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日韓之爭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日韓之爭

    日本海警小頭目望著林風,一臉疑『惑』。剛才聽聞林風那故事,海警小頭目本能的覺得其中有古怪,但又說不出來,偏偏又想知道故事結尾,隻能耐著『性』子聽下去。

    “潘金蓮的孩子總算有了名字叫太郎,但島上隻有她和太郎兩個人啊。生活久了,潘金蓮就難免寂寞了,就有心思了,打起了太郎的主意。最終,母子二人成就了好事。天長日久,這事被附近前來打漁的人知道了,便怒斥二人的惡行。但潘金蓮卻不理不睬,依然我行我素,最後被罵的狠了,潘金蓮大罵——俺兒子日的是本人,自產自銷,管你們啥事!”林風學著一副尖細聲音說。

    四周詹其雄等人頓時大笑起來。他們雖然是軍人,平常比較古板,恪盡職守,但不代表他們大腦笨。這個時候,還不明白這個笑話什麼意思,那就白

    “八嘎,你們笑什麼!”日本海警小頭目望著身邊大笑的詹其雄等人一陣喝罵。他雖然不明白林風說的是什麼,讓他們這些好笑,但聽眾人笑聲就知道不是好事,這種無知,和被人嘲諷的感覺讓日本海警小頭目格外惱怒。

    林風一笑。

    “這位長官,不要『性』急嘛!你聽我說下去,就明白大家笑什麼了!”林風慢條斯理的說。

    日本海警小頭目聞言,鼻子哼哼之後,沒有再多說什麼,靜等林風後話。

    “在潘金蓮和太郎歡好之後呢,那些漁民看不慣這對母子的行為,便將其稱為“日本人”了!”林風說完,自己也忍俊不住,大笑起來。

    詹其雄等人也是一陣大笑。隻有一旁的林誌玲,傑西卡,蘇菲-瑪索非常尷尬,這故事實在有點葷了,她們怎麼可能會和這些男人一起大笑。

    “八嘎!”日本海警小頭目此刻如果還沒聽懂這個故事的意思,那也顯得他太愚蠢了,當下,就把槍對準了林風。

    “老板!小心!”李銳早就密切關注著這個日本海警小頭目,見其舉槍,立刻搶到林風身前,一把抓住日本海警小頭目手中的微型衝鋒槍,將槍口對準天空。

    “八嘎,鬆手!不然將你們這些支那豬就地正法了!”日本海警小頭目見狀,大怒,其中五名日本海警也一臉緊張的將槍口對準了詹其雄等人。

    詹其雄等人也默不作聲的偷偷『摸』向腰間的手槍,隻要這些日本海警有任何一點一動,他們絕不會手下留情。至於事情是否鬧大,那就不是他們此刻所考慮的。大不了,把這些屍體一埋,反正這是汪洋大海,四周了無人煙,這些巡邏艇失蹤了,日本『政府』也不知是誰做的。至於那艘巡邏艇,很不湊巧,“騰龍”號可以將其裝下。到時,到岸後,將其秘密處理掉,日本『政府』無憑無據,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場上形勢可謂一觸即發。

    “等等,不要動怒嘛。這位長官,難道你就不想明白日本國旗的來曆麼?”林風伸手分開眾人,慢悠悠的說。

    “你的,說!”日本海警小頭目想了想,他對林風口中日本國旗的來曆是相當的好奇。

    林風詭異一笑。

    “由於潘金蓮和太郎孩子越養越多,最後太郎一想,既然那麼多孩子,不如組建一個國家好了,過一把當皇帝的癮。不過國家要有國旗,潘金蓮一聽,就說,‘你爸武大郎是賣炊餅的,那就在被單上畫個炊餅得了!’,所以,日本國旗上就有個圓圓的炊餅。於是,國旗有了。為了老武家能交好運,又特地在旗子上寫了四個大字:‘武運長久’,這呢,就是日本國旗的來曆了!”林風說完再次忍俊不住大笑。

    “你...你的八格牙路!”日本海警小頭目氣的渾身發抖。居然說他們大日本帝國的國旗中心那個“紅日”,居然是炊餅,簡直豈有此理!

    “長官,你知道為什麼要將黃(皇)軍麼?”林風又問。

    日本海警小頭目雖然已經氣的想要殺人,但聽聞林風這話,還是下意識的詢問。

    “因為日本軍人很『色』,所以叫黃軍!”林風說完,四周眾人再次大笑。

    “八嘎!”日本海警小頭目額頭青筋暴跳。

    “不過可惜後來戰敗者之後,不能做那事了,所以隻能叫做自慰(衛)隊,自己安慰自己!”林風大笑。

    “哈哈,那難怪都叫日本人了,自慰就是自己日自己,不是日本人是什麼!”詹其雄在一旁大笑補充說。

    “混賬!你們膽敢侮辱我們大日本帝國,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跑!”日本海警小頭目氣的渾身直哆嗦,“來啊,給我把他們都抓起來,誰敢反抗,當偷渡客處理!”

    五名日本海警聞言,一陣嚎叫,提著槍就像詹其雄等人走來,撂袖子亮胳膊,就想捆人!

    不料,他們剛一動,詹其雄等人就懂了。

    “咕咚!”五聲響,五名拽去上前拿人的日本海警就人事不省的倒在地上。

    “你們,你們,膽敢襲擊日本海警!”日本海警小頭目一臉驚恐,他從來沒有見過在釣魚島附近出沒的中國人會如此膽大,以往見了他們巡邏艇,都是躲著跑,不料今天居然敢對他們動手,還打傷了他們的人。

    “你們找死!”日本海警小頭目瘋狂了,手中食指扳機一口,就要開槍。不過李銳早就盯著他,第一時間手指伸進扳機內,讓日本海警小頭目扣不動扳機。隨後一個“空手入白刃”將微型衝鋒槍奪了過來,然後再一個掃腿,將日本海警小頭目掃到他的那些同僚身前,詹其雄順勢一記手刀,將其擊昏過去。

    “現在怎麼辦?”李銳走到林風身邊問。

    現在已經動了手,打昏了日本海警,事情已經鬧大,現在就看林風準備怎麼辦了!如果放任這些日本海警離開, 必定給林風惹來麻煩,如果不讓他們走,那麻煩更大!

    林風一陣沉思。尋思著如何處理這件事,能在最大程度懲戒這些小日本的同時,不給自己帶來麻煩。懲戒日本,揚我國威固然好,但覺犯不著為了幾個小日本將自己搭進去。

    “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將他們...”詹其雄比了個手勢。

    林風搖搖頭。這個計劃固然不錯,一勞永逸,而且日方就算有懷疑,沒有證據也不敢抓人。但是,現場還有林誌玲,傑西卡和蘇菲-瑪索。

    林誌玲,林風可以擔保其不會將這事說出去。但傑西卡呢?林風把握不太大,畢竟這牽涉到命案,麻煩可不小,傑西卡是否會堅定站在自己這邊,難說。至於蘇菲-瑪索,林風對其就更沒有把握了,弄不好一上岸她就將這事匯報給法國當局,將這事抖『露』出去。

    想了想,林風看看已經搗毀的燈塔,又看看釣魚島,尋思片刻,有了主意。

    “這樣,這次事情是日本海警不對,不過我們已經懲戒他們了,就讓他們留在這,等他們蘇醒後,自然會回去,我們就不用管了,走吧!”林風大聲說。

    眾人一陣愕然!沒想到林風準備就這樣處理這事,這太出乎眾人意料了。難道林風不怕這些人回去之後,去報複麼!畢竟他們可是認識林風等人的相,如果放任其離開,恐怕會帶來天大麻煩。

    “好了,走吧!走吧!”林風卻不理一臉著急的詹其雄,反而大聲說。

    “老板,這...”詹其雄想要爭辯,但卻被李銳按住,附在耳邊輕聲說。

    “聽老板的話,我猜想這其中必有深意!”李銳對林風再了解不過,林風是絕對不會留下這麼大一個隱患在這的。何況,林風一向都是非常仇視日本的,這次發生這種事,林風肯定有什麼計劃。

    詹其雄聞言愣了愣,看看林風,正好林風衝起眨眨眼,詹其雄一喜,心知林風肯定另有計劃,也就不再多說,忙招呼著眾人離開。

    隨後,上船之後,“騰龍”號立刻遠去,徑直駛往目的地上海。

    不過在行進一小段距離之後,兩艘巡邏艇悄然無聲的從“騰龍號”上下來,回到釣魚島。

    “船長,這次我們準備怎麼做?”一名船員問。

    “很簡單,老板有個計劃,一個禍水東移的計劃,我們隻需要如此..如此...就可以了, 到時就讓小日本和韓國去叫勁吧!”詹其雄『露』出得意的笑容。

    這次雖然將國旗『插』在了釣魚島上,也懲戒了這些日本海警,狠狠的出了口惡氣。但麻煩也不小!這六名日本海警可是一個天大的麻煩,如果放其回去,那林風將會惹來無窮無盡的麻煩,如果不放回去,一旦泄『露』,那麻煩更大。因此,林風靈機一動,決定禍水東移,將這件事嫁禍給韓國當局。

    一直以來,韓國和中國關係也不怎麼好。韓國人對中國可是相當敵視,這從當年中國抗美援朝開始,韓國人就對中國有了敵意,畢竟韓國沒有統一朝鮮半島,就是因為中國軍隊原因。加上後來中國日趨強大,韓國棒子的自慚心下,這種感覺就更甚。久而久之,韓國棒子開始仿效日本,對中國尋釁滋事,比如關於長白山的主權問題,韓國居然說是韓國『政府』的,還有,韓國棒子說什麼孔子也是韓國的,這是韓國的,那是韓國的,隻不過都是被中國霸占或者剽竊,韓國棒子的不軌之心,路人皆知。

    因此,林風在處理這六名日本海警問題上,靈機一動,決定利用韓國棒子來對抗日本。本來,兩國就不算友好,屬於世仇,而且兩國也一直有領土糾紛——獨島。何況,兩國背後的“主人”都是美國,正好讓其狗咬狗。

    林風的辦法就是讓詹其雄等人假冒日本海警,利用這艘巡邏艇去襲擊韓國獨島,然後進而引發兩國糾紛。當然,這其中關係重大,而且稍有不慎,一旦被兩國得知其中玄機,那麻煩就大了。因此,原本林風準備派遣一個信得過的人去執行,但茲事體大,詹其雄決定親自執行。

    至於剛才林風在島上那番言論,則是為了『迷』『惑』蘇菲-瑪索,畢竟蘇菲-瑪索和林風隻是普通的雇主和雇員關係,這麼大的事,蘇菲-瑪索如果知道,肯定會向法國當局報告,到時那就麻煩了!恐怕,他們這些人,包括林風弄不好都要開始流亡。

    不過雖然這件事的後果很嚴重,一旦被外界得知其中詳情,可以說整個亞洲,都沒有他們的容身之所,但一旦成功,雖然無法帶來什麼利益,但卻足以讓眾人揚眉吐氣。而且對於國家來說,也是一個好事。兩個最喜歡挑釁的國家,鬥到一塊,那就太美妙了!

    此刻,在船上陪三個女士休閑娛樂的林風,也是一臉緊張。這個計劃很宏大,也很冒險,恐怕是林風所有計劃當中最冒險的,但非常令人興奮。如果成功,如果成功!

    “騰龍”號,開足最大馬力,一刻不停留的向上海駛去。現在,他們要趕在詹其雄等人利用日本海軍巡邏艇襲擊獨島上韓國海軍之前,讓“騰龍”號抵達上海。那樣他們就能完全從這件事上脫身!

    李銳望著正和林誌玲等人談笑風生的林風,一陣感慨。他沒想到林風會這麼大膽,居然敢執行這個計劃。對此,他也利用“世界頭號黑客”凱文-米特尼克所改良的一種編碼加密程序和王猛溝通過。對於這件事,王猛初聞之下,也是嚇了一跳。

    當年,王猛雖然敢單槍匹馬獨闖非洲,搶回中國被流竄軍搶走的物質,但也從來沒有想過去挑釁日本和韓國。但這件事上,的確有可行『性』。畢竟,兩國一直就獨島歸屬權,爭論不休,如果真的發生摩擦,事態極有可能在短期之內升級。一旦升級,兩國海防真的交上火,那事情的起源就不重要了。

    雖然王猛對這個計劃還是抱有一定信心,但也還是做好了萬一失敗的應急準備。如果失敗,他將在第一時間將林風全家接到非洲,同時盡可能轉移林風的大量個人資產。

    在非洲,王猛有信心,隻要不是數萬正規軍過來,他們就可以在非洲自由的生存。非洲太大了,也太神秘了,除非是王猛這種在非洲生活上十年的人,否則是無法了解非洲的。

    此刻,詹其雄等人已經趕到釣魚島。趁著天還早,重新將那個燈塔修複,依然掛著日本國旗,看上去和以前那個燈塔一模一樣,不過燈塔腳下,卻寫著“此乃中國領土”字樣。至於那麵五星紅旗,也暫時收了起來。為了讓這次的禍水東移計劃能夠成功,暫時將國旗從釣魚島上收起來,也是迫不得已。等日本和韓國真的起了衝突,他們再來『插』上就是。

    一陣忙碌之後,詹其雄等人已經恢複了釣魚島上原貌。至於那六名日本海警,詹其雄給六人分別注『射』了一種昏睡『藥』劑,一劑可以讓其昏睡24小時,每天注『射』一劑,等到獨島時,他們就會清醒。不過那時,也是他們去見天照大神的時候。

    “好了, 這都沒有問題了,走吧!”詹其雄名人將六名日本海警台上巡邏艇之後,徑直駛向獨島。

    不過到獨島還有數天時間,如果這艘巡邏艇不回去,肯定會『露』出馬腳。不過對於這事,林風也早有的對策。他已經命令凱文-米特尼克入侵日本海警網絡,如果不能入侵修改這艘日本巡邏艇的停泊和執行任務資料,就攻擊日本海警網,讓其癱瘓。一旦日本海警網絡癱瘓,這艘巡邏艇的去向暫時也就無法查明了。等他們查明之時,也已經遲了。

    林風的“騰龍”號在全速趕路,詹其雄等人控製的日本巡邏艇也在全速趕路,都在爭取時間。至於遠在非洲的凱文-米特尼克也在全速“趕路”,不過他趕的不是現實當中的道路,而是網絡上的“路”。對付日本海警網,凱文-米特尼克是相當有興趣。他身為世界頭號黑客,這一年多來,除了鑽研黑客技術之外,也就幫助林風完善了呃公司的網絡安全防護力量,可以說他一次都沒有攻擊任何目標,這讓他一直手癢癢。

    但為了安全,而且林風也下令他不能無故攻擊任何目標,暴『露』自己,凱文-米特尼克也隻能手癢癢的每天自己在實驗室進行模擬攻防。這次得到林風命令,攻擊日本海警網,凱文-米特尼興奮的徹夜難眠。

    不過想要攻破日本海警網,絕不是凱文-米特尼克一人所能做到的。不管他多麼厲害,是否號稱世界頭號黑客,想要攻破一個國家的軍事防護網,絕不是他一人能做到的。雖然美國國防部的網絡經常被黑客攻破,但這些黑客在攻破的同時也被美國國防部抓住,就算沒有抓住的,他們由於時間有限,也無法獲得想要的資料,隻能得到一些並不重要的“雞『毛』蒜皮”的東西。現在攻擊日本海警網,那可不一樣,凱文-米特尼克是要修改這艘巡邏艇的資料的,這需要時間,僅靠他一人,無法獲得足夠時間。

    因此,凱文-米特尼克從國際黑客聯盟的秘密交流論壇上,號召了一批美國黑客去攻擊日本海警網。由於為了保密,避免眾人猜出這次的襲擊事件,會合後麵的詹其雄挑撥韓日兩國關係(萬一泄『露』)產生聯想,因此,凱文-米特尼克隻是說看不慣日本,想要教訓一下日本。

    凱文-米特尼克的號召,得到大多數美國黑客的讚同。對於日本,這個不斷侵占美國本土市場的國家,眾多美國人沒有好感。這個昔日隻會卑鄙無恥偷襲珍珠港的小日本,大多數美國人沒有好感。如今,聽聞凱文-米特尼克的號召,立刻響應起來。

    瞬間,眾多黑客在經過簡短商議之後,開始全麵攻擊日本網站。他們也沒有目標,反正見到日本網站就攻擊,不管是官方的,還是私人的,或者是某個公司的,但凡隻要是日本網站,這批美國黑客就進行攻擊。一時之間,日本網絡風聲鶴唳,在這群美國黑客的瘋狂攻擊下,無數日本網站再次遭受到沉重打擊。這批美國黑客,一旦攻陷之後,就會立刻刪除所有資料,隨後添加一副“報仇雪恨”字樣的圖片,張貼在網站首頁上。

    “八嘎!這是怎麼回事?”日本網絡監管中心,麵對這海量的攻擊,一時之間有點茫然不知所措。

    這已經是第二次了!這是自從日本進行互聯網計劃之後,第二次遭遇黑客大舉入侵事件。上次則是“BT之父”科恩的大手筆,利用全球的計算機的“窮計算”攻擊日本各大網站,相對於這次的技術含量,上次則是最簡單,最野蠻,最霸道,也是最無解的『潮』水攻擊。這次,依然是『潮』水般攻擊,不過更具技術『性』和攻擊『性』,而且由於這些黑客徹底刪除網站資料,破壞『性』更大。

    現場負責監管日本網絡的技術員一臉茫然,他們也不明白為何突然會有這麼多黑客進行攻擊,而且水平之高超,絕對是國際一流水平。而且由於對方屬於漫無目的攻擊,根本沒有任何攻擊重點,因此弄得他們也不知該如何進行防禦。

    “保衛重要部門!銀行和『政府』部門的網站,決不能被攻陷!”負責人當機立斷,下令說。

    隨即,日本全國的網絡防衛力量瞬間調動起來,將主要防護部門保護的嚴嚴實實,至於那些個人網站,一般的公司網站就隻能等他們自身自滅了。

    凱文-米特尼克對於日本當局的“丟卒保車”的果斷,相當欣賞,但他們這種做法,隻會讓他們這些黑客更加肆無忌憚,而且隨著攻陷的網站越多,所種植的“肉雞”越多,到時攻擊的力量就更強。

    這就好比滾雪球,將會越滾越大。到最後,將達到日本網絡無法承載的地步,最終崩潰。

    

Snap Time:2018-01-24 11:53:13  ExecTime:0.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