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做人不必太明白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做人不必太明白

    在香港著名的維多利亞酒店,林風和李澤楷一邊吃著東西,一邊閑聊著。如果此刻有人看見林風,絕對無法相信,這個就是剛剛被“百度-雅虎”掃地出門的那個林風。

    太悠閑了,太愜意了!居然在這愜意的喝著下午茶,這人生也未免太舒爽了點。

    “怎麼了,理查德,有話就說。”林風早就看見李澤楷欲言又止,隻不過林風故意不問,在見到李澤楷已經被折磨的快要發瘋之後,林風方才提問。

    李澤楷想了想,歎了口氣。

    “林風,本來這件事我不該多話,但是你就這樣看得開?”李澤楷是真弄不明白。為何林風那麼輕鬆,如果換做是他,他就算不氣瘋,也會將自己關起門來,謝絕見客。林風可倒好,居然還有閑情雅致,在這悠哉悠哉的喝著下午茶,陪著自己閑聊。

    “,理查德,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忘記八九,隻記一二,這樣人會快樂許多。”林風笑說。

    李澤楷愣愣的看了林風半天,爾後長歎一聲。

    “我算是知道為何我不如你了。就這份淡定,我便做不到。難怪我父親當年曾經說,年輕一代當中,第一人,舍你其誰!現在看來,果然如此!”李澤楷感歎說。

    林風一笑。這不是自己淡定,而是自己早有計劃,否則自己可沒李澤楷所想的那麼淡定,更不會有閑情雅致在這悠哉悠哉的喝著下午茶。

    “對了,林風,你說廖碧欣看見你會不會立刻掉頭就走?”李澤楷突然玩味的說。

    林風一笑。

    “理查德,她當然會掉頭就走,不過我有把握,她最終一定會留下!”林風自信的說。

    “真的嗎?我不信。要知道,現在廖碧欣最怕的就是你,她現在幾乎是聞聲『色』變,不管在哪,隻要說起你的事,她就有如被踩了尾巴的狗。”李澤楷笑著說。

    “嘿嘿,那我們就走著瞧!”林風鼻子哼了一聲,將一口點心放入口中。

    就在李澤楷和林風繼續閑聊之時,約見的廖碧欣終於到了。

    廖碧欣在進門之後愣住,她是真的沒有想到,會在這碰見林風。當下,臉『色』就變了。

    “理查德,對不起,我還有點事,我就先走了!”廖碧欣轉身就要走。雖然她知道這會徹底得罪李澤楷,但是她此刻也顧不得了。她為了李國寶,已經和林風鬧翻了,現在她真不知如何麵對林風,而且她也怕林風有什麼陰謀在等著她。要知道,林風的睚眥必報,那可是舉世聞名的。

    你不得罪林風,那林風也不會惹你。但你若得罪了林風,那就要小心了,林風絕對不會和你善罷甘休。——而她,早已將林風得罪慘了。現在,廖碧欣最不想碰見,也是最害怕碰見的人就是林風。

    這次,林風讓李澤楷將她約過來,顯然是有備而來,這讓廖碧欣更為害怕。她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躲著林風,遠遠躲著林風。雖然她也非常想要知道,林風究竟想找自己幹嘛,但心中的害怕,讓她不想和林風有任何接觸。她寧願選擇遇見危難時,將頭埋起來的鴕鳥。

    “廖女士,如果你要走出門,你一定會後悔!”林風悠悠的說。

    廖碧欣愣了愣,隨後繼續向外走去。她想要知道,自己為何會後悔,但她個害怕去知道。

    李澤楷衝林風擠眉弄眼。現在廖碧欣看見林風就走,這可是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林風嘴角淡淡一笑。

    “廖女士,如果你要離開,你恐怕會永遠失去成為李國寶妻子的機會!”林風淡淡的說。

    咯吱一聲!正急匆匆往外走的廖碧欣,聞聽林風此言,頓時停住。

    林風看著背對自己,僵在那得廖碧欣,也不再多說,反而極為悠閑的給李澤楷倒了杯茶,同時不忘衝李澤楷擠眉弄眼一番。

    李澤楷無聲的感歎一下,衝林風豎了個大拇指。林風這一手實在是太高明了。要知道,廖碧欣唯獨一個死『穴』,那就是李國寶。對於想要成為李國寶的妻子,廖碧欣早就想瘋了。但是李國寶以才和前妻離婚,不宜立刻婚娶為由,一直拖著,這讓廖碧欣極為惱怒,但又偏偏無可奈何。她也怕把李國寶『逼』急了,最終一拍兩散,那就得不償失了。要知道,為了自己這婚姻,她可是把整個廖家都賭上了。

    畢竟在林風背後捅一刀,林風豈會和你善罷甘休。誰也不知道日後林風會怎麼報複,或許林風會因此遷怒整個廖家也說不定。但廖碧欣對於李國寶是真動了心,所以她是豁出去了。

    現在,林風居然說出她永遠無法成為李國寶妻子的話,這讓廖碧欣自然呆住,這個時候,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再離開的。魔咒,李國寶現在就是廖碧欣的魔咒。

    猶豫半天之後,廖碧欣最終深吸數口氣,青著臉回到了包廂。

    “林先生,你好,請問你剛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廖碧欣望著林風,臉上說不出的驚恐,但是卻仍然一字一句說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李澤楷在一旁無奈感歎一聲。這情之一字,還真是讓人生死相許,可以讓人做出任何事情來。

    “廖女士,坐吧,我們慢慢聊。”林風伸手示意說。

    廖碧欣想了想,依言坐下。既來之,則安之。既然林風有了她的“把柄”,她也隻能就範。

    一番短暫的沉默之後,林風長歎一聲。

    “廖女士,關於昔日我們之間的恩怨,我不想再多說什麼了。隻是這次我來香港,隻是作為一個朋友的身份來善意的提醒你一句。”林風輕聲說。

    廖碧欣並沒有多言,而是靜靜望著林風。不過其雙眼之中的惶恐,顯示出她此刻心中的緊張。她怕聽見一些可怕的消息,但她又非常想知道。她知道,或許自己不該知道,但是她卻又想知道。

    人,就是這樣矛盾的生物。

    “廖女士,我想問一下,你和李國寶先生準備什麼時候大婚?作為朋友,我也應該送你們一份大禮。”林風突然問。

    廖碧欣聞言,臉『色』一暗。

    “這個,林先生,我到時一定會通知你。”廖碧欣咬牙說。

    “,廖女士,我希望能夠吃到你喜酒的這一天。不過我有句話想要問你,每周三的下午,你見過李國寶麼?”林風問。

    廖碧欣臉『色』一僵,陷入思索之中。

    望著眉頭緊皺的廖碧欣,林風微微一笑。

    “廖女士,我猜你在這一天下午,應該從來就沒有見過李國寶吧!”林風說。

    “這一天,國寶他要去侍奉家族的長者,所以我們沒有見麵。”廖碧欣為李國寶解釋說,不過眉『色』之間的猶豫,顯然廖碧欣心中有點不舒服。

    林風一笑。

    “的確,李國寶是去侍奉長者,不過不是李家的長者,而是他前妻的長者,也就是他的前丈母娘!”林風輕聲說。

    轟隆!林風雖然說的輕,但對廖碧欣來說卻有如晴天霹靂。難怪李國寶每周三都一定要離開,難怪這一天李國寶不接她電話,難怪李國寶...

    許多許多難怪,瞬間閃過廖碧欣的腦海。不過廖碧欣當著林風的麵,卻不肯示弱。

    “這很正常,可以說明國寶他很長情,如果他不那麼長情,我也不會那麼喜歡他。”廖碧欣說。

    林風一笑,隨即從口袋掏出一疊照片,放到廖碧欣麵前。

    雖然廖碧欣不想看,不斷的告誡自己不要看,但這個時候,好奇心還是占了上風,在無意識下,廖碧欣拆開信封,取出了麵的照片。

    看見照片,廖碧欣臉『色』頓時一青。照片,都是李國寶和他前妻照顧前妻丈母娘的照片,照片倆個人那恩愛相,就別提了,可以說,廖碧欣從來沒有在李國寶麵對自己時看見過。尤其麵還有幾張,李國寶為前妻夾菜,幫其擦嘴的照片,這簡直讓廖碧欣快要發瘋。

    但是,廖碧欣麵對著林風,她強行忍住。她不能在林風麵前失態,決不能。

    “林先生,你給我看這些,究竟有什麼企圖?”廖碧欣冷冷的說。

    林風笑了笑。

    “沒什麼,隻是盡一個朋友的義務,希望你不要被人騙而已!”林風說。

    “就這些?”廖碧欣一愣。她原以為林風會提出什麼條件,但不料林風卻什麼條件也沒用。

    “嗯,就這些。如果廖女士還有事,可以先走!”林風淡淡的說。

    廖碧欣愣了半天,最後在一陣恍惚當中離去。

    “林風,你究竟想幹嘛?”李澤楷是真搞不懂林風想幹什麼了。

    “理查德,你要知道,廖碧欣為了李國寶和我徹底撕破了臉,她這個女人非常清楚,她和我之間是絕對不可能再合作了。所以,我現在無論說什麼,她都會拒絕,那我何必自討沒趣呢?”林風一笑。

    李澤楷點點頭。

    “那現在你準備怎麼辦?”李澤楷問。

    “,等我去見見李國寶再說。”林風一笑。

    李澤楷望著林風一副高深莫測的笑容,搖搖頭,他現在是真搞不懂林風在想什麼了。

    此時,單獨離開的廖碧欣望著手中的照片,幾次拿起電話,想要去質問李國寶,但是她沒有勇氣。因為她知道,這個電話一打,她和李國寶之間就算徹底沒戲了。

    想了想,廖碧欣將手中這些照片撕了個粉碎,最後一把火燒掉。有些時候,人不用那麼清楚,難得糊塗,糊塗一點有時更好。隻是,雖然照片燒掉了,但是心中卻留下了陰影。

    而這便是林風所要的。所謂千之堤,毀於蟻『穴』,想要拆散李國寶和廖碧欣的愛情聯盟,不可『操』之過急,必須緩緩圖之。雖然林風時間有限,要在三天之內重新掌控“東亞銀行”,但這三天時間已經足夠了。

    時間匆匆而過,很快便華燈初上。

    李國寶剛剛和廖碧欣通完電話。對於自己和廖碧欣之間的關係,李國寶自己都有點糊塗。原本他是為了重新掌控家族企業——東亞銀行,所以才假裝和前妻離婚,然後去和廖碧欣複合。之後如同計劃那般,趕走了林風。

    但是這段時間接觸下來,李國寶心中對廖碧欣居然有了一種很微妙的情愫,甚至有點想要假戲真做的念頭。隻是因為前妻對他實在太好,而且為了生了兩個兒子,這讓李國寶無法真的斬斷和前妻的關係。何況,家族也不會允許。畢竟,如果真離婚,他前妻可是會帶走7%的東亞銀行股份。

    總之,現在李國寶很糾結。

    這個時候,一個快遞人員給李國寶送來一個小包裹,麵什麼也沒有,隻有一小壺茶葉。李國寶知道這是他前妻有事要找他。這段時間,李國寶未免廖碧欣知道自己假離婚,所以和前妻約定,隻要想見自己,或者有事找自己,便派人送一小壺茶葉給自己,而地點就在茶葉麵。

    這種見麵辦法雖然麻煩,但是卻勝在安全。雖然可以電話聯係,隨後他刪掉紀錄,但是在電信公司卻是有曆史紀錄的。而以廖碧欣的人脈,在電信公司查點通話紀錄等資料,自是再簡單不過。因此,李國寶決不能冒這個險。

    在茶葉翻了一圈之後,李國寶找到了見麵地址,隨即立刻驅車趕往了約會地點。

    “碧欣嗎,我現在有點事,出去一會,過會就來吃飯。不用等我吃飯了!”李國寶隨即給廖碧欣打了電話。

    廖碧欣聞言皺了皺眉,心中本能的想是不是去見前妻了,但想到自己下午燒掉的照片,便沒有提這事。

    這時,廖碧欣的兄長打來電話。

    “喂,小妹麼,出來陪大哥和二哥吃個飯。我們三兄妹,好久沒在一起吃飯了!”廖碧欣的兄長打來電話。

    廖碧欣想了想,點頭應是。也是,自從她為了李國寶而背叛林風之後,三兄妹就這事幾乎鬧翻,一直沒怎麼說話,這次難得兩位兄長約其吃飯,廖碧欣自然欣然應允。

    此時,林風嘿嘿一笑。事情一切都盡在掌握之中!

    

Snap Time:2018-04-25 20:45:30  ExecTime:0.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