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詹其雄的心願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詹其雄的心願

    釣魚島!

    林風順著詹其雄的手勢看去,一片島嶼出現在麵前。那在電視看見過無數次的釣魚島圖片,赫然就真實的出現在眼前。

    釣魚島又稱釣魚台、釣魚台群島、釣魚台列島(日本稱其為“尖閣列島”),位於中國東海大陸架的東部邊緣,在地質結構上是附屬於中國台灣的大陸『性』島嶼。不過可恨的美帝國主義在1972年將琉球主權移交日本時,一並將釣魚台列嶼的行政管轄權也交給日本。因此,一直以來該島實際由日本控製,被劃為衝繩縣石垣市。這件事也直接促成了民間“保釣運動”的形成,也造成了曠日持久的“保釣事件”。

    其實說起來,釣魚島本身不過4.3平方公大,而且上麵基岩『裸』『露』,尖峰突起,土層基薄,缺乏淡水。可以說,根本就不適合人的生存,本身這個島嶼沒有任何價值。不過其蘊含的經濟價值卻是極大。釣魚島附近蘊含著大量石油資源,在這個石油經濟年代,僅憑這一點,就令人垂涎。而且,這是我國東海靖魚場。太平洋黑『潮』流經這,帶來了大批魚群,所以我國浙江、福建和台灣等地的漁民經常到這一帶捕魚。在釣魚島與東南方的北小島、南小島之間,有一條寬達l000多米的“蛇島海峽”,風平浪靜,成為漁民的天然避風港灣。在這個海峽港灣中,還盛產飛花魚,台灣省基隆、蘇澳兩地漁民,常靠此漁區生存。

    在如此多的經濟誘『惑』下,日本這個國土貧瘠,人口眾多的小國,自然不會放過這樣一塊肥肉。而且自古以來,小日本就對中國虎視眈眈,一直有著吞並中國的野心,在戰敗之後大力發展經濟的同時,念念不忘想要吞並中國。在小日本的狼子野心之下,伺機尋找一切機會挑釁中國,試探中國的反應,借此評估雙方實力。釣魚島,自然是最好的舞台!

    想到此,林風心中一口悶氣憋的慌。這件事上,作為民眾真的是勞心勞力,可惜,可歎,可悲!

    “走吧,回上海吧!”林風望了眼釣魚島,下令說。

    “是!”詹其雄應聲之後,命令開船。

    就在這時,一艘日本巡邏艇從遠處駛了過來,衝著這邊囔了一嗓子後,又開走了。

    “怎麼回事?那些小日本說什麼?”林風見李銳等人氣『色』鐵青,便問。

    李銳等人皺皺眉,搖搖頭,隻是推說日本人說話有點太衝,令人不舒服,沒有什麼大事。

    林風一看眾人神『色』,便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不過他們不肯說,林風也無奈。雖然林風自己的公司已經開到日本,而且在日本還有個情人風間繪理紗,但實際上林風對於日語一竅不通。林風學了英語,也在補習法語,還嚐試在進修拉丁語,但林風打死不學日語。這是一個中國人的自尊。要學,也是該日本人去學漢語。

    若有一天,我能得勢,一定讓全日本學漢語!——林風篤定說。

    不過眾人不說,但不代表林風無法知道。

    “誌玲,剛才那些小日本說什麼?”林風問一旁的林誌玲。

    林誌玲身為林風秘書,精通英語,日語和法語三門外語,正在進修德語和阿拉伯語。可謂是個全才!為了能夠在林風身邊凸顯特殊和與眾不同,林誌玲可謂煞費苦心。

    聽聞林風的話,林誌玲猶豫了下,眼睛一掃,看見李銳正在朝她悄悄打手勢,暗示讓她不要說。

    “誌玲,說!剛才那些小日本到底說了什麼!”林風麵『色』嚴肅的說。

    林誌玲被林風嚇了一跳,林風可是很少對她這麼嚴肅。嚴肅起來的林風,給了林誌玲一股極其強大的壓迫感,讓林誌玲隱隱有著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老板,剛才那些日本警察說釣魚島是...是日本人的地方,讓我們中國船隻不要在此過多逗留!”林誌玲結結巴巴的說。

    林風聞言,猛拍了一下桌子,桌上水果盤的葡萄滾落一地。

    混賬!釣魚島是我們中國的地方,小日本有何權利趕我們走!——林風怒氣衝衝。林風不否認自己是個仇日份子,但這時日本人自找的。二戰期間,用最野蠻,最殘酷的方式在我國領土上施暴,戰敗之後,非但拒不承認當年之暴行,反而處處挑釁中國,侮辱國人,抵製日本,捍衛國權,這是一名中國人應有的態度。

    林誌玲被林風嚇了一跳!

    “還有什麼!”林風又問一句。

    剛才這句話雖然令人氣憤,但絕不至於讓李銳等人問顏『色』變。不管承認不承認,實際上釣魚島的管理者幾十年來,一直都是日本。李銳等人身為軍人,對其應該更加了解。剛才小日本的話,雖然令中國人氣憤,但不至於讓李銳等人那麼憤慨!

    林誌玲掃了眼李銳,又看了眼怒氣衝衝的林風,顫顫巍巍的說,“剛才,那些日本最後罵了句——支那豬也配擁有這樣豪華的遊輪!”

    “什麼!”林風聞言勃然大怒!

    支那豬!——林風最聽不得這句話,這是對中國人最赤『裸』『裸』的侮辱。

    “停船!給我回去!”林風臉『色』鐵青下令。

    “老板!這樣會讓事情激化,你的身份太敏感,不適合在這種場合出現!”李銳急促說。

    剛才李銳示意林誌玲不要告訴林風,便是擔心林風聽見這話,會受不了。結果,李銳的擔心是對了。林風聽聞這話後,果然受不住!想要回去,李銳不知道林風回去幹嘛,但林風的身份那麼敏感,一舉一動可以說都牽連甚大,本來一件小小的個人行為,都會可能引起國際糾紛。國家雖然極為照顧林風,但有些事上,如果林風太活躍,並不好。

    “李銳,不管我是什麼身份,但我首先是一個中國人!”林風站了起來,望著李銳一字一句說。

    “可是...”李銳想要勸說,但卻被林風的氣勢壓住。

    林風轉過身,一把拉住李銳的胳膊,將其拉到船尾,指著已經在身後的釣魚島。

    “李銳,釣魚島自古就是中國的地方。如今,我們身為中國人,卻要被日本人趕走,而且其嘲諷我們為支那豬!如果我今天忍氣吞聲了,那以後我如何做人!”

    李銳望著遠處的釣魚島,一陣沉默。剛才日本巡邏艇上的日本海警的喝罵,自然讓他生氣。但他身為林風保鏢,首要的責任不是去和日本警方鬥氣,而是確保林風安全,這是保鏢的第一職責。如果這個時候掉頭,以林風『性』格,指不定鬧出什麼事來。而且讓李銳更為害怕的是,經過海盜事件之後,詹其雄等人對林風相當信服,如果林風有什麼命令,隻要不是違反仁心道德和法律的,他們都不會拒絕。

    尤其更為嚴重的是,現在的船上裝滿了軍火!不但有火箭筒,衝鋒槍,魚雷,還有武裝直升機!一旦和日方發生衝突,以詹其雄等人擔任海軍時對日本的怨恨,恐怕將會惹來天大麻煩!想到這,李銳額頭冷汗直冒!

    “老板,安全第一!大丈夫要能屈能伸,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李銳重複說。

    “李銳,我明白你的考慮。但你要明白一點,忍,是美德,一種優良品質,這樣能更好的處理事情。但不是什麼事都能忍的,什麼都忍,最終隻會讓一個人變的懦弱,變得膽小怕事。”林風義正言辭說。

    “可是...”李銳還想勸說,但再次被林風打斷。

    “李銳,我問你,如果剛才是Mao『主席』在,他會如何做?”林風大喝問。

    Mao『主席』!——李銳被林風問的一愣。

    如果Mao『主席』在這,剛才就衝小日本那番囂張言論,還有那辱罵中國人的語氣,李銳可以肯定,當時就把那艘日本巡邏艇給擊沉了。如果日本敢唧唧歪歪,恐怕就直接宣戰了!

    可現在不是那個時候了!

    “詹船長,調轉船頭,給我回去!”林風下令。

    “遵命!”詹其雄聞言大喜。

    詹其雄小時候便生活在海邊,曾隨父親打漁。那個時候,便飽受日本警方的驅趕,每次在釣魚島打漁都像做賊一樣。長大後,詹其雄便立誌考上了海軍,希望能夠改變這個局麵。不料,成為海軍後,才發覺很多事情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一直到退役,他都沒有完成他的心願,在釣魚島上『插』上中國國旗!

    現在林風讓其回去,正和詹其雄意,今天他一定要將中國國旗『插』在釣魚島上!

    “詹其雄!你這是胡鬧!我以少校名義命令你,繼續前行!”李銳是真怒了,這要回去,肯定惹出天大麻煩來。

    詹其雄一顫,他也是首次見李銳這麼生氣,而且李銳用軍銜壓人,這讓他真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李銳能壓的了詹其雄,卻壓不住林風。

    “李銳,這是我的命令,和詹船長無關。”林風冷聲說。

    “老板!”李銳是真急了,他都想直接擊暈林風,然後讓詹其雄開船。等開遠了,林風也就不會再想要鬧事了。但林風現在修煉“升龍決”有小成,李銳擊倒林風容易,但想要擊倒中又不傷害林風,那不可能!

    “好了,李銳,不要擔心,我自有分寸!”林風緩和說。

    李銳聞言一陣無語。你要有分寸就好了!

    

Snap Time:2018-08-19 19:54:33  ExecTime: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