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八百四十章揍你活該

  
  第八百四十章   揍你活該
  林風不屑的掃了一眼夏千河,從一旁傲然離去。
  夏千河如何看不出林風眼中的不屑,但人家現在可是世界首富,自己是什麼,一個有家不能歸的可憐人而已。想了想,夏千河心中暗歎一聲,現在可不是給家媟S麻煩的時候。無奈的頭一低,不再去看林風眼中的不屑神情,退讓一旁任由林風過去。
  不過就在此時,夏千河同來的一個馬仔,卻突然吹了聲口哨。
  “嘿,報紙上都說這個小妞被人百萬美元包了,今天一看,果然不錯,粉嫩粉嫩的,大爺來『摸』『摸』!”一個馬仔口花花的同時,還伸手向泰勒-斯威夫特『摸』去。
  找死!——林風本來就有點不爽,現在夏千河的手下居然還敢挑釁泰勒-斯威夫特,這簡直是找死。雖然泰勒-斯威夫特和林風沒有什麼關係,但隻要是自己的人,林風就絕對不會讓人碰。
  林風直接一個撩陰腿一腳踹到那名馬仔的下陰,當場,那名馬仔慘叫的捂著下體蹲了下來。
  所有人都被這突發狀況嚇住。當時就有酒店保安出來,看見這個情況,立刻退到一旁。林風他們可認識,夏千河他們也有所耳聞,這一群人在這鬥起來,可不是他們能管的,當即報了警。
  “夏千河!”林風踹完那名馬仔,頓時怒氣衝衝的看著夏千河。無論這名馬仔是否受夏千河指示,但他今天惹了自己,就要付出代價。
  “幹...幹嘛!”夏千河一驚,本能的後退。他也不知道剛才那名馬仔怎麼會突然變得那麼不聽話,居然主動去惹林風。要知道,林風的護短可是聞名的,這下慘了!
  “夏千河,我不去找你也就罷了,你居然還來找我,你簡直是找死!”林風一臉陰霾,想起過往差點被夏千河『逼』的無路可走,心中頓時怒氣衝天。
  “我...我...”夏千河看見林風額頭青筋暴跳,本能的一陣膽怯。想到父親的話——大丈夫能屈能伸。本想道歉,但當著這麼多人麵,尤其在手下麵前,讓夏千河認輸,這實在有點落不下臉,他覺得太窩囊。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剛才走出去的FBI的小頭目帶著一行人上來。不過看見這一幕,卻沒有出聲,隻是在一旁觀望,同時給予夏千河一個鼓勵的眼神。
  原來如此!——看見這群人,夏千河恍然大悟。他說FBI怎麼會今天突然約他在這堥麵,原來是因為林風在這,FBI想讓他和林風發生衝突,然後再次將林風逮捕歸案。看來剛才那名馬仔也應該是FBI安排的。他就說,怎麼這些馬仔會突然對他那麼忠心,原來如此。雖然想通這一層,但夏千河此刻卻已經沒有退路。現在他想跑都跑不了了。
  媽的,要死屌朝天!反正已經得罪林風了,也不在乎多得罪一點了。或許這次FBI有辦法真的能對付林風也說不定!——想到此,夏千河惡向膽邊生。
  “姓林的,別以為你是世界首富,我就怕你。我跟你說,你若不向我的手下道歉,我一定告你惡意傷人。還有,你百萬美元包這小妞可是路人皆知的事,隻是沒有想到你真的有這胃口,喜歡玩雛!”夏千河掃了一眼遠處的FBI,膽氣一壯,口中也開始惡毒起來。
  一旁的FBI聽了頓時大樂。隻要林風受不了,動手了,他們就有理由抓人。雖然罪名依然不重,但至少林風縱容保鏢惡意傷人的罪名是跑不了的,而且這對林風的聲譽可是一個沉重打擊。
  林風冷哼一聲。
  “老板,那邊有FBI,應該是早就盯上我們了!”一旁的李銳附耳在林風耳邊說。
  林風點點頭。
  “哈,怎麼,剛才不是還想打我麼?怎麼,現在不敢打了,哈哈,怎麼,現在怕了!”夏千河見林風微微猶豫,頓時氣焰囂張起來。現在有FBI撐腰,他可要好好出口心中惡氣。這種機會可不多見,他可要把這兩年心頭的怨氣狠狠的發泄一下。至於是否會因此把林風得罪慘了,讓其回國抱負他家人,夏千河現在已經考慮不到那麼多了。他隻知道,心頭很火大,想起自己被林風從北京趕到美國,在這窩囊的生活,現在還受FBI威脅,心中就充滿了怨恨。
  “老板,不用理他。等你走後,我們再來修理他。”李銳在一旁提醒說。FBI在場,他們動手肯定吃虧。
  不過不等李銳說完,艾薇兒已經狠狠的給了夏千河一巴掌。
  “雜種!”艾薇兒狠狠的唾棄一口。她雖然聽不懂中文,但夏千河的語氣和神態讓艾薇兒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她雖然有點刁蠻,常常讓林風無可奈何,但卻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欺負林風。
  “你...你...敢打我!”夏千河沒有想到艾薇兒居然敢打他。從小到大,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打過他,除了上次被林風狂揍一頓之外。但,他從來沒有被女人揍過。
  “頭,現在上不上去!”遠處的FBI小聲說。
  “不急,等林風動手再說!”FBI小頭目搖搖頭。艾薇兒動手和林風動手可天差地遠,他們要對付的是林風,不是艾薇兒。
  林風眉頭一皺。在美國,傷人是比較嚴重的罪。艾薇兒為了自己扇了夏千河一耳光,固然就解氣。但如果夏千河把艾薇兒告了,那對艾薇兒的人氣可是一個影響。艾薇兒總是纏上官司,對其事業發展並沒有任何好處。
  想到此,林風眉頭一動,隱隱有了個主意。
  “李銳,能不能拿到酒店錄像?”林風小聲問。
  “老板,放心,這堣@共有16名我們的人,我吩咐一聲就行。”李銳隨後通過摩斯碼通知了散落在酒店四周的“狼牙”安保公司的人。
  “還有,能不能暫時製住那些FBI,讓其無法過來添『亂』!”林風又問。
  李銳掃了一眼,想了想,點頭。
  林風聞言,燦爛一笑。這時,惱羞成怒的夏千河正要一掌向艾薇兒扇來,被眼尖手快的林風攔住。
  “夏千河,我警告你,你動誰都可以,就是不準動我的女人和家人。還有,你別以為有FBI給你撐腰我就不敢揍你。這次你來惹我,我一定會讓你後悔,而且揍了你,我還要你向我賠禮道歉!”林風冷冷的盯著夏千河,眉頭隱現殺機。
  “向你道歉?我呸!有本事你動我看看!”夏千河雖然心中害怕,但掃了眼遠處不斷給他鼓勵的FBI,心中膽氣頓時壯了。但再回過神,隻覺眼前一片黑暗,一個拳頭當頭砸了過來。
  “哎喲!”夏千河頓時一聲慘叫,身旁的馬仔剛想動,立刻被林風的保鏢給一拳撂趴下。
  “好,行動!”就在此時,FBI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來了精神。
  但不等他們行動,直覺後腦一麻,六名FBI頓時暈了過去。
  “救命啊,救命啊!”預期中的FBI增援沒有來到,夏千河隻覺林風的拳頭有如雨下,揍的他他死去活來。他何曾受過這罪,被人這樣揍過。當場就扛不住了,拚命的慘叫。
  “好了,老板!該走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李銳連忙拉住林風。他也沒有想到林風真的會動手,這下可就麻煩大了。不過林風既然敢動手,肯定有所依仗。但這堬有漪O美國,還是早點離開為妙。
  “好,走!”林風最後踹了夏千河一腳,然後揚長而去。
  這時,紐約驚詫才姍姍來遲。
  “警察,警察,有人惡意毆打我,我要報警!”夏千河躺在地上不斷哀嚎。
  一番了解之後,紐約警察局立刻以惡意傷人的罪名向林風發出了通緝令,不過此刻,林風已經踏上了飛往上海的專機上。紐約警局的通緝令已經暫時不起任何作用了!
  “老板,現在準備怎麼辦?”林風的專機上,李銳擔憂說。這次動靜這麼大,美國警察局不會善罷甘休的。何況整個事件,就是衝林風而來,美國當局絕對會追究到底。想到此,李銳又有點後悔。如果當時,將那個夏千河也帶走,就不會有這麼大麻煩了。畢竟林風有專機,帶走幾個人,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放心!這件事很簡單。如果沒有人證和物證,美國警察局是無法定罪的。”林風自信的一笑,把玩著手中酒店的錄像。
  這次夏千河算是自己找麻煩。想要在美國控告自己,那絕對是自討苦吃。隨後,林風就撥打了溫先生電話。
  “溫先生,我是小林啊!”林風笑著將事情來龍去脈告訴了溫先生。
  “小林啊!”溫先生聽後,沉默片刻,歎了口氣,“放心,這件事是夏千河不對。你放心,他應該會非常明白事理的。不過你畢竟打了人家,上門向其父母道個歉,化解一下仇怨。多個朋友多條路,少個敵人少堵牆嘛!”
  林風暗道一聲果然如此。國家是不會因為這事看著自己被美國警察局所陷害的。至於夏千河,恐怕其麻煩更大。至於登門道歉,林風可不會答應。自己還沒有落魄到需要那樣。當然,溫先生的麵子是要給的。隨後,林風再打了個電話,不等林風的專機落地,林風的保鏢已經將加上上十萬人民幣的禮品送到夏家。至於道歉,當然沒有。
  “夏先生,這次我們雇主說了,這次是個誤會。這就是我們雇主錯手打傷夏千河的一點補償。不過夏千河辱罵我們雇主的女人,並且企圖傷害她,我們雇主希望夏千河像艾薇兒小姐當麵道歉!”說完,林風的人根本不看夏千河父母,揚長而去。
  “你個死老頭子,難道就這樣看著兒子被打麼!而且還要兒子像人道歉,這都欺負到頭上來了!”夏千河母親得知自己的寶貝兒子被打後, 當場就哭了起來。從小到大她最心疼她這寶貝兒子,上次送他去美國也是無奈之舉。但沒有想到,都逃到美國了,還是被林風打了。
  “你知道個屁!”夏千河父親重重的歎了口氣。為這件事,上麵才打了電話給他,y並用極為嚴肅的語氣警告他,讓其管好兒子,而且處理好這次事件,不要給中國人丟臉。以夏千河父親的政治覺悟,如何看不出這件事上,國家的態度。現在,別說去給自己的兒子報仇,恐怕還要讓自己的兒子管住自己的嘴巴,別給自己惹麻煩。
  “沒用的東西!你不給兒子報仇,我來報!”夏千河母親恨恨的說。
  “你個『婦』道人家,知道咯屁。我警告你,可別『亂』來,給我惹麻煩。你也不看看對方是什麼人!”夏千河父親警告說。
  “哼!”夏千河母親哼哼幾聲。
  隨後幾個小時,剛剛蘇醒過來的布什得知紐約警察局向林風發出通緝令後,樂的恨不得在床上打個滾。
  “好,給我向中國『政府』發出通牒,要求其引渡林風到美國受審!”布什總統極為得意的說。
  不過這時,一名特工遞上來一個最新消息。
  “總統閣下,事情有了麻煩!”一名智囊皺著眉頭說。
  “怎麼回事?”布什眉頭一皺,伸手接過消息一看,大怒。
  原來這次事件的當事人,也是最重要的證人夏千河居然改口了。說是自己跌倒了,而不是之前的被林風揍了。如果這樣,他們就根本無法控告林風。至於這什麼通緝令,那就更是可笑了!
  “怎麼回事!”布什總統大怒。
  “呃,可能受到來自中國的壓力,夏千河父親是中國內地某重要城市的副市長,可能受到來自高層的壓力,讓夏千河不得不改口!”智囊分析。這個分析非常中肯,而且幾乎全部說中。
  “混賬!該死的中國人!”布什總統本就剛剛醒來,這再一起,再次昏『迷』過去。
  此刻,林風飄然回到上海。經曆了這麼多事,該是正式啟動收購銀行的時候了。
  

Snap Time:2018-10-23 08:57:18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