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怒砸燈塔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怒砸燈塔

    在李銳一臉擔憂下,“騰龍”號,調轉船頭,乘風破浪般駛向釣魚島。

    數分鍾之後,釣魚島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麵對這樣一個孤零零,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島嶼,眾人感觸良多。哪怕是極力反對回來的李銳,當麵對釣魚島時,想到的都是釣魚島的往事,想到的都是日本警方在這片海域的橫行霸道,想到的是中國漁民在這片海域的無奈。

    “好了,準備登島吧!”由於“騰龍”號太過巨大,釣魚島附近水域暗礁甚多,未免擱淺,詹其雄隻能將“騰龍”號停靠在1海之外的地方,改由“騰龍”號隨船攜帶的水陸兩棲汽車和摩托艇登陸。

    在留下船員負責看守“騰龍”號之後,林風和傑西卡,林誌玲,蘇菲-瑪索,還有李銳,詹其雄等人駕著水陸兩棲汽車駛向這塊原本屬於中國領土,但一直被日本霸占的島嶼。同時,攜帶的還有一麵巨大的中國國旗!

    數分鍾之後,兩棲汽車成功登陸釣魚島。車門打開,林風從車下來。

    望著腳下這片大地,林風可是頭一次踏上這塊土地,想起以前重生前看見網上那麼多保衛釣魚島的帖子,還有那些事跡,林風是感慨良多。今天,自己是終於踏上了這塊土地!

    林風在那感慨,一旁的詹其雄卻已經淚流滿麵。從小他就知道這是中國領土,中國海域,但中國漁民卻不能在這打漁,至於說靠近更是不許。長大了,參軍了,當海軍了,發現事情遠不是那麼簡單。小時候夢想能夠踏上這塊土地,一直未能實現,那時是沒有能力。長大了有能力了,顧忌多了,卻不敢了!

    如今,他終於踏足這塊土地!這讓他如何不激動!人生都已過而立,才能完成幼時最簡單的一個願望,真是令人悲喜交加!

    李銳望著詹其雄這幅神態,也是一陣感觸。雖然他極為反對前來,但踏上之後,就渾然忘了此事。也和其他海員一樣,在島上慢慢走著,似乎要踏遍這島上每一寸土地方才甘心。

    林風四處看了看,找了個最高的小山坡,走了上去。

    “詹船長,來,這麵旗,由你來『插』!”雖然林風不知道詹其雄生平的願望就是將五星紅旗『插』在釣魚島上,但看見詹其雄如此激動的『摸』樣,這麵旗自然該由他來『插』。

    詹其雄一愣,沒想到林風會讓他來『插』國旗。想到自己能夠親手將國旗『插』在釣魚島的土地上,詹其雄就興奮的渾身顫抖,這可是多年來的心願,沒想到今天終於實現!

    詹其雄顫顫巍巍的舉起五星紅旗,看著紅『色』的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心頭說不出的激動,沉默少許之後,詹其雄鼓起全身力氣,一聲大喝!

    “釣魚島是我們中國人的!”詹其雄用盡全身力氣將五星紅旗死死的『插』入釣魚島的土中!

    四周船員發出一陣歡呼聲!沒有人比他們對釣魚島的感情更深了。他們這些曾經的海軍,對於釣魚島的感情是其他任何人都無法比擬的。尤其是曾經每天巡視在這條航路上的船員,那感情更是旁人無法體會的。當年, 為了避免引起國際糾紛,可以說是盡量避開這些敏感地區。這讓這些曾經的軍人,是大為憤慨。但國有國法,軍有軍規,軍人必須遵守命令。

    如今,他們終於踏上這塊土地,在這上麵『插』上國旗,這是何等自豪,何等榮耀的事!

    “中國萬歲!”所有人仰天怒吼,發出來自炎黃子孫的心靈深處的喊。

    堂堂中華,被小日本欺淩,豈有此理!

    就在這時,遠處一陣汽笛聲,隨後一真哇啦哇啦的鳥語傳來。

    眾人順著聲音望去,一艘『插』著日本太陽旗的巡邏艇飛速的朝著釣魚島駛來,同時還一邊大聲囔囔著。

    “說的是什麼?”林風聽不懂日語,隻能問身邊的林誌玲。

    “老板,他們說這屬於日本領土,我們無權踏上日本領土,要我們快走!”林誌玲咬著貝齒說。

    “老板,他們的語氣可沒有這麼和善。”詹其雄在一旁臉『色』鐵青的將剛才日本巡邏艇的話原汁原味轉述了一遍,這些話充斥著“支那豬”、“東亞病夫”等詞語,聽的林風拳頭捏的咯吱作響。

    “詹其雄,你要知道,你身為船長,應該為老板安全負責!”李銳一聲斥。對於詹其雄在這添油加醋,李銳是相當不滿。雖然詹其雄說的都是實話,沒有一句誇大,但現在說這話就等於在誘導林風,以林風『性』格,聽見這些話如何不氣,沒事林風都要惹出事來!

    果然!

    林風雙目一瞪,四處一掃,看見遠處當年(1996年)日本青年社在釣魚島上設的燈塔,一指。

    “給我把那拆了!”林風大喝一聲。

    我國領土豈能讓小日本的燈塔豎立在那!

    “老板!”李銳聞言,大急。本來吧,拆這個燈塔,可以說是大快人心,但偏偏現在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巡邏艇到了,這要當著他們麵拆燈塔,肯定事情鬧大。那時,可就大大不妙了!

    不過李銳急,詹其雄等人卻歡呼一聲,拿著幾把鐵錘就過去了。他們對這個燈塔早就不順眼了,早就想拆了,隻是一直受於各種約束,如今有林風命令他們可就不怕了。

    “詹其雄,你這是在害老板!”李銳一看,連忙幾步跨到詹其雄身邊,一把拉住詹其雄。

    “你也曾經是軍人,對於這的敏感,你最清楚不過。難道你就不知道這會給老板帶來多大麻煩麼!”李銳怒喝。

    詹其雄一臉尷尬。他自然明白當著日本海上保安廳的麵拆了這個燈塔會有多大麻煩,但他真的很想拆了他。這次有林風在這,讓他有了底氣。林風創造了太多奇跡,他相信別人或許不敢去做,或者不能去做的事,林風一定可以去做。這件事雖然麻煩不小,但在詹其雄看來,林風應該可以解決。想當初,林風都敢在電視上公然叫板日本『政府』,狙擊日本股市,現在拆個燈塔,應該更不是難事。

    對於詹其雄這種心理,李銳又是好笑又是好氣,這和當初林風狙擊日本股市能相提並論麼!這涉及到一個國家的主權,而當初狙擊日本股市,林風卻是遵守著金融市場的遊戲規則,這兩者之間不可同日而論!不過這也不怪詹其雄,他當初隻不過是個大副,基本上一生都在船上跑,政治覺悟沒有那麼高,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出這其中的利害關係的。

    “快命令你的人住手!”李銳喝令。

    聞聽此言,所有船員都停了下來,靜靜的看著詹其雄,等候他下令。

    詹其雄眉頭一皺。李銳比他軍銜高,按理來說他不能違背李銳的命令,尤其這事關林風的安危。但詹其雄真的很想拆了這個燈塔。要知道,每次從這經過,看見這個飄著日本國旗的燈塔,詹其雄就蛋疼。

    但命令就是命令!軍人必須遵守命令!

    “李銳,難道你退役之後,膽子就變得這麼小了麼!我都不怕,你怕什麼!”林風此時卻是一聲喝罵。

    林風自然知道李銳的好意,但男人需要一點熱血,需要一點血『性』,太過隱忍,這樣的人隻配做一名謀士,而不是霸主。林風如今誌在天下,這份血『性』決不能丟,否則以後永遠隻能偏安一隅!

    這一聲喝罵,讓李銳一陣尷尬。但他有他的職責!不過就在李銳一猶豫之間,得到林風示意的眾人已經將鐵錘砸向了燈塔。事情至此,已經無法挽回,李銳想了想,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何況,他心也對砸這個燈塔感到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一陣劇烈的撞擊聲響起,伴隨著還有遠處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艇上傳來的怒罵聲。

    “咚!”、“咚!”...,一聲一聲巨響,燈塔已經開始搖搖欲墜,遠處正在怒衝衝趕來的海上保安廳巡邏艇上傳來連林風都可以聽懂的“八格牙路”等罵聲,顯然巡邏艇上的小日本氣急。要知道,在釣魚島巡邏這麼久,可是頭一次看人這麼大膽,敢上島拆他們的燈塔,簡直不把他們大日本帝國放在眼。

    巡邏艇開的更快,已經到了巡邏艇的物理極限!這些小日本要趕在詹其雄等人徹底破壞燈塔之間,趕到。

    不過,他們遲了!當年中國崛起遲了,但這次可不會遲!

    “嘩啦”一陣巨響,小日本在1996年豎立的燈塔轟然倒地,濺起漫天的灰塵。

    “八嘎!”巡邏艇此刻已趕到釣魚島淺灘處,看見這一幕,氣的六名日本海警哇哇大叫,提著微型衝鋒槍就衝了下來,用槍指著詹其雄等人一陣哇啦啦『亂』叫。

    不過詹其雄等人可不怕。論人數,現在島上除開林風和三個女士,還有18名中國人,都是退伍軍人。論火力,他們這次登島便預料到可能會遇見日本巡邏艇,可以說是帶足了火力。若真要開打,詹其雄可以保證在一瞬間便擊斃這六名日本海警。

    因此,詹其雄等人毫不示弱,大刺刺的冷冷的看著六名日本海警。

    六名日本海警一愣。他們可是首次看見這麼囂張,這麼目無懼『色』的中國人。以往,雖然也有一些漁船會在釣魚島躲避風浪,或者登島休息,但他們一來,槍一亮,那些人就跑了。如今倒好,非但沒有絲毫害怕神『色』,反而拆了他們的燈塔,簡直翻了天了!

    一名看上去是小頭目的日本海警,轉頭打量島上眾人時,也是嚇了一跳,沒想到島上居然會有那麼多中國人,而且還意外發現居然還有三個女人。

    “八嘎,這三個女人長的倒是不錯,要是一起4P那就爽了!”日本海警小頭目眼『露』『淫』光,在林誌玲,傑西卡,蘇菲-瑪索胸前掃來掃去,口中喃喃說。

    詹其雄等人聽了大怒。這三個女人可都是老板的女人,雖然蘇菲-瑪索不是,但卻是貴客。“騰龍”號上不少海員都是她的粉絲,對於她的電影相當喜歡,這次能夠在船上為其服務,覺得是人生幸事。不料,現在卻被小日本如此猥褻,簡直豈有此理。

    眾人齊齊冷哼一聲。

    “八嘎,你們想幹嘛!”六名日本海警,嚇了一跳,用槍不停指著眾人,他們可是第一次看見有中國人這麼傲氣,居然麵對黑洞洞的槍都臉上沒有絲毫懼『色』。

    詹其雄哼了一聲後就沒有再動。現在這種情況,他們等待林風來處理。林風說打他們就打,林風說和談就和談,總之他們全看林風的。不過眾人已經緊緊握住手中的鐵錘,對付這六名日本海警,還不值得用槍,用手中的家夥就足以解決他們了。

    詹其雄相信林風絕對不會慫!

    這時,林風走了出來。

    “我說,你們幹嘛的?”林風冷聲問。

    對於現場主事的居然是個年輕人,那名日本海警小頭目倒是一愣。原本他還以為是那個拿大錘的詹其雄,不料卻是眼前這麼個文文靜靜的年輕人。不過這個年輕人,他怎麼看怎麼覺得眼熟!

    “八嘎,你的幹嘛的?在這幹嘛?”日本海警小頭目懂一點漢語,便用一點半生不熟的漢語問話。

    原本他的計劃是上島就抓人的,自己大日本帝國的燈塔被這些該死的中國人給砸了,直接抓人就是。但這些人的反常表現,讓他起了疑心。擔憂對方又什麼來頭,決定先問清楚。不過不管怎樣,這些人今天是一個都別想跑!

    “我中國人,在我中國的領土散步!”林風指著大地氣吞山河的說。

    “八嘎!這什麼時候成了中國領土了,這是我們大日本帝國的領土。支那人,你現在不但侵犯了我國領土,還砸毀我國公共財產,導致我國漁船無法航行,現在我代表日本警視廳拘捕你!”日本海警小頭目一聽林風說這是中國領土,就急了。當下也懶得問林風是什麼人了,總之抓了走就是,這些事情可以讓那些在辦公室喝茶的人去處理。總之,隻要抓住這些人,他這次就算立功了。

    領土主權被人侵犯,燈塔被砸,這足以讓國內那些右翼分子借機滋事了。——想到此日本海警小頭目一陣『淫』笑。到時這些人都帶回去,那三個小妞,他可以借機嘿嘿...嘿嘿...。

    看見林誌玲三人的身材,這名日本海警小頭目就身體一陣顫抖,這麼極品的女人可是少有,而且居然攤上這檔子事,老天實在太便宜他了!雖然其中有兩個外國人,但這根本就算什麼事。到時給她們吃點『藥』,就什麼都記不得了。那時,還不是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不料,就在日本海警準備拘捕林風等人時,林風笑了,非常愉快的笑了。

    “你笑什麼!”日本海警小頭目被林風笑的心惶惶的,本能的感覺不妙。

    “沒什麼,隻是笑你太愚蠢而已!難道說,日本人就是這樣愚蠢麼?”林風『摸』著下巴喃喃自語說。

    “我在國內曾經聽聞一個故事,一個關於日本起源的故事。”林風神『色』嚴肅說。

    “日本起源的故事,什麼故事?”日本海警小頭目一愣。日本起源,他自然知道,曆史書上都說的再清楚不過。難道在中國也有介紹麼?想起大日本帝國的輝煌,海警小頭目非常想聽聽從支那人口中說出來的日本起源是怎麼樣!他一直為日本的輝煌曆史而自豪!當年,隻是因為美國人的『插』足,日本菜戰敗。不然,早就統一亞洲了!

    而被美國打敗,日本國內上下並不吃驚,因為美國建國比日本早,而且日本要應付整個亞洲戰場,被分了心,所以才會戰敗!——日本上下如此想。

    林風嘴角微微『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

    “在中國古代,有個女人叫潘金蓮,是個超級大美女,嫁給了一個叫做武大郎的人。武大郎有多高你知道麼?”林風問。

    日本海警小頭目搖搖頭。

    林風比了比,大概也就比了有自己腰那麼高,“武大郎就這麼高一點!”

    日本海警小頭目聞言哈哈大笑,嘴嘀咕著支那人也隻有那麼高一點。

    林風聞言,心中冷笑不語,繼續說著自己的故事。

    “這個潘金蓮呢,特別不守『婦』道,不守『婦』道意思明白吧,就是喜歡在外麵勾三搭四。一天呢,她勾搭一個叫西門慶的男人後,被這個武大郎的兄弟知道了,出拳打死了她勾搭的那個男人。潘金蓮就害怕了,知道大禍臨頭,慌忙跑出來逃命,她想啊,這事全是西門慶給惹的,西門不吉利,往東門逃。最後發現沒路了隻得漂洋過海,在一個小島上存身。肚子的孩子出世了,幾年過後,孩子長得又矬又矮,她知道這是武大郎的,可給孩子起個啥名兒呢?叫太郎吧。”林風說。

    日本海警小頭目愣了愣,感覺這故事似乎味道有點不對,但有說不出哪兒不對。隻能繼續聽下去。

    

Snap Time:2018-01-23 15:38:01  ExecTime: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