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零五十章唯一的金卡


    第一千零五十章  唯一的金卡

    “若你敢違背誓言,我敢保證,不管你是誰,有什麼背景,有多大勢力,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嗎!”林風冷冷的說。

    嚇!——眾人一驚。沒想到眼前這個其貌不揚,衣服皺皺巴巴,鞋子更是灰頭土臉的年輕人,居然這麼大口氣。

    跋扈的貴『婦』人也是一驚,上下重新打量了一番林風,敢對她說出這種口氣的人,在她印象從來沒有。沒想到,今天在這,這個小吃街居然碰見這種人,會對她說出這種話。

    “哼,你在威脅我麼?”跋扈的貴『婦』人冷哼。

    “不,這是承諾!”林風淡淡的語氣,但卻令人有種說不出的威壓感,讓眾人覺得林風一定可以說到做到。

    跋扈的貴『婦』人被林風氣勢所『逼』,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跋扈貴『婦』人不是沒有見過達官貴人,但從來沒有見過像眼前這個年輕人這麼有氣勢的,這種感覺讓她有種本能的畏懼,沒有來由的恐懼,似乎今天她要倒大黴。

    不過再仔細一看,對方隻不過是衣服皺巴,其貌不揚的普通年輕人而已,頂多就一憤青,她沒理由怕他。何況,這可是8萬3,8萬3,跋扈貴『婦』人絕對不相信眼前這個小子能拿出8萬3來。

    “哼!小子,少唬人!有本事你就先在拿出8萬3來砸我,否則,你就給我在這學三聲狗叫!”跋扈的貴『婦』人凶相畢現。

    林風一笑,看看四周眾人。

    “各位,你們都是人證。等會可以為我作證,我不是在欺負人!”林風大聲說。

    眾人本就看跋扈貴『婦』人不爽,自然異口同聲為林風喝彩。

    跋扈貴『婦』人悶哼一聲,嘴巴嘀咕幾句,沒有說什麼。她並不傻,不會去做惹眾怒的事。不然,萬一真的惱眾人,來個群毆,那就麻煩了。到時,她被人揍了,還不知道是誰打的。

    “小蓮,給你父親發個短信,讓他來接我們!”跋扈貴『婦』人小聲對身邊女兒說。

    女兒點點頭,手指一陣靈動之後,發了短信。

    這時,跋扈貴『婦』人氣勢更足了。隻要她老公來了,那就一切問題都沒有了。

    “好了,小赤佬,有本事,現在就用錢來砸我!”跋扈貴『婦』人趾高氣揚說。

    林風一笑。

    眾人頓時屏住呼吸,緊緊瞅著林風,關注的林風一舉一動。他們非常想要知道,林風究竟能否拿得出8萬3來,如果拿得出,那就精彩了。如果拿不出...,眾人也想要看看這個年輕人究竟會否學狗叫。

    四周眾人密切關注之下,林風將手伸入口袋。伸入口袋之時,林風眉頭一皺。

    “哈,怎麼,『露』陷了吧!想唬我,沒那麼容易!”跋扈貴『婦』人一看林風神『色』,便知道林風肯定沒有那麼多錢,是在唬人。剛才是想嚇唬自己,把自己嚇退,那便能在眾人麵前逞逞威風。現在,這樣的年輕人太多了,可惜她不是那麼容易被人騙的。

    不妙!——山東大漢眉頭緊皺。看林風架勢,恐怕真的沒錢,剛才真的是在唬人。

    林風眉頭緊皺的掏出錢包。

    眾人一看林風錢包癟癟的,就知道林風肯定沒8萬3,要知道8萬3四周眾人或許沒有,但卻知道8萬3有多厚,林風那麼平平的錢包,自然不可能裝下8萬3。

    “年輕人,想要幫人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想要嘩眾取寵,隻會自取其辱!”跋扈貴『婦』人一旁冷笑。

    林風皺皺眉。8萬3對林風來說,自然不算什麼。但林風卻不可能每天帶著8萬3出門,也從來沒有哪個人會身邊帶著8萬3,現在這個社會,帶張卡就行了。翻開錢包,林風看了看,從麵掏出一張金卡。

    “這有張卡,麵有8萬3,這位大哥,麻煩你幫我去取一下。”林風看看山東大漢,將自己的金卡遞給山東大漢,同時附耳在山東大漢耳邊說了一串密碼。

    山東大漢楞了楞,有點懵的接過卡。他沒想到林風會將卡遞給他,還會告訴他密碼,難道不怕他將錢拿走,攜款潛逃麼!

    林風一笑。對於山東大漢的人品,林風是相信的,而且有李銳等人在四周,山東大漢想逃也逃不了。

    “不行!別想耍花槍,說好是你自己拿出8萬3來,別想讓這個男的幫你墊付!”跋扈貴『婦』人此刻已經隱隱感覺到事情不對來。林風如此從容不迫,這太不正常了。而且剛才林風拿出的那張卡,雖然跋扈貴『婦』人沒有,不過依稀記得見過,隻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但知道這絕對是一張高級卡。

    難道這個年輕人扮豬吃老虎,是有錢人?——跋扈貴『婦』人不禁想。

    對於跋扈貴『婦』人的想法,林風絲毫不以為意,從山東大漢手中拿過3萬多元錢,然後遞給老漢。

    “這樣行了吧!”林風說。

    眾人一陣茫然。山東大漢也有點茫然,不明白林風這是在幹嘛。

    “好了,你去取錢吧。對了,你取這個數字...”林風在山東大漢耳邊一陣低語。

    山東大漢聞言,眼睛頓時圓了,一臉的驚駭,望著林風久久說不出話來。

    “去吧!不讓我們這位夫人久等!”林風拍拍山東大漢肩膀說。

    “哦!”山東大漢點點頭,茫然的持卡擠向附近最近的一個自動提款機。

    眾人自覺的給山東大漢讓路。部分好奇的人,還跟著山東大漢走去,他們想看看林風究竟讓山東大漢取多少錢出來。

    此刻,場內,顯得寂靜極了。

    跋扈貴『婦』人看著眾人遠去,一臉焦急,她越想越覺得事情不對勁,怎麼都覺得自己似乎要倒黴了。再次仔細打量一番林風,這下貴『婦』人有點驚了。

    剛才林風出來之時,全身皺巴巴的,貴『婦』人也沒有往心去,隻是簡單看了看,現在一番仔細打量,發現林風這起西服居然慢慢的恢複了整齊,『露』出那精良、考究的做工來。僅從這份做工看,就絕不是某個手工作坊可以做出來的,反而像是某個大師的手工製作。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跋扈貴『婦』人想到這個可能,便連連搖頭。這怎麼可能,就連她都沒有榮幸能讓國際級的大師親自給其做一套晚禮服,就林風這個其貌不揚得人可以?

    但是,那考究的工藝著實不凡,還有,一件皺巴巴的西服能夠自動恢複整齊,這本身的用料就絕對不凡。

    他...他究竟是誰?——跋扈貴『婦』人仔細端詳林風,暗自猜想。

    這一端詳,就壞了。跋扈貴『婦』人怎麼越看林風,越眼熟,總感覺似乎在哪見過,但就是一時想不起來。

    “小蓮,你覺得他像誰?”跋扈貴『婦』人用肘部輕輕捅了捅一旁發呆的女兒問。

    女兒看看林風,也是覺得眼熟,隻不過和其母親一樣,想不起林風是誰。

    這時,林風卻扶著老人在一旁坐下,然後給其拍去身上的灰塵。

    “老人家,坐在這,等會就等著這個女人來給您下跪、磕頭賠禮道歉!”林風輕聲說。

    跋扈貴『婦』人臉『色』一陣不善,林風這話太可氣了。不過她卻意外的沒有反唇相譏,反而隱隱有種想走的感覺。

    “小蓮,我們走!”跋扈貴『婦』人輕輕拉著女兒就想走。現在事情非常不妙,她雖然猜不透林風的身份,但上海有錢人真的很多,雖然願意為一個無親無故的人拿出8萬3的人很少很少,但指不定她今天運氣不好就碰見一個甘願拿出這麼多錢的瘋子。而林風看上去,的確有點像。

    跋扈貴『婦』人剛剛一動,就被一直關注她們的林風瞅見。

    “站住!在事情沒解決之前,你們休想走!”林風冷聲說。

    跋扈貴『婦』人臉『色』一變。

    這時,一旁眾人開始起哄。

    想了想,跋扈貴『婦』人停了下來。這時,她老公差不多也快來了,等她老公來了,那就沒有問題了。到時,哼,哼!

    這時,山東大漢已經在眾人尾隨下,來到自動提款機前,將卡『插』入自動提款機。

    一陣機器讀卡的響聲之後,山東大漢輸入密碼,看著“取款”和“查詢餘額”等選項,山東大漢下意識的選擇了“餘額查詢”。剛才林風要其取20萬出來,他著實吃驚,他不認為林風這麼個年輕人,卡隨隨便便就能有幾十萬。

    一陣輕響之後,自動提款機上顯示出餘額。

    嘶!——看見屏幕上顯示的餘額,山東大漢忍不住叫了出來。

    身後眾人見山東大漢如此震驚,也是一陣好奇,忍不住的將頭探了過來,湊到一臉震驚的山東大漢身邊,定睛一看,全部傻住!

    好多零!——屏幕上好多零。

    1個零,2個零,3個零...,眾人仔細一數,一個2後麵,跟著9個零,那就是20億!

    20億!——所有人都傻住了。

    他們看報紙,聽新聞,常常聽國家投資多少多少億,根本就沒有什麼感覺。但此刻,親眼目睹20億在麵前,眾人隻覺全身滾燙,心跳加速,這太恐怖了,太誇張了!那個年輕人,賬戶居然會有20億,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太誇張了點!

    那個年輕人究竟是誰!怎麼肯會有這麼多錢?——眾人心中狂跳。

    這時,山東大漢回過神之後,看見身後眾人,嚇了一跳。剛才他被賬戶的數字驚呆了,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多錢,結果被眾人都看見了。看著身後眾人一臉貪婪的眼神,山東大漢就覺不妙。這個年輕人如此信任他,將卡和密碼交給他,他絕對不能令其失望。

    山東漢子就是這樣,你給予我信任,我就回報你信任。

    山東大漢果斷的輸入20萬後,提款機顯示無法取出。山東大漢拍拍腦門,暗歎自己護照。提款機怎麼可能取出20萬,不過聽說在銀行取款超過5萬都要預約,這取20萬沒有問題麼?

    山東大漢惴惴不安的拿著卡走進銀行。眾人本想跟著進去,看看這20萬究竟怎麼取出來。不過這麼多人自然不可能都進去,隻好在外麵等。

    “您好,請問您取多少錢?”櫃台小姐問。

    “呃,我...我取20萬!”山東大漢忐忑說。

    “抱歉,我們這超過5萬的現金,必須提前預約。這樣,您今天預約,明天來取!”櫃台小姐耐心解釋。

    “可,可我現在就有用!而且那個小夥子說了,這張卡可以取20萬!”山東大漢想起林風說的話,大聲囔著。

    “抱歉,按照我們銀行規矩...”櫃台小姐還在解釋,但卻被一旁聞聽山東大漢聲音的大堂經理打斷。

    “等等,把那張卡給我看看!”大堂經理說。

    “是!”櫃台小姐將卡遞給大堂經理。

    大堂經理接過卡一看,嚇的差點將手中卡掉在地上。這張卡,他認識,整個銀行就隻有一張,這張卡,他們“第二銀行”就隻有一張,而這張卡的持有人隻有一人,那就是他們銀行的董事長——林風。

    這張卡是他們董事長林風專用的。不但可以不受銀行規章製度的提取現金,也就是是啊,類似超過5萬提現,必須預約的規定對林風這張卡無效,而且這張卡上永遠都有20億。這20億,其實是騙人的,隻是一個障眼法,其實不管取多少,麵都還是有20億。這張卡所提取的現金,將會在年末進行一次結算。

    因此,當看見這張卡時,大堂經理才會驚駭的差點將其掉在地上。要知道,銀行內部一直傳說有這麼一張卡,但他都是隻曾看見過圖片,沒想到這張卡,今天居然出現在他們這家分行。至於剛才那個櫃台小姐不知道,那時因為她才來上班沒有幾天而已,並不知曉銀行內部有這樣一張特殊卡出現。

    “您...您好,請問您跟我們...呃,跟這張卡的擁有人什麼關係?”大堂經理臉『色』頓時變了,從剛才的嚴肅轉變為此刻的諂媚。

    “呃...”山東大漢一愣。要知道往常這些成功人士,對其雖然不至於呼來喝去,但眉『色』之間總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覺,不曾想今天卻這麼來討好他。

    當然,山東大漢自然明白這不是衝他,而是衝給他卡的這個年輕人。

    “呃,我們沒有什麼關係,隻是萍水相逢而已!”山東大漢如實回答。

    大堂經理卻一臉堆笑,對於山東大漢這個答案,是絕對不相信。如果隻是萍水相逢,他們的董事長怎麼可能將這麼珍貴的一張卡給他,要知道,這可是可以無限提取現金的一張卡。不是值得信任的人,豈會將這張卡給他。

    “來,小張,給這位先生倒一杯茶。記住,要用最好的茶葉!”大堂經理大聲囔囔,隨後一臉堆笑的對山東大漢說。

    “這位先生,請您稍等,您要的20萬馬上就開始點算,到時會送到您手上!”大堂經理一陣吆喝,命人開始緊急給山東大漢點算20萬鈔票。

    門外的眾人目睹山東大漢如此受優待,也是愣住。

    對於在銀行辦理業務,眾人都再熟悉不過。不管是國內的銀行,還是國外的銀行,都有其嚴格的規章製度的,像取超過5萬的數字,是必須提前預約的。但看現在這個架勢,根本就不許預約,而且連帶前來提款的山東大漢都受到最高規格的待遇,這太令人吃驚了。

    那個年輕人究竟是誰!——眾人一陣詫異,望著遠處在那氣定神閑和老人家話著家常的年輕人,眾人一陣驚駭。此刻眾人感覺這個年輕人,越來越難以看透,似乎他們今天遇見某個大人物了。

    就在眾人猜想之中,銀行方麵已經準備好20萬,並由大堂經理親自遞給山東大漢。

    “這位先生,這是20萬,請您收好。還有,麻煩您一件事,等會見到那位給您卡的年輕人,就告訴他,‘第二世界’上海分行XX分行非常願意為其效勞!”大堂經理一臉誠摯說。

    “哦,好,好,我一定如實轉告!”山東大漢已經傻了。現在是自己破壞銀行規矩,前來提錢,不料對方非但不刁難,反而處處討好,最後居然還要自己向那個年輕人問好,天啊,那個年輕人究竟是誰!

    山東大漢在一臉驚駭之中,緊張的走出銀行大門。

    “兄弟,你真的取到了20萬?”等在門外的眾人見山東大漢出來,趕緊問。

    山東大漢茫然點點頭,將懷中的20萬緊緊的抱住,不過轉念想想大堂經理的話,覺得這卡似乎比這20萬個重要,又緊緊的將卡捏住。

    真的取出了20萬!真的取出了20萬!——見山東大漢點頭,眾人驚呆了。

    20萬說取就取了,這完全超出眾人想象。這個年輕人究竟是誰!——眾人暗想。

    山東大漢看看身後眾人,將錢和卡往懷又緊了緊,隨後快步向林風走去。

    不多時,山東大漢跑到林風身邊,將錢和卡往林風懷一放,大鬆一口氣。剛才這一路,雖然才10分鍾不到路程,但對於山東大漢來說,卻不亞於走了二萬五千,懷揣著從來不曾擁有過的20萬巨款,還有一張內有20億現金的金卡,對於山東大漢來說,這太刺激了。這一生,恐怕他都不會擁有這麼多錢。

    所幸,所幸,他安然無恙的將一切交還給林風。

    “謝謝了,大哥!”林風輕鬆的將卡放入包,拍拍山東大漢。

    “不謝,不謝!”山東大漢連連擺手。他可真沒有受累,反而因為林風,在那間“第二銀行”享受了一次貴賓待遇,喝到了這輩子喝過的最好的茶葉。

    “對了,這位小兄...先生,那個銀行的經理讓我告訴你,說他非常榮幸為你效勞!”山東大漢想起大堂經理的話,大聲說。

    林風聞言,一笑。顯然那位經理通過卡認出自己,看來這個山東大漢也借此在那享受了貴賓待遇,不然不會這麼緊張,這麼滿足。

    此時,一旁的跋扈貴『婦』人已經臉『色』黑了下來。看這架勢,她就猜到山東大漢取到了錢。當然,這並不讓跋扈貴『婦』人驚駭,讓其驚駭的是林風命山東大漢去取錢,銀行經理僅憑這張卡不但破壞了銀行規矩,而且還說出“非常榮幸為你效勞”的話來,這太令人吃驚了。

    要知道,銀行經理說的是——效勞,效勞!這可不是對一般人會說出的話,這個該死的年輕人究竟是誰,從哪兒冒出來的。——跋扈貴『婦』人心中不斷猜想。

    這時,林風走到跋扈貴『婦』人麵前,慢慢將裝有20萬現金的錢袋打開,『露』出麵的20萬現鈔來。

    嘩!——現場一陣吸氣聲。

    雖然現場不少人,身家都有幾十萬,但大多都是房產什麼的,但從來沒有親眼目睹過20萬在眼前,看著那厚厚一疊百元大鈔,眾人均是一陣眼紅。尤其想到那張卡還有20億,眾人更是一陣心動。不少人甚至動了歪心思,但看看四周,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想要搶劫,那未免太過白癡了一點。

    想了想,不少人放棄了這個念頭,當然,仍然有些膽大包天的人,在心計算著,準備看在一個什麼機會下,將其搶了據為己有。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為幾百元,幾十元殺人放火的都大有人在,何況這是20萬現鈔,而且還有一張20億現金的卡。雖然卡,不知道密碼,但山東大漢不是知道麼!

    邪惡的思想在蔓延!

    此時,林風已經完全將錢攤開在跋扈貴『婦』人麵前。

    “這位夫人,這是8萬3,賠償你女兒的LV的貂皮大衣。”林風將8萬3遞到跋扈貴『婦』人麵前,然後一直坐在那發呆的老人家,“現在該是你履行諾言的時候了!”林風冷哼。

    跋扈貴『婦』人臉『色』鐵青,她沒有想到林風居然真的拿出了8萬3,而且看林風手中剩餘的鈔票,恐怕再拿出個8萬3都沒有問題。

    “你...你究竟是誰!”跋扈貴『婦』人指著林風鼻子尖叫。

    林風一笑,根本就懶得告訴這種人,自己是誰。

    “我說夫人,你該兌現你的諾言了!”林風淡淡說。

    四周眾人也是連連鼓噪。要知道,剛才這跋扈貴『婦』人的氣焰那時相當的囂張,此刻總算該他們揚眉吐氣了。

    “下跪!磕頭!下跪!磕頭!”眾人大聲叫著。

    跋扈貴『婦』人一臉驚恐!沒想到居然會這樣,居然會這樣!

    “我...我...”跋扈貴『婦』人連連後退,不知說什麼好!此刻她已經慌了,這事情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小蓮, 我們走!”跋扈貴『婦』人拉著女兒就想溜之大吉,至於那8萬3她也不要了。與自己的尊嚴相比,這8萬3根本就不算什麼。

    不過,剛才眾人巴不得這對可惡的母女快走,現在可不會了,眾人巴不得看她們的笑話,如果能親眼目睹如此囂張的貴『婦』人道歉,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你們...你們...”跋扈貴『婦』人指著攔在身前的眾人,氣的說不出話來。

    “夫人,如果你不兌現你的諾言,那就該我兌現我的承諾了!”林風高聲說。

    “你...你想怎樣?我現在不要他賠償大衣了,你還想怎樣?”跋扈貴『婦』人聞聽林風的聲音,尖叫。

    “我說過,如果你不兌現你的諾言,我不管你是誰,有什麼身份,有什麼背景,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林風放聲說。

    “哈,好大的口氣!不知誰居然敢在上海如此大放厥詞,以為自己是上海皇帝麼!”一個男聲高聲說,說話之間,男人在一眾保鏢的陪護下,已經擠進人群。

    “老公!”

    “爸爸!”

    跋扈貴『婦』人和女兒齊齊撲倒男人懷,一陣撒嬌,斥責林風的不是。

    圍觀群眾一驚。這個男人眾人不認識,但一看其身邊眾多保鏢,那就不是凡人。恐怕,這個年輕人要吃虧了!眾人暗自猜想,但想到年輕人賬戶的20億,年紀輕輕便能有這麼多錢,那應該也不是凡人,應該不會吃虧才對。

    這倆人要是鬥起來,那就精彩了!——眾人心中一陣YY。對於那些富豪,普通人本能的都有種排斥,尤其林風如此年輕,賬戶便擁有眾人奮鬥幾輩子都無法擁有的財富,這太令人嫉妒了。

    “我說,那個誰,如果我夫人不兌現諾言,你準備怎樣!”男人安撫一番妻女之後,將頭轉過來,大刺刺的說。

    不料,看見林風一愣!

    “是你!”男人失聲叫。

    林風一笑。

    “周先生,別來無恙啊!”林風也是微微詫異,沒想到這個跋扈貴『婦』人會是上海首富周正毅的妻女。不過不管是誰老婆,都一樣,總之,今天她不給這個老人家下跪、磕頭賠禮道歉,林風就絕對不會放過她。

    一直以來,林風對周正毅的認識,都在於他的囂張——上海第一個擁有法拉利跑車的男人,大陸第一個在香港購置豪宅的男人,第一個公然包養明星(楊恭如)的男人。

    但其實,周正毅也是有老婆和女兒的。隻是不曾想,在這碰上,還真是巧。

    “老公,這個小赤佬是誰,你認識麼!”周正毅老婆一臉皺眉說。

    對於林風,她是恨透了。居然要她給那個老不死的下跪、磕頭賠禮道歉,那不如殺了她。如果她老公認識,那就再好不過,正好替她出口氣。要知道,在上海,她老公可是名副其實的土皇帝。

    但是,讓跋扈貴『婦』人出乎意外的是,周正毅卻眉頭緊鎖,半響不語。

    “林先生,我們也算相識一場,不如給我一個麵子,今天這事就此揭過!”周正毅沉聲說。

    “老公!”跋扈貴『婦』人聞言,大吃一驚,失聲叫道,“他欺負我和小蓮,決不能放過他!”

    “住嘴!” 周正毅一臉鐵青。

    在上海,周正毅一貫橫行慣了,可以說,他在大街上橫著走,都沒人敢管。但上海他唯獨忌諱一人,那就是——林風。這個短短三年多時間,便超越所有人,成為世界首富的年輕人。

    “林先生,怎麼樣,大家相識一場,不如這事就此揭過。我在香格拉給你擺桌酒如何!畢竟這事也與你無關,同時我也給這位老人家10萬賠禮道歉!”周正毅皺眉說。

    嚇!——四周眾人一陣驚愕。

    這個隨後進來的男人一看就氣勢不凡,而且身邊保鏢眾多,原本眾人還以為林風會吃虧了,不料這個男人開口卻向林風道歉,向林風服軟,還願意擺酒賠錢,這太意外了。

    老人家也愣住了。沒想到,對方願意賠禮道歉不說,還願意賠償自己10萬,這可是10萬,他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

    山東大漢此刻心中更是驚懼,這個年輕人究竟是誰,怎麼會連銀行經理,眼前這個男人都這樣禮讓。

    但更令人驚懼的事發生了。

    林風搖頭拒絕了!

    “抱歉,周先生,我說過,如果貴夫人在我拿出8萬3之後,不給這位老人家下跪、磕頭賠禮道歉,不管她是誰,什麼身份, 什麼背景,我絕對不會放過她!”林風斷然說。

    周正毅臉『色』一青。自己已經很給林風麵子了,很低聲下氣了,不料,林風卻如此不給麵子,這有點欺人太甚了。

    “林先生,難道你真的想要撕破臉麼!”周正毅臉『色』鐵青。

    他在上海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如果自己的妻子在這被林風『逼』的給一個老家夥下跪、磕頭賠禮道歉,那他以後還怎麼見人!怎麼在上海立足!

    林風卻無所謂的聳聳肩。

    “周先生,這事隻是我和令夫人之間的事,她必須遵守諾言。你要明白一點,不是我欺負她,是她自己所承諾的。”林風無奈的說。

    這幅無奈的表情,讓周正毅大恨。對於自己妻子『性』格,周正毅自然清楚,她相當的跋扈,自視甚高,但絕不是愚蠢的人。若不是林風給其下套子,她怎麼會讓自己掉入這個尷尬局麵。

    “可她是我妻子!”周正毅咬牙切齒說。

    “可她必須兌現諾言!”林風平淡說。

    “你這是『逼』我翻臉!”周正毅厲聲說。

    林風無奈的癟癟嘴。

    “不是我『逼』你,是你夫人『逼』你!”林風歎了口氣。

    周正毅臉『色』數變,他此刻真的想要和林風翻臉。一直以來,他就看林風不順眼,這個年輕人在上海完全搶了他的風頭,而且此前幾次碰麵,雙方處的都不算愉快,現在林風居然還針對上自己的夫人,這口氣,周正毅是無論如何都忍不下來。

    “我們走!我看誰敢攔我!”思來想去,周正毅還是決定暫時不和林風翻臉。現在他也有麻煩,據聞國家有關部門正在針對他在香港的兩家上市公司進行調查,香港『政府』也在進行調查,這個時候,周正毅並不想在多惹事端,尤其惹上林風這個不能輕易得罪的人。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惹不起,躲總躲的起吧!

    眾人一陣嘩然,沒想到周正毅這麼一個氣勢『逼』人,保鏢眾多的人居然帶著夫人就走,這太出乎眾人意料。但也更惹眾人對林風身份的猜疑。雖然眾人還沒看出周正毅是什麼人,但無疑林風比這個出門帶著4名保鏢的男人要更為難惹。

    “等等,周先生,你們要走可以,但尊夫人如果不給這位老人家下跪、磕頭賠禮道歉的話,她走不了!”林風淡淡的說。

    周正毅臉『色』一變。

    “姓林的,你不要欺人太甚!”周正毅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也不是什麼能忍之人,對林風這麼囂張的言語,要是還能忍的住,就不是周正毅了。

    “我現在就帶我夫人走,我看你怎麼攔我!”周正毅怒喝,在保鏢的開路下,拉著妻女就走。

    林風冷冷一笑,手勢一打,早就來到林風身邊的李銳等人,得到林風示意,立刻攔住周正毅一行人。

    “周先生,恐怕你還真的走不了!”林風冷冷的說。

    周正毅看看李銳等人,神『色』一變。身邊的四名保鏢將周正毅和妻女護住,不過林風這邊卻是八人,李銳和周波護在林風身前,其餘六名卻截住周正毅的去路。

    四周圍觀眾人目睹這個場麵,是大感驚愕。這...這似乎和香港電影的場麵一樣,隻是沒想到卻親自發生在他們麵前。

    這兩個男人究竟是誰?——眾人心中暗自猜測。

    “姓林的,你究竟想幹嘛!難道你真的要為了一個不相幹的老人,和我撕破臉!”周正毅被林風氣的大叫。

    林風搖頭。

    “周先生,非是我和你作對,而是做人必須守信。尊夫人如此,我也是如此!”林風冷聲說。

    林風對於剛才周正毅夫人那行為,是相當的厭惡,這種人,是需要給其教訓的。不然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就算中國騰飛了,進入發達國家行列,但禮崩樂壞,這也不是一個適宜居住的國家。而林風又有能力,自然希望能去糾正這股不正之風。

    至於這個跋扈的貴『婦』人是上海首富周正毅的老婆,這點出乎林風的意料。但無所謂,在林風決定給其教訓時,就不會在乎她的身份是什麼!

    周正毅一臉鐵青,有心想翻臉,但翻臉後怎麼辦,周正毅還沒想好。但不翻臉,耗在這,更不好看。他周正毅好歹也是上海有頭有臉的人物,萬一在這被人認出來,那更是難堪。但要他老婆親自給人那個老家夥下跪、磕頭賠禮道歉,這更是周正毅絕對不允許的。

    媽的,這個該死的林風,怎麼會出現在這!——周正毅心中暗罵。

    “老公!”跋扈貴『婦』人也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來,自己老公來了,都救不了自己,那事情可就真的麻煩大了。

    “一口價,50萬!我賠償這老人50萬,這事就算揭過!”周正毅突然說。

    嚇!四周圍觀眾人嚇了一跳,50萬,周正毅打算出50萬來擺平這事,這實在太嚇人了。

    老人家也嚇了一跳。沒想到居然有人出50萬給自己。

    “老人家,這件事我賠償你50萬,就當我夫人剛才對你的無禮了!”周正毅也是人精,自然看出這件事的關鍵之處在於這個老人,如果老人肯放手,林風再想要強來,那就是林風不對了。到時,周正毅在道德上就站住腳了,那時再鬧大,他就不怕了。

    不料,老人家雖然窮,但卻不糊塗。知道這件事上,自己是關鍵,如果自己放棄了,林風可就尷尬了。因此,也不同意,也不反對,在猶豫一會之後,將這件事交給林風處理。

    “這件事,我相信這位年輕人,他說怎麼好,就怎麼好!”老人家選擇相信林風。

    畢竟剛才那個女人硬要自己賠償,自己又是下跪,又是磕頭,對方卻不依不饒,還揚言要自己去坐牢,若不是林風,恐怕自己弄不好要在牢房過年了,或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老婆子了。

    周正毅眉頭一皺,沒想到這個老頭子那麼狡猾。這件事兜來兜去,最終還是兜到林風身上。

    “林先生,開個價吧!”周正毅掏出支票簿。

    林風一笑。

    “周先生,你似乎忘記一點,我不缺錢!”林風攤手說。

    周正毅眉頭緊鎖。

    “你究竟想怎麼樣?”周正毅隱含怒氣說。

    “很簡單,剛才這位老人給尊夫人又是下跪,又是磕頭,為的是他掛壞了令千金那件LV的短款貂皮大衣,現在我代這老人家賠償了,我隻希望尊夫人能像剛才老人家那樣,給其下跪、賠禮道歉!”林風說。

    “不可能!他什麼東西,我夫人什麼身份!”周正毅怒喝。

    嘩然!四周眾人一陣嘩然。這話就說的太傷人了,大家不都是人,憑什麼人家70多歲的老人就要賠禮道歉,你就不用。

    “姓林的,如果你還要糾纏下去,那就不怪我不給你麵子了。”周正毅大喝。

    

Snap Time:2018-08-20 04:54:15  ExecTime:0.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