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誰也保不了你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誰也保不了你

    林風目睹這令人發指的一幕,已經多時,對這個仗著自己有錢就目空一切,遺忘中國傳統美德的貴『婦』人,是極為鄙夷。有錢不是錯,更不是罪,但仗著有錢卻肆意踐踏他人尊嚴,那不僅大錯特錯,而且罪無可恕。尤其這個老人家如今已經70多歲高齡,還要靠踏三輪車來討生活,這已經說明對方的生活是何等坎坷,這種情況下,這個跋扈的女人還要來雪上加霜,簡直不是人。

    當然,的確是老人家掛壞了這跋扈女人的女兒的貂皮大衣,有錯,也該賠償,這無可厚非。但不該在老人家無法賠償的時候,用言語和行為去辱罵和侮辱老人家,這已經喪失了作為一個人所應該有的道德。

    本來林風是很想教訓一下這個跋扈的貴『婦』人,不過在山東大漢出麵之後,林風就不打算再出麵了。畢竟自己是公眾人物,在這『露』麵有點不好,尤其這三教九流,無所不有,從自身安全考慮來說,林風不應出麵。因此,林風原本是打算在山東大漢賠償之後,自己再將這筆錢賠償給山東大漢,並且就衝山東大漢這份見義勇為,林風還要提供給其一個體麵的工作。現在這個社會,像剛才山東大漢那樣的行為,實在太少了,更多的是像其他路人那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一臉漠視。

    如今的社會是越來越發達,物質文明越來越高,但人的精神文明卻似乎在倒退。以前書中那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為朋友兩肋『插』刀等義舉是越來越少了,這種“禮崩樂壞”的變化,無疑令人非常心痛。

    林風無法改變整個社會的風氣,也隻能盡自己的能力去提倡見義勇為的行為。隻是讓林風沒有料到的是,山東大漢的見義勇為,卻受困於囊中羞澀,而陷入尷尬境地。原本,林風還希望一旁的路人隻是沒人帶頭,所以才采取漠視。在山東大漢的帶頭下,應該會去以牙還牙的教訓一下這個跋扈的貴『婦』人,讓其去給老人家磕頭,賠禮道歉。

    不料,肯伸援手的卻寥寥無幾。其實,現場林風簡單估算一下,至少有400多人,一人湊200元便能讓這個跋扈的貴『婦』人去自食惡果,去給這個老人家下跪道歉。但就這200元,卻沒人願意出。在上海這個大都市,200元能做什麼呢?在市區隻能租3平米的一個雜間,或者上班打個的,或者在小飯館吃頓飯,或者去酒吧點杯最便宜的洋酒。

    200元,在上海真的做不了什麼!但就是這樣,眾人卻選擇了漠視,拒絕伸出援手,眼睜睜的看著堂堂五尺之軀的山東大漢,人手鐲跋扈貴『婦』人尖酸刻薄的羞辱。眾人的這種行為,讓林風非常失望!當然,林風也無權怪眾人, 眾人有不幫忙的權利和自由,隻能說,林風對這些路人的行為很失望而已。

    無奈之下,林風隻能出麵,也必須出麵。

    “老板,這人多,不易『露』麵!等我們來,由我們來解決。”李銳遠遠的看見林風想要出麵大急,連忙給林風發了條短信。

    林風看了看,卻毅然關了手機,擠出人群。這個時候,如果再等李銳等人趕來,就一切太晚了。跋扈的貴『婦』人不但炫耀了她的財富和“大度”,也滿足了她高高在上,高人一等的自豪感,而對於老人家來說,無疑這會是他未來並不算長的生命最痛苦的回憶,指不定哪天想不開就投河自盡了。至於那個甘願拿出自己一年辛苦打工積累的積蓄的山東大漢,這也將會是他人生最不願想起的一段回憶,或許從此以後,這個山東大漢再也不會見義勇為,再也不會仗義疏財,再也不會去管這些閑事。

    一切的一切,都讓林風必須此刻站出來。

    “哼,又來個不自量力的!”跋扈的貴『婦』人上下打量一番林風,冷嗤一聲。

    跋扈的貴『婦』人在林風走出來一瞬間,便用那雙銳利、狠毒的眼神打量了林風一圈。林風身上的衣服皺皺巴巴,幹幹癟癟的,又沒有什麼牌子,雖然做工看上去似乎還不錯,但在跋扈的貴『婦』人看來,估計也就是某個手工作坊的西服。隻是這個手工作坊不錯,還知道韜光養晦,沒有像其他那些山寨手工作坊店那樣,將一些世界知名品牌的LOGO貼上去。

    至於林風腳下的鞋子,灰頭土臉的,一堆鞋印,也不知道把皮鞋弄幹淨。就這樣的人,會有能力賠償這8萬3的LV貂皮大衣?跋扈的貴『婦』人絕不相信。

    “這位兄弟,你手中是否有錢,如果能有,我們湊一湊,我今個就不信了,我就不信在場這麼多人,會湊不齊這一件貂皮大衣的錢。兄弟,隻要你有錢,就請幫幫這位老人家, 以後有錢了,我一定還你!”山東大漢一臉希冀的望著林風。

    對於這個跋扈的貴『婦』人,山東大漢是相當的不滿。但憑借他一人的努力,是不能懲戒這個跋扈貴『婦』人的,而現場那麼多人,隻不過捐獻出了區區幾百元,這實在令人有點無奈。在這個節骨眼上,林風還願意挺身而出,自然而然成為了山東大漢的救星。

    林風衝山東大漢點點頭,爾後走到老人家麵前,將老人家從地上扶了起來。

    “老人家,您雖然掛壞了這種女人的貂皮大衣,但並不代表您就比這種沒有禮貌,不知禮義廉恥的人要低一等,您應該挺直腰板做人。要知道,我們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她有錢隻是她命好,不代表她高人一等。”林風一邊扶起老人家, 一邊說。

    老人家一臉懵懂的站了起來,他也聽不懂林風在說什麼,此刻他已經懵了,心中就是不斷想著這個8萬3的數字。8萬3,對於某些人,比如林風這樣的人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隨便一個預算案節約那麼0.1%,也不止區區8萬3。但對於有些人來說,恐怕這一生都不可能見到8萬3這麼多錢。

    “喂,小赤佬,你說誰沒有禮貌,誰不知禮儀廉恥!”一旁的跋扈貴『婦』人一聽林風這話就怒了。雖然沒有禮貌,不知禮義廉恥的事她已經做了不少,而且是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但不代表這個跋扈的貴『婦』人可以接受別人這樣說她。尤其還是一個全身衣服皺巴巴,皮鞋沾滿灰的人。

    林風冷笑一聲。

    “你我素不相識,就罵我小赤佬,我想在場沒有誰比你更不懂禮貌,不知禮義廉恥了!”林風在商海打滾那麼久,沒有學到那些商界老狐狸的城府,但是卻學到他們的犀利語言。論罵人,這個跋扈的貴『婦』人恐怕遠不是林風對手!當然,論嗓門,這個跋扈的女人也遠不是修煉了“升龍決”,偶爾能使用一下“獅子吼”的林風的對手。

    “你...你...”跋扈的貴『婦』人被林風一句話噎的半天說不出話來。畢竟,萬事總要講個理。剛才她能那麼囂張,能讓老人家磕頭道歉,眾人卻敢怒不敢言,就是占了個理。而現在林風也是占了這個理。這個跋扈的貴『婦』人開口一句“小赤佬”,無疑非常不妥,林風以此來喝斥貴『婦』人,自然讓貴『婦』人啞口無言。

    四周眾人見跋扈的貴『婦』人第一次啞口無言,不禁鼓掌叫好。

    林風暗自冷笑。這些路人甲乙丙丁,也就是牆頭草,兩邊倒!

    “好,我不和你說這些,現在你出來是否要賠償!如果有,就拿出8萬3來,如果沒有,哼哼,那就滾一邊去,別在這礙手礙腳!”跋扈的貴『婦』人也聰明,不會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和林風糾纏下去,轉而直指問題核心。

    眾人齊齊望向林風。8萬3,這個剛出來的年輕人拿的出來麼?眾人搖搖頭。看林風這一身穿著,就不像能拿出8萬3的人!隻有那山東大漢對林風充滿了期待。他是非常想要給這個跋扈的貴『婦』人一點教訓,還老人家一個公道。

    望著一臉不屑一顧,對林風極為鄙視的跋扈貴『婦』人,林風一笑。

    “我說這位貴『婦』人,如果我拿出8萬3,你是否就當眾向這位老人家下跪,磕頭,賠禮道歉!”林風淡淡的說。

    跋扈貴『婦』人聞言一驚,就林風這麼平淡的語氣,感覺似乎來者不善啊。難道這個不起眼的小赤佬,真的拿的出8萬3?貴『婦』人上下重新打量一番林風,依然搖搖頭,就林風這穿著,怎麼看也不像隨手能拿出8萬3的人。

    唬人!肯定是在唬人!——跋扈的貴『婦』人心中暗自篤定。

    8萬3,這可是8萬3!別看上海超級富豪比比皆是,大街上各種名貴車一輛接一輛,但能夠隨手拿出8萬3的人,在上海絕對不多,至少不會滿大街隨手一抓一把。要知道,這不是講資產,而是講現金。上海超過百萬資產的人海去了。但能隨手拿出8萬3給人的人,跋扈的貴『婦』人敢打包票說一句,為一個不相幹的人隨手拿出8萬3,這樣的人在上海絕對不超過1萬,甚至更少。尤其在這個大眾消費的小吃街,能隨手拿出8萬3給人的人,那更是少之又少。

    中國有錢人的確多,但窮人更多!

    “哼,小...朋友, 想在這耍威風,扮豬吃老虎,我告訴你,沒那麼容易。”跋扈的貴『婦』人鼻子冷哼一聲,“隻要你能現在就拿出8萬3來,我立刻給這老東西下跪、磕頭賠禮道歉!”跋扈的貴『婦』人趾高氣揚說。

    眾人聞言,心中一陣不忿。對這個跋扈的貴『婦』人是相當的不滿,但此刻眾人也不敢去多說什麼。沒有錢,就不要出頭,免得像剛才那山東大漢一樣,白白被人羞辱一番。何況,現在不是有這個年輕人麼,有他出頭,我們看戲好了。

    林風聞言,鼓掌叫好。

    “這位貴『婦』人,我希望你最好能夠言出必行!”林風笑說。

    “哼,那當然!不過小朋友,如果你拿不出來呢?拿不出8萬3呢?”跋扈的貴『婦』人怎麼瞧林風,怎麼不爽。林風那嘴角間一抹嘲諷的笑容,讓她極為不滿。因此眼珠一轉,便算計到林風頭上來。今天她被這些“賤民”煩了半天了,一肚子氣,現在正好借這個小子發泄出來。

    林風一臉詫異,沒想到這個貴『婦』人居然還想要找自己麻煩。有趣,有趣,真有趣!

    “那你想怎麼樣?”林風淡淡的笑,不過笑聲卻極為清冷,冷的令現場眾人隻打抖擻。

    “哼,我想怎麼樣!既然你拿出8萬3,我給這老東西下跪、磕頭賠禮道歉,那麼如果你拿不出來,我也不讓你下跪,磕頭賠禮道歉,我隻要你在這學狗叫好了!”跋扈的貴『婦』人說。

    林風笑容更淡,更冷。現場的氣溫更低!

    “行!沒問題,這很合理!”林風淡淡的說。

    嚇!眾人驚駭,沒想到倆人居然打了這個賭,不過這也讓這個事情更加有趣。

    這個跋扈的貴『婦』人會下跪、磕頭賠禮道歉麼?這個年輕人拿的出8萬3麼?——眾人心髒撲通、撲通跳的,這上海繁華的小吃街,此刻鴉雀無聲,眾人都想看看這件事最終會走向何方。

    “兄弟,我這一共有3萬7250元,這是我和幾個好心人所有的錢財了,你都拿去。”山東大漢真的怕林風拿不出這麼多錢來。就好比他,他也是見義勇為,結果卻拿不出那麼多錢,這個年輕人看上去穿的似乎比他還不如,這8萬3,恐怕拿不出。

    “哼,我們可是說好,你自己拿出8萬3,而不是旁人給你湊8萬3!”跋扈的貴『婦』人冷哼說。

    跋扈的貴『婦』人雖然跋扈,但絕對不愚蠢,反而很聰明。如果林風要是萬一能夠蠱『惑』眾人湊到8萬3,那她就要真的向這個老不死的下跪、磕頭道歉了。這麼羞辱的事,她死也不會去做。因此,她剛才和林風打賭時,就暗暗耍了個心眼,說的是要林風自己拿出8萬3來。

    “喂,你這女人,他自己的錢,還是我們的錢,有區別麼,不都是8萬3,你隻要認8萬3就行!”山東大漢一聽就急了。如果真的如此,林風怎麼可能能夠拿出8萬3。

    “哼,那我可不管。總之他拿不出8萬3,我是絕對不會下跪、磕頭、賠禮道歉的!”跋扈的貴『婦』人冷哼。

    “你太不講理了!”山東大漢怒喝。

    跋扈的貴『婦』人卻是不理。

    林風拍拍氣的全身抖個不停的山東大漢,示意其不要生氣。這個跋扈的貴『婦』人的心思,林風早就看穿,隻是懶得說,因為不必要。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紙老虎,不值一提!

    “行,我自己拿就自己拿。不過我先警告你,如果我拿出8萬3,你要不向這個老人家下跪、磕頭賠禮道歉的話,我告訴你,不管你是誰,是什麼身份,有什麼後台,有多大勢力,我絕對不會放過你!這件事上,誰也保不了你!”林風氣勢一變,不怒自威。

    嚇!眾人嚇了一跳,林風這口氣可就相當大了。

    

Snap Time:2018-01-18 14:19:26  ExecTime: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