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八百九十五章霸道


    第八百九十五章  霸道

    “劉伯母,千河兄安好?”林風這句話,問的劉女士胸疼。

    夏千河現在還在美國洛杉磯監獄呆著呢,每次想到夏千河在美國受苦,劉女士心中就止不住的怒火燃燒,就想去找林風算賬。但想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林風什麼身份,會讓她去當麵問罪。何況,她用什麼理由問罪?萬一到時事情鬧大,直接影響她丈夫的政治前途,這個風險她擔不起。

    所以她利用自己身為南非MIH集團大股東的身份,『操』控騰訊狙擊林風。但誰料,林風是那麼的難以對付,最後反而被林風趁虛而入,控股騰訊。這原本已經讓劉女士怒不可遏,現在林風這句——“千河兄安好?”——就差沒讓劉女士氣的跳腳,不顧身份、形象的上去和林風廝打,為自己兒子報仇雪恨了。

    “不勞林董『操』心,犬子千河過的非常好!”劉女士幾乎咬牙切齒的用盡可能平靜的語氣說出這話。

    會議室內眾人微微一愣,沒有想到林風和劉女士居然會是故交。不過看上去,這個故交關係恐怕不那麼友好。

    “好了,各位,我們也不是初次見麵了,可以說是老相識了。不用這麼拘束嘛!”林風一笑。

    “對了,誌玲,給我從牆角那櫃子拿一瓶82年的拉斐爾出來。記得,在那暗格子,我們的馬董可是會享受了,不過總喜歡藏酒。今天這麼喜慶的日子,可不能沒有紅酒助興!”林風吩咐說。

    林風早就打馬化騰這瓶82年拉斐爾的主意了,可惜一直沒有機會。現在馬化騰不在,正好下手!

    不料,就在林誌玲準備去取酒時,一人走了進來。

    “誰又想偷我的紅酒!”馬化騰一馬當先的走了進來,也不看眾人,徑直走過去,一把從暗格掏出那瓶增藏許久的82年拉斐爾,寶貝似的捧在懷。

    “嗨,馬董,你終於休假完畢了!”林風笑著打著招呼。

    “馬董,你可算回來了!”張誌東等人也是連連打著招呼,不過看見馬化騰,臉上卻不免微微有點尷尬。當初他們可是有個君子協定的,手中股份不得賣給他人,結果他們盡數賣給了林風,這番見到馬化騰,著實有點尷尬。

    “馬董,你回來了!正好可以主持今天的董事大會。”劉女士見到馬化騰,心中微微一愣,這個時候馬化騰回來,意義可不同,不過顯然和林風控股騰訊有關。剛才劉女士還在擔憂騰訊所有員工都支持林風,現在有了馬化騰,便能抵消林風對騰訊員工的號召力。畢竟騰訊是馬化騰親手創建的,馬化騰在騰訊員工心中有著不可動搖的地位。這絕不是林風所能改變的。

    而劉女士相信馬化騰此番前來,應該是為了應對林風對騰訊的收購。畢竟騰訊是馬化騰親手創建的,馬化騰絕對不會允許其他人完全控股騰訊。雖然此前南非MIH集團擁有騰訊35.4%股份,是騰訊第一大股東。但那時,中方力量還是可以對抗南非MIH集團的。現在,林風成為一家獨大,那絕不是好消息。

    馬化騰衝劉女士微微點頭,淡淡一笑。

    “既然現在我還是騰訊的董事長,那麼就由我來召開今天的董事會了。”馬化騰重新坐到屬於自己的董事長座位上。

    劉女士坐到馬化騰的左手邊,林風坐到右手邊。其餘張誌東等人依往常順序一一落座。

    “首先,我再次祝賀林先生成為騰訊第一大股東。”馬化騰鼓掌向林風表示祝賀,不過眼角看向林風的目光帶有一絲旁人無法察覺的詭異笑容。

    林風也不多語,同樣一笑。

    張誌東等人目睹此情,直覺胸口有點堵。如果林風和馬化騰起衝突,一方完全控股,一方在公司擁有絕對的號召力,這倆人要是鬥起來,那對騰訊將會帶來絕對的破壞力。而且是致命的!

    一旁的劉女士卻是心中一陣偷笑。如果馬化騰和林風起衝突,她一定代表南非MIH集團支持馬化騰,別看林風控股騰訊,但實際上鬥起來,誰勝誰敗還不一定呢!至於騰訊是否會遭到毀滅『性』打擊,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是否能借機教訓一下林風,替自己兒子夏千河出氣。

    “各位,林先生現在成為了公司第一大股東,提出重組董事會。按照董事會規章,我們首先選出公司董事長。這個還是投票來決定。”馬化騰說。

    眾人微微愕然。如果按投票,林風擁有騰訊50.097%的股份,那無疑肯定是董事長了,這還需要投票麼?

    就在此時,林風突然說話了。

    “我認為,騰訊的董事長人選非馬董莫屬。親手打造了騰訊,馬董若不坐這個位置,其他任何人都沒資格坐!”林風語出驚人。

    張誌東等人愣住!劉女士傻住!

    林風主動讓出董事長職位,這...這...,林風究竟打的什麼主意?

    “林先生擁有公司50.097的股份,既然林先生同意,那麼就進行下一個董事任命。”馬化騰卻極為平淡的宣布進行下一個職位的任命。

    不對勁!劉女士本能的感覺不對勁。馬化騰太平靜了,林風也太無所追求了。這絕不正常!

    在劉女士一臉皺眉之中,馬化騰隨即宣布了公司所有的董事身份任命,而每個董事任命,林風都投了讚同票,也就是說,每個董事任命都順利通過,這太不可思議了,太不正常了。而林風隻是得到一個特別顧問的頭銜,這和林風如此大肆收購騰訊股份,獲得騰訊控製權的舉動相比,太反常了。

    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劉女士覺得事情越來越不對勁,這個事情太不正常了。

    莫非...,劉女士想到一個可能,但隨即搖頭。如果是這樣,馬化騰為何當初要離開騰訊一個多月,但也隻有這一種可能才能解釋的通為何現在倆人如此有默契。而如果這個可能成真,那麼...

    劉女士想到這個可能,胸口就一痛,絞著痛。

    這時,待馬化騰宣布完所有董事任命之後,林風開口了。

    “我以特別顧問的身份,認為目前騰訊缺少流動資金,來應對目前競爭日趨激烈的IT市場。我提議增持1億流通股,來充裕公司流動資金。”林風這話一出,語驚四座。

    增持2億股,以目前騰訊85港幣股價,便是170億港幣,約為30億美元,這的確能很大程度的充裕騰訊的流動資金。而以國際眾多IT公司來看,目前騰訊手中20餘億港幣的流動資金,的確太少。如果擁有30億美元的流動資金,無疑能夠給騰訊日後的發展奠定基礎。

    但是張誌東等人卻是一臉苦『色』。如果增持,那麼他們手中本就可憐的股份就更少了,真的可以說是名譽董事了。但相比張誌東等人的苦『色』,真正感到憤怒的是劉女士。

    林風此舉針對的不是別人,而是南非MIH集團,如果增持股份,那麼南非MIH集團手中的股權就會被消弱,這將能減弱南非MIH集團對騰訊股權的威脅。畢竟南非MIH集團擁有騰訊35.4%股份,實在是一個威脅。

    不過馬化騰會同意此舉麼?這般增持,馬化騰手中11.02%的股權也將進一步削弱。

    “不錯,我也非常讚同林顧問的提議。認為為了應對未來嚴峻的來自國際方麵的競爭壓力,我們應該提前充裕公司流動資金,以應對來自各方麵的挑戰!”馬化騰微笑的讚同了林風的提議。

    陰謀!陰謀!這絕對是陰謀!——劉女士憤怒的站了起來,指著林風和馬化騰說不出話來。此刻她算是看出來了,從馬化騰突然回公司,到現在讚同林風這個增持騰訊股份,可以說倆人是早有預謀。而針對的對象無疑就是她,或者說她身後的南非MIH集團。

    “我認為公司現在的流動資金足夠,不需要增持股份!”劉女士憤然說。

    但她所代表的南非MIH集團隻不過擁有騰訊35.4%的股份,而林風和馬化騰倆人股份加起來,足足擁有騰訊61.117%的股份,遠超南非MIH集團的股份,這件事劉女士根本就沒資格反對。

    “好,好,我們走著瞧!”劉女士憤然離席。

    林風和馬化騰相視而笑。

    這件事如劉女士所猜測那樣,從一開始便是在做戲,林風和馬化騰早就達成了協議。自從馬化騰離開騰訊,選擇度假之後。便開始仔細分析林風和劉女士的爭鬥,無論馬化騰如何分析,都認為林風最終能獲勝。哪怕自己在騰訊,也一樣。隻不過可能是林風無法收購騰訊,但卻會徹底毀了騰訊。馬化騰深信這點,如果林風無法再股權上得到騰訊的絕對控股權,那麼一定會徹底毀了騰訊。

    這絕不是馬化騰願意看見的。騰訊是他一手創建的,中間經曆了太多風雨,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因此在權衡再三之後,馬化騰決定和林風合作。於是,就有了今天這一出戲。這也是林風為何那麼篤定能夠收購騰訊的原因。當然,原本林風根本不用收購騰訊50.097股份那麼多,不過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在劉女士向南非MIH董事局控訴林風和馬化騰增持股份的行為時,騰訊在外界一片嘩然之中增持2億流通股,騰訊總股本變成20億股。林風原本握有的50.097%股份微微上漲,林風通過在市麵上收購了部分流通股,最終保持手中握有騰訊50.1%的股份。至於馬化騰手中的11.02%的股份,則變為9.92%,南非MIH集團手中35.4%股份,則消弱為31.86%。

    至於張誌東等人手中的股份,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不過這絕不是林風和馬化騰的目的,倆人的目的是把南非MIH集團手中股份削弱到25%以下。31.86%的股份,還是太有威脅了!雖然林風目前擁有騰訊50.1%股份, 徹底控股騰訊,但誰也說不準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盡量削弱南非MIH集團手中股份,最為保險。何況,騰訊是家中國公司,賺的是中國網民的錢,為啥讓一家南非公司每年從中國賺取數億人民幣走!而且,這次騰訊徹底屬於林風之後,林風相信未來騰訊前景更加光明。沒理由,讓南非MIH集團一直大量持股下去。

    這太不安全了!

    隨後,馬化騰代表公司董事會,向南非MIH集團提出了購買南非MIH集團手中7%股份的意願。

    對於馬化騰的這個請求,南非MIH集團自然勃然大怒。這簡直是欺負人到家了,剛剛通過增持股份,消弱了南非MIH集團手中股份,現在又明目張膽的來打他們手中股份主意,這實在有點欺人太甚。

    南非MIH集團當下表態絕不會出售手中騰訊股份,並且會繼續持有騰訊。並宣稱,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對於南非MIH集團的這種表態,林風嗤之以鼻。當即致函南非MIH集團總裁庫斯-貝克。

    “貝克先生,這次率先挑釁我的是你們南非MIH集團。我這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林風的語氣一點都不客氣。

    既然南非MIH集團授權給劉女士,讓其來狙擊自己,那就代表著南非MIH集團的態度,那麼自己就絕不會客氣。對付這種人,就要一竿子打死。有些地方,需要得饒人處且饒人,但有些地方就必須斬草除根,否則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深。

    自己和夏千河就已經是死敵了,其母親為了替子報仇,來挑釁自己,林風等於說和夏家算是結下了深仇。未免這種人日後有如陰魂一般糾纏自己,林風必須將其趕盡殺絕,不留後患。

    “林先生,你未免太霸道了。何況,我們不同意又如何,莫非你還想強買不成!”庫斯-貝克冷哼說。

    林風一笑。強買肯定不行,那樣犯法,但現在騰訊卻是自己說了算。

    

Snap Time:2018-07-21 04:20:40  ExecTime:0.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