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哪怕麵對一頭豬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哪怕麵對一頭豬
  “你是豬啊!喊什麼救命!你以為你是誰!”男主角“李英宰”忍無可忍,指著李智友一頓臭罵。說實話,“李英宰”能忍到現在,已經是奇跡。往常他拍戲,碰見這種狀況早就發飆了。可李智友的身份,他是再明白不過。畢竟從韓國出身的一個普通女孩,不但能夠成為在中國紅極一時的showgirl,同時成為世界首富林風的女友,這本身在韓國就是值得大書特書的一件事,被韓國媒體視為韓國無上榮光。
  而作為娛樂圈中非常紅的明星,“李英宰”自然非常清楚李智友的身份。因此,才一再容忍。對於連這麼簡單一個場景都要NG18次的演員,“李英宰”已經容忍再三。但這次,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自己怎麼說,也是韓國最受歡迎的男歌手之一,也是超級偶像,無數女粉絲眼中的完美情人,結果這個李智友卻仿佛見鬼一般,自己隻要一碰她,她就仿佛觸電一般,最後居然還跳起來,喊救命,把他這個超級偶像當什麼了,當『色』狼還是當流氓。想到這,“李英宰”就愈發生氣,這太讓他丟麵子,太讓他難堪了!
  現場一片安靜,充斥的是男主角“李英宰”惱羞成怒的喝罵聲,四周所有工作人員都保持著安靜,沒有人出麵解圍一下,沒有人出麵勸阻一下,任憑男主角“李英宰”在那咆哮。可以說,現場所有人對李智友這種有點神經質的表現感到憤怒了, 就因為她,才讓所有人在這耗了2個小時。隻是因為她背後男人的身份,眾人才敢怒不敢言。現在,有人代為出氣,眾人自然樂得如此。就連一直開導李智友的導演,也是非常失望,非常生氣,懶得去替李智友解圍。
  或許她就應該被罵罵,這樣才能罵醒她。別以為演戲就是那麼容易的事!不是有錢,長的漂亮,會一點演技就行的,演戲最重要的是職業精神!李智友太不職業了!
  “李英宰”罵聲震天,卻不曉已經徹底激怒在一旁觀望的林風。
  對於李智友的失常,林風雖然不大清楚這是為何,也明白李智友這樣總是NG的確很令人惱火,但這不是旁人可以這樣責罵李智友的原因。不管是誰,都不能這樣責罵自己的女人。雖然這是護短,但她是自己的女人,自己就應該保護她。
  “住口!”林風大喝一聲踏入場中。
  眾人皆是一愣,看了看林風,大多數工作人員都沒有認出眼前這個年輕男人是誰。隻有導演和李智友認了出來。
  看見林風突然出現在這,導演就覺頭疼。本來他之前是一直想找林風的,想要申訴一下關於李智友拍戲時的一些問題。在導演看來,一部電視劇居然連親吻鏡頭都沒有,這太不可思議了。這還是青春偶像劇麼,這不如說是少兒電視劇。因此,導演尋思著想要增加一點類似親吻之類的鏡頭。但還沒等他向林風開口,林風親自過來了,卻發現自己女友被人斥的事情,看林風那臉『色』,導演就知道,林風動怒了。
  “林大哥!”李智友看見林風,眼淚頓時留了下來。
  剛才被“李英宰”痛罵的時候,李智友雖然覺得委屈,被人罵的很冤,畢竟她也不想那樣,隻是自己控製不住,她受不了“李英宰”的氣味,倒不是說他有什麼狐臭,或者什麼,隻是李智友無法接受其他 男人那樣的碰觸自己。雖然有時和林風去一些國家遊玩,會有擁抱動作,但那隻是一瞬間,而且李智友不用擺什麼表情,林風又在身邊。現在這樣,李智友實在不習慣。
  因此,被“李英宰”罵,李智友覺得很委屈,很委屈,但又無法申辯,而且她不願當著眾人流淚,顯『露』自己的脆弱,她的脆弱隻在林風麵前才會出現。不料,就在李智友強忍之時,林風卻意外的突然出現在麵前,這讓李智友太意外了,萬般委屈也就在這瞬間爆發,眼淚也就止不住的流下來了。
  林風輕輕撫『摸』著李智友的背部,柔聲安撫著李智友。
  眾多原本並不清楚林風是誰的工作人員,此刻目睹這一幕,若還不知道這個突然出現在場中的年輕男人是誰,那眾人也未免太白癡了。要知道,李智友的男朋友是世界首富,這是眾所皆知的事,不然眾人不會這樣容忍一個沒有任何名氣的演員可以NG18次。雖然眾人對林風的外貌不太熟悉,但李智友卻和眼前這年輕男子如此親密,李智友本身又沒有兄弟姐妹,林風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
  當眾人猜到林風身份時,所有人心中都暗叫一聲壞了。他們剛才這麼對待李智友,被林風看見,以外界盛傳林風護短的『性』格,林風會怎樣對待他們?——眾人腦海媟L微一想,第一反應便是林風將他們罵個狗血淋頭,然後將眾人全部開除。
  雖然這種事,按常理來說,一般人不會去做,畢竟損失太大。將所有人開除,雖然不用負擔他們的額外薪水補償,但整部戲就泡湯了,之前拍的恐怕全部作廢,這樣的損失太大,一個正常的商人絕對不會去選擇做這樣愚蠢的事。但那是常人,對林風來說,卻不一樣。林風是完全可以做出這樣的決定的。
  當然,眾多工作人員倒也不怕,反正都是影視圈底層人員,這堣ㄕ獢A換另一個劇組,頂多就是錢少一點罷了,沒有林風所投資的劇組的待遇高。真正感到擔憂的是,那些演員。尤其是剛才將李智友罵的狗血淋頭的“李英宰”,對於他來說,這可是相當尷尬的事,居然當著投資大老板的麵,罵其女友,這實在太尷尬了,屬於絕對不智的行為。
  按理來說,應該道歉,那樣就能讓雙方有個台階下。不過“李英宰”目前貴為韓國超級偶像,男歌手當中的一哥,何況這件事又不是他的錯,他隻是聲音大了點,語氣差了點,以一個前輩的身份去教訓李智友,他沒有錯。何況,當著這麼多人麵他沒錯卻要主動道歉,這讓他以後還怎麼見人。
  因此,雖然猜中林風身份,“李英宰”仍然昂著頭,一副我問心無愧的樣子。
  林風此刻安撫完李智友,掃掃在場眾人,鼻子冷哼一聲。
  “老板,這件事也是因為‘李英宰’(該導演喜歡在片場直呼演員角『色』名字,這樣會讓演員有更深的代入感)過於投入了一點,因此才會情緒如此激動,老板,我們再重新開始好了。‘李英宰’,好了,快準備準備,重新開始了!”導演一見林風神『色』,害怕林風發飆連忙打圓場。
  要知道,萬一林風發飆,“李英宰”又對著幹,那這部戲算是完了。而他對於這部戲是相當有信心的,這部戲絕對是近來韓國少有的佳作,是足以問鼎“韓國百想藝術大獎”桂冠的佳作。導演對其充滿了期望。導演拍電視劇那麼多年,卻從來沒有在“韓國百想藝術大獎”上拿到過“最佳導演獎”,因此,這次他充滿了期待,他不希望因為這件小事而導致他的願望落空。
  “李英宰”哼唧幾聲,既然有台階下,他自然不會繼續自討沒趣。其餘工作人員,也連忙忙碌起來,希望這件事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眾人希望這事能夠平息,但林風卻不會同意。
  笑話!你們說揭過就揭過,當我什麼人。如果今天自己要是不在這,不知他們這些人會把李智友欺負成什麼樣!——林風鼻子冷哼一聲。
  “等等!”林風大聲說。
  眾人聞言呆住,心知壞了,林風是不肯善罷甘休了。不過眾人剛才也沒怎麼樣,真正得罪林風的是“李英宰”,他們頂多就是在一旁漠視,和他們關係不大。想到此,眾人一臉悲哀的望向“李英宰”,畢竟得罪林風,“李英宰”可是夠嗆。
  “李英宰”看了看林風,又看看眾人,雖然心知不妙,雖然導演連連向其打眼『色』,讓其向李智友賠禮道歉。畢竟無論是從林風的身份還是背景,“李英宰”都得罪不起,何況向一個女人道歉,並不算折辱“李英宰”,男人向女人道歉,隻會證明自己的大度。但“李英宰”怎麼說也是韓國超級偶像,一貫都被人捧在手心,現在要他在本身無錯的情況下,向李智友道歉,這讓他落不下麵子。
  哼!——“李英宰”鼻子一哼,高昂的抬起頭。
  完了!——導演心知不妙,這個“李英宰”這樣下去,肯定會自討苦吃。可他現在也沒有辦法,“李英宰”太驕縱了,他現在去勸,反而會被其埋汰,想了想,導演也隻能不再多語,靜觀事情變化,期待事情最終不要鬧的不可收拾。畢竟這隻是一點小事而已。
  “誌玲,過來,幫我翻譯一下!”林風衝林誌玲招招手。
  林風不懂韓語,因此自己說什麼,這些人自然都聽不懂。本來林風想讓李智友替自己翻譯,不過想想李智友為人,恐怕是不會講自己等會要說的話盡數翻譯過去的,因此,林風隻能讓林誌玲來翻譯。
  “首先,我作為劇組唯一投資人,對剛才在這媯o生的一幕,相當的不滿意,甚至可以說憤怒。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女孩子,是一種懦弱,無能的行為!”林風大聲說。
  林誌玲愣了愣後,將其意思完全無差的翻譯過去。
  眾人聽了,當即變『色』。這話說的太重了,不過想想林風身份,還是忍住。畢竟他們剛才那麼多人合起來欺負李智友,多少有點不對。
  “還有,在此我要聲明一點,這部戲我是為李智友量身打造,這是屬於她的戲。可以說,你們能站在這,完全是拜李智友所賜,我不期望你們感激她,但她作為一個新人,在拍戲過程當中出點錯誤是常有的,這是可以,也是必須諒解的!”林風有點蠻橫的說。
  眾人暗自驚嚇。這可好,這部戲是為李智友量身打造的,他們能吃上這碗飯,都是因為李智友,但他們卻剛才聯合欺負李智友,這的確有點罪大惡極。當然,這屬於林風的強詞奪理,不過眾人自然不會在這個問題上和林風去爭論。
  “哼,她NG那麼多次,就算這部戲為她量身打造,但這樣浪費大家時間,我想我們為之爭辯幾句,不以為過吧!”——“李英宰”有點受不了林風如此袒護李智友,忍不住說。
  林風冷笑。
  “各位,你們在這拍戲,我可是都給了你們薪酬的,耽誤的的確是你們的時間,但你們的時間我卻是付錢了的。但你們卻去欺負付你們薪酬的人,我覺得這個事情也未免太可笑了一點!”林風冷哼。
  眾人麵『色』一僵。
  “這位老板,我拿的片酬可不是按時間付費,而是按集數。現在她這樣總是NG,那可是耽誤我時間。耽誤我時間,就是耽誤我賺錢!”——“李英宰”又忍不住出言。
  導演聞聽此言,已經暈了。這個“李英宰”今天是吃了炸『藥』了,還是喝了魚雷,怎麼那麼多話,那麼多事。本來嘛,作為投資大老板,目睹自己女友被人欺負,出言力挺自己女友,那是再合理不過的事。結果,這個“李英宰”卻屢屢挑釁,這不是沒事找事麼。就算林風想要熄火,恐怕都熄不了。
  “李英宰”如此氣憤,如此忍不住挑釁林風,主要是剛才被李智友的行為給氣壞了。剛才李智友那仿佛見鬼的表情,太傷“李英宰”的自尊了,他身為韓國超級偶像,無數粉絲的夢中情人,結果麵對李智友時,居然一碰她,她就全身不舒服,甚至喊救命,這讓“李英宰”情何以堪。後來,林風出場之後,那氣勢讓“李英宰”心中更是不滿,加上拍了半天戲了,NG那麼多次,情緒本就不佳,因此“李英宰”忍不住將心頭的不滿宣泄出來。
  “這位先生,難道你拍戲就沒有NG過?”林風冷哼。這個什麼超級偶像,居然敢向自己叫板,簡直找死。
  對於林風來說,護短是聞名的。但也不是一味的護短,但這件事上,這個“李英宰”居然如此責罵李智友,林風若是不教訓一下他,他還不翻天了。
  “哼,我至少沒有像她那樣NG過,這麼簡單一場戲,NG18次,我可從來沒有見過!”——“李英宰”也不退讓,句句頂真。
  林風聞言一笑。
  林誌玲目睹林風的笑容,心中歎息一聲,這個“李英宰”肯定要倒大黴了。每當林風氣急而笑時,那就代表對方要倒黴了。
  “李智友是因為不習慣任何其他男人碰她,所以才NG。你看,我現在碰她,她就沒有任何反應。”林風摟著李智友,語『露』鋒芒,“要怪就隻怪你自己沒用,讓人覺得厭惡。”
  “李英宰”聞言,氣的渾身發抖。他身為韓國超級偶像,最怕的就是被人說自己魅力不夠,這簡直是對自戀的他的一種侮辱。
  “哼,那是她職業素養不夠。身為演員,就應該有演員的職業『操』守,哪怕是麵對一頭豬,也要能夠演出劇本堛漱H物。”——“李英宰”悶哼。
  林風一笑,演員的職業『操』守?那就讓我來看看你的職業『操』守究竟有多強!
  “導演,我聽說你想加一些感情戲對不對?”林風突然問導演。
  導演點點頭。對於加感情戲,加一些親密鏡頭,他是早就渴望的了。隻是因為林風再三強調,必須按照劇本來,不準有任何出格畫麵,導演方才作罷。不料,現在林風卻主動提出來了,這讓導演格外詫異。
  “老板,可是李智友小姐似乎非常抗拒和男演員演過於親熱的戲!”導演皺眉說。
  林風點點頭。
  “這點,我自然明白,所以這些感情戲我親自和李智友演。”林風說。
  啊!——眾人都愣住。這...這是個什麼狀況?
  “我記得電影埵陪茪偵翾鬤}拍攝的技術,到時是什麼術語我也不大懂,不過我知道,比如一個人飾演兩個角『色』時,如果兩個角『色』同時碰麵的那種拍攝手法。”林風說。
  導演點點頭。的確是有這種拍攝技術,這是專門用來處理一些不方便一次『性』拍攝的場景,尤其是這種一人分飾兩個角『色』碰麵的戲份。
  “那這樣,所有親熱的戲,都是我和李智友來演,不過你們不拍我的臉,隻拍李智友。隻有‘李英宰’的戲,再單獨拍,你看如何?”林風問。
  導演點點頭,這樣倒是可以,隻要拍攝手法足夠巧妙,觀眾是看不出女主角其實並不是在和男主角接吻的。
  “那個,‘李英宰’,你不是說演員的職業『操』守麼!說一名合格的演員哪怕麵對是一頭豬,也能演繹出劇本中的劇情。”林風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我也不會特別為難你,真的讓你和一頭豬演,我會另外給你安排一個臨時演員配合你。”林風說。
  眾人聽聞,感覺遍體生寒,林風那笑容令人心中發寒。
  “李英宰”感覺尤其明顯,不過此刻他本就騎虎難下,何況剛才是他在那大放厥詞,說什麼職業『操』守,現在人家拿這來刁難他,他還真不好反駁。不過轉念一想,“李英宰”倒不覺得會有什麼不妥,反正他演戲也有一段時間了,演技雖然談不上出神入化,但也足以麵對東施,將其看成西施,傾訴真情。
  “好,既然‘李英宰’先生那麼有職業『操』守,我對‘李英宰’先生是相當的欽佩。”林風打個響指,“今天就到此結束,明天我們繼續開拍!”
  導演一聽,既然林風都說結束了,他也不好多說什麼。也隻能下令所有人解散。
  “友友走吧,我們去休息一下,林大哥可是給你帶了許多你最愛吃的上海小吃哦!”林風從李銳手中接過大包小包的上海小吃,炫耀說。
  “林大哥,謝謝你!”李智友摟著林風一臉感激。
  剛才她真的有點受不了,受不了那個“李英宰”的責罵,那些話太難聽了。而且自從拍攝這部《浪漫滿屋》以來,由於她的特殊身份,以及林風對其的特別關照,讓四周工作人員和一些演員對其都有不少意見,這給了李智友很大壓力。加上剛才那番責難,差一點,差一點李智友就崩潰了。就在她內心呼喚林風時,沒料到林風真的出現在她麵前。這讓李智友太意外了,太激動了。
  “,走吧!我們吃東西去!”林風帶著李智友離開。
  這時,片場。
  “‘李英宰’,你剛才幹嘛那樣衝動,為何和那個林風對著幹。你難道不知道這部戲會有多麼火麼,隻要拍攝完,一旦播出,肯定全國轟動,到時你就能洗刷你演戲靠長相靠歌『迷』支持的評論。結果,你卻這樣和投資大老板對著幹,幸好林風沒有撤了你,不然你可真是虧大了!要知道,對你來說,這部戲可遇不可求,但對林風來說,投資重新拍攝卻是再簡單不過的事!”導演語重心長的勸慰“李英宰”。
  剛才他是真的害怕林風一氣之下,撤了“李英宰”這個角『色』,不料,最終林風並沒有這樣做,這讓導演總算鬆了口氣。
  “那現在怎麼辦?”——“李英宰”此刻情緒也平靜下來,明白和投資大老板作對,沒有好處。
  “不用擔心,隻要他沒有撤了你,一切都好說,明天我再打打圓場就沒事了。何況,他那麼忙,不可能總是呆在這的。不過你要記住,以後不要再針對李智友了。否則,真把那人惹急了,麻煩就大了!”導演千叮嚀萬囑咐。
  “李英宰”點點頭!
  一夜就這樣過去。
  “好了,走吧,友友,今天我陪你演戲!”林風嘴角『露』出深深的笑意。
  林誌玲在一旁連連搖頭。她是真的有點嫉妒李智友了,沒想到林風為了替李智友出氣,居然連這人都請動了。雖然這人身份不算高貴,但這實在太惡心人了。——林誌玲連連感歎。
  

Snap Time:2018-10-19 15:12:50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