那林風就無法再召開今天的董事會,那樣他就能再拖延一天。可惜,最後關頭,卻功虧一簣。

    “林先生,你還有何事?”李國寶轉過身,一臉的青『色』。

    林風一笑。

    “沒什麼,李先生,我隻是覺得,‘東亞銀行’或許應該重新選舉董事會成員了。尤其關於董事長人選,我覺得應該重新選舉了。畢竟最近一段時間,‘東亞銀行’幾乎成為了全香港市民的笑料,這實在有辱一家有幾十年聲譽的上市公司的名譽,而作為公司的最高管理者,我覺得應該為此負責!”林風淡淡的說,不過話語之間卻是語透殺機。

    李國寶神『色』一變。

    “林先生,那你為何不早說。現在董事會已經結束了,大家都走了,你才提議!難道你再耍大家麼?”李國寶自然知道林風是故意在耍自己,因此話語之間故意扯上所有人,想要激起所有人對林風的同仇敵愾。這樣,就算他現在失去對公司的控製權,但隻要眾多管理層不買林風帳,那他就還有再卷土重來的一天。

    李國寶的險惡用心林風自然清楚。林風掃了一眼眾多管理層,眾人一副噤若寒蟬的表情。就算他們心中對林風這行為有不滿,此刻也不會表『露』出來。不然林風一旦掌權,勢必將這些異己份子全部踢出公司。或許其他人不敢剛上台就踢人,那樣會造成公司不穩。但是對於林風來說,卻不怕。因為林風旗下可是有兩家銀行,尤其“第二銀行”,更是隨時都能抽調一批人手隨時補充。

    可以這樣說,他們不動彈,林風也就罷了。若是有些人不知死活,林風那就正好趁機排除異己,將這些原“東亞銀行”高層全部踢出局,然後換上自己的親信。

    當然,雖然林風有絕對的底氣將這些人踢出局,不過如果能收買人心,林風也是不介意的。那樣,公司的股價就不會在短時間之內有太大的波動。林風手中收購的多餘的股份也可以趁機放掉,不然捏那麼多股份在手中,著實有點占用資金。當然,在放掉手中資金之前,某些人是必須搞定的。

    “李先生,此言差矣!”林風緩緩起身,望著李國寶說。

    李國寶一愣,下意識的想問為什麼,不過多年的經驗讓其選擇沉默,不然天知道搭理林風,會遭來什麼樣的打擊。可惜,就算李國寶不搭理林風,林風的打擊也是隨之而來。

    “李先生,我不是在耍大家,而是單獨在耍你而已!”林風臉上『露』出戲謔的笑容。這個笑容充滿了得意,現在我就當麵挑明了在耍你,你能怎麼招吧!

    怒火!在李國寶的人生,還從來沒有被人當麵這般羞辱過,此刻卻被林風這麼一個黃口小兒如此羞辱,這讓李國寶氣的渾身直哆嗦,就差沒衝到林風麵前一頓暴揍。當然,前提是他能揍的過林風。

    其餘眾人聽聞林風此言,是想笑不敢笑。這話太有趣了,他們也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樣對李國寶說話,尤其看見李國寶那一臉豬肝『色』,心頭的笑意就更濃了。若不是害怕李國寶發飆,眾人恐怕早就哄堂大笑了。

    “林風,你不要欺人太甚!”李國寶恨聲吼。

    林風臉『色』也是一寒。

    “李國寶,當你背著我搞小動作時,你就應該有所覺悟。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是你應得的報應!”林風冷聲說。

    當初在自己最急需資金的時候,李國寶夥同廖碧欣給自己最意想不到的一擊,這讓林風當時極為難堪,差點就無法融資“百度門戶”,無法完成“百度-雅虎”合並事件。當時那種糾結,讓林風一直銘記於心。如今有機會報複,林風是絕對不會放過手。

    “行,你行!不過我奉勸你一句,做人不要太絕,所謂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李國寶滿臉鐵青的哼唧說。

    林風冷冷一笑。

    “李先生,說老實話,如果有可能,我是不想再和你有任何接觸了。”林風冷聲說。倆人早已撕破臉了,什麼見麵不見麵,日後不日後的,根本就不需要。

    “好了,各位,我們還是來召開董事會選舉吧!”林風轉頭望向眾人。

    “林風,很抱歉,現在已經過了工作時間,想要召開董事會選舉,可以,下午請早!”既然已經徹底撕破臉皮,那李國寶也沒有什麼好顧慮了。既然林風入主董事會已成定局,那他就惡心一下林風好了。總之,隻要有他在,他就絕對不會讓林風好過。

    林風淡淡一笑,望望眾人。

    “各位,你們是否也是如此想?”林風雙手攤開放在桌子上說。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該如何回答。畢竟這一回答就勢必要當麵得罪這其中一個大佬。雖然林風如今強勢,但也沒有人願意去當麵得罪李國寶。這種不劃算的事沒有人願意去做。因此,眾人極為理智的選擇了沉默。

    沉默是金!沒有人可以質疑沉默的力量!

    “看來大家都用無聲的沉默對我表示了支持!”林風一笑。

    李國寶聞言為之氣結。要知道,有句俗話可是說——沉默就是無聲的反抗。沒想到林風卻可以顛倒黑白的說,這讓李國寶氣的哆嗦個不停。見過無恥的,他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但是他可不能和林風就這樣去爭論個不休,這簡直就是市井小民的做法。林風或許可以不顧麵子,以一張利嘴來顛倒黑白,但他李國寶做不出來,他可是要麵子的人。

    “林先生,不管他們怎麼樣,總之我現在要去吃午餐了,什麼事,下午再說!”李國寶牽著廖碧欣的手就要走。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推門進來。

    “抱歉,抱歉,我來遲了!”一個年約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走了進來,一臉的抱歉,大聲的衝著眾人打著招呼。

    眾人一看此人,頓時一驚,紛紛站了起來。要知道,在這人麵前,他們可是不敢不站起來,至少對於他們來說,這個人和他們打招呼,如果他們坦然坐著,那要傳揚出去,旁人會說他們目中無人的。

    一時之間,眾人紛紛起立,隻有林風繼續坦然若之的坐在那。眾人看見林風如此模樣,眉頭微微一皺。林風這麼大馬金刀的坐在這,可是有點不妥。不過轉念一想到倆人之間的關係,眾人又是一陣無奈。林風和此人的關係之好,是人盡皆知的,林風這麼坐在這,還真沒人可以說。

    不過林風把此人請到這想幹嘛?難道幫林風撐腰麼?——眾人想到此不僅暗吸一口涼氣。如果此人真的擺明幫林風撐腰,那林風在“東亞銀行”的地位那可就真是穩如泰山了。畢竟就算眾人不賣林風麵子,也要賣他和他背後家族的麵子。想到此,眾人不禁望了望此刻已經一臉菜『色』的李國寶,對他情不自禁的投去一個同情的眼神。

    林風可以請人幫自己撐腰,可李國寶卻隻能獨自硬撐,這其中的差距可真是夠巨大的。——不過此時不少人心中也是連呼僥幸,幸虧他們剛才沒有站錯隊,不然那可就麻煩了。

    “李澤楷!”此時,李國寶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句說。他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李澤楷回到這。當然,區區一個李澤楷,雖然已經名列香港十大富豪之一,但是還不足以讓李國寶忌憚,畢竟李澤楷所經營的公司是電子業,和銀行業牽涉不大。但是李澤楷背後的李嘉誠那就不同了。“長江實業”集團,可是香港經濟的支柱,而且旗下和諸多銀行都有著聯係,而且關係匪淺。李國寶可以得罪林風,得罪李澤楷,但絕不敢去得罪李嘉誠這個香港金融界的巨人。

    而從李國寶的態度上,可以說證明一件事,那就是房地產無論對於各國來說都是一個經濟命脈。控製房地產的企業,也相當於控製了一國的經濟命脈。當然,也隻是之一,不過卻是最關乎民生的。

    “李澤楷先生,這是‘東亞銀行’的董事會,我們正在召開董事會議。不知是否你父親有什麼需要我們‘東亞銀行’幫助的麼?”李國寶語氣極為委婉,不過卻清楚無二的表『露』出一層意思,那就是——如果不是你父親有事,那你就可以走了,我們這不歡迎你。

    李澤楷聞言心中一哼,嘴上卻是一笑。

    “我今天來,是給眾位送盒飯的。來,各位,我知道你們也餓了,請用餐吧!”李澤楷拍拍手掌,一群服務員端上一份份盒飯。

    

Snap Time:2018-08-18 02:37:57  ExecTime:0.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