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睡美人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睡美人

    傑西卡想脫!

    林風會拒絕這個建議嗎?

    是男人都不會!何況在這麼浪漫的夜晚,外麵海麵上一輪明月高空掛,海浪滔滔涓涓聲,透過天窗侵進來的月光,讓整個房間充滿了羅曼蒂克和曖昧。

    林風喉嚨一陣咕嚕。傑西卡穿著衣服都無法遮擋她那曼妙身姿,如果脫了衣服呢,那...那...,想到這,林風全身一陣燥熱,雙手微微顫抖。

    傑西卡臉上紅暈一現,不過在這幽暗的房間,雖然有著淡淡月光,但她無法完全看清林風的樣子,心中也就少了一份羞澀,在紅酒後勁的散發下,心中多了一絲衝動。

    “哢噠”一聲,傑西卡解開了第一顆扣子,『露』出雪白的脖子,在月光下,格外的白皙。

    林風心髒猛的一跳!

    又是一聲,傑西卡解開第二顆扣子。隱隱『露』出深邃的『乳』溝來。

    林風全身血『液』幾乎凝固!

    第三聲響,第三顆扣子開了,渾圓的『乳』球『露』了出來,不過兩邊衣襟將其隱約遮住,在吹來的微微海風下,若隱若現。

    林風凝固的血『液』頓時有如黃河決堤,飛速的流動,全身燥熱無比。

    第四聲響,扣子已經全部解開,傑西卡微微的動了下,兩邊衣襟向兩邊散開,但卻遮住重要部位,那傲人的雙峰,渾圓的『乳』球恰好被遮住,但卻『露』出那平坦光滑,無一絲贅肉的小腹來。

    林風全身血『液』往一處湧,那瞬時堅硬如鐵,有如擎天一柱。

    傑西卡臉『色』更紅。雖然她也拍過一些尺度較為大膽的戲,比如《禁室『迷』情夜》,《甜心辣舞》等電影,穿著也極為暴『露』,常常泳裝上鏡。在認識林風之前,她的台詞和衣服一樣少。不過那畢竟是為了工作,為了生活,才不得不如此。但傑西卡本身是一個極為矜持的女孩,是好萊塢少有的“據『裸』”女演員。像今天這樣,在一個男人麵前寬衣,卻是生平第一次。這讓傑西卡極為害羞。不過害羞的同時,心中又有一絲渴望。

    她渴望從林風眼中看到對自己著『迷』,對自己癡『迷』的眼神,證明自己是能夠『迷』倒林風的。

    的確!傑西卡雖然隻是羅裳半解,但已經成功『迷』住林風。透著月光望著傑西卡那近乎完美比例的身姿,心髒有如擂鼓一般劇烈跳動。傑西卡的『性』感是得到過嚴謹的科學認證的,既不豐滿也不清瘦,有著運動員般健美的身姿。隻是她身上的肌肉,都柔美地化為弧線,顯得健康卻不硬朗。而她的身材比例甚至超越了一代“『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

    如今這個新一代的『性』感女神半『裸』躺在自己麵前,是男人都會衝動!

    不過林風卻憑借著在商海磨練出來的意誌力生生克製住這份衝動。如果現在就有如禽獸般的撲過去,的確,可以得到傑西卡的身體,但失去的卻是傑西卡的心。傑西卡不是那種放『蕩』不堪的女孩,她能在好萊塢這個大染缸保持著自己的堅持和底線,這已經說明了傑西卡的純潔。

    林風不能去玷汙了這份純潔。

    “林,這樣就好了,可以麼?”傑西卡害羞的說。

    林風聞言,頓時一陣失望。按照《泰坦尼克號》麵的劇情,Rose是全『裸』的,但現在傑西卡卻接受不了那個尺度,隻願半『裸』,這自然讓充滿期待的林風倍感失望。不過心中卻又有一種欣慰,對傑西卡矜持的欣慰。

    男人就是這樣,對於女人既希望她放『蕩』,又希望她矜持。男人的複雜心理,也是女人難以理解的。

    “恩,夠了,夠了!”林風盡量控製住心頭的失望,肯定說。

    傑西卡心中微微一定。她剛才因為酒精的作用,而有點衝動。但現在,酒精的效用在慢慢消失,她心中的羞澀就占據了主導力量。現在這個尺度,已經是她目前最大極限了。

    “林,可以畫了麼?”傑西卡嬌羞的叫了一聲。

    林風連忙點頭。不過拿著畫筆的手,倍感沉重。自己那點拙劣的畫工,如何能夠畫出美麗不可方物的傑西卡。林風相信,如果自己要真的畫出來,傑西卡肯定會生氣的。

    女人都是愛美的。如果自己喜歡的人,把自己畫的人模鬼樣,換做誰都會生氣。

    不行,自己不能讓傑西卡失望!——林風暗自鼓起。想了想,現在也隻能拚老命了,既然上天都能讓自己重生一次,那麼讓自己畫出一幅絕美的傑西卡半『裸』圖,應該也不難。自己是受上帝垂青的,上帝應該不會這麼殘忍對待自己。

    當下,雖然林風是無神論者,但也對著諸天神佛,進行了最虔誠,最神聖,最肅穆的祈禱。

    在祈禱過後,林風提起筆。

    三分鍾之後,林風右手紋絲不動。

    十分鍾之後,林風的右手動了。

    不過十五分鍾之後,一聲嘶響,林風撕破了之前畫的那張。那張傑西卡變成了芙蓉。

    二十分鍾之後,林風又撕了一張,這張傑西卡成為了鳳姐。

    三十分鍾之後,林風想哭了。這章傑西卡成為了“小月月”。林風想要抱頭痛哭,自己怎麼會畫成“小月月”,這完全是在侮辱傑西卡。

    四十分鍾之後,林風仰天長歎,再次撕了一張。

    “傑西卡,我...”就當林風準備向傑西卡坦誠自己根本就不會畫畫的材料,畫不出完美的傑西卡時,才赫然發覺傑西卡已經悄然睡著了。

    甜美的容顏,長長的睫『毛』,靜靜的靠在沙發上,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高聳的胸部隨著呼吸一起一伏,兩邊的衣襟在起伏之下,隱約透著無限春光,這場景組成了一幅恬靜的睡美人圖。

    林風腦海一震,心中有了種衝動,想要將這副絕美的睡美人圖畫下來的衝動。

    疾筆如飛,下筆如神,二十分鍾之後,一幅睡美人圖成了。不過看著自己的傑作,林風一陣搖頭。自己還真他媽不是畫畫的料,這麼一幅絕美睡美人圖,愣給自己畫成...畫成...,林風著實不敢評價自己的畫風。

    頭疼!無奈!但林風真的不想讓傑西卡失望。猛然間,林風腦海靈光一閃。

    《泰坦尼克號》時期,雖然有各種流派的畫風,但肯定沒有一種——Q版。

    自己那點拙劣的繪畫技巧,還不了素描,難道還畫不了Q版麼!想到這,林風立刻回到畫板前。

    三十分鍾之後,林風終於長籲一口氣。這個Q版傑西卡半『裸』圖總算完工。當然,由於林風拙劣的畫技,這個Q版真的很Q版,不過必須承認,傑西卡在麵挺可愛的。

    就在這時,傑西卡呻『吟』一聲,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醒了過來。

    “林,不好意思,我睡著了,畫好了麼!”傑西卡一臉嬌羞,原本她讓林風畫畫,不料自己卻睡著了,這著實有點不該。不料,傑西卡等了半天,卻沒有聽見林風說話,回頭望去,發現林風正呆若木雞的望著自己胸部。

    傑西卡連忙低頭望去,隻見兩邊衣襟輕輕掛在自己一對『乳』球的那兩顆“葡萄”上,大半『乳』球暴『露』在空氣當中,這個場麵說不出的誘『惑』,尤其隨著傑西卡的呼吸,兩邊的衣襟似乎隨時都可能從兩顆“葡萄”上滑落下去,『露』出傑西卡那渾圓,堅挺的胸部。

    “呀~~”傑西卡輕呼一聲,雙手連忙把衣服拉好,滿臉羞紅。

    林風也清醒過來,也是一臉尷尬。不過剛才那場麵實在太誘『惑』人了,林風相信任何男人看了都會血脈噴張,呆若木雞。

    尤物!絕對的尤物!——林風心中不斷的重複。這個傑西卡絕對是林風見過最具誘『惑』力的女人。她天生就是『性』感女神。

    “林,畫好了麼?能給我看看麼?”傑西卡為了緩解這尷尬氣氛,岔開話題說。

    林風愣了下後,連連點頭。

    “傑西卡,我的畫技不佳,你可不要笑我!”林風略微有點緊張的走了過去。

    這個Q版的畫,雖然讓林風自己勉強滿意,但這Q版畫本身可有點難登大雅之堂,傑西卡看來恐怕會失望。但如果給傑西卡看林風之前畫的,那就不是失望,而是絕望。

    傑西卡期待之中,從林風手中接過林風經曆數小時所畫的自己半『裸』圖。

    不料,傑西卡一看之下,哭笑不得。畫上,一個極為Q版的女人斜躺在更為Q版的沙發上,依稀的傑西卡可以從畫中看出這個超級Q版的少女是自己。

    “林,你這畫也太抽象派了!”傑西卡想了半天,最終隻能想到“抽象派”這個詞來形容林風這張畫。

    “嘿嘿,我這是抽象派Q版畫!”林風厚著臉皮一陣傻笑。

    傑西卡無奈一笑,心中少少的一點失望。

    “林,我困了,我想回去休息了。”傑西卡一臉倦容的說。

    林風失望點點頭。顯然,自己這副畫讓傑西卡相當不滿意了。

    就在這時,一陣狂風吹來,傑西卡忘記扣的衣服頓時飛揚起來。

    “呀!”一聲驚呼,傑西卡趕緊捂住胸部,但剛才那驚鴻一瞥已經讓林風看見傑西卡的胸部全景圖,那個畫麵,林風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總之,林風必須承認,這是自己看過比例最完美的胸部,非常的令人想要去『摸』一把。

    此時,海風依然狂嘯,傑西卡捂著胸部的手僅僅隻能讓最關鍵的地方不『露』出來,至於那沒有一絲贅肉的腹部,光滑的背部卻是一覽無遺,看的林風目眩神『迷』,愣了好半天才想起來去關窗戶。

    “砰”一聲響,窗戶終於關上。

    “呼!”傑西卡長鬆一口氣,不過看見臉上,臉上頓時一紅。剛才雖然護住關鍵位置,但身上衣服被海風吹得四起,這著實讓傑西卡羞愧。

    林風此時在一旁感歎。剛才那畫麵像極了瑪麗蓮-夢『露』的經典動作,隻不過瑪麗蓮-夢『露』是手捂裙子,傑西卡是手捂胸部。雖然所護地方不同,但效果卻是一樣。

    “林!”傑西卡嬌嗔的跺跺腳,她被林風看的一臉羞紅。

    “咳,咳!”林風咳嗽幾聲。

    “對了,傑西卡,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房吧!”林風隻能岔開話題。

    傑西卡點點頭,扣好扣子,向外走去。臨到門口,傑西卡腳下踩到一張紙,順勢揀了起來。

    “林,這是...”傑西卡看著紙張上的圖畫,驚訝問。

    “呃...”林風一臉尷尬。這幅畫是林風畫Q版之前畫的睡美人圖,可惜畫的是相當的失敗。林風已經將其放在畫板下麵了,準備等傑西卡走之後就處理掉,不料卻被剛才一陣狂風給吹了起來,還被傑西卡看見。

    “傑西卡,抱歉,我畫的真的很爛,讓你見笑了!”林風一臉抱歉說。

    不料,傑西卡卻是一臉笑意,小心翼翼的將這張睡美人圖收好。的確,這張睡美人圖畫的相當的差,傑西卡是看了半天,才勉強看出自己一絲影子,但對於傑西卡來說,這張畫遠比剛才那張Q版要珍貴的多,也比任何大師的畫要珍貴。因為從這張畫上,傑西卡看出了林風的用心。林風是非常認真的在畫,隻是因為畫技原因才畫出物是人非的圖來。但這對傑西卡來說,已經足夠了。

    “林,謝謝你!”傑西卡湊到林風臉頰邊,輕吻了一口。

    林風『摸』著臉頰愣住。一張這麼爛的畫,居然還能換到香吻?林風真的很吃驚。

    果然,女人心,海底針!

    “林,我今晚可以留下來麼?”傑西卡突然關上門,靠在門上,頭輕輕一歪,『露』出雪白的粉頸,身體微微前傾,胸前那對『乳』球『露』出小半來。

    林風情不自禁的『舔』了『舔』舌頭,這個姿勢太誘『惑』人了,而且居然問自己今晚是否可以留下來。

    “傑西卡!”林風輕叫一聲,雙手撐到門上,額頭靠在傑西卡頭上。

    “林!”傑西卡被林風這麼近距離接觸,隻覺渾身燥熱,一種強烈的不安和興奮感同時湧上心頭。她知道這樣下去,會發生什麼事,她有點害怕,但又很期待。

    

Snap Time:2018-01-16 21:46:58  ExecTime: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