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一十二章硝煙四起


    第一千一十二章  硝煙四起

    “默多克先生,林,我們還是趕緊開始牌局吧。大家好不容易湊到一起,可不能浪費這大好光陰!”埃利森連忙打圓場,將倆人分開。

    “來了蒙特卡羅怎麼能夠不玩一把呢。林先生,不如玩一把?”默多克微笑說。

    林風點點頭,隨即坐到桌位上。

    埃利森深深嗅口氣,感受著空氣中彌漫的那濃鬱的劍拔弩張的味道。無奈搖搖頭,埃利森怎麼也想不到,林風和默多克之間似乎比自己和保羅-艾倫之間關係更加緊張。

    隨即四人坐下。林風和默多克麵對麵,埃利森和保羅-艾倫麵對麵。

    “老規矩,有限下注。桌麵最高賭金四萬歐元!”埃利森在開牌之前叮囑說。

    眾人紛紛點頭。雖然蒙特卡羅是賭城,但眾人到這可不是專為賭博而來,而是度假休閑。賭博,隻是助興而已,就算私人之間有那麼點不對路,但也不會用賭博來解決私人恩怨,這太幼稚。而且,牌桌上,運氣成分太多。再好的牌,也禁不住對方的瘋狂運氣。而在座四人能夠成功,靠的都不是運氣,而是自己的智慧和魄力。

    因此,四人不會選擇在牌桌上解決問題。當然,在有限的投注下,打擊一下對手卻是不錯的選擇。隨後,四人丟下1000元籌碼開始遊戲。

    戰局進行的頗為微妙,各人玩牌手法有如其『性』格。埃利森是氣勢如虹,一旦認定就堅決下注,從不被任何人嚇倒,因此在埃利森麵前,很難“偷雞”。保羅-艾倫的風格卻極為另類,看他玩牌,是種享受,他不執著於每局牌的輸贏,而是享受玩每局牌本身的技術,和他對玩,你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因為每一把你都會很累;至於默多克,他玩牌則有如他行事,會低姿態的慢慢的將人引入甕中,最後“格殺”,收獲最多籌碼。

    至於林風自己,說實話,對這個德州撲克雖然玩過幾次,但相比埃利森、保羅-艾倫和默多克來說,林風還真的是個新手。但新手也有新手的玩法,那就是低調。在牌運不好的時候選擇低調,能跟就跟,不能跟就放棄,從不強撐。等牌好時,再加大籌碼。這樣雖然贏不了,但也輸不了多少。

    “林先生,你玩牌真是謹慎啊!也難怪林先生能夠在短短幾年時間內開創一番事業,成為世界首富!”默多克放棄了一把牌後,喝著紅酒,冷不丁的說了一句。

    對於林風,默多克可是相當的火大。當年,林風在受《太陽報》記者刁難時,直接抬出默多克拋棄結發妻子而取鄧文迪的事,來回敬《太陽報》記者關於自己和阿萊格拉、李智友之間的事,當時讓默多克是一陣火大。要知道,外界對於默多克為了鄧文迪拋棄結發妻子和孩子的作法,一直甚為不屑,尤其在歐洲一些國家,對默多克更是多有指責。默多克好不容易利用自己的媒體力量,自己的勢力和財力,讓這股質疑煙消雲散,結果林風又冷不丁的在中國開炮,而且是公然在新聞發布會上向自己開炮。這無疑是在揭默多克的傷疤,而且在傷口上狠狠的撒了一把鹽,讓默多克甚為尷尬,甚為惱怒。

    不過,當時的林風太弱小了,又是在中國,默多克實在沒必要和這樣的小人物計較,自跌身價。僅僅是封鎖林風這番言論之後,便將之暫時淡忘。小人物嘛,總是有那麼一些小人物睚眥必報作風的。默多克可不想和這種小人物鬥,免得有損身份。當然,不和他鬥,不代表默多克會忘記這事,會放過林風。要想懲戒林風,默多克辦法很多。

    因此,在默多克的授意下,《太陽報》和他旗下其他的媒體集團便針對林風展開了一場輿論聲討。這也是為何林風總是備受媒體關注,一舉一動,屁大點小事都會被媒體渲染的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重要原因。當然,為了證明自己絕不是那種睚眥必報的小人,免得被有心人看出默多克在利用媒體力量肆意攻擊他人,默多克旗下的《泰晤士報》保持著中立。這既是避嫌,同時也是維護《泰晤士報》的形象,默多克要將其打造成世界最權威報紙。

    不料,在默多克的媒體打擊下,林風卻反而茁壯成長,似乎愈打擊,愈堅強。最終,短短數年時間,林風擁有的個人財富已經遠遠超越默多克,成為世界首富。這個奇跡,可以說是在默多克見證下創造的。如今,目睹創造這一切的男人就坐在自己麵前,默多克真的有點不知說什麼好。

    可以說,林風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於默多克。沒有默多克旗下各家媒體對林風的大肆報道和抨擊,林風的名氣不會有如今這麼高。而在現在這個社會,壞名聲固然不好,但當壞名聲到一定高度後,那壞名聲也會變成好名聲,壞事有時也能變成好事。比如,林風有名氣之後,外界就會熟悉林風,就會去了解林風。

    這自然而然的,在得知林風所從事的事業之後,有需要的就會去主動和林風聯係。至少名聲是否不佳,在商業上來說不算事。隻要這個人信用度夠高,其他的一些名聲就不算問題。畢竟他們隻是合作,不是結婚,管林風其他方麵如何,隻要大家能一起賺錢就行。

    因此,按理來說,林風真的應該要好好感謝默多克一番。不是默多克,林風沒有如今的成就!可惜,這個“幕後功臣”卻是有苦說不出,如果早知這樣,默多克應該采取封殺就好了。當然,當初默多克也是想搞臭林風。畢竟,林風這樣當眾羞辱自己,默多克也是男人,尤其老來抱子(和鄧文迪的孩子),自然也想搞臭林風。

    這倒不是默多克過於狹隘。隻是男人的一種本能的心理作用。比如當年大明開國皇帝朱元璋,早年禮遇讀書人,晚年卻是大肆捕殺,幾乎殺盡明初有名的讀書人。難道你能說朱元璋不是一位成功人士?而朱元璋當時捕殺知識分子的心態就和現在默多克要捧殺林風的心態一樣。

    隻可惜,朱元璋有無上的權利,想要捕殺就能捕殺。而默多克的捧殺——這把無形刀雖然也甚具威力,但卻沒能砍動林風這個“渾不怕”!

    麵對默多克的譏諷,林風一笑。

    “默多克先生,我隻是一個晚輩,一個新手。想要成功,就必須謹慎。不然,指不定哪天某家三流小報又在那『亂』吠了!”林風也不是吃素的。雖然林風不知道《太陽報》等媒體的行為都是出自默多克的授意,但《太陽報》是默多克的,其對自己總是橫加指責,這自然讓林風不悅。今日個好不容易找到正主,看樣子似乎對自己也有點不忿,這要不借機討回點利息,那也太對不起自己了。

    “林先生,佩服,佩服。想不到小小年紀就深諳為人處世之道,難過在商界能夠如此成功。不過如果林先生能夠把這份謹慎帶到生活當中來,恐怕也就不會有那麼多媒體對林先生多加指責了!”默多克也不甘示弱,和林風針鋒相對。

    一時之間,嘴角之間的戰爭似乎比牌桌上的賭局更加精彩。這也讓埃利森嘖嘖稱奇。他可真不明白默多克和林風是怎麼會成為冤家對頭的,不過這樣的人生才有趣嘛!總是一團和氣的社會,多麼不和諧。他就喜歡挑戰,喜歡刺激,喜歡和人鬥嘴。要知道,這個世界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有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

    比如保羅-艾倫就是埃利森眼中被視為最值得尊敬的對手,當然,微軟則是他目前更大的敵人。目睹林風和默多克在這嘴仗打的不可開交,埃利森也不甘寂寞,將戰火燃燒到保羅-艾倫身上。

    “保羅,聽說最近微軟不是很順利啊!”埃利森叼著一根雪茄,輕描淡寫的說道。

    “埃利森,微軟順利不順利,你還不清楚麼!XP係統如今已經取代win98成為新一代的『操』作係統,服務器係統也將取得新的進展,還有XBOX銷量也極為喜人,為微軟打開另外一條財路,可不是某些公司隻依靠一個產品而苦苦求存!”保羅-艾倫可不是個吃素的主。埃利森既然敢挑釁,他就會毫不猶豫的予以打擊。

    埃利森一笑。往常由於微軟的強大,常常讓其在嘴仗上討不到便宜。當然,埃利森是那種屢敗屢戰的人,他絕對不會為一時成敗而氣餒。想當年,他在創建甲骨文公司之前,他讀過三個大學,卻沒拿到一張大學文憑,在十幾家公司呆過,卻沒有一個幹長過,但最終他卻創造了甲骨文公司,成為世界最大的數據庫軟件公司,世界80%以上的公司都使用他們的數據庫軟件。

    這份成就,讓埃利森足以麵對任何一時的失敗。而且他最為欣賞的一句名言,則是薩達姆的話——這是一場最後的決戰。其充分體現了埃利森好鬥的『性』格。

    “林,你和微軟聯合推出的‘WMA音頻’格式怎麼樣了?我怎麼到現在看見的都還是‘蘋果’的‘iphone’和你公司的‘魅影’,而且都是使用MP#格式!”埃利森專挑肉疼的地方下手。

    “WMA音頻”格式,本是“微軟”為了搭上數字音樂末班車而推出的一款全新音頻格式。但是由於林風的“魅影”和“蘋果”的“ipod”的推出,導致“mp3”格式音樂成為隨身聽的主流,微軟的“WMA”音頻幾乎無人問津,眾多音樂愛好者認準的隻有“MP3”,對於“WMA”並不十分需要,數字隨身聽隻要支持“MP3”格式就行,至於是否支持“WMA”那就無所謂了。

    漠視數字音樂的流行是微軟在本世紀犯的第一個錯。為了彌補這個錯誤,“微軟”便和林風合作(“蘋果”是微軟的最大對手之一,微軟絕不會和“蘋果”合作),共同力推“WMA”音頻格式。隻可惜,“MP3”音頻格式早已占領市場,“魅影科技”旗下的“魅影MP3播放器”也早已全球賣出上千萬台,自然不可能僅僅是為了“WMA”音頻格式,便置上千萬的客戶不顧。

    最終,“WMA”音頻格式,在這場數字格式之爭中敗下陣來。現在埃利森專挑“微軟”的肉刺下手,可真的令人蛋疼。

    保羅-艾倫鼻子一哼。

    “埃利森,你的數據庫軟件還不是緊跟IBM的屁股走,我看IBM隨便放個屁都是香的。”保羅-阿倫一口粗俗語言。對於埃利森這種人,你說話太過文雅,隻會被他欺負。這個三所大學都沒讓其畢業的“惡棍”,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和他“競爭”,要不瘋一點,絕不是他對手。

    埃利森聞言眉頭一僵。每次保羅-阿倫都拿這事來諷刺他。當初甲骨文公司成立之初,是一頭霧水的。埃利森成立公司之後,根本就不知該向哪個方向發展好。最後還是看見了IBM公司的研究員埃德加-考特在Communications-of-ACM上發表了那篇著名的《大型共享數據庫數據的關係模型》論文之後,才找到了發展目標。也才有了今天的甲骨文公司!

    可以說,沒有當初埃德加-考特那篇論文,就沒有現在的甲骨文公司,更沒有現在意氣風發的埃利森。結果,這段本應讓埃利森值得自豪的往事(從IBM手中“偷”得技術成果,這是相當自豪的事),結果在保羅-艾倫的言下,就變成了一個跟屁蟲。這讓埃利森是相當的火大。

    不過今天,他可有反擊利器了。林風不是在這麼!林風的第一個利用價值就在此刻!

    隻是利用林風的代價,也是極高的。埃利森付的起麼!

    

Snap Time:2018-04-26 09:42:22  ExecTime:0.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