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我是打醬油的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我是打醬油的

    周正毅弄不明白,林風為何為了這麼一個不相幹的老人要和自己翻臉,難道他吃飽了,撐著沒事幹麼!

    就在這時,傳來一陣腳步聲,周正毅的保鏢趕來了。剛才林風的保鏢出現之後,周正毅便命人趕緊增援。林風的保鏢的戰鬥力是有目共睹的,何況人又比自己多,自己這4名保鏢雖然極為彪悍,但周正毅並沒有信心,其能保住自己離開。因此,第一時間便命人增援。

    這時,增援的保鏢趕來,一行來了20人,周正毅算是再也不怕了。

    “林先生,我給你個麵子,100萬,這事就此揭過。三天之後,我再給你擺桌酒,你看如何!”周正毅還是不想和林風真的撕破臉。現在自己狀況不佳,或許林風是個可以幫助自己的人,因此能不得罪盡量不得罪。若這要是放在以往,換一個人,周正毅早就命人開扁了。敢要自己的夫人給那個老東西下跪,活得不耐煩了。

    不料,林風還是搖頭。

    “周先生,有些東西不是錢能夠彌補的。不如我給尊夫人100萬,擺桌酒,你看如何!”林風淡淡的說。

    周正毅臉『色』已經透黑,他已經要忍無可忍了。大不了,開打。反正他當年就是這樣打出來的,林風這是欺人太甚。

    就在這時,有人說話了。

    “我說,這幹嘛呢?這麼多人!”一個人大聲囔囔著。

    “警察來了!”外圍觀眾說。

    眾人分開,上海公安局副局長帶隊走了進來。

    “這發生了什麼事?”副局長叉著腰問。

    本來都快過年了,正是忙碌的時候,結果聽聞報警,說小吃街這聚集了大量人群,似乎發生了大事。聞聽報警之下,副局長帶隊便急衝衝趕了過來。快過年了,也不知什麼人在鬧市區鬧事,也太不把警察放在眼了。

    “李副局長,你來的正好。我現在要帶我夫人走,可有人卻耍狠不讓走,你可要給我做主!”周正毅一看李副局長趕到,心中一樂。這樣,他就不用直接和林風衝突了。

    “啊,是周先生,周先生,你怎麼會在這!還有,是誰這麼大膽子,敢不給上海首富麵子!”李副局長一看周正毅,臉『色』頓時一變,頓時一臉諂媚,同時大聲報出周正毅的名號。

    李副局長也不蠢,敢惹周正毅的人,恐怕也不是泛泛之輩。不是大有來頭,就是沒聽說過周正毅的名號。他把周正毅上海首富的名號一報,對方自然會自己掂量掂量,是否惹的起周正毅。如果惹不起,不用他出麵,對方也會自行找個台階下了,如果惹的起,自己這麼點身份,也就不夠看了,那還是上報市領導為妙。不過,在上海,能不給周正毅麵子的人,李副局還沒聽說過。

    不過,李副局這一報名號,林風自然嚇不住,倒是把圍觀群眾嚇住。

    上海首富的名號眾人可是如雷貫耳,第一輛法拉利跑車擁有者,上海土皇帝,這些名號可是響當當的,眾人沒有想到這樣一個人居然會出現在這。而且周正毅的霸道那是出了名的,自己等人在這看周正毅夫人的笑話,他要是發狠怪罪起來,那可不是眾人可以消受的。

    別以為這是上海,是國際化大都市,就一定天下太平。要知道,就算紐約,東京這些國際超級大都市,也是藏汙納垢,有著各種潛規則,何況這是中國上海。

    想到此,眾人就想走。但想到剛才林風和周正毅的對話,眾人又是有點呆住。林風應該和周正毅認識,既然如此,林風還執意找周正毅麻煩,那林風的身份究竟是什麼?——眾人不禁要猜測幾分。

    “小兄弟,對方是上海首富,聽說他凶的恨,你還是不要追究了。反正我也下跪了,也磕頭了,對方既然肯認錯,那就算了,好麼!”老人家也是為林風好,害怕林風吃虧。畢竟自己一把老骨頭了,指不定哪天就歸西了,何必害林風和上海首富鬥,那樣不值得。

    自己隻是一個即將入土的老骨頭,不值得,不值得!

    對於老人的好心,林風也是大為感動,不過林風並不打算就此放手。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如果因為對方是周正毅夫人,自己就放手,那自己也未免太勢利,太會見風轉舵了。何況,周正毅的夫人,也配自己見風轉舵?我呸!

    “老人家,放心,辱人者人辱之。既然做錯事了,就一定要付出代價!”林風淡淡的說。

    嚇!——正準備走的圍觀群眾聽聞林風這話,齊齊怔住。都知道對方是上海首富了,居然還要和其硬抗,這個年輕人也太猛了點,他究竟是何身份?

    李副局也是一愣。沒想到自己抬出周正毅上海首富的身份,對方居然根本就不為所動,而且還存心找事。他『奶』『奶』的,這人究竟是誰?

    李副局帶著一腔怒意抬頭望去,不料看見林風,當場傻住!

    “林...林先生,你...你怎麼會也在這?”李副局當時,汗就下來了。

    完了!完了!完了!

    上海首富周正毅和世界首富林風在這卯上了,自己卻『插』了進來,這不是找死麼!不管他們倆人是為什麼在這鬥了起來,而且劍拔弩張,大有一言不合便開打的架勢,總之自己是無辜的啊,自己沒有錯啊,為啥偏偏自己要攤上這渾水!

    越想,李副局就越頭疼,開始痛恨那報警的人了。你說你吧,你報警也不把事情說清楚。現在兩大超級富豪在這鬥氣,你報警幹什麼,報警了,自己敢管麼?自己你管麼?你要報,也應該直接打給市委書記,或者打給國家安全局,而不是打給公安局。

    “李副局,好久不見,你好啊!我還以為你都忘記我了呢!”林風笑說。

    “哪敢,哪敢呢!”李副局一臉哭喪,此刻夾在林風和周正毅中間,他可真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嚇!圍觀群眾這次是徹底嚇住了。這個李副局抬出了上海首富周正毅的名號,原本趾高氣揚,現在看見這個林風,卻一臉哭喪,這個林風究竟是什麼人。

    眾人非常想要知道林風究竟是誰,但唯一知情的倆人不說,眾人也不知情,這可真是令人心癢癢。

    就在這時,李副局電話突然響了。

    “什麼!出了什麼事?好,我馬上來,馬上來!”李副局一聽電話,也不管說什麼,就說馬上來,馬上來,他此刻是非常的迫切想要離開這。到時,不管這發生什麼事,都和他無關。不然他夾在中間,他這個小小的副局長夠看麼!不夠,恐怕最後弄不好反而成為倆大超級富豪鬥氣之下的犧牲品。

    政治這東西是黑暗的。林風和周正毅要真的鬥起來,不管出了什麼事,最終為了和諧,隻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到時,他這個小小的副局長就成了最好的墊背之人。唯一的辦法,就是溜之大吉。

    不過,他想走,有人不讓他走。

    “李副局,這事情沒有解決,你怎麼能走呢!”周正毅冷哼說。

    這個時候,這個李副局就是他下台階的最好途徑,就算林風再狠,也不能不給國家行政機構麵子。隻要李副局帶他走,林風絕不敢攔。

    李副局一聽周正毅這話,就知周正毅打的什麼注意。心中是大恨啊,雖然平常逢年過節收了你不少錢,但你也不能這樣坑我啊。你這樣坑我,不是把我往火推麼。幫了你,林風會讓我好過麼!會麼!以林風當年大鬧北京公安局的架勢,用屁股想也知道,林風不會輕易放過自己。這種情況下,李副局如何敢搭腔。

    “周...周先生,我這不是還有急事麼!至於這,你和林先生商量解決如何?”李副局打著哈哈說。

    “李副局,可如果我們不能和平解決呢?”林風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黑線!聽聞林風這句話,李副局額頭汗水就冒了出來,你們不能和平解決,關我JB事啊,你們愛打就打,愛殺就殺,反正倆人都不是省油的燈,隻要我不在場,你們愛咋地咋地,可幹嘛非要把我脫下水。

    李副局心中雖然恨,但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來。

    “這個嘛,理解萬歲,理解萬歲。我相信沒有什麼事情不能解決的,沒有什麼事情不能溝通的,理解萬歲,理解萬歲!”李副局長搬出最火的網絡流行語。

    可惜,林風和周正毅卻不為所動。

    “李副局,我車壞了,你不如載我一程如何?”周正毅突然說。

    周正毅真不想和林風撕破臉,尤其在可以不撕破臉的情況下。反正隻要李副局願意載其離開,林風就無濟於事。如果林風連警察都敢攔,那事情就鬧大了。到時,也不用周正毅和林風去硬抗了,相反他能在一旁看笑話。

    不過周正毅顯然低估了李副局的智商。這種時候,他如果答應,他就不配坐這個位置了。他深信,林風不會攔自己的警車,但以後林風要是報複起來,那他絕對吃不了兜著走。至於如何報複,有太多辦法了。在這個官場,就沒有人是清白的,隻要調查,就一定可以查出事情來。

    何況,就算清白,也會有工作不力的時候。一旦工作不力,那就有理由換人。一旦從這個位置下來,那再對付自己,就更簡單了。

    政治是黑暗的。尤其在一些有錢商人的『操』控下,政治不但黑暗,而且血腥。

    “這個,周先生,這車上坐滿了人,還有幾個剛剛抓獲的小偷,您上去著實有損您身份啊!”李副局也不敢得罪周正毅,隻好借口拒絕。

    林風一笑。他就知道這個李副局絕不敢得罪倆人,隻會在中間活稀泥,不過這件事,也必須解決才是。

    “周先生,還是那句話,尊夫人必須兌現諾言,否則我就實現我的承諾!”林風說。

    周正毅臉『色』鐵青。此前他一直不肯在眾人麵前透『露』身份,便是擔憂自己身份被眾人知曉後,自己更不好下台。畢竟,這事傳揚出去,著實不好聽。但在李副局的摻和下,自己上海首富的身份已經敗『露』,這要被林風『逼』的自己老婆給人下跪、磕頭賠禮道歉,那他就真的不用混了!

    此刻,林風這句話一出,等於趕鴨子上架了。

    “林風,我現在就帶我夫人走了,我看誰敢攔我!不要以為你是世界首富,就能隨意欺負人!”周正毅冷哼,拉著妻女的手就往外走,同時不忘點出林風的身份。

    自己身份被人知曉,要是傳揚出去被一個不明人士嚇退,那太沒麵子了。因此,周正毅特意點出林風的身份,這樣傳揚出去,就算自己是被林風『逼』走,也好聽一點。而且也是順便給林風下個套,誣他一個仗勢欺人的名聲。

    林風冷笑不語,目送周正毅帶著妻女離開。

    李銳等人一看林風神『色』,也沒有過多阻攔,畢竟李副局的人在這,他們要是動手,那就事情鬧大了。在李銳等人的目視之下,周正毅和妻女安然離去。

    走過李銳等人身邊時,周正毅長籲一口氣。萬一在這要動起手,那就太難看了。幸好林風還沒那麼瘋狂,不過他也知道,從今天開始,他和林風算是徹底卯上了。

    媽的,周正毅,你害苦了我了!——李副局長心中大恨。周正毅當著自己的麵走了,林風到時遷怒起來,肯定會將帳也一並算到自己頭上,畢竟若不是自己,林風會和周正毅鬥成什麼樣,誰也說不準。但至少林風不會麵子上落了下風,現在倒好,周正毅堂而皇之的離開,林風卻隻能目送其離開,這筆賬肯定會算在著自己頭上。

    “林...林先生,我隻是來打醬油的!”李副局長很想對林風如此說,但他決不能這樣說,最後想了半天,“林先生,我去把事情始末調查清楚,一定給林先生一個交代!”說完,李副局長就帶人走了。

    至於調查什麼,什麼時候調查清楚,給什麼交代,李副局長也沒說,反正這件事先上報局,討論討論,然後看看外界反應,最後再看。

    不過,李副局知道,上海從此要多事了!

    周正毅夫『婦』走了,李副局也走了,不過四周圍觀群眾依然留在原地,他們已經呆了,被林風給嚇呆了。誰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穿的不怎麼樣,其貌不揚的年輕人居然會是世界首富,這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眾人心中也是一陣恍然。隻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何林風膽敢向周正毅叫板!才能最終把一貫囂張慣了的周正毅給『逼』走。不然,以傳言中周正毅的脾氣,恐怕早就開打了。

    眾人仔細打量著林風,自己能夠親眼目睹世界首富的風采,可真是有幸了。要知道,這可是世界首富,世界首富!平常雖然電視上經常看見,但卻是今天第一次親眼目睹。而且一次見到上海首富和世界首富,這兩個超級富豪,這實在太令人感到榮幸了。尤其倆大富豪在這叫勁,這更令人驚訝。

    “老板,我們走吧!這人多,不安全!”李銳說。

    對於林風剛才的舉動,李銳也是很不理解。雖然那個老人值得同情,周正毅夫人也的確可恨,但畢竟對方大有來頭,林風這樣公然和其叫板,讓其下跪、磕頭認錯,這樣雖然大快人心,但無疑會惹惱對方。如今對方夾恨而去,無疑林風又給自己豎了一個敵人。

    “李銳,有些事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這件事上,我必須做到我應該做的,給予其一個教訓。”林風說。

    “老板,你還想怎樣?”李銳驚訝。難道林風落了周正毅麵子,還不準備放手?

    林風搖搖頭。

    “我說過,如果我拿出8萬3,她卻不下跪賠禮道歉,那麼我不管她是什麼身份,有什麼背景,一定不會放過她。既然她沒有實現她的諾言,那麼我就兌現我的承諾!”林風說。

    李銳一驚。想要勸林風,不過想想,隨即放棄自己的念頭,如果林風肯聽人勸,就不會是這樣了。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李銳也非常欣賞林風這樣的行為。伸張正義,懲『奸』除惡,這種行為值得鼓勵,值得推崇。

    林風轉手扶起老人家。

    “老人家,去坐我的車吧,我把您先送回家!”林風和顏悅『色』說。

    “是...是...”老人家此刻早已經懵了。他雖然不知道世界首富是個什麼概念,但他聽說過上海首富有多少輛跑車,可以買多少房子,那麼世界首富肯定比上海首富有錢,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碰見這人。

    “還有,這位兄弟,一起走吧。我非常欣賞你的行為,想要請你喝酒!”林風說。

    “啊,是,是!”山東大漢愣聲說。

    隨後倆人跟著林風上車。

    “這位小...先生,我這衣服髒,我怕弄髒你的車!”老人家臨上車前,看看林風漂亮的汽車,不肯上去。

    “,老人家,上來吧,沒事的。不用擔心,車髒了可以洗,要是人心髒了,那可洗不了!”林風笑著攙扶著老人上去。

    “我說,兄弟,你也上來吧!”林風衝一旁有點發愣的山東大漢說。

    “是,是,我說小兄弟,這可是我坐的最豪華的汽車。嘖,嘖,今天可是拖你的福了!”山東大漢有點局促說。

    林風一笑。

    隨即,林風一行人去了老人家。放眼望去,真是寒酸。倆個70餘歲的老人,住在一個不到10平米大小的房間,麵臥室,廚房,廁所都在麵,整個家出了一台14寸的黑白電視機外,就什麼也沒有,而且還沒有有線電視,用著天線收看電視。

    至於老人家的老伴,躺在那張用幾張凳子,加上幾層絮搭的算是“床”的“床”上,看見眾人來,老婆婆一臉激動,好久沒有人來看她了,她也感覺激動。隻是由於家境貧寒,其笑臉上多少有點尷尬。

    目睹這個場景,林風一陣唏噓。曾幾何時,自己重生前,雖然家境貧苦,但也不像現在這樣。當初自己抱怨天,抱怨地,覺得自己活的太累,現在和這個家庭比起來,自己已經算是夠幸運了。真正比自己更窮的人,還有更多。

    想到此,林風似乎有所感悟。上天讓自己重生,或許並不僅僅是讓自己改變命運,也是讓自己幫助他人改變命運。或許,自己應該...

    “對不起,這位小...先生,我家貧寒實在沒有東西可以招待你們的,還望見諒!”老人家一臉尷尬。

    林風一笑。

    “老人家,不要這樣說,我們是來看看婆婆的!”林風笑著走到老婆婆麵前,拉著家常。至於李銳等人則站在外麵,畢竟這個家實在太小了,要是他們都進去,那就不夠站了。

    “老人家,這樣,我看婆婆這病不是不能太治療的,不如我們送婆婆去醫院好麼?當然,醫療費我先墊付,等我幫您找周正毅討回公道之後,您拿到賠償之後,再一並給我。”林風笑說。

    “啊...,這可如何是好!”老人家一臉震驚,忙推說不要。周正毅的凶名,他可是聽過的,這人不是好人,林風雖然有錢,但何其鬥,老人家怕林風吃虧。

    “沒事,沒事!一切交給我就好。”林風一陣笑說,半勸半拉的將兩位老人家送到醫院,並墊付了10萬元的醫療費和生活費。

    “我說,這位兄弟,我們一起去喝一頓!”林風笑說。

    “好,這位...兄弟,能和世界首富喝酒,是...我的榮幸!”山東大漢在度過初期的緊張之後,便放開了胸懷。世界首富又怎樣,還不是人。何況,林風非常合他胃口。

    不過當林風拉著山東大漢來到“世紀之光”頂層,欣賞日落,喝著二鍋頭時,山東大漢是真的震驚了。

    “這...這可真美啊!我還從來沒有在這麼高的地方喝過酒!”山東大漢說。

    林風一笑。

    幹杯!

    在林風和山東大漢酒勁正酣時,林風和周正毅鬥氣的事業迅速傳播開去,本來隻是一件小事,屬於倆大超級富豪之間的鬥氣,卻在經意間成為蝴蝶的翅膀, 改變了整個世界。

    有些大事,就是因為小事而改變!

    

Snap Time:2018-01-22 20:18:22  ExecTime:0.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