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一十一章風雲聚首


    第一千一十一章  風雲聚首

    蒙特卡羅大賭場,是摩納哥最大的賭場,其背後老板歸屬於摩納哥王室。而在都城蒙特卡羅隻有一個賭王——那就是摩納哥王室。

    當初由於摩納哥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為了給這個貧困的小公國創收,當初摩納哥成立了第一家賭場。在幾十年的發展之下,蒙特卡羅逐漸成為世界三大賭城之一。而與其他賭城不同的是,到蒙特卡羅賭博的人都是各國富豪。因此,為了保證這些富豪的生命安全,摩納哥王室在全國下達了戒嚴令,並針對小偷等罪犯製定了極為嚴厲的法律,以此保證所有賭客的安全。

    可以說,在蒙特卡羅,是一座幾乎沒有犯罪的城市,也沒有其他大城市特有的貧民窟,甚至沒有其他國家所定義的窮人。蒙特卡羅就是一個人間天堂,當然也是用金錢所堆砌起來的人間天堂。

    林風和林誌玲,還有傑西卡-阿爾巴一起來到蒙特卡羅大賭場。

    “嗨,林先生,你終於來了,等候你多時了!”林風剛一進賭場,不等林風欣賞一下這三大賭城之一的金碧輝煌,埃利森便迎了過來。

    “埃利森先生,抱歉,抱歉,來遲了點,還望見諒!”林風笑著迎了過去。

    “,林先生,今天兩位女伴好美麗,恐怕現場不少男士都會羨慕林先生了。”埃利森打量一番林風身邊一左一右的林誌玲和傑西卡笑說。

    林風一笑。可不是麼,為了出席今晚的這場晚會,雖然隻是在蒙特卡羅賭場,到這的都是各國富豪,因此林誌玲和傑西卡都精心打扮了一番。林誌玲的打扮恪守本分,盡顯都市女郎的精明、果幹而不失嫵媚。傑西卡則將其『性』感火辣的身材盡顯無疑,華麗而典雅的『露』背裝,將其裝飾的美豔動人,儀態萬千。林風隨意一瞟,都可以看見四周富豪眼中對傑西卡那赤『裸』『裸』的欲望。

    可惜,眾人看見傑西卡,自然也看見林風,看見林風身後的保鏢李銳等人。有林風在場,眾人還沒有膽量去當著林風的麵去調戲林風的女人。要知道,林風的“凶殘”和“護短”那是世界聞名的,還有林風身後的“狼牙”安保公司的李銳等人,也隨著林風的高度曝光而全球聞名。

    眾人雖然對傑西卡這個妖豔女人有興趣,但卻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可以說,林風此前的張揚也不是都是壞事,至少也震懾住許多宵小,讓這些沒有實力的人,不敢輕易得罪林風。

    “林先生,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麵了,能容許我叫你一聲林麼!”埃利森微笑問。

    “當然,埃利森,我們的確不用再這麼生分了!”林風一笑。

    總是這樣先生,先生的叫,的確別扭。何況,能和埃利森這樣的人成為朋友,對林風的事業發展,也是有好處的。多個朋友多條路,尤其是埃利森這樣事業成功的人。

    “那走吧,林,在上麵的VIP貴賓室,我已經定下包廂。有個小型的酒會,大家正好交流交流。”埃利森拉著林風的手說。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林風大方的隨著埃利森往上走。

    埃利森這一路突然如此熱情,肯定有所圖謀。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埃利森和自己此前可謂素未謀麵,對自己那麼好,又是在他新修建的“旭日”號遊艇上給自己舉辦簽約酒會,在蒙特卡羅對自己又是如此禮遇,這中間肯定有什麼。

    估計就和今天的晚會有關!

    不多時,林風和埃利森到了樓上的VIP貴賓室。

    推開門,整個房間是古典歐式皇家風格,裝潢的極為富麗堂皇,仿佛皇宮一般。當然,這樣的奢華也不是沒有代價的,每小時的租金高達5萬美元,而且還不算其他任何費用。

    不過真正讓林風驚詫的不是這間VIP貴賓房的奢華,而是一個人的出現。林風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在這。

    “保羅-艾倫!”林風眉頭皺了一下。

    保羅-艾倫,世界超級富豪之一,2002年世界富豪榜排名以227億美元排名第六,當然,讓他真正聲名顯赫的是他同事也是微軟的創始人之一。

    當年保羅-艾倫和比爾-蓋茨,共同創立了微軟,其中比爾-蓋茨占有最初微軟60%原始股份,保羅-艾倫占有40%原始股份。當然,保羅-艾倫在1982年因病離開了微軟,辭去了微軟一切職務,轉而對天文科學和“外星人”開始癡『迷』。他還投資建立了一座“外星人博物館”,甚至還投資2500萬美元啟動了一個尋找外星人計劃。

    不過雖然保羅-艾倫離開了微軟,但他手中的微軟股票卻沒有拋售,至今仍然握有微軟價值超過50億美元的股票,仍然是微軟的大股東。

    保羅-艾倫目睹林風的出現,也是微微驚訝。雖然他目前與微軟已經沒有太大關係,但林風和微軟之間的關係他還是非常清楚的。目前林風和微軟的關係非常曖昧,一麵林風和微軟又有合作,共同推出全新的“WMA音頻”格式,一麵又因為和“英特爾”的聯盟而和林風處於敵對關係,而且另一方麵微軟也在推出全新的搜索引擎,這和林風的百度又是處於競爭關係,但由於“穀歌”的過於強大,微軟又需要和林風的“百度”合作,來共同對抗“穀歌”的強勢。

    總之,林風和微軟之間的關係是錯綜複雜。但現在林風卻和埃利森搞在一起。看見埃利森和林風之間親密的神態,恐怕倆人之間絕不簡單。隻是,倆人之間是什麼時候搭上線的?——保羅-艾倫一臉納悶。

    如果倆人要是搭上線,那對微軟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這對微軟和林風之間的關係,將會添加更多變數。

    “嗨,保羅,你來了。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呢!”埃利森剛進門,大聲打著招呼,一臉的笑意。

    “當然,埃利森,你的‘旭日’即將下水,我自然要前來道賀一番。隻不過,不知和我的‘章魚’號相比如何。自從我的‘章魚’號下水之後,承建商曾說我的‘章魚’號上除了沒有魚外,什麼都有。但是孤零零的在海上飄『蕩』著,總是落寞!”保羅-艾倫無不譏諷的說。

    林風聞言一愣。雖然林風早聽聞埃利森和保羅-艾倫是死對頭,但不曾想倆人的關係是如此之僵,居然見麵就鬥嘴。林風掃了眼一旁的埃利森,心知自己這次算是完全被埃利森給利用了。

    看來果然宴無好宴,埃利森如此熱心招待自己果然是有所企圖的。隻是不知道,埃利森準備如何利用自己?如果僅僅是像現在這樣向微軟表明自己和氣的關係,那對自己沒有任何影響。自己和微軟的關係,是不會因此發生任何改變的。像兩家公司到目前這樣,已經不是一點點這樣的事情所能改變的。

    不管怎樣,自己還是準備看好戲吧!

    “,保羅,那就明天拭目以待吧。看看我的‘旭日’號是否能勝過你的‘章魚’號!”埃利森笑『吟』『吟』的說。不過其眉『色』之間,卻是盡顯得意之『色』。顯然,這次“旭日”號肯定不輸保羅-艾倫的“章魚”號。要知道,埃利森此前就已經擁有了兩艘造價超過3000萬美元的豪華遊艇,這次又修建一艘“旭日”號,自然不會普通。

    該不會埃利森修建“旭日”號就是為了保羅的“章魚”號吧!——林風腦海冒出一個古怪的念頭。如果真是這樣,埃利森就真有點孩子氣了,居然會為了超越保羅的“章魚”號而投資數億美元。但依埃利森的個『性』,以及他和保羅的關係,也不是沒有可能這樣做。

    “保羅,既然到了蒙特卡羅,不如來一局?”埃利森一指一旁的牌局。

    “當然,到了蒙特卡羅,如果不玩一局,那就算白來了。”保羅-艾倫欣然坐下。

    倆人早就是死對頭了,偏偏因為倆人的工作關係,總是在各種場合能夠遇見,幾乎甩不開對方。因此,倆人倒有另外一種相處之道。那就是盡可能的在各種場合打擊對方,以泄心頭之恨。

    其實說起來,倆人當初結怨也很有點孩子氣。當年埃利森在經曆了幾十次失敗之後,終於開創了甲骨文公司,功成名就之後,從小熱愛遊艇的埃利森買下了生平第一艘遊艇,在海上盡情馳騁。結果,這個時候,一艘超過60英尺的豪華遊艇從他身旁馳騁而過,濺起的水花幾乎將埃利森全身濺濕。

    當時,年輕氣盛(當時埃利森已經32)的埃利森便加大引擎,以最高馬力超過那艘60英尺長的遊艇,而超越之時,也認出那是當時世界第二富豪保羅-艾倫的豪華遊艇。而在超越之後,一向特立獨行的埃利森朝保羅-艾倫豎了個大大的中指。

    倆人也因此而結怨。加上倆人的公司也一直處於競爭關係,慢慢的,倆人的關係也日趨緊張,最後也就慢慢演變成了死對頭。而且,視乎看上去倆人都沒有化解的意願。

    如果將倆人結怨的經過說出去,恐怕真的要令人笑掉大牙。

    “林先生,不知你是否也玩一局?”保羅-艾倫微笑的望著林風。

    “林,來玩一局。德克薩斯撲克,很簡單的。也不大,單局最高下注5萬歐元。”埃利森說。

    林風聞言一笑,的確不算大。以眾人的資產來說,這點就和月收入上萬的人玩一元底牌的鬥地主。尤其相比當年和蘇萊曼玩德州撲克時,這真的小多了。

    “等等,既然有這麼有趣的賭局,怎麼能不叫我一個呢!”一個蒼老而不失宏亮的聲音高喊。

    眾人回頭望去。一個頭發花甲,戴著眼睛的老人在一個年輕的華裔女子的攙扶下,步履輕快的走了進來。

    默多克!——林風心中輕呼一聲。

    默多克,媒體大亨。控製著世界60%以上的媒體資源,可以說,他掌控著全球人民的信息來源。他可以決定讓人民可以看見什麼,可以聽見什麼。

    “嗨,默多克先生,沒想到你也來蒙特卡羅了,幸會,幸會!”埃利森歡快的迎了上去。

    “基思(默多克名字),你也過來參加埃利森的遊艇下水儀式?”保羅-艾倫和默多克比較熟,便徑直問。

    默多克一笑。

    “,當然,聽說這次埃利森先生的‘旭日’號可是盧爾森船廠最大的訂單之一,它的下水我自然要前來參觀一下,何況據說這次將會有一個別開生麵的簽約儀式。作為媒體人,我怎麼能夠錯過呢!而且我的妻子又懷孕了,因此我讓其來蒙特卡羅度假!”默多克笑說。

    默多克掃掃包廂內眾人,看見林風一笑。

    “隻是沒有想到在這能夠遇見林先生,實在是幸事,幸事!”默多克走到林風身邊,從一旁服務員手中接過兩杯紅酒,將其中一杯遞給林風。

    “林先生,來,幹一杯。謝謝林先生這兩年對我們媒體人的照顧。沒有林先生,我們這兩年,賣不了那麼多報紙。”默多克舉杯說。

    林風也是舉杯。

    “默多克先生,能夠在這遇見你,我也非常榮幸。要知道,默多克先生麾下的《太陽報》對我可是‘關照有加’啊!”林風一直被《太陽報》冷嘲熱諷,心中可是一直憋著一口氣呢。隻是一直沒有時間去和這種三流小報置氣。現在碰見正主,林風自然不會放過。

    就算討不回“本錢”,也要討回一點利息。

    默多克一笑。

    “唉,那些人都是小報出身,寫出來的東西自然難等大雅之堂。也隻適合寫些名人的醜事來嘩眾取眾,林先生可不要見怪!”默多克雖然道歉,但語氣之中卻沒有絲毫道歉之意。

    當年林風公然在新聞發布會上指責自己拋棄糟糠之妻,而另結新歡娶現在的妻子鄧文迪,這口氣可一直讓默多克不舒服。這些年,《太陽報》一直針對林風,便是受默多克的示意。

    “好了,好了,打牌,打牌!”埃利森一看場上氣氛比他和保羅在一起還要僵,趕緊圓場。

    

Snap Time:2018-08-22 13:16:20  ExecTime: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