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窮人也有骨氣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窮人也有骨氣

    冷處理!

    誰也沒有料到“微軟”和“英特爾”會對林風提出的“遊戲娛樂專用電腦和係統”不聞不問,仿佛這件事不存在一般。這讓外界各大媒體一陣詫異。要知道,林風這可是觸及到“微軟”和“英特爾”的核心利益,原本在眾人看來,“微軟”和“英特爾”肯定會發表一下聲明,或者推出一些什麼東西來應對一下。

    到時,以林風的『性』格恐怕又將是一場商業大戰,最近三年風頭最勁的IT公司“第二世界”和兩個超級IT帝國之間的戰爭,這無疑將會成為2004年最勁爆的新聞。眾多媒體早就摩拳擦掌,準備大展拳腳,來個通篇報道,好好賺一票。

    不料,“微軟”和“英特爾”卻沒有絲毫動靜,任由“第二世界”這邊將“遊戲娛樂專用電腦”和“遊戲娛樂係統”(專用)炒的火熱,這實在太不合常理了。

    怪哉!怪哉!——眾多媒體一番空歡喜,對此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眾多媒體感到奇怪,林風也感到奇怪。就這次推出“遊戲娛樂專用電腦”和“遊戲娛樂係統”(專用),林風已經做好“微軟”和“英特爾”聯合出擊的心理準備了,不料,兩大巨頭卻紋絲不動,這著實奇怪。

    如此反常行為,其中必定有詐!——林風心中暗自猜想。不過目前林風也猜不透這兩家巨頭究竟想怎麼樣,對於這兩家巨頭公司的心思,林風自問猜不透。如果能夠猜透,那“微軟”就不是“微軟”,“英特爾”也不會是“英特爾”了。

    “吳總,不用管這兩家公司的動靜了,我們按照我們既定的計劃執行。反正該來的總會來的,現在沒有壓力豈不更好!”林風笑說。

    吳兆浦點點頭。兩家巨頭公司沒有動靜那自然再好不過,不然初期就麵臨巨大壓力,對於這套還非常稚嫩的“遊戲娛樂專用電腦和係統”並不好。但是,吳兆浦心中總是隱隱擔憂,有點心驚肉跳的,總感覺似乎有什麼陰謀正在向“第二世界”撲來。

    “對了,老板,你真的要收購那些‘報廢’電腦,然後賣給那些貧困國家?”吳兆浦對於林風這個轉賣“二手”電腦的主意,真的不敢恭維。這其中冒的風險太大,投資也太大,但回報率並不高。吳兆浦是怎麼也想不通,林風為啥要弄出這樣一個計劃。不過這個計劃,是由林風自己的“遠東貿易公司”負責,旁人也無法多說什麼。吳兆浦隻是盡一個朋友的本分規勸林風,希望林風能夠三思而後行。

    林風一笑。

    “吳總,這件事我心中自有分寸。放心,這一定會是一個非常劃算的生意!”林風拍拍吳兆浦的肩膀,下班。多餘的林風不想說,這涉及到其他一些秘密,不是吳兆浦應該知道的。

    林風走出公司,看看手表,才下午3點。當然, 現在並不是正常下班時間,不過林風身為公司總裁,所謂上班時間本就非常自由。當然,在“第二世界”上班自由的並不隻林風一人,除了公司那些清潔人員,保安,以及一些必須在崗(如在線gm,客服人員)人員之外,可以說,“第二世界”所有員工上班時間都非常自由。

    在這,林風給予大家的就是自由。隻要你能完成任務,一切絕對自由!

    “李銳,詹其雄找到沒有?”林風坐在車上,示意李銳不忙發車。關於詹其雄的事,林風一直記掛在心頭,隻是這麼多天秘密搜求,卻一直沒有詹其雄的消息。林風通過自己在韓日的關係,也打探過,也沒有關於兩國海警是否抓到一名落水者的消息。當然,也有可能詹其雄已經被某一國海警抓住,不過為調查這間事情始末,而被秘密關押起來的可能。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麻煩了。

    李銳搖搖頭。他們已經盡力了,但卻沒有任何消息。

    “老板,放心,詹其雄明白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而且他跑船那麼多年,為人極為圓滑,我相信他就算真的被抓住,也會懂得如何處理。”李銳寬慰林風說。

    林風點頭。

    “李銳,不管怎樣,先照顧好詹其雄家人。如果得到詹其雄的消息,萬一被抓了,不管怎樣,我們都要將其營救出來。如果‘狼牙’不方便,就找外麵的雇傭軍!錢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人!”林風斬釘截鐵說。

    李銳重重點頭。對於林風如此善待詹其雄,李銳真的很感激。畢竟,詹其雄隻是一個普通的“狼牙”員工,這件事上雖然是為了林風,但這卻是為公司效力。依照公司規定,一旦出事,決不能吐『露』公司半點信息。公司會為其照顧家人,料理後事。可以說,林風並不用為其承擔任何責任。但是林風卻不惜動用雇傭軍都要救人,僅這份心意就讓李銳他們感動。

    “老板,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們會依照公司規矩辦的。不然牽扯到你,事情就麻煩了!”李銳說。

    “李銳,我雖然是個商人,但也是一個男人,也是一個中國人。這件事上,我責無旁貸!”林風拍拍李銳的肩膀下車。

    “老板,你去哪?”李銳一驚。

    “,我隨便走走。你們就不用跟我來了。整天身邊一群人,有時我真的感覺自己和動物園的猩猩一樣,今天天氣不錯,就讓我在外麵走走好了。”林風笑說。

    “可是...”李銳如何放心林風獨自離開,這要萬一出了什麼事,他們如何承擔的起這個責任。

    林風擺擺手,示意李銳等人不用下來。

    “李銳,難道你們忘了我練了‘升龍決’的麼!加上這段時間也在和你們切磋,等閑人根本就不是我對手。放心,我沒事的!”林風擺了擺散打架勢,笑說。

    李銳等人無奈搖搖頭。林風說的固然沒錯,以林風現在的身手,普通人根本就不是其對手。除非碰見那些古武高手,否則真不會吃虧。但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林風又不是在槍林彈雨中長大,一個疏忽,弄不好就可能吃大虧。

    “好了,你們不用跟過來。我又不是劉德華,張學友,不會那麼有名的。在上海街頭,不會人人都認識我的。何況,如果有事,我一定會給你們電話!”林風擺擺手製止了李銳等人的跟隨。

    望著林風遠去,李銳等人一陣無奈。

    “李哥,現在怎麼辦?”周波皺眉問。讓林風這樣離開,他們肯定不放心。

    “還能怎麼辦,跟著唄!”李銳無奈說。

    “可是老板不是不讓我們跟著麼?”周波問。

    “我們自然不能跟著,不過不代表其他人不能跟著。我們隻要保證能在3分鍾之內趕到老板身邊就行。”李銳衝周波做了個笨蛋的手勢。

    在李銳和周波等人討論之間,林風已經通過秘密通道離開了公司。不過現在才下午3點,林風著實不知去做什麼好,雖然想散步,但也要有個目標才行。算了,就隨意走走吧!反正“第二世界”的總部大樓在上海鬧市區,就去逛逛街好了。反正好久沒逛街了!

    林風看看身後,數百米之內,一個熟人都沒有,伸伸懶腰,放心的擠入遠處人群,漫步在上海繁華的街道上。看著四熙熙嚷嚷的人群,聽著雜七雜八的聲音,林風原本是非常討厭這些喧嘩的聲音的,不過此刻卻感到莫名的親切感。自從成立公司,出名之後,林風很少再有這樣愜意的漫步在街頭的時候了。

    這種隨意的感覺,真的很令人懷念,成名之後的麻煩,林風此刻才深深體會到。原來做一個普通人有時真的很不錯。可以隨意逛街,吃飯,想幹嘛就幹嘛,不用顧慮太多。但成名之後,林風已經夠張揚,夠肆無忌憚了,但顧慮的東西卻依然很多很多,多到常常要去違背林風自己的意願行事。

    不過不知是否是人勤奮慣了,還是思維上已經習慣在無聊的時候考慮事情了。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覺的林風就思考起事情來。其實,最近隨著年關將近,事情也很多。像今天這樣,能夠無所事事的在大街上漫步,真的很少。

    今年2004年,春節非常早,元月21日就是除夕了。到除夕了,按照以往慣例,林風會飛到自己旗下各大公司發表新年致詞,然後親自給員工發年終獎。這在以前,本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不過到現在,這就是一個相當累人的事。林風旗下的公司太多了,一家一家去發表新年致詞,發放年終獎,林風就必須拿出2整天的時間,要跑十幾個公司,行程上萬。

    本來,艾比-科恩建議林風主管幾個核心公司便行,其他公司就讓總裁或者副總裁代表林風去致詞。不過卻被林風否定。本來自己旗下其他公司,自己去的時間就非常少,如果新年都不去,那些員工對自己這個董事長的概念就更少了。這樣不利於自己掌控公司。所以,這個新年致詞林風必須去,年終獎也必須是林風親自發放。

    除開這之外,林風還要在新年期間去出席《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續集》的首映儀式。目前《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續集》已經殺青,正在後期的特技處理當中,預定,正月初三便能全國上映。到時,林風作為投資方,又是這部電影的愛好者,自然要出席開幕式。

    想到《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續集》即將上映,林風心中就一陣興奮。這部電影,林風可是期待好久了,現在終於要上映了。而且現在有2D和3D兩種,林風真的非常期待《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續集》3D版會是一副什麼樣的畫麵。

    而除開這兩件大事外,新年前,也還有一件重頭大戲,那就是——“第二世界玩家年會”。原本今年的玩家年會應該是2003年12越30日舉行,那天正好是臘八節,“第二世界玩家年會”一直以來都是在臘八節這天舉行。不過不湊巧,那天林風剛好在海上度假,在征求各方意見之後,吳兆浦等人決定將“第二世界玩家年會”推遲到元月17日(星期六)舉行。

    林風看看表,今天是元月7日,星期三,也就是下星期六。這之前,林風要準備的東西可不少,邀請一些重量級的嘉賓,還有當天的致詞等等,可以說,林風真的很忙很忙。

    在這之間,林風還要去韓國探班。李智友去拍《浪漫滿屋》已經一個月了,林風由於剛巧在度假,一直沒去,現在再不去,那可真不像話了。

    想想這些,林風就覺頭疼。自己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一件趕一件,但如果不去,可以麼?顯然不行!對此,林風隻能感歎一聲,有錢未必就真的幸福!

    不過現在事已至此,林風已經沒有退路,隻能一直朝前走!

    對了,不知衛星事情處理的如何了?——林風猛的拍下腦門。自從和馬爾代夫『政府』簽訂通過他們購買兩顆衛星(其中一顆為軍事衛星)之後,林風便將這件事一分為二,商業衛星的事宜交由“百度門戶”的李彥宏負責,軍事衛星則由王猛負責。對於這倆人,林風一直非常信任,因此也就沒多問,也不知這事處理的如何了。

    想到此,林風就準備給李彥宏打電話,不過轉念一想,自己難得偷得浮生半日閑,現在就不去理這事了,一切明天再說。今天先放鬆放鬆。現在逛逛街,然後晚上去韓國探班,在韓國過個夜,明天早上飛回來再去找李彥宏好了。

    林風想了想,覺得自己這個主意不錯。反正自己有專機了,飛往韓國去探班實在再容易不過,李智友看見自己一定會非常開心。然後在那過一夜,明天早上飛回來,這個計劃非常完美!

    不過要去探班,自然不能空手去。李智友非常喜歡吃上海的小吃——排骨年糕,正好自己借這個獻獻殷勤,免得李智友說自己偏偏挑她工作時度假。女人嘛,都是需要哄的。偶爾來點小浪漫,小驚喜,女人就再歡喜不過了!一切怨言,都在這些小浪漫,小驚喜當中煙消雲散!

    想到就去做!林風擠入人群,像排骨年糕最有名的一家店走去。

    “老板還真是哪兒人多,往哪兒走!”遠遠的車上,周波看見林風擠入水泄不通的人流之中,一陣無語。就算要散步,也該找個人比較少的地方吧。自己老板可倒好,偏偏哪兒人多往哪兒走,這不是給他們製造困難麼!

    李銳也是無奈。對於他們老板的這種行為,是無法用常人去理解的。當然,無奈歸無奈,抱怨歸抱怨,安全卻是必須保障的。李銳發出一個信號之後,林風身後數十米遠的幾個或是上班白領打扮,或是街頭『潮』人打扮,或是普通路人打扮的幾人緊跟著林風擠進更加擁擠的人群。

    林風此刻奮力擠在擁擠的人群當中,渾然不知身後緊跟著林風的幾名暗中保護人員一臉苦相,他們可是首次在這麼複雜的環境當中保護目標人物,這要真出事了,他們很難保障林風安全。

    對於眾人心中的抱怨,林風如果知道一定喊冤。林風本來是散步的,隻是由於大腦思考問題時,人就會做出下意識的行為,自然而然的跟著人流走,也因此就走到人群如此擁擠的地方來了。

    奇怪了,今天這條街怎麼人那麼多?——林風也是奇怪。原本這條小吃街,雖然人多,但也沒有今天這麼多,這人擠的,都趕得上國慶50周年時的盛況了。

    好在林風練了“升龍決”,雖然不像王猛那樣可以外放,但氣運全身,還是多少能夠提升一點身體素質的,勉強的林風總算擠開人群,緩步前進。

    悶!看看人群,這離那個賣——排骨年糕的小吃店,隻有不到百米,但看這架勢,恐怕沒有十來分鍾,是走不到的。算了,慢慢擠吧!——林風雖然焦急,但也隻能慢慢擠。

    (林風有個不太好的習慣,那就是一旦決定去做的事,就雷厲風行,半點耽擱不得。否則,就會坐立難安,非要將這件事完成不可。當然,在這麼多年的商海錘煉下,林風也總算慢慢學會控製情緒,但有時遇見一些事,特別是急於想見某些人時,這種情緒還是難免暴『露』出來。)

    擠!擠餃子!——林風拚命的往前擠,在埋怨上海人口如此多的時候,也算是過足了市井小民的癮。恐怕最近一段時間,林風是絕對不會再抱怨成為富豪後沒有自由的日子了。相對而言,每天擠在這樣的人群,林風還是寧願過以前那種受約束但卻舒服的日子。

    咦!林風又走了幾步,聽見前麵傳來一陣爭吵聲。

    怎麼回事?——林風又走了幾步,總算看清前麵發生了什麼事。

    前麵不遠處,一個空場地,場地中間有兩個女人和一個老人。一對看上去像是母女,正趾高氣揚的衝那個老人斥什麼,至於那個被斥的老人一臉苦相,不停的在哀求什麼。

    怎麼回事?——林風一邊好奇的往前麵擠,一邊豎耳聽著身邊的人訴說著這件事情的經過。

    本來吧,林風是沒有多少好奇心的。不過呢,現在林風在這條街上,擠都擠不動,想要過去,擠不動,想要退回去,那更是妄想,因此也隻能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打發一下時間。當然,看見兩個女人斥一個老人,本身就容易引起人的激憤。畢竟人都是有父母的,林風也有父母,自然會對其有幾分同情。

    一番細聽之下,林風終於明白事情經過。原來,這老人是個踏三輪車的,給林風要買的那家——排骨年糕小吃店送貨,出來時,不小心把這個看上去像是女兒的一件極為昂貴的貂皮大衣給掛了一下,因此,這對母女便不依不饒了,不準老人走,非要其賠償那件貂皮大衣錢。但都已經70多歲的人了,還在踏三輪車,其家境可想而知。像這種奢侈品貂皮大衣如何賠的起。結果,老人苦苦哀求,但倆個女人就是不放其走,也就在這鬧市區鬧了起來。

    林風無奈搖頭。這種事,聽起來真的很令人心酸。但卻不好說,畢竟是這老人家把這對母女的貂皮大衣給掛了,的確他應該賠償。但是他賠不起!這事情就真的不好說了。

    “老家夥,你今天要不賠錢,我就讓人把你給關起來。你什麼時候把錢賠了,你就什麼時候能走!”那個母親此刻尖著聲音大叫,整個鬧市區都聽得見。

    老人家聞言,人一抖。現在都要過年了,如果被關起來,那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啊。那不是要在牢房過年了麼!何況他都這麼大年紀了,這要進去了,還能出來麼!何況,家也還需要他照顧...

    想到此,老人家全身抖個不停,但看那母女的架勢,今天自己不賠償,是絕對不能走的了。想了想,老人家咬咬牙,一臉心疼的將三輪車鎖的鑰匙,顫顫巍巍的遞到那個母親麵前,飽含淚水。

    “這位大姐,我...我真的沒錢賠啊!要不...要不...您把我這吃飯的家夥拿去好麼?我看怎麼也能換個百來元,應...應該夠了!您就讓我走吧!我家老婆還病臥在床,需要我照顧,您就行行好好麼!”老人家老淚縱橫。

    這輛三輪車可是他吃飯的家夥,是他和他老伴一家維係生命的工具,沒有了它,他都不知他和他老伴怎麼生活。但現在是他掛壞了人家的東西,他就必須賠償。而他身無長物,也就隻有這輛三輪車還能值點錢。但看看對方的貂皮大衣,老人家心中琢磨著恐怕這三輪車也賠不起。這件『毛』料的衣服,怎麼著也要幾百元,他這三輪車,最多也就一百來元了。

    四周的人自然也看出老人家對這輛三輪車的感情,聞言也是一陣感觸。70多歲的人,喊一個最多不過50的女人大姐,這是TM什麼社會啊!——但看看跋扈女人的樣子,眾人明智的選擇閉口,免得引禍上身。

    “什麼!”不料,那個一臉跋扈的母親卻一把將老人家遞過來的三輪車鑰匙給打飛,尖聲大叫,“你個老東西,你這破三輪車能陪的起我女兒這身貂皮大衣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

    女人的話讓四周的人一陣皺眉,這話說的太難聽了。的確,老人家掛壞你女兒貂皮大衣不對,但對方怎麼說也是長輩,都快過年了,你多少要積點口德。

    “鑰匙,鑰匙!”老人家卻不及理會女人的謾罵,反而低頭去找鑰匙。這可是他的命根子,丟了可就沒了。

    總算,在四周好心人的幫助下,三輪車車鑰匙總算找到。

    “大...大姐,那您想怎麼著啊?”老人家此刻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了,自己最寶貴的家當,人家根本不要,他不知還能用什麼來賠償。

    “我想怎麼著!很簡單,賠償我女兒這件貂皮大衣,否則你別想走!總之,要不賠錢,要不坐牢!”跋扈女人冷冷說。

    “可...可...可我家老婆子真的要人照顧,不然我真的就去坐牢又何嚐不可!”老人家一聽,淚水就不斷流下,但心急之下,也沒工夫去擦眼淚,隻是一個勁的向跋扈女人求饒。

    不過,跋扈女人卻理也不理。

    “大...大姐,我給您磕頭了,給您磕頭了,就求您高抬貴手,放過我吧!我看您也不像是窮人,必定是大富大貴之人,您也不在乎這點錢,您就當大過年行善積德,做點好事,我老頭兒一定給您燒香,為您祈禱了!”老人家突然“撲通”跪了下來,衝跋扈女人直磕頭。

    嘩然!——這下,現場一片驚訝之聲。

    70多歲的老人,當街衝一個50歲左右的女人磕頭,這可真是折壽了!

    眾人頓時一片指責之聲,斥責跋扈女人的不是。不過,這跋扈女人卻似乎深諳那種橫眉冷對千夫指的精神,無論旁人如何指責,她自巋然不動。

    “大姐,我給您磕頭了,您就高抬貴手,放過我吧!”老人家不停磕頭。

    旁人議論之聲更大。

    “媽,我們走吧!”女兒皺眉看著不斷磕頭的老人家,看看四周眾人眼神,有點受不住,想要拉著母親離開。

    “我說女兒,你太傻了。像這種人我見多了,碰見什麼事了就裝孫子磕頭,其實內心不知怎麼罵我們呢,這種人你就甭理他!總之,是他掛壞你的衣服,就該他賠錢。”跋扈母親冷哼。

    聽聞這話,四周路人再也忍受不住。

    “我說這位大姐,你怎麼做人呢!這位老人家今年少說都70多了,他給你磕頭,你受的起麼!”一位看上去仿佛是山東大漢的漢子看不過眼,打抱不平。

    “哼,怎麼,礙著你什麼事了。是不是你幫他賠錢。如果你幫他賠,這頭我給他磕回去!”跋扈女人眉頭一挑,怒聲說。

    “我X娘的,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女人。說吧,多少錢,我今個還真就替這個老人賠了,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給老人家磕頭的!”山東大漢大喝一聲。

    四周眾人一陣喝彩。甚至不少人為這山東漢子的義舉拍掌叫好。自古山東出好漢,打虎英雄武鬆就是山東了,沒想到,今天眾人親眼見到了一個仗義勇為的山東漢子!

    哥們,夠漢子!——眾人誇耀一聲。

    跋扈女人也是一呆,沒想到真的還有人替老人家賠錢。不過卻也不驚,反而轉眼上下打量一番這穿著一身休閑服的山東大漢,冷哼一聲。

    “賠,就你那窮酸相,也賠的起?”跋扈女人恥笑說。

    這聲恥笑,讓山東大漢格外憤怒。

    “怎麼,有錢就了不起了,別狗眼看人低。今天這債我還就抗了。”山東大漢怒目而視。

    男人最怕被人看不起,尤其是被女人,而且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女人看不起。山東大漢,雖然心知這間貂皮大衣價值不菲,但現在他也別無選擇,隻能硬撐到底,抗了!

    媽的,大不了今年白打工了,但這個臉不能丟。我們窮人也有窮人的骨氣!——山東大漢心中暗自鼓氣。

    跋扈女人譏笑一聲。

    “看你這身裝束,身上是阿迪達斯的一套運動服,腳下是一雙耐克的鞋子。我就不說你這一身冒牌山寨貨了,就算它全部都是真的,加起來不過千元,哈,居然想打腫臉充胖子,可笑!”跋扈女人譏諷說。

    這番話,讓山東大漢一陣尷尬。的確,他這身阿迪達斯和耐克還真就是山寨貨。不過,他不過是個打工的,賣力氣活的,難道還真的讓他去穿真品阿迪達斯的衣服和耐克的鞋子去搬貨麼!——他沒那個錢去糟踐,如果有,他也不會去當一個苦哈哈了。

    不過,麵子是自己掙的。雖然自己穿的是山寨貨,但不可被人瞧不起。

    “我說你管我穿什麼衣服,總之,老人家的債我抗了,你說個數吧,多少我都認了!”山東大漢冷哼,同時『露』出皮包麵一疊人民幣,這可是他今年存的錢,有三萬多,他就不信賠不起!

    眾人齊齊望向跋扈女人,他們也非常想要知道她女兒身上這件粉『色』短款貂皮大衣究竟多少錢。而且他們更想知道,山東大漢是否真的能夠賠償,讓這個跋扈的女人親自給老人家道歉。

    至於在地上磕頭的老人家,此刻也一臉茫然的望著女人。他此刻心情極為複雜,他既希望這山東大漢能夠幫助他解決這個危機,讓他能夠回家照顧老婆子,但又怕這件衣服太貴,讓山東大漢大出血,而且也怕這個女人借機敲詐,讓這個山東大漢吃虧。

    林風此刻卻是搖搖頭。按照林風估計,這個女輕女兒身上的這件粉『色』短款掉皮大衣,恐怕這個山東大漢賠不起!真賠不起!

    

Snap Time:2018-08-19 19:55:02  ExecTime:0.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