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奧斯卡來了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奧斯卡來了

    在2004年2月29日這天,“百度-雅虎”推出了“垂直搜索引擎”服務,為所有用戶提供更加快捷,更加便利的搜索服務,讓所有用戶能夠在第一時間,搜索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在第一時間,市場就對“垂直搜索引擎”服務做出了相應。對於廣大“百度-雅虎”用戶來說,“Google”推出的“個『性』化搜索引擎”服務非但令人垂涎,其搜索的便利『性』和準確『性』,讓許多“百度-雅虎”用戶動心。隻是由於他們已經習慣了“百度-雅虎”,習慣了打開電腦看見“百度-雅虎”的圖標和界麵,因此並不像輕易更換搜索引擎。

    可以說,人習慣『性』的惰『性』是相當可怕的,這也是為何許多公司願意耗費巨資來“圈地”的原因。

    如今,“百度-雅虎”終於推出了這全新的“垂直搜索引擎”服務,對於所有“百度-雅虎”的用戶來說,無疑是個福音。不少用戶拿其和“Google”的“個『性』化搜索引擎”服務相比,兩者除了在界麵上不同之外,其響應時間和搜索和搜索準確率幾乎一模一樣,隻是在一些細節上的表現略有不同而已。

    在進行一番體驗之後,眾多用戶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接受了這種全新的“垂直搜索引擎技術”,並且將其和“Google”的“個『性』化搜索引擎”列為如今搜索引擎界最好的兩種搜索引擎技術。

    “Google”總部。

    “塞吉爾,你用過‘百度-雅虎’的這個‘垂直搜索引擎技術’沒有?”拉-佩奇打開電腦,調出‘百度-雅虎’的頁麵問自己的合夥人。

    塞吉爾-布林搖搖頭。他雖然已經聽聞了“百度-雅虎”推出了全新的“垂直搜索引擎技術”,但卻還沒有使用過。

    “塞吉爾,‘百度-雅虎’的‘垂直搜索引擎技術’和我們的‘個『性』化搜索引擎技術’幾乎一樣,隻是一點細節上的不同而已。”拉-佩奇說。

    塞吉爾-布林皺皺眉。“個『性』化搜索引擎技術”可是“Google”獨創的,“百度-雅虎”怎麼可能會擁有這項技術?

    “拉,難道公司有內鬼?”塞吉爾-布林不得不懷疑。要知道,當初“百度門戶”推出“百度地球”就引起“Google”內部的猜疑,認為是否是公司內部出了內鬼,不然怎麼會“百度地球”和“Google地球”那麼雷同,其構想和“Google地球”地球幾乎一樣。隻不過,當時為了避免和當年“EA”查《模擬人生online》內鬼一樣,最終鬧得人心惶惶,《模擬人生online》也擱淺至今,所以“Google”絕對冷處理,決定慢慢查詢是否有內鬼存在。

    如今,“Google地球”的內鬼還沒有查出,“百度-雅虎”這邊又推出一個和“Google”的“個『性』化搜索引擎技術”雷同的“垂直搜索引擎技術”,“Google”要是不懷疑才有鬼了。何況,林風曾經握有“Google”5%股份,也是執行董事之一,這更是讓“Google”懷疑的原因之一。

    拉-佩奇搖搖頭。是否有內鬼他也不知道,畢竟負責開發這個“個『性』化搜索引擎技術”的小組就是他負責的,以他對旗下員工的了解,是斷然不會做出這種事的。但是,如今卻三番兩次出現雷同的現象,這要他不懷疑都得懷疑。但是,沒有證據的懷疑,那是猜測,猜測是做不得準的。

    “拉,你現在準備怎麼辦?”塞吉爾-布林說。

    拉-佩奇無奈的聳聳肩。他就是不知道怎麼辦,才問塞吉爾-布林。

    其實拉-佩奇和塞吉爾-布林並不知道,“百度地球”乃是林風根據後世的記憶所描述出來,由“百度門戶”研發。雖然林風隻知道其大概功能,但在IT界,有時重要的是構思,而不是去將構思化為現實的技術。因此,“百度地球”和“Google地球”雷同,那是再正常不過。畢竟,其原型便是林風根據“Google地球”所描述而來。的確是抄襲,但“Google”卻無法證明的抄襲。

    至於“垂直搜索引擎技術”,這就純屬巧合了。其實說起來,這種“個『性』化搜索引擎技術”也好,“垂直搜索引擎技術”也好,都是搜索引擎發展的一個趨勢。隨著使用的用戶增多,網絡信息量增大,用戶對其特定的搜索要求增高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作為搜索引擎公司,同時想在這方麵有所建樹,那也不算稀奇。隻能說是一個巧合。

    可惜,對於“Google”來說,一個巧合可以接受,兩個巧合那就不能接受了。

    “塞吉爾,我們是否應該暫時重新審核一下員工的忠誠度,不然像這樣下去,我們公司的資料全部被‘百度-雅虎’知道,可不是好事。”拉-佩奇說。

    塞吉爾-布林自然也想查出這個“內鬼”。但是,現在並不是最佳時機。在和“百度-雅虎”爭奪市場的關鍵時刻去抓內鬼,如果抓到還好說,萬一抓不到,甚至冤枉人,那對整個“Google”都是一種打擊。

    “拉,我看不如再緩緩。抓內鬼這件事不急,我們現在並不知道是誰,甚至是否有內鬼。萬一真的都隻是巧合,那對我們可是不小的打擊。因此,我提議,不如暫時靜觀其變。我們首先提升搜索引擎技術,隻要我們的技術比‘百度-雅虎’先進,那麼想要擊敗‘百度-雅虎’將不費吹灰之力。”塞吉爾-布林提議說。

    “可是內鬼...”拉-佩奇擔憂說。

    “這樣,你來負責技術開發,我來抓內鬼。我們一明一暗,如果真有內鬼,一定可以抓住他。隻要抓住他,我們就有足夠證據控告林風剽竊我我們公司產品,不但能夠禁止其永久『性』銷售‘百度地球’,同時還能要求其賠償一筆巨額資金。如果能夠賠償,那麼我們完全不需要第三次融資了!”塞吉爾-布林興奮說。

    拉-佩奇點點頭,決定二人兵分兩路,一人負責技術研發,一人負責抓內鬼。雖然這樣在技術開發上,少了塞吉爾-布林的支持,在技術上肯定會有一定的影響,但不抓住內鬼,那是絕對難以心安的。

    在“Google”決定分兵兩路,一路抓技術,一路抓內鬼之時,林風則出現在加福利亞州的薩戈拉門托市。今天是“百度地球”侵權“Google地球”的第三次開庭日。雖然知道這次開庭依然會很無聊,肯定會和前兩次一樣,在長篇大論的贅述之後,依然會再次選擇繼續休庭,若幹日之後再次開庭。這樣庭審六、七次之後,才差不多結束。當然,“Google”還可以再向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申訴,不過那時,恐怕就不能對“百度地球”在美國銷售提出禁售的要求了。

    不過既然林風在美國,那還是出現在法庭上。反正林風沒有什麼事。現在“百度-雅虎”和“Google”存在於技術層麵上的比拚,自己在技術上幫不了什麼忙,不如旁聽一下,顯示自己公司對這個庭審的重視。

    如林風所猜測那般,第三次庭審再一次無聊的結束。有了前兩次無聊的庭審,這第三次到場的旁聽者的身份明顯的呈下降水平,不再像前兩次那樣,商賈雲集,都是超級富豪。

    “林,這麼無聊的庭審,你幹嘛每次出席?隨便派個人來就行了,反正一時半刻也結束不了,這些法官還不是再議,再議,明眼人都知道這是‘Google’在耍滑頭,這些法官就是裝傻充愣,你又何必陪他們一起瘋。”埃森在庭審結束之後,法庭內大咧咧的說。

    林風對埃森這大咧咧的舉動一陣無語。的確,這庭審是很無聊,這些法官也很白癡,但你也不該在法庭上說出來啊,尤其法官和陪審團還在法庭內,還沒全部離開。現在聽聞埃森這番話,十幾道目光唰的一下『射』了過來。林風相信,如果眼光可以殺人,埃森肯定已經死了千百次了。

    當然,埃森被人用目光殺死是不關林風的事,不過要是因此被牽連,最後陪審團判定“Google”獲勝,那自己可就冤枉了。

    “因為我們公司是無辜的,是被人誣告的,所以我才每次都出席,希望法律能還我一個公道!我相信美國法律是正義的!”林風不得不裝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一臉的憤慨和無奈。

    這時,那十幾道憤怒的目光在聞聽林風此言之後,頓時收了回去,點點頭,再次望向林風的時候,已經充滿了柔和,不再像剛才那樣充滿了憤怒。不過掃到林風身邊的埃森時,目光再次變得淩厲起來,林風懷疑,如果這個時候有人去控告埃森,這些法官和陪審團一定會立刻判埃森有罪。

    呼~~~,林風長鬆一口氣。

    “嘿嘿,怎麼樣,林,我夠意思吧,給你表現的機會!”埃森在等陪審團和法官完全離開法庭之後,用肩撞了撞林風,一臉壞笑說。

    林風一陣愕然。愣了愣後,方才醒悟,敢情剛才埃森是故意演戲呢!難怪他會那麼傻選擇在這個時候去激怒法官和陪審團,原來最終是為了自己借機去影響陪審團和法官。

    “埃森,這樣一來,你可是得罪了這些陪審團和法官了。”林風有點擔憂的說。

    “,林,你還是不了解美國法律。什麼陪審團,法官,都是可以選擇的。我不是吹牛,隻要你肯動腦,肯花錢,你完全可以選擇到對你最有利的陪審團。法律,隻不過是有錢人的遊戲而已!”埃森嗤笑說。不過雖然對法律極為不屑,但聲音卻還是本能的降低下來。

    林風想了想,點頭。

    “對了,埃森,剛才的事,算我欠你個人情。不過你答應我的事呢?”林風問。

    “什麼事?”埃森一愣,他不記得自己答應過林風什麼事了。

    “今年奧斯卡頒獎典禮現場的門票,我還要24張,你不是答應我的麼?”林風伸出手。

    這次奧斯卡頒獎典禮,林風可是答應給在“第二世界玩家年會”上搜集了108張電影明星的簽名照玩家,讓其能夠親臨奧斯卡頒獎典禮現場,觀摩第76屆奧斯卡金像獎。不過林風隻找斯皮爾伯格弄到了10張票,可一共需要34張,還差24張,當初林風是拜托給埃森了。

    “呃...”埃森聞言頓時一愣。最近一段時間,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部放在收購“SUN”和“英偉達”上麵,對於這個當初隨口的承諾,埃森還真忘了。

    “埃森,你不會忘了吧?如果你忘了,我可是食言了。這...你要我如何向那些幸運玩家交代?”林風見埃森一臉猶豫,當場就急了。如果要是真的林風弄不到足夠的票數,那可就真的算是失信於天下了。雖然這並不算什麼大事,但對於如今的林風來說,這個失信於人的事,是足以讓林風的競爭對手利用的。

    比如“Google”,比如“英特爾”,還有那麼多虎視眈眈,渴望在網遊市場大展宏圖的對手,更是巴不得林風這邊出錯。一旦林風有點什麼意外,他們可就有機會了。

    聽林風這麼一說,埃森也有點急了。他雖然被人稱為瘋子,但是做人卻從來都是守信的,都是說一不二的。結果這次他卻忘記了,這對埃森來說,還是第一次。

    “放心,林,我一定給你弄來24張票!”埃森當下便拍胸口說。

    林風無語的望著風風火火離去的埃森,也隻能將一切希望寄托在埃森身上了。畢竟,林風在美國還是屬於一個外來客,其勢力和人脈是遠遠不如埃森這個地頭蛇的。雖然這個地頭蛇瘋狂了一點,但其朋友還是很多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老板,我和陳曉薇還有那27名幸運獲獎者已經到了洛杉磯了。27名幸運獲獎者,我已經安排好了。等晚上8:30出發,前往柯達劇院。”吳兆浦興奮的說。

    對於能夠出席奧斯卡金像獎現場頒獎典禮,吳兆浦是相當興奮的。他也算是一個好萊塢『迷』,對好萊塢的眾多大片是極為喜愛的,這次能夠親眼目睹眾多好萊塢巨星,他本身是充滿期待的。至於他女友陳曉薇,也希望能夠通過這次的機會,多結識一些明星,為以後的公司公關或者宣傳鋪路。畢竟,在這個世界,明星效應還是相當顯著的。

    “呃,吳總,我現在在薩戈拉門托市,我馬上就飛到洛杉磯。你就在洛杉磯等我,到了,我們再聯係。”林風說完掛了電話。從吳兆浦興奮的聲音當中,林風可以聽出其對奧斯卡金像獎的渴望。連吳兆浦這樣的人對奧斯卡金像獎出席現場頒獎典禮都那麼渴望,那27名玩家的渴望就不用多說了。

    如果到時,埃森弄不到27張票,這些人的怨言肯定是巨大的。到時他們激動起來,可是什麼話都說的出來的。那萬一要是被人利用,對自己可是一個打擊。

    想到此,林風無奈的拍拍額頭。自己也是過於相信埃森了,結果誰會知道埃森居然忘記了這檔子事。現在弄得林風猝不及防,也沒有辦法去改變了。總不能讓林風去綁架24個明星,讓其不出席,給自己騰位置吧。想到這個可能,林風就連連搖頭。這太瘋狂了,何況就算真的綁了,自己也不可能安排24個人去頂替。那樣準穿幫!

    在頭疼和無奈之中,林風乘著專機到了洛杉磯,見到了吳兆浦。並將事情述說一遍。

    “什麼!”吳兆浦聽完,當場失聲叫了起來。

    陳曉薇在一旁也是眉頭緊鎖。

    “老板,我看不如這樣,我和陳曉薇就不出席了,把位置讓給其他人,這樣就能騰出5張票來。這批幸運玩家不是有27名麼,就讓他們玩一個遊戲,5名優勝者出席今晚的頒獎典禮現場,至於其餘22名玩家,我們則對其進行一些經濟補償或者其他的補償。”吳兆浦思索片刻後,立刻想出補救措施。

    “不行。這樣這些幸運獲獎者肯定會不滿。畢竟能夠集齊27名電影明星的獲獎者,本身就是足夠狂熱的電影愛好者,同時,邀請其出席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已經宣布出去,這一路我可以從他們的言語當中,聽出其對奧斯卡金像獎的渴望。這個時候,恐怕並非金錢就能打動的。當然,如果補償夠多,我相信他們也會同意。不過難保有些人不會在拿到補償之後,『亂』說一通。到時他們隻要在網絡上『亂』說一通,斥責我們公司不收信諾,以錢壓人,恐怕對公司的信譽會有不少影響。當然,對‘第二世界’影響不會太大,畢竟公司的信譽和口碑一直在這,大多數玩家應該會相信我們公司。但是對老板你就有點不利了。尤其你的‘百度-雅虎’剛剛合並,正在謀求重新上市,這個時候可不能出任何信譽方麵的問題。”陳曉薇分析說。

    林風一陣頭疼。

    “那怎麼辦?”吳兆浦無奈問。

    陳曉薇想了想,也沒有什麼太好辦法。

    就在林風三人頭疼之時,埃森打來電話。

    “林,這次可是我可是賣了老大麵子,才幫你再弄到24章票。”埃森在電話那頭一陣抱怨。

    “哈,埃森,那就感謝了。謝謝了,這樣,明天我請你喝酒!”林風聞聽這個難題解決,全身頓時一鬆。

    “呃,喝酒就算了。不過,林,這24張票有點小小的問題,它不是正規的席位。”埃森聲音當中有點尷尬。

    林風聽了一愣。

    “林,你也知道柯達劇院隻能容納3400名觀眾,這席位可是相當緊俏的,隻剩下10來個小時,席位早就分光了。因此,我隻能幫你弄來24張記者席位票了!”埃森無奈的說。

    記者席位票?——林風愣了愣。這個記者席位和正規席位可是有點差距,不過轉念一想,能弄到記者席位也不簡單了。至少林風沒有食言。

    “行,埃森,記者席位就記者席位吧。多謝了。”林風說完掛了電話。

    “好了,吳總,陳部長,不用擔憂了,票的問題已經解決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該去選擇一套晚禮服,穿現在這樣可不能出席這樣的盛會。”林風笑說。

    吳兆浦和陳曉薇聞言,猛拍一下腦門。是啊,這可是奧斯卡金像獎,可是要走紅地毯的,到時可是會有全球的記者拍照的,萬一他們穿的太過寒磣,上了報紙,被評為當天最差穿著,那可真沒臉見人了。

    “那行,老板,我們就先去買衣服了。”吳兆浦拉著陳曉薇就走。

    在等吳兆浦和陳曉薇離開之後,林風望向身邊的四個女孩。

    “我們也該去挑一套晚禮服了,不然今晚可不能出席。”林風說。

    不料,四個女孩搖搖頭。

    “怎麼了?”林風一愣。

    “嘻嘻,林大哥,我們早就準備好晚禮服了。你真是夠笨的,如果現在去挑晚禮服,走紅地毯,肯定無法挑到最合適的,而且極為容易撞衫。所以,在剛來美國的時候,我和艾薇兒還有傑西卡就準備好晚禮服了。”李智友笑嘻嘻的說。

    林風點點頭,轉頭看向林誌玲,林誌玲也衝林風點點頭。對於今晚的奧斯卡金像獎,她也早就挑好了晚禮服。

    “行,走吧,那就陪我去挑晚禮服吧!”林風無奈的說。沒想到,自己原來才是最後知後覺的人。

    “嘿,林,你的晚禮服我們早就幫你準備好了!”艾薇兒眼睛眨了眨說。

    

Snap Time:2018-04-25 20:37:24  ExecTime:0.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