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我的船我做主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我的船我做主

    南非,『亂』?

    這話,林風聽了一愣?放眼望去,開普敦一派欣欣向榮的氣象,實在讓林風與王猛口中的『亂』很難聯係在一起。不過隨後當林風和李智友等人坐到車上,一路向“狼牙”安保公司總部駛去的路上,看見街頭隨處可見的搶劫,偷竊行為時,林風方才明白王猛的意思。

    的確,南非真的很『亂』!別說路人會被搶劫,哪怕你坐在車上,都可能有人會掏出一把槍,讓你交錢。不過林風這一行十幾輛統一的奧迪A4,還沒有哪個搶劫犯會不長眼去搶劫林風等人。

    “小林,這就是為何安保公司在非洲那麼火爆的原因!”王猛感歎說。

    要知道,南非已經算是非洲最穩定、繁榮的國家,開普敦還是南非首都之一,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街之上都會發生搶劫的事,非洲的治安可想而知。因此,也難怪非洲會成為安保公司的天堂。“狼牙”(海外部)能夠如此快的崛起,也全因為非洲的『亂』局。

    不多時,林風一行人到了“狼牙”海外分部總部,位於開普敦郊區的一個山莊。與其說是山莊,不如說是一個碉堡,其戒備之森嚴,在林風看來,白宮不外如此。若不是沒有挖戰壕,拉鐵絲網,還真以為在打戰。

    “,小林,這還是在南非,要是在其他國家,那就真的要挖戰壕,拉鐵絲網了。”王猛看見林風詫異的目光,笑著解釋。

    林風無奈搖搖頭。都說中國不夠發達,不夠現代化,但到了非洲,才會發覺中國真的已經非常發達,非常現代化了。許多時候,所謂貧富,以及幸福不幸福,那還真要看參照物是什麼。

    你月收入2000的,和月收入600的比,就會覺得很幸福,但和月收入1萬的比,那又會覺得很悲劇。所以,很多時候人雖然要有一顆上進心,但不能太過執著,否則人生就會變成一個餐具,上麵擺滿了杯具。

    在王猛帶領下,林風是第一次進了自己這個“狼牙”安保公司分部大門。一進去,視野豁然開闊,五棟樓房梅花形散立四周,在五棟樓房之後,便是一片開闊的草地,遠處更是濃鬱的樹林,令人一眼望不到頭。

    “猛哥,這是...”林風指著遠處驚歎問。

    “,小林,這都是我們公司的資產,這片草地還有遠處的樹林都是我們公司的資產,簡單來說,這片山頭都是我們公司的。”王猛笑著說。

    林風聞言,眼珠都直了。這要買這座山頭要多少錢啊,公司有那麼多錢麼?林風雖然不過問“狼牙”安保公司,但其財政部卻是林風的人。畢竟王猛等人都是軍人,對於金融這一塊不大擅長,因此林風安排人幫他們管賬。也因此,林風多少知道一點,“狼牙”安保公司海外分部經濟並不太充裕。應該沒錢買這座山頭。

    “,小林啊,你以為這是上海麼,這可是非洲,非洲的土地沒有那麼值錢。”王猛笑著解釋。

    林風恍然。的確,非洲可不是亞洲,更不是歐洲,土地還沒那麼值錢。雖然這是開普敦,不過“狼牙”安保公司卻地處開普敦的郊區。在非洲,一出市區,那什麼東西都便宜了,當然,也就更『亂』了!

    “呃,對了,這樣一座山頭,不會有人入侵麼?”林風對於安全永遠是最關心的。

    王猛一笑,也不多說,直接帶林風進了監控室。

    林風放眼望去,整個監控室擺滿了數百個大小屏幕,一共有3個安保人員負責監控,而透過這些屏幕,林風可以清楚的看見整個山頭的畫麵。

    “小林,這些監視攝像頭遍布整個山頭,而且安裝在各種角度,輕易無法發現。可以說,安全方麵是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王猛自信說。

    林風仔細一看,也的確如此。這數百塊監視屏上,有俯視的,有仰視的,各個角度都有。

    “好了,小林,你也難得來一次,帶你參考一下我們的總部。”王猛拉著林風向一個電梯入口走去。

    林風微微一愣。隨後和王猛進了電梯,大約下了3層之後,當電梯打開之時,林風是一陣驚訝。

    “猛哥,這...這...是...”林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李智友,艾薇兒等人也是一陣驚呼。她們此刻所看見的,簡直就像是一個地下軍事基地,龐大的不得了,一眼望不到頭。幾乎電影地下軍事基地所具備的,這兒都具備了。

    “,小林,這才是我們的總部。上麵那隻是我們的障眼法而已!”王猛一笑。

    非洲,是一個極其動『亂』的國家。別看南非表麵看上去那麼和平,其實私下的動『亂』也不小。尤其離開大城市之後,那動『亂』更是幾乎天天發生。原因很簡單,太窮了,窮的都沒飯吃了,當人被『逼』到絕路時,隻有暴動。因此,為了安全起見,王猛雖然安排人執勤,立崗哨,但實際上“狼牙”安保公司所有人員都住在這個地下基地。

    至於這個地下基地,原本是南非某個地下組織耗費了數十年修建的,立在推翻南非的政權。不過最終卻被南非軍隊給剿滅了,當時由於所有知情人都在那場叛『亂』之中死了,所以這個地下基地就空置了。

    但凱文-米特尼克這個世界頭號黑客來了之後,卻不知從南非『政府』內部網的哪個角落,找到一份關於這個基地的文件。其實,說是文件,也就提了那麼一句話,說當年叛『亂』的那個地下組織修剪了一個地下基礎。就憑借著這句話,凱文-米特尼克利用自己在網絡上的力量,搜集了各種資料,最終找到這個基地的所在地。

    也因此,最終王猛在這個地下基地之上,修建了目前的這個“狼牙”安保公司的地上建築,以此來掩人耳目。

    林風對此是一陣感歎,感歎自己運氣還真不是一般好,這樣的地下基地居然都能找到。有了這樣一個地下基礎,“狼牙‘安保公司在非洲的總部幾乎固若金湯。當然,能找到這,也憑借的是凱文-米特尼克這世界第一黑客的執著。

    在王猛領著閑逛了一圈之後,王猛安排兩名教官帶領早已躍躍欲試的李智友,艾薇兒,傑西卡以及林誌玲四個女孩去外麵打靶。雖然槍一直是男人的最愛,但對於女人來說,能握著這個可以決定人生死的冰冷的武器時,那種感覺也是很奇妙的。

    何況,這座山頭還有不少動物存在,打獵可是一個非常令人喜愛的活動。

    在等四個女孩走了之後,王猛衝林風點點頭,隨即來到這個地下基地的最底層。

    “老板,對不起,我沒有完成任務,給你添麻煩了!”詹其雄看見林風,一臉激動的衝林風敬了個禮。

    這次為了救他,不但“狼牙”安保公司精銳盡出,而且林風為了幫助他脫險,居然冒險火燒崇禮門,想到這些事,詹其雄心中的激動就無法言表。總之,在他心中,對林風的感激那是無需質疑的。

    望著詹其雄渾身傷疤,林風是一陣驚歎。可想而知,當初在韓國安全部手上,詹其雄受了多少折磨。可是,這個漢子卻是硬挺著,沒有將自己的事全部吐『露』出來。這樣一份錚錚鐵骨,令林風為之欽佩。

    “詹船長,放心,這次讓你受委屈了,我一定會補償你!至於那些折磨你的人,我想猛哥已經給你報仇了!”林風咬牙說。

    王猛點點頭。雖然折磨詹其雄的兩個人其中一個因為穿了避彈衣而沒有死,但林風火燒崇禮門已經為詹其雄報仇了。沒有比這更令人痛快的事了。

    “對了,老板,我聽說你剛剛成立了‘龍魂’,立誌取回所有中國國寶,不如就讓我加盟‘龍魂’吧。現在我根本就不能見人,整天呆在這,也無所事事,不如讓我去‘龍魂’,那樣還能有點奉獻。”詹其雄突然說。

    “可你不是海軍出身麼,你夢想的是駕駛艦艇,遨遊在大海之上麼?”林風詫異問。

    詹其雄眼神一陣黯然。的確,他的夢想就是想要自由遨遊在大海之上。但現在他這張臉,卻見不得光。而身為船長,如果不能見光,那如何當船長。

    林風看見詹其雄眼光中的黯然,心中也是一陣愧疚。自己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

    “老板,所以讓我加盟‘龍魂’吧,那樣我也才能物盡其用。不能就是這樣吃白飯,我受不了!”詹其雄再次請命。

    “小林,你就答應他吧。何況,現在‘龍魂’也的確差人!”王猛也在一旁勸說。

    “可這個‘龍魂’是極其危險的,其危險程度更是遠甚在‘狼牙’安保公司當雇傭兵,你是有家小的人,我不希望你冒險!”林風說。

    詹其雄搖搖頭。現在的他已經回不去了。畢竟他的臉早就上了韓國通緝網,其資料也傳給了國際刑警組織,被列為頭號通緝犯。他隻要一『露』相,肯定會遭到緝捕。所以他現在根本就是有家不能回,不然害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不說,同時也會讓林風受到牽連,甚至牽涉到國家。

    這個幹係太過重大,因此詹其雄恐怕這一生都隻能做個“黑戶”,見不得光。而“龍魂”,這個地下組織,無疑非常適合他。

    “要不這樣,我幫你把家人接過來,這樣你就在非洲一家人團聚,享受天倫之樂!”林風說。

    詹其雄聞言,神『色』一動。但想了想,還是放棄。那要他總是龜縮在一個地方,整天就守著老婆孩子,享受著組織的福利待遇,那還不如讓他去死好了。好男人誌在四方,他豈能隻顧這麼一點兒女私情。

    “老板, 我想去‘龍魂’,我也是中國人,看著我國國寶流失海外,著實痛心!我希望能夠盡可能的將我國國寶取回來。”詹其雄再次申請。

    林風一陣無奈。想了想,也隻能答應詹其雄的請求。畢竟,如果詹其雄不願整天龜縮在非洲,那麼林風也不能強迫他。這樣,詹其雄反而不開心。

    就在林風準備答應詹其雄之時,林風腦海靈光一閃。

    “詹其雄,我突然有個想法,就看你敢不敢了!”林風望著詹其雄神秘一笑。

    什麼想法?詹其雄愣了愣。

    “,我還是聘請你擔任我的‘騰龍’號船長,駕駛著我的‘騰龍’好遨遊四海,不知你敢否?”林風問。

    “可惜,這樣會給老板你帶來麻煩的!”詹其雄皺眉說。

    “,那很簡單,我給你戴一個麵具就行。也不用遮住太多,半邊臉就行。就是略微委屈一點你了。”林風笑說。

    詹其雄一聽,頓時心動。至於戴麵具什麼的,那根本就不是他考慮的。在“騰龍”號上,都是“狼牙”安保公司的人,平常詹其雄根本就不用戴,隻在要見陌生人時戴著就行。所以,根本就不是什麼負擔。何況就算是負擔,與能夠在大駭遨遊相比起來,那又算得了什麼!

    隻是...

    “老板,這樣恐怕不好吧,萬一被認出來,恐怕會給你帶來麻煩。”這是詹其雄唯一擔憂的事。雖然戴了半邊臉,但現在的高科技太發達了,還是有可能透過半邊臉猜出他的身份。

    林風哈哈一笑。

    “詹其雄,你也太小看我了。就算你被認出來又怎麼樣,難道我的船就是隨便可以搜的麼!隻要他們沒有摘下你的麵具,誰敢說你就是製造獨立島事件的人。”林風豪氣雲天說。

    “還有,詹其雄,你放心,在你有生之年,我一定能夠讓你摘下這個麵具!”林風絕不是在誇下海口。隻要自己的勢力夠大,就算韓國『政府』認出詹其雄那又怎樣,當自己能夠威脅他們國家經濟時,他們能夠動自己麼!

    詹其雄聞言,全身血『液』沸騰。

    “老板,那我願意再當你的船長,為你遨遊在四海之上!”詹其雄大聲說。

    

Snap Time:2018-01-20 11:19:45  ExecTime:0.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