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零三十章鐵血的錘煉


    第一千零三十章  鐵血的錘煉

    麵對悍不畏死衝過來的海盜,林風果然的下達了發『射』魚雷的命令。

    一枚魚雷在漆黑的夜,劃破波浪,悄無聲息的衝向海盜。

    “轟隆!”一聲巨響,一艘快艇在夜空中發出巨大火光,接著一聲巨響。

    哇啦、哇啦!——其餘六艘快艇上的海盜一陣驚駭。哇啦、哇啦說著眾人聽不懂的語言。

    “我警告你們,如果再靠近,後果一切自負!”林風冷聲大叫。

    眾多海盜聞聽此言,一陣咆哮。頓時,一梭子子彈掃『射』過來,不過由於雙方距離較遠,又是晚上,大多掃偏,因此倒沒有給眾人帶來任何實質『性』威脅。

    “再發『射』一枚魚雷!”林風下令。

    詹其雄點點頭,隨即吩咐船員再次發『射』一枚魚雷。

    就在因為目睹同伴慘死而怒火中燒的眾多海盜,剛剛下令繼續進攻,他們一定要抓住這艘豪華遊輪的擁有者林風。不料,剛剛下令進攻,這邊自己的快艇又炸了一艘。這頓時讓眾多海盜猛吸一口涼氣。

    要知道,在今天來之前,他們可是從來沒聽說過遊輪上會安裝有魚雷的,這也太離譜了。什麼時候遊輪上都有魚雷了,這和軍艦還有什麼區別?——海盜頭頭腦門冒汗。現在是進攻還是不進攻?

    進攻害怕對方還有魚雷,這些可都是自己的兄弟,要是死了自己可就沒怎樣縱橫這片海域的資本了。可不進攻,已經死了2船的兄弟了,他們不能白死。

    “老大,這是遊輪吧,上麵應該不會有太多魚雷!”一名精明的小弟說。

    海盜頭頭想了想,點頭,的確,遊輪就是遊輪,它不是軍艦,就算有魚雷也應該很少才對。

    “將最後一枚發『射』出去!”林風沉著說。

    詹其雄聞言眉頭一皺,這要發『射』出去,整艘船就算是徹底沒有任何抵抗力了,就如同一個脫光的美女掉進一個流浪漢的懷抱,其下場是可想而知的。

    “發『射』!”林風卻堅持說。

    詹其雄眉頭緊鎖。如果發『射』了,等會海盜要是發狂起來,他們這些船員可就倒黴了。這些人都是詹其雄的部下,他身為船長,除了要絕對保障林風的安全之外,也要盡可能的保障手下人的安全。

    見詹其雄不為所動,林風眉頭一皺。

    李銳一旁見了,還怕倆人其衝突,連忙勸說。

    “詹上尉,相信老板的判斷力,我相信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何況,已經發『射』了兩枚魚雷了!”李銳沉聲說。

    在“狼牙”安保公司,依然保留著軍銜製。這也是為了應付突發事件,一旦某個部門或者小隊的負責人出了任何意外,其他人可以迅速接手,避免出現混『亂』。而這個軍銜製提升,自然也是按功論賞。比如李銳,由於長期負責保護林風,2年來,沒有出現過一次安全事故,導致林風遭遇任何風險,目前軍銜已經提升到少校。當然,這也有王猛刻意提拔的成分,他要保證林風身邊有一位軍銜足夠高的人,這樣可以保證林風在遇見任何突發情況下,可以調用“狼牙”安保公司的一切資源。

    詹其雄聞言,眉頭緊鎖。但在林風的身份,李銳的等級,自己的職責下,無奈命令屬下發『射』最後一枚魚雷。

    帶著一股波浪,最後一枚魚雷沉默無聲的衝向了海盜快艇。

    就在海盜頭頭猶豫之時,一聲巨響!離海盜頭頭不遠處的一艘快艇再次被該死的魚雷命中,看著自己那些個部下慘死,海盜頭頭流『露』出一種悲傷的情緒,但更多的是恐懼。現在他已經損失了三艘快艇的部下了,而對方那麼大一艘遊輪還不知道有多少魚雷。雖說遊輪的魚雷不會太多,但誰知道還有沒有呢!萬一隻剩一枚了, 結果剛好命中自己了,這不是一件很悲哀的事麼!

    想到此,海盜頭頭就有點想撤退了。隻是損失了那麼多手下,『毛』都沒撈到一根就撤退,這讓海盜頭頭非常不甘,而且在手下麵前下不了台。

    “喂,我已經沒有魚雷了,你們可以放心進攻了!看見那條金龍沒有,純金打造,至少價值上億美元!”林風指著甲板上那仿佛要騰飛的金龍說。

    林誌玲聞言一聽,差點笑出來。林風這是在忽悠了,這條金龍雖然巨大,但隻是外表鍍金,內體卻是銅的,林風卻說是純金,這還真是會開玩笑。不過轉念之間,林誌玲又有點茫然,林風說這“金龍”是純金的,那不是在讓海盜來搶劫麼!

    林誌玲雖然『迷』『惑』,李銳等人卻一臉欽佩的看著林風。這就是兵法上的“空城計”了!有剛才三枚魚雷打底,林風這手“空城計”可比當年諸葛亮的“空城計”漂亮多了!

    當年人家司馬懿是大兵壓境,圍困諸葛亮。諸葛亮大開城門,在城樓手撫素琴,嚇退司馬懿。但這完全屬於杜撰,要知道,當時司馬懿隨便派個人對著諸葛亮『射』一箭,都能『射』死他。何況,司馬懿大軍壓境,就算城內再有什麼埋伏,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了你諸葛亮。所以說,諸葛亮的空城計是假的。但林風的這個空城計卻是真的。

    在靠近直布羅陀海峽的地中海海麵上,天空一片漆黑,伸手幾乎不見五指,巨大的“騰龍”號有如一尊鋼鐵巨人一般靜靜的停靠在那,唯一的聲響便是被魚雷炸傷的海盜的慘嚎聲,這無聲的壓力讓眾多海盜膽戰心驚。

    海盜頭頭用手電照了照遠處高高豎立的“金龍”,在手電照『射』下閃閃發光的金龍,惹得眾多海盜垂涎三尺。他們做海盜就是為了求財,以往抓人質,勒索綁票,那個過程之艱辛,就不說了,可以說是聞著傷心,見者流淚。如今這麼大一尊閃閃發光的“金龍”在這,隻要能夠搶回來,那就足以讓他們吃上好幾年了。

    可是,這還要有名享受才行。對麵那個該死的如此坦白的說船上沒有魚雷了,還赤『裸』『裸』的告訴他們那條“金龍”純金打造,這世界上會有這麼便宜的事,還是有人會這麼傻,告訴海盜自己有多少財富麼?——海盜頭頭打死也不相信天下會有這麼便宜的事。肯定是這個該死的家夥想要忽悠他們,等他們靠近之後,再將他們幹掉。

    連魚雷都有,海盜頭頭就不信這艘船上會沒有火箭筒之類的武器。就算退一萬步說,真的沒有魚雷,那些火箭筒啊什麼的,也足夠讓他們全部完蛋,去喂鯊魚了!

    “撤!”海盜頭頭不甘心的發出撤退的命令。

    其餘海盜雖然對那條“金龍”,還有如此富麗堂皇的遊輪上的財富念念不忘,但錢是要有命才能花,命都沒了,要錢還有什麼用!

    “呼~~~”望著眾多海盜撤退,林風長鬆一口氣。

    剛才這個空城計,林風也用的極為緊張,這也是林風靈機一動,利用人的心,打個心理戰術而已。但是否真的能夠成功,並沒有絕對把握。不過所幸,最後成功了!

    “老板,對不起,剛才我不該...”詹其雄一臉誠懇的道歉,為自己剛才對林風的懷疑道歉。

    但卻被林風製止!

    “詹船長,你的作法也是對的,沒有錯。我這個辦法雖然成功,但畢竟冒了很大風險,也讓你們跟著我一起冒險了。”林風此刻自然不會去怪詹其雄,這個人可是日後自己的“騰龍”號的船長,自己的安危可全在他身上,林風自然要趁機收攏人心。“狼牙”安保公司雖然屬於自己名下,但自己並不和這些人長打交道,他們更加信服的是王猛這些人,而不是出資人。

    不過所幸,這些海盜給了林風一個收買人心的機會。現在看詹其雄等人眼神,林風便知道這些人對自己的忠心不再是看在自己是公司出資人份上,而是真的敬重自己。畢竟,大家也算經曆過生死考驗了。

    “傑西卡小姐,林誌玲小姐,蘇菲-瑪索女士,還請你們進去回避一下,等會場麵可能你們不會喜歡看!”這時,李銳將傑西卡,林誌玲和蘇菲-瑪索三位女士請了進去。等會“騰龍”號就會經過還在燃燒的三艘快艇附近水域,三麵飄著不少死屍,有的死狀較為淒慘,如果傑西卡三人看了,恐怕會受不了。

    將三位女士請進去之後,李銳過來看著林風。

    “老板,我有句話一定要說出來,或許會有點得罪你,但我必須說。”李銳神『色』嚴肅說。

    林風點點頭,示意李銳有話直說。

    “老板,雖然剛才發『射』魚雷攻擊海盜是為了自救,但畢竟造成了死傷。而這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危害,我們這些經曆過戰火的軍人是相當清楚的,但老板可能不清楚。就算清楚也隻是通過電視或者書籍知道一些枯燥的數字,但那和親身經曆是完全無法相提並論的。沒有親身經曆過戰火的人是無法明白這些武器會帶來多大的災難。這就好比躺在沙發上吃爆米花的人,永遠無法體會到電視那些戰『亂』國家平民的悲哀,永遠不能明白!”李銳沉聲說。

    “李銳,你這話是想告訴我,要我謹慎對待自己擁有的權利麼?”林風沉思片刻後說,沉『吟』說。

    李銳點點頭。以前林風的權利多大商業上,但現在林風擁有“騰龍”號後,隨著這次海盜事件發生,以後勢必將裝備更多的武器。一旦擁有武器,如果林風因為無法控製心中的一些情緒,而利用這些武器肆意妄為,那所帶來的危害就太大了。

    至於這些海盜,雖然可惡,也可恨,但對於他們,李銳希望能夠警告他們,嚇退他們,而不是屠殺。可看林風剛才那神『色』,真有將其屠殺一空的感覺。李銳害怕林風以後擁有這樣的武力之後,會做出一些令人瘋狂的事來。那樣,就太可怕了!

    “所以,老板,我懇請你看看這些海盜的屍體,以後去謹慎對待自己所擁有的權利!”李銳說。

    林風點點頭,雖然李銳的話讓林風心中多少有點不舒服,但林風知道,李銳說的沒錯。剛才隨著自己一聲令下,便有數名海盜死在魚雷之下,那種屠戮的感覺,從內心上來說,非常刺激,這種完全掌握對方生死的權利,好刺激。但被李銳這麼一提醒,林風知道這種刺激雖然很令人過癮,但也的確是把雙刃劍,一旦控製不住心頭的欲望,那就會被這種欲望所控製,成為一個殺人惡魔。

    隨著“騰龍”號緩緩而行,林風看見那三艘因為魚雷而支離破碎的快艇,附近的海麵上漂浮著各種死狀的屍體,淒慘無比,看的林風陣陣惡心。雖然剛才下令炸的極爽,但此刻看見這些屍體,想到這些人是因為剛才自己一聲令下就慘死,雖然對方是海盜,讓也依然令林風趕到陣陣惡心,一種殺人的恐懼感從林風內心深處冒了出來。

    林風突然感到胃部一陣痙攣,想要吐卻吐不出來,臉『色』發白,雙手緊緊的抓住欄杆,全身瑟瑟發抖。

    詹其雄想要上前安慰林風一把。第一次殺人都是如此,隻要挺過去就好。何況這是被迫反擊,如果不對付這些海盜,他們瘋狂起來,所做的事更甚。

    但李銳卻搖搖手。他讓林風看這,除了讓林風明白要謹慎對待擁有的權利之外,也希望林風能夠變得更鐵血一點。這個人注定將會改變世界,改變未來。對於目前的國家,李銳有太多的無奈,那是一種根深蒂固的頑疾,是很難根治的。但林風這個商界奇葩,卻是可以改變這一切的。他擁有創造奇跡的可能。王猛等人對林風的一個最深的期望,便是能夠借由他的手改變中國。

    當然,這條路很遙遠,很漫長,但卻是可以令人期待的。而這,需要林風變得更鐵血,更堅強,要有麵對任何險境都不為所動的堅強,要有信念,那種哪怕眾叛親離,也會堅持自己選擇的信念。

    而此刻,目睹自己親手下令殺人之後的屍體,就是對林風最好的錘煉。

    

Snap Time:2018-08-20 04:55:05  ExecTime:0.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