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八百三十七章自我崩潰


    第八百三十七章  自我崩潰

    受委屈了!

    女人最聽不得這話,尤其在自己受盡委屈又因為種種原因不能發泄,還偏要強裝堅強和無所謂時,這個時候女人是最脆弱的。而這句“受委屈了”,無疑能徹底擊潰女人強裝起來的“玻璃心”。

    泰勒-斯威夫特頓時輕聲哭泣起來。這三天父母不斷灌輸她一些她原本極為抵觸,讓其違背原則的事,心中委屈極了。剛才艾薇兒那幾聲大叫,又徹底喚醒了一心成為世界最好的鄉村音樂人的驕傲,林風的這句“你受委屈了”,是徹底讓泰勒-斯威夫特哭了起來。

    檢控官暗叫一聲不妙。不過這個時候也無法出言阻止。剛才林風那麼一鬧,雖然降低了陪審團對其的好感,但也同時讓他無法再『插』言,不然陪審團也會懷疑他的動機。現在也隻能暫時靜觀其變。

    林風順手掏出一塊手帕給泰勒-斯威夫特。

    “抗議辯方律師接近證人!”檢控官本能的立刻起身反對。不知為何,他對林風這個舉動格外擔憂。

    “法官閣下,我這是給一個可憐的女孩遞一塊手帕,給她擦拭一下眼淚,難道這有什麼不對麼?還是檢控官在害怕什麼,擔憂什麼?比如眼前這可憐的小女孩受到什麼不明人士的蠱『惑』...”林風做出一個極為不解的表情,借勢倒打一耙。

    “抗議!我抗議辯方律師對我的汙蔑!”檢控官怒氣衝衝的說。

    “法官閣下,我這隻是猜測,就如同剛才檢控官對我的猜測一樣。”林風聳聳肩說。

    “你這不是猜測,是汙蔑!”檢控官揮舞著拳頭大叫。

    湯姆在一旁一看,暗自好笑。本來這名檢控官是極為厲害的,湯姆自問自己對付他都有點困難,但剛才林風巧妙地和其一頓‘抗議再抗議’,徹底把其思緒攪『亂』,現在其還處於頭昏腦脹當中,已經開始失去方寸了。

    “檢控官,請注意你的言行。還有,辯方律師,請你快點進入正題,你已經耽誤了很多時間了。”法官提醒說。

    林風聞言,心中冷哼一聲,這是明顯的在偏袒檢控官,顯然,林風的猜測沒有錯,美國司法部在針對自己。而自己並不沒有得罪美國司法部,就算自己的言行再放浪形骸,再不得人喜歡,也不會引來美國司法部的集體不滿,甚至不惜做出一些違背美國憲法的事情來。能讓美國司法部如此針對自己的,而且跟自己有仇的,隻有一個人——美國總統布什。

    本來以美國總統布什的身份來說,如果換成在天朝,別說林風隻有570億美元,就算林風有5700億美元,得罪了最高領導人,下場也隻有一個——死,而且還不知是怎麼死的。不過這畢竟是美國,美國憲法首先就限製了總統的權利,而且在美國公民心中,普遍存在一個信念——寧可看著罪犯逍遙法外,也不願司法部門違背法律行事。這是美國精神的核心所在,也是美國如此強大的根本。

    因此,布什總統想要對付林風,也隻有采取這些“下三濫”招式,畢竟林風常年不在美國,而且有美國最優秀的律師團隊在背後,想要通過正規手段整林風真的很難。至於非常規手段,以林風的身份還有一向高調行事,恐怕隻要幾個小時不『露』麵,就會引來天大麻煩。何況,林風身邊的保鏢也不是吃素的。

    布什!林風暗自嘀咕幾聲。麵對布什,林風除了招架,幾乎沒有任何反擊之力。除非布什向尼克鬆那樣,做出昏暈的“水門事件”那樣的愚蠢事件來,否則,林風根本就拿布什沒有辦法。隻能坐等著布什總統的陰謀一個一個向自己撲來。

    該死的,不能再這樣下去!——林風暗暗說,自己一定要想辦法擺平布什。當然,至於什麼辦法,林風還沒有想到。不過這是一定要的,也是必須的。當然,眼下還是先擺平泰勒-斯威夫特的事後,在保持低調不給布什機會的同時,慢慢算計布什。

    所謂萬事就怕人惦記,不管你是誰,有什麼安保措施,隻要給惦記上,遲早出事。

    阿嚏~~~,遠在五角大樓的布什猛然的打了個噴嚏,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皺皺眉,讓隨從將空調溫度調高了點,但依然隱隱感覺有點寒冷。本想再調高一點,不過看看四周隨從額頭都微微冒汗,皺皺眉,便不再言語。

    此時,法庭上。

    “泰勒,看你似乎瘦了,這三方沒吃好麼?那天的全麥麵包味道如何?”林風笑著問。

    所有人一愣!沒想到林風會問這種問題。

    “法官閣下,我抗議辯方律師問與本案無關的事情,耽擱時間!”檢控官總算抓住一個機會,立刻以最快的語速,最快的語調將抗議的話說完。雖然這個問題看似與本案無關, 但卻會引起泰勒-斯威夫特的良心譴責。

    愕然!林風本想抗議回去,但檢控官的語速實在太快,而且聲音太過宏亮,也沒有想到檢控官會猛然來這麼一手,根本就來不及『插』嘴,檢控官的抗議便有如竹筒倒豆子,一次『性』吐完。

    哼!怎樣,再抗議呀!——檢控官總算壓過林風一次,得意的衝林風哼哼幾聲。這可是自林風自辯之後,他首次占得上風,得意的笑!

    林風無奈的歎口氣,故意的“小聲”說,“真像一個賭氣的孩子!”

    噗嗤!法庭頓時樂了,不僅旁聽人,還有陪審團也都樂了,他們可從來沒有在法庭上看見這一幕,這實在太可樂了。

    林風轉而衝鏡頭做了個無奈的表情,爾後做了個口型——這種貨『色』也想對付我,你太幼稚了!

    布什眉頭一皺,立刻命人翻譯。看見翻譯結果,布什總統氣惱的將翻譯的數據紙撕的粉碎。雖然旁人都在勸布什,林風未必是對他再說,畢竟林風不可能知道是誰在幕後推動這事。但布什心中就有一個感覺,這就是林風再挑釁他,在借機羞辱他。

    “肅靜!肅靜!”法官不得不舉起法槌,再三告誡眾人。畢竟他和檢控官總算屬於一個司法部門,這次多少得到一點暗示,相對而言,自然會略微偏袒自己人。

    “辯方律師,請你盡快進入主題,否則我會剝奪你自辯的權利。”法官提醒說。

    哼,就應該這樣對付他。——布什點點頭。雖然選擇檢控官可能出了點問題,但法官卻沒有選錯。關鍵時刻,還是靠得住的。

    林風深吸一口氣。

    “泰勒,我聽聞你很喜歡音樂對麼?”林風再次問出一個看似與本案無關的話題。

    “法官閣下,我...”檢控官正準備再次故技重施,但林風這次早有準備。

    “我這次問的問題和本案有密切關係,關係到證人的供詞!”林風立刻不甘示弱的吼了起來。你用喊,那我就用吼。

    嗡!檢控官被林風吼的兩耳如雷鳴,仿佛波音747從耳邊飛過一般,半天都回不過神來,楞了半天之後,緩緩回過神,有點懵了。法官也被林風的吼聲弄的有點暈。

    “辯方律師,請你快點進入正題。”法官無奈提醒說。

    林風瞅瞅檢控官依然有點懵的神情,暗暗好笑。自己剛才這番怒吼,算是徹底震暈檢控官了,這也是林風刻意為之,免得檢控官經常打斷自己的問話。這次的關鍵在泰勒身上,但檢控官總是打斷自己的問話,就會給泰勒緩衝時間,有了緩衝時間,自己的計謀就無法實施。

    “泰勒,你很喜歡音樂麼?”林風問。

    泰勒不敢看林風,隻是本能的點點頭。

    “那你認為什麼是音樂?”林風再次微笑問。

    “音樂是人們用來抒發感情,反映現實生活的一種藝術,同時它也能淨化我們的心靈,美化我們的生活。”談起音樂,泰勒開始有了神采。

    “那作為一個音樂人需要一個什麼樣的品質或者說品格呢?”林風又問。

    糟糕!檢控官暗道一聲不妙。剛想要抗議,但林風立刻發言攔住了。

    “法官閣下,這個問題事關證人的供詞可信與否,我希望證人能夠誠實的回答我。”林風搶先攔阻檢控官的發言。

    “證人請如實回答。”法官無奈說。

    “作為一個音樂人,需要...需要...”泰勒-斯威夫特一臉猶豫,雙手不停的搓弄衣角,不敢看林風。

    “泰勒,你要知道做人一定要誠實,如果失去了誠實也就失去了對音樂的純潔,那樣在音樂上是無法獲得成功的!”林風追問了一句。

    林風這句話如同重錘一樣擊打在泰勒幼小的心靈上,泰勒整個人一晃,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泰勒,不管是作為音樂人,還是一個普通人,最重要的便是誠實!”林風再次說。

    泰勒-斯威夫特整個人一呆,情不自禁的抬起頭,第一次正眼看著林風,雙眼淚眼婆娑,說不出的可憐和無助。

    “泰勒,我知道我不該『逼』你,但這事關我的聲譽,你應該明白聲譽對一個人又多麼重要。而且,我想告訴你,我剛剛在法庭上同意在小鎮修建一個螢火蟲養殖基地,同時成立一個生態研究基地。”林風說。

    “對...對不起,我...是我不對,是我撒謊欺騙了大家。他沒有挾持我,也沒有禁錮我的自由,是我欺騙了大家!”泰勒-斯威夫特哭著跑了出去。

    全場愕然!

    

Snap Time:2018-07-20 15:02:07  ExecTime:0.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