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經驗換金錢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經驗換金錢

    耿直一臉驚詫!

    他認為,他能在大街上和世界首富林風萍水相逢已經是人生幸事,最後還能和林風這樣的人物,在上海之巔把酒言歡,更是祖上燒香。不料如今,林風居然讓其擔任勞什子“形象大使”,這個新鮮東西,耿直聽說過,不過那不都是那些穿的光鮮亮麗的明星才能做的事麼,什麼時候輪到他這個五大三粗的粗人了。

    耿直一臉茫然,望著林風半天說不出話來。

    “哈哈,耿老哥,怎麼了,難道做形象大使覺得委屈你了麼?”林風打趣說。

    “不委屈,不委屈,隻是我能做這什麼形象大使?”耿直指著自己一臉不敢相信。

    林風看著耿直那憨憨的表情,大樂。這種人太少見了,在如今的社會,還有如此耿直憨厚的人,真是太少見了。不過也正是自己的這個“見義勇為慈善基金”所需要的形象大使。就這形象,這架勢,走出去,就是一“見義勇為標兵”。

    “耿老哥,就衝你那份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義心腸,這個形象大使就非你莫屬!”林風笑說,隨便詳細解釋了這個“見義勇為慈善基金”形象大使的職責和義務。

    聽罷林風介紹,耿直一臉紅光,這種事他太樂意幹了。打從小,耿直就一身正氣,最看不得那些偷雞『摸』狗的勾當,每每看見總會出麵製止,仗著這一副身軀(身高190,體重95公斤),耿直倒是管了不少閑事,震懾住不少宵小之輩。不過雖然人沒有吃多大虧,但氣卻受了不少。像昨天周正毅老婆那仗勢欺人之輩,耿直也見過不少,但就是忍不住心中的不忿,每每總會挺身而出。

    如今,林風讓其去推廣這種“見義勇為風”,去發揚光大,耿直實在再樂意不過。當然,也有一點小小的問題。

    “林...林老板,我隻有一點小小的問題。”耿直一臉尷尬的望著林風,『摸』著大大的腦袋,一臉的不好意思。

    “怎麼了,耿大哥,有話就直說。還有,不要叫我什麼老板,你就叫我名字好了!”林風無奈說。對於耿直總是叫自己老板,林風真是不習慣。雖然在公司,吳兆浦等人喊自己老板,那是因為大家職務上的關係。出了公司,林風就不願聽這稱呼了。沒必要,大家以名字相稱就行。當然如果關係親昵,叫小名也不無不可。

    畢竟稱呼都隻是一個代號,隻要不侮辱人,怎麼叫都行。

    “呃,林...林風...”耿直是真有點不習慣,畢竟對方來頭太大,雖然平易近人,不像其他老板那樣在乎什麼地位權勢,但耿直本能的有點不習慣這樣直接叫一個有錢人名字,尤其這個人還是世界首富。

    “是這樣的,俺琢磨了會,這個工作似乎要全天候工作的,如果那樣,俺就沒法打工了,不能打工,恐怕俺就不能賺錢養家了。俺家還有老婆孩子要養呢!”耿直說,“林...風,不如這樣,我每天隻打半天工,我上午打工,下午去當這個形象大使,時間可以長點,不過要在晚上9點以前,因為9點後我還可以再去打會工,那樣一天下來,賺的錢就可以養家了!”

    林風一聽,笑了,這個耿直實在太可愛了。雖然用可愛來形容一個男人不恰當,尤其是一個身高190公分,體重95公斤的男人,用可愛更不恰當。但林風此刻就是覺得耿直太可愛了。自己聘請他擔任這個形象大使,居然會認為是義務的,自己去擠時間去推廣“見義勇為”,去呼籲民眾助人為樂。

    想到此,林風一陣感歎。其實中國純樸的人依然很多很多,隻是到了大都市後,被都市的爾虞我詐,被都市的光怪陸離的生活所汙染,人慢慢的變複雜了,變的冷漠,變的自私了。

    “耿老哥,我聘請你擔任這個形象大使,可不是讓你義務打工,而是會給你開工資的。工資水平保證不比你現在工資低!”林風笑說。

    “什麼,還有工資?”耿直傻住。

    隨後,林誌玲在一旁詳細解說,耿直才算明白。明白之後,一臉驚訝,他是沒想到居然做好事還能賺錢,這實在有點超乎他的想象。

    “林風,我...做好事可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因為我想幫助人,想為他人盡點力,如果是因為錢做好事,這不很怪麼!總之,要我做這個形象大使可以,但錢我不要!一分都不要!”耿直連連搖頭。

    眾人聞言一陣詫異。如今這個社會,居然還有如此純樸的人,還真是少見。不過轉念一想,昨天耿直為了那個老人家都願意拿出一年的薪水,甚至還不惜願意為其背負債務,他的為人就可想而知了。

    “耿老哥,如果你不要錢,你怎麼養家糊口?”林風說。對於這種人,林風是更加的敬重,自然更加希望能夠盡自己的力給其一點幫助,讓其在幫助他人的時候,生活也能過的好一點。

    “不要,我可以上午打工,晚上再去打會工,那樣賺的雖然沒有現在多,不過能夠幫助更多人,我也非常樂意!”耿直連連搖頭。

    林風再三相勸,耿直卻是連連不許。總之,他擔任這個形象大使可以,但錢一分不要,否則他就不擔任這個形象大使。對此,林風是相當的無語。不過對耿直是愈發的敬重。

    最終林風還是沒有拗過耿直。山東大漢以直爽『性』格聞名,同時他們的執拗『性』格也是絲毫不弱於他們直爽『性』格的,他們認定的事,就絕對不會輕易動搖。

    當然,對於耿直的執著,林風也自有辦法對付。林風準備在隨後將耿直的家小遷到上海來,給其一個城市戶口,再給其妻子一個體麵工作,安排其兒子上學便是。

    “好了,現在我還有一個想法,但這個遠比‘見義勇為慈善基金’要麻煩!”在耿直離開之後,林風說。

    艾比-科恩等人望著林風,沉默不語。對於林風腦海中時不時冒出來的各種點子,眾人早就見怪不怪了。自己等人這個老板,天生就是一個怪物,一個有著各種奇思怪想的怪物。

    “各位,昨天在去了那位老爹爹,老婆婆家後,我是相當的震撼。已經70餘歲的老人了,每天卻要靠踏三輪車生活,這實在令人唏噓!”林風感歎說。

    眾人對這件事也算知曉,畢竟林風和周正毅這件事傳的天下皆知,作為林風的投資團隊,艾比-科恩等人對這件事自然了解的比其他人要清楚一點。那對老爹爹、老婆婆夫『婦』,真的很艱辛,令人感到一種深深的無奈,這是時代的悲哀。

    “林,在美國,是不存在這種人的,他們完全可以向社會福利機構求助。社會福利機構非但會給他們提供一套足夠寬敞明亮的公寓,還會提供一筆豐厚的養老費以及定期的健康檢查,福利訪問等。難道他們不能向中國福利機構求助麼?”艾比-科恩一臉疑『惑』。

    林風等人聞言,一陣尷尬。按理來說,這應該是屬於國家福利機構的事,但事實上,國家有太多這樣孤苦無依的老人,靠著自己的能力在都市艱難生存。在都市,這樣的人還比較少,如果在農村或者偏遠山村,這樣的人更多。畢竟中國是個發展中國家,窮人真的太多太多。

    “艾比,我國和國外不同,因為我們還是發展中國家,所以還比較貧窮,因此我希望能夠改變這種狀況。一輩子辛勞,到老了,還要為生存而奔波,這人生實在太痛苦了。”林風感歎說,“我希望能夠盡自己一點力,改變這個狀況。不過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社會的救助也是有限的,我希望能夠讓這些老人能夠實現自己的價值,而不隻是靠著社會的救助!”林風說。

    讓老人實現自身的價值?——眾人一愣,不明白林風究竟什麼意思。

    “,我意思就是,這些已經喪失勞動能力的老人,他們有什麼可以不用出賣勞力的特長,能夠讓他們不用靠蹬三輪車等體力活動來生存。”林風解釋。昨天林風給予老人家錢財時,被老人家拒絕,最後還是林風硬塞過去,老人家看在老婆婆跟著自己受苦一輩子份上,才勉強接受。

    這個拒絕和今天耿直的拒絕出發點都一樣,那就是——尊嚴。無論貧富貴賤,人都是有尊嚴的。林風不能因為錢而去踐踏這些人的尊嚴。直接提供給這些老人家錢財,他們固然衣食無憂。但會覺得良心不安,因為這份錢不是自己賺的。因此,林風想要給他們一個自食其力的機會。

    眾人悶頭苦思。

    “老人相對於年輕人來說,最大的優點便是經驗,社會經驗,這些是老人的優勢。雖然很多老人並不擁有多高的學曆,但他們的生活經曆和經驗卻是書本上學不來的。隻是,這些經驗有用麼?”林誌玲在一旁沉『吟』說。

    “嗯,相對於年輕人來說,老人的經驗是一筆寶貴的財富。隻是,林,我不知中國老人有多少,但肯定是一筆極為龐大的數字,這些經驗能帶來多少利潤不好說,能否帶來足以維持你這計劃的利潤,著實很值得商榷!我想知道的是,如果這個計劃行不通,你準備怎麼辦?用自己的錢來墊付,恕我直言,你的錢遠不夠來運營這樣一個慈善事業。”艾比-科恩冷靜分析。

    林風想要去贍養這些孤苦老人,這份心自然沒錯。但問題是,這樣的人太多了,靠林風一人的實力夠麼?如果按照林風的用經驗換錢的辦法,行得通麼?

    林風也是頭疼。自己之所以提出這個計劃,隻是覺得這些老人實在太過可憐。因此想盡自己的能力幫一把。自己現在有錢了,發富了,有能力時,幫助一些這樣的孤苦無依的老人,是出於良心,出於社會責任。但不料,難度卻如此之大。

    艾比-科恩分析的沒錯,這些經驗真的能夠轉換為金錢麼?比如昨天遇見的老人,他一生沒有讀過什麼書,最拿手的就是踏三輪車,他騎了整整50年三輪車,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會。他的人生經曆(經驗)的確豐富,但這些東西有其價值麼?

    林風無奈搖搖頭。這個經驗,說有價值吧,的確有價值,說沒價值吧,還真沒什麼價值,三輪車,上去幾分鍾就會騎,無非就是技術嫻熟與否,而這些都不是看書你看來的,而是靠實踐得來的。

    怎麼辦?難道就這樣算了?還是就像現在這樣,遇見了,能幫就幫一下?林風暗自悶想。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沒有什麼好主意。畢竟這事,真的牽連甚廣,中國有多少老人,至少3億以上,其中有多少沒有保障的老人,少說也有上千萬,這上千萬老人,每月的生活費還有醫『藥』費等等,絕對是個天文數字,雖然林風有錢,但也不足以應付這樣龐大的開支。

    “老板,我認為,還是看見了就幫,盡自己的一點綿薄之力的好。畢竟這件事上,要靠國家,靠社會,靠個人能力是無法幫助每一個人的。”艾比-科恩冷靜勸慰說。

    林風點點頭,也隻能如此了。畢竟自己是人,不是神。就在林風準備放棄這個看上去有點荒唐的念頭時,猛然間腦海靈光一閃,拍了下自己腦門。

    “有了,這些老人最大的財富除了是這數十年的人生經驗之外,還有他們的所見所聞。這些我們都可以將其編訂成冊,比如民間故事,傳說,神話等等,這都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中國五千年曆史,很多珍貴的東西就是這樣損失的!”林風興奮說。

    眾人有點茫然,不知林風在說什麼。

    “,還不明白麼!我們可以專門成立一個小組,去搜集這些老人數十年生活中的所見所聞,我相信他們幾十年的人生當中,一定有很多故事。有些或許是民間傳說,有些或許是一些名人軼事,有些或許是一些神話傳說,有些或許是日常生活當中發生的一些趣事,這些都可以裝訂成冊,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流傳下來。同時,也能將其將訂成冊,進行發售,而且如果有哪個導演看中其中的故事,或許還能拍成電影或者電視劇!”林風笑說,

    眾人恍然大悟。的確,這些老人家腦海流傳的東西,是相當珍貴,相當寶貴的。很多東西,或許都是即將失傳的東西,隻是這些東西因為種種原因,而被如今的現代化社會所淘汰。但這些東西,無疑是中華民族文化的瑰寶。但一直以來,似乎沒有這方麵的機構去進行特別搜集,特別保存,如果林風願意將其保存下來,或許對於他個人來說,在錢財上有一些損失,但對於民族來說,卻是一份財富。

    “林,如果是這樣倒可以嚐試一下,或許我們能將搜集這些文化和贍養老人中和起來。”艾比-科恩眼睛放亮。

    如果由林風來搜集這些,成為自己公司的寶貴資料,那麼對林風公司來說,這絕對是一筆寶貴的財富,這些東西在未來將能給林風帶來巨大的財富。畢竟,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尤其這些口耳相傳的東西,那更是無價之寶。尤其這麵還可能有許多寶貴的手工藝技術等。

    現在或許國家不太重視,但當國家已經度過對物質文明的國度追求,回歸理『性』到精神文明上時,這些東西就值錢了。而現在,這些即將失傳的工藝根本就沒有繼承人,林風不將其保存下來,恐怕就真的失傳了。

    而如果這一切都行的通的話,也必定能帶來利潤,這些利潤便能用來贍養老人。而這,無疑能給林風帶來巨大的名聲。要知道,贍養老人一直都是中華美德。隻是因為很多原因,許多老人無人贍養,也沒有任何機構救濟,他們隻能在已經行將就木的年齡仍然自食其力,如果林風去贍養他們,無疑能獲得社會各界的好評。

    到時一個“中華孝子”的名銜肯定跑不了,有這個頭銜在身,林風就如同在自己身上加了個遊戲當中的“無敵光環”。

    隨即,林風和眾人開始商討,討論這個“搜集民間傳說”和“贍養老人”計劃的實際執行度。

    一番論罷,已經華燈初上。

    “好了,各位,那我們就先推出‘見義勇為慈善基金’,之後再推出‘贍養老人慈善基金’,並同時開啟對中華民間傳說的搜集計劃!”林風鼓掌說。

    眾人紛紛鼓掌。對於林風這個計劃,眾人經過一天討論,覺得已經非常完美,已經針對執行過程當中出現的各種情況進行了方方麵麵的討論,還是也探討在法律上的合法度。

    雖然作為基金,接受民間捐助存在問題,但這個問題通過在香港注冊就足以解決,至於其他的,沒有任何問題。

    “好了,各位,散會!”林風拍掌說。

    待眾人離去之後,林風看看表,已經晚上7點。看看手機當中日程表,林風歎口氣。本來是準備去探望李智友的,不過昨天發生和周正毅老婆那檔子事,今天又去計劃推出“見義勇為慈善基金”和“贍養老人慈善基金”以及“民間傳說搜集計劃”,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給耗去了,想要去探望李智友都沒有時間了。自己一直忙於工作,還真不是一個合格的男友。

    就在林風暗自責怪自己時,電話鈴聲響起。

    “嗨,CB(chineseboy),聽說你又有新聞了!”李澤楷的聲音傳來。

    李澤楷剛剛從美國回來,結果一回香港,便看見林風的頭版頭條新聞,說其在上海街頭,和上海首富周正毅鬥氣,雙方差點還在街頭仿效蠱『惑』仔,打了起來。對於這個新聞,李澤楷自然好奇。透過自己的力量查探事情始末之後,李澤楷對這件事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對於周正毅夫人的行為,李澤楷自然生氣,但林風就因為這件事而和周正毅卯上,實在令人有點哭笑不得。這種行為,實在有點不智。何況周正毅已經同意賠錢擺酒了,林風卻執意要周正毅夫人下跪、磕頭賠禮道歉,實在有點過分了。

    不過所謂自家兄弟自家幫。既然李澤楷和林風關係匪淺,自然會站在林風這邊。何況,周正毅雖然在香港一擲千金,想要打入香港上流社會。但必須承認,周正毅這種行為,在香港富豪界無疑跳梁小醜。

    李澤楷自然義無反顧的幫林風。因此,第一時間便透過各種渠道打探了有關周正毅的消息,不料,這一打聽,還真讓他查探出不少信息來。因此,第一時間給林風打電話。

    “理查德,一些小道新聞而已,沒什麼大不了。不過或許過幾天,會有真正的新聞麵世!”林風神秘一笑。

    李澤楷聽了一愣,過幾天會有真正的新聞麵世?這個林風究竟還有什麼動作,還想弄什麼大事件出來?不過李澤楷也深知林風個『性』,林風不到最後一刻是不會揭曉答案的,自己現在問了也白問,因此李澤楷也懶得問,幹脆等到時林風自己揭曉答案好了。

    “對了,林,我查到一下周正毅的消息。”李澤楷說。

    林風聞言,有了好奇心。畢竟現在自己和周正毅卯上,自然要多了解一點他的資料。自己當初的承諾不是白許的!

    “,林,香港證監會正在調查周正毅旗下兩家公司虛報賬務的問題,他的‘上海地產’和‘上海商貿’現在麻煩大了!,別說想和你鬥,恐怕就算想要自保都難!”李澤楷一笑,隨即將自己所得到的信息都一股腦的告訴了林風。

    林風聽完楞了楞,沒想到周正毅已經麻煩大了,不過腦海一轉,似乎周正毅就是在這段時間左右遭到逮捕,其上海首富的神話化為泡影。

    “理查德,謝謝了!你就在家等著看新聞吧!”林風笑著掛了電話。

    看看表,此刻才晚上7點20,去韓國還來得及!

    

Snap Time:2018-07-20 15:05:38  ExecTime: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