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九百二十四章赤裸裸的威脅


    第九百二十四章  赤『裸』『裸』的威脅

    “各位,關於我和李智友,艾薇兒,還有黃美熙三人之間的關係,我想剪彩儀式上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我們什麼關係你們自己猜。你們身為記者,自然有你們報道新聞的權利和自由,但我必須提醒你們一點,如果你們報道之中的言語有誇大,失實,甚至誹謗和侮辱的成分,我可以保證,我一定會將其追究到底。”林風冷哼。

    眾多記者心頭一凜。林風這話可是在警告他們,警告他們不要『亂』寫。雖然林風和李智友,艾薇兒,黃美熙三人之間的關係,人所皆知。但偏偏林風當時沒有承認三人時間究竟什麼關係,隻說自己愛她們。這個愛的含義可就真的太廣了,他們的報道如果失實,或者稍微有點不合林風意思,林風可就有把柄了。

    當然,也有外國記者不信邪的。他們可不怕林風來追究,大不了打官司,他們可不怕,正好幫其出名。

    唉,你們太嫩了!——眾多國內記者對於外國同樣的這番態度,實在覺得好笑。他們太天真了,林風既然揚言要追究,那就絕對不是僅僅打官司這麼無聊。

    “可能不少記者朋友認為我是說大話,誇大其詞,甚至不以為然。不錯,我如果去和某家報社打官司,我相信這家報社一定非常樂意,可以免費幫其打官司。但我可以再次告訴你們,我會在追究報社的同時,也追究記者。誰報道的我就先找誰!”林風惡狠狠的說。

    眾多記者無語。這林風可算是掐住他們命脈了。林風如果不找報社,找記者麻煩,那就太輕而易舉了。如果林風找報社麻煩,報社作為一家新聞媒體機構,在各界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想要弄垮一家報社,所需要的能量太大。但如果隻是對付一名記者,那太簡單了。林風隻要拿出一筆錢,就能把這名記者“請”出報社,然後放話不準任何報社收留,這名記者就算失業了。

    這可是赤『裸』『裸』的威脅!

    可怕!也非常無恥!——眾多記者心中暗罵,但也無奈。林風也說了,你們不『亂』報道,他自然不會對付你們。

    林風也明白自己剛才這一舉動,肯定讓不少記者不滿,臉上微微一笑。

    ”我相信,大多數記者都是明事理,有職業道德和『操』守的資深記者,而不是像《太陽報》的記者那樣,善於胡編『亂』造,靠誹謗他人,以及三版女出名的報社,我相信我們還之間還是可以友好、和平相處的,我也希望我們大家能夠和平相處,你幫幫我,我幫幫你,你要新聞,我要名聲,大家互相幫助嘛!“林風笑說。

    眾多記者聽完,心中這塊大石頭總算安定下來。看來林風剛才的舉動是特地針對《太陽報》了,既然如此,那麼他們也就不用擔心會挨揍了。而且林風也說的不錯,大家你幫幫我,我幫幫你,不是很好麼。至於新聞,林風這兒從來不缺少新聞。像這種太過隱私,太過揪人短處的新聞,不報道也就罷了。為了一個“多餘”的新聞而去得罪林風,不劃算。

    眾多記者也笑出聲來,現場恢複一團和氣。隻有那名躺在地上的《太陽報》記者,見證著剛才這曾經劍拔弩張。

    “還有,我相信大家剛才親眼目睹了一樁新聞事件。一名來自國外的記者在大庭廣眾之下,丟掉身為記者的職業『操』守,當中辱罵兩位漂亮的女士,還有兩位慈祥的老人,其言語之惡毒令人發指。”林風突然感歎說。

    眾多記者起初不明白,但略微回過神之後,頓時明白過來,心知林風要拿《太陽報》記者開刀了,連連點頭。

    至於國外記者,雖然沒有隨聲附和,但也沒有唱反調。的確,剛才那名《太陽報》記者太過有失體統,那種髒話也罵的出來,簡直辱沒了記者兩個字。何況《太陽報》的風評一向不好,報界同仁對其一直沒有什麼好感。

    “隨後,一名年輕人——也就是我見義勇為,阻止了這名沒有職業道德的記者對兩名女士和老人家的辱罵,各位說是麼?”林風一笑,『露』出狐狸尾巴。

    眾多記者聞言,一愣,爾後恍然大悟,一臉驚訝。隨後,一臉悲憫的看著地上至今仍昏『迷』不醒的《太陽報》記者。現在可好,你不但被林風白揍了,林風還要落一個見義勇為的美名,這可真是...!

    不過眾多記者這事上可犯不著去得罪林風。隨便你怎麼說,他們反正到時就把自己看見的說給警察聽就行。至於之後的事,那就隨便林風折騰了。

    “好了,各位,我剛剛在對麵的香格拉酒店訂了鮑魚宴,各位如果不嫌棄,還望一同前去進餐。”林風一笑,指著對象的香格拉大酒店說。

    眾多記者眉頭一皺。這可是赤『裸』『裸』的“賄賂”了。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林風這段宴席可不是那麼好吃的,不過眾人能夠不去麼?

    “各位,請吧!”林風微微鞠躬伸手說。

    得,去吧!不去又要惹這個煞星不高興了,還是去得了。——國內記者想了想,反正自己不損失什麼,而且還能白吃一頓鮑魚宴,這可是難得的盛宴。尋常人,一輩子都未必能吃上一頓。

    至於所謂“賄賂”,反正眾人隻是說出自己看見的事實,並沒有歪曲事實,頂多忘記一些事情罷了。畢竟大家都是記者,整天東奔西跑,忘掉一些事情或者東西,也很正常不是麼!

    至於那幾名國外記者,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後,大多選擇離開。這種事,他們選擇不去參與,而且他們雖然對《太陽報》不滿,但畢竟林風這般舉動,實在有點羞辱記者。如果林風最後還把自己標榜成為“見義勇為”,那就有點欺負人了。生為同行,他們怎麼也要替自己人討個公道。

    對於這幾名外國記者的離去,林風並不擔憂。他們幾人還鬧不翻天。在和眾多記者前去香格拉酒店吃飯之時,林風給李銳打了個眼『色』,命其『摸』清這幾名記者來自哪幾家報社以及個人資料。

    至於那名躺在地上的《太陽報》記者,則被隨後趕來的110帶走,在簡單進醫院查看之後,帶到派出所,暫時收押。罪名嘛——辱罵他人!

    香格拉大酒店。

    “小李,你說剛才那是些什麼人,怎麼個個都拿著相機。”一名女服務員說。

    “嘿,這都看不出來麼,他們可都是記者,不然怎麼可能會都帶著相機。”另外一名男服務員說。

    “記者,記者怎麼可能來香格拉吃鮑魚宴,他們有這麼多錢麼?”那名女服務員驚嚇說。香格拉鮑魚宴的價格,可不是這些記者所能承受的,而且一訂就是10座,這手筆可忒大了點。尤其這鮑魚,還指明是雙頭鮑魚,還要最好的。

    男服務員衝女服務員『露』出一個本山人知道原因的表情。

    ”小李,你就快說嘛,大不了等會人家給你留點好吃的。“女服務員受不了誘『惑』,嬌聲哀求。

    “嘿嘿,你剛才看見那些路過的人了麼?”男服務員看看四周,將嘴湊到女服務員耳邊。

    “誰?剛才那麼多人,我怎麼看得清。”女服務員撅嘴說。

    “剛才這群人當中,隻有兩個女人,其中一個黑頭發的我不大認識,隻覺得眼熟,但那名金頭發的我卻認識,那可是當今的流行天後艾薇兒!”男服務員驚歎的語氣說。

    “艾薇兒!她怎麼會在這!”女服務員驚叫一聲。

    “那你看見艾薇兒身邊男人是誰了麼?”男服務員繼續小聲說,也繼續享受著鼻尖的那股清香。

    “誰?”女服務員問。

    男服務員無奈的搖搖頭。

    “艾薇兒身邊的男人除了是當今世界首富林風之外,還能有誰。這頓宴是世界首富林風訂的, 據說,每桌的價錢在3萬以上!”男服務員伸出雙指說。

    3萬一桌!——女服務員嚇了一跳。雖然這個單座價格並不算香格拉最貴,但要知道,這一訂別是百座,每座價格在3萬以上,那可是足足300萬,這手筆可就大了。

    在女服務員一臉驚歎之中,此刻宴會廳內,眾人也喝的興高采烈。

    “各位,關於明天警察取證的事,大家就實話實說,也不用為難。我相信這個世間是有正義的!”林風這番話說下來,眾多記者是暗暗咋舌。暗自為那名苦命的《太陽報》記者默哀。

    “各位,這是三天之後,我‘第二財團’成立的新聞發布會邀請函,還望大家出席!”林風從李銳手中接過一疊精致的邀請函。

    “第二世界”搬遷至“世紀之光”之後,也有了自己單獨的新聞發布廳,無論是從環境,安全等各方麵來說,都是國內最好的。而想要出席這樣的新聞發布會,都必須事先向“第二世界”索要,或者由“第二世界”頒發,否則是無法進入的。

    眾多記者一一接過這張邀請函。又是飯局,又是邀請函,他們已經知道該怎麼說了。

    飯後,林風和艾薇兒等人回到別墅,便和李銳進了房間。此時,李銳已經查到那幾名離去的外國記者的相關資料。

    “老板,他們已經將此事上報給各自報社,明天就會出版。”李銳說。

    林風點點頭。這次又是一個導火索,不過或許可以利用利用。

    

Snap Time:2018-01-21 06:46:03  ExecTime: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