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八百三十五章表演時間


    第八百三十五章  表演時間

    “被告,你是否承諾斯威夫特夫『婦』指控你非法挾持泰勒-斯威夫特,並限製其人身自由的指控?”法官問。

    所有人再次看向林風。剛才林風出乎意外的認罪,實在令所有人吃驚。那麼現在呢?林風會認罪麼?

    “法官閣下,我代表我當世人不認罪。”湯姆起身說。這要是認罪,那就是重罪了,是一定會判刑的。雖然刑期不會太重,但對林風的聲譽和事業都會是一個打擊。沉重的打擊!

    當然,根據剛才的事態發展,湯姆也知道對方來者不善,加上這幾天艾薇兒也沒有聯係到泰勒-斯威夫特本人,充分說明這件事的幕後黑手能量不小,而且就是針對林風而來。但湯姆也有絕對的把握來麵對這一危局,因為他最為擅長的便是交叉盤問。他仔細翻閱過泰勒-斯威夫特的詳細資料,對於這種在小城鎮出身的女孩,其直爽、率真、單純是這種小城鎮女孩的特點。

    如果她受到什麼人的“脅迫”或者唆使,或許她會一時發表一些違心的言論,但對付這種小丫頭,湯姆隻要采取幾個交叉盤問就能擊破她的謊言。對於自己的盤問技巧,湯姆有絕對的信心!

    不多時,法官宣布證人出場。這個案子其實很簡單,就在於泰勒-斯威夫特對林風的指控。隻要泰勒-斯威夫特指控林風,一口咬定林風有非常限製她自由,那林風就有罪。相反,泰勒-斯威夫特不指控,林風就無罪。

    不過首先還是照慣例盤問了泰勒-斯威夫特的父母,倆人自然聲淚俱下的指控泰勒-斯威夫特是多麼充滿正義感的好女孩,並指責林風因為惱恨泰勒-斯威夫特破壞了他的完美愛情宣言而記恨泰勒-斯威夫特,進而做出一些違法的行為,比如禁錮泰勒-斯威夫特,想要報複她,甚至猥褻泰勒-斯威夫特。

    斯威夫特的這番表演當場引來一陣嗡嗡議論聲。不少人看向林風的眼神都不同了。雖然當時有照片證明是泰勒-斯威夫特自己這找的林風,但也有錄像證明,的確是林風將泰勒-斯威夫特帶走的。而且更為關鍵的是,斯威夫特夫『婦』指控林風非常挾持並禁錮他們女兒人身自由,沒有要求任何經濟賠償,沒有,一點都沒有。

    根據以往的類似案件記錄,但凡是誣告的,都會以驚人的經濟索賠為前提。但現在,斯威夫特夫『婦』不要錢,一分錢的不要,隻要求法庭嚴懲林風,還他們女兒泰勒-斯威夫特一個公道。按照邏輯,僅僅是邏輯和慣例分析,斯威夫特夫『婦』的控告是真的。

    之後,真正的主角出場了。

    嗡!——當泰勒-斯威夫特出場時,所有人驚訝的叫了一聲。林風看去,眉頭微微一皺。在第一次見泰勒-斯威夫特時,這個小女孩充滿了朝氣,身上穿戴整潔,一頭金發的長發令人印象格外深刻。可如今,泰勒-斯威夫特蓬頭垢麵,整個人顯得極為憔悴,一頭耀眼的金發也失去了光澤,仿佛遭受人略帶一般。

    湯姆在一旁看的眉頭直皺。泰勒-斯威夫特這種扮相出場,顯然就是在取得陪審團的同情心。林風是世界首富,泰勒-斯威夫特是一名單純、天真可愛的小女孩,如今林風衣著光鮮,微笑示人,而泰勒-斯威夫特卻衣衫襤褸,精神不振,任誰看了都會同情泰勒-斯威夫特,會先入為主的認為林風有罪!

    事情麻煩了!——湯姆暗自警惕。原本他準備用交叉盤問來對付泰勒-斯威夫特以及她的父母。但看剛才斯威夫特夫『婦』聲淚俱下的表演,湯姆猜想對方針對自己的交叉盤問肯定有所準備,而且對於成年人,尤其經過“特訓”的成年人,交叉盤問並不那麼有效。至於對泰勒-斯威夫特,憑借現在這副扮相,到時無論湯姆問了什麼,泰勒-斯威夫特隻要一哭,就可以拖過去。如果湯姆『逼』問的太緊,反而會適得其反,引來陪審團的不滿。

    怎麼辦?——湯姆看了眼身旁的羅恩,尋求意見。但羅恩也一時沒有辦法,對方這次準備充足,謀定而後動,現在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各位,這就是我的當事人。在三天前,大家應該都通過報紙或者電視知道,她是如何的富有朝氣,充滿了活力和小女孩的天真浪漫,如今卻一臉憔悴,一臉惶恐,這到底是為什麼?原因隻有一個,由於被告的非法虐待,讓我的當事人心靈受了極大的傷害,導致我的當事人無法從這噩夢當中清醒過來。今天,我站在這,就是要將這個凶手繩之於法。”紐約聯邦法院最好的檢控官義正言辭的厲喝。

    12名陪審員看看一臉憔悴的泰勒-斯威夫特,再看看光鮮的林風,眉頭微微一皺。而陪審團眉頭這微微一皺,立刻被攝像機所捕獲。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的知道陪審團對林風產生了不悅的態度。而這點不悅,將關係到陪審團對林風的最終審判。

    做的好!——布什總統心情大悅,得意的又彈了一個爆米花進入嘴中。吧嗒吧嗒嚼著,說不出的得意。這次他可是點名紐約聯邦法院最為有名的檢控官負責這個案子,目的就隻有一個,讓林風入獄。不管多久,哪怕隻有那麼一天,布什也會覺得開心。

    布什開心了,林風這邊卻眉頭直皺。

    “抗議!法官閣下,我抗議檢控官誤導陪審團對我當事人的看法!”湯姆立刻起身抗議。

    “抗議有效!檢控官就注意你的言辭!”法官點頭說。

    “是,法官閣下!”檢控官微微一笑。剛才這番話已經對陪審團造成影響了,已經達到他的目的了。

    檢控官整整衣襟。

    “請問泰勒小姐,你當天為什麼去找被告,也就是如今的世界首富,一貫有驚人之舉,經常踐踏法律,甚至敢在當街毆打記者的林風。”檢控官問話之間極為巧妙的將林風塑造成為一個仗勢欺人,有點錢就可以目中無人的混蛋。

    “抗議,法官閣下,我抗議檢控官對我當事人的無端指責!”湯姆立刻氣憤站了起來。要讓檢控官這樣控訴下去,不用等他交叉盤問證人,林風已經輸了。

    “檢控官,請注意你的言辭!”法官再次提醒說。

    檢控官一笑,剛才的言論已經再次對陪審團造成了影響。足以抵消剛才林風那番舉動給陪審團所帶來的好感。

    “泰勒小姐,請問你能回答我剛才的問話麼?”檢控官極為輕柔的問。

    但泰勒-斯威夫特卻一驚,人愣了半天。泰勒-斯威夫特這個表情更加讓陪審團對其產生同情,對林風產生痛恨。多好的一個姑娘啊,就這樣被林風給禍害了。那麼激靈的一個女孩,現在目光呆滯,看了就令人心痛。

    湯姆眉頭一皺!事情已經開始超出他的預計。

    演的好!——布什總統看了更樂!這次手下辦事辦的好,值得重用。

    “誰經手的這次案件,以後要重用!”布什轉身吩咐說。說完,扔了一顆爆米花,咕咚灌下一大口啤酒。

    爽!通透!——布什很久沒有這麼爽過了。感覺今天比看好萊塢大片都要爽,比看著自己的飛機轟炸伊拉克都要爽!

    泰勒-斯威夫特望了望林風,又看了看遠處坐著的父母,咬著嘴唇,一臉的猶豫和忐忑。

    “我...我...我....”泰勒-斯威夫特不由自主的看了眼林風,又趕緊錯開頭。這個舉動,更讓陪審團同情。

    湯姆眉頭緊鎖。這下可真難辦了!

    “我本來是去找林風,要他償還我們小鎮的螢火蟲,後來,後來...”泰勒-斯威夫特就堵在這,說不下去了。

    “後來是否被告將你挾持進了希爾頓酒店,限製你的人身自由,甚至對你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檢控官原本語氣還比較和善,但最後卻一聲比一聲嚴厲,仿佛恐嚇犯人一般。

    泰勒-斯威夫特嚇了一跳,驚恐的看著檢控官,本能的點點頭。

    現場一片嘩然!泰勒-斯威夫特的證詞無疑是致命的!

    “砰!”有人拍案而起。

    “她瞎說,那天晚上我們大家都在,根本就沒有人限製她人身自由!反而是她限製我們人身自由!”艾薇兒聽了,氣的當場咆哮起來,“泰勒,我沒想到你這麼一個小女孩也會說謊!你太令我失望了!我原本以為你在音樂上是很有天分的,很有才華的...”

    艾薇兒咆哮聲中,被法警給帶了出去。

    泰勒-斯威夫特看著艾薇兒罵罵咧咧的被法警請了出去,泰勒-斯威夫特咬咬嘴唇,一臉猶豫。今天她這出場儀容,還有那些話,都是她父親教她說的。他父親說林風為富不仁,隻有這樣才能懲戒他,讓他不得不賠償小鎮的那些螢火蟲。並且還說,會有唱片公司與其簽約,重點培養她,讓她成為一名最優秀的鄉村女歌手。

    泰勒-斯威夫特倒不是看中唱片公司的簽約,而是希望好好懲戒林風,讓其賠償螢火蟲。從小在賓夕法尼亞州小鎮長大的泰勒-斯威夫特,對螢火蟲有著一種特別的感覺。很多時候,她創作的靈感都來自這些可愛的小精靈,結果這些小精靈現在都被林風給抓走了,再也看不見了,這是泰勒-斯威夫特最為氣憤的事。

    (泰勒-斯威夫特)剛才被隔離了,並不知道林風已經願意賠償螢火蟲。)

    不過看著艾薇兒一臉氣憤的樣子,泰勒-斯威夫特開始猶豫了。雖然她想要讓林風賠償螢火蟲,但也不想以這種方式,她覺得這種方式是騙人,是詐欺。但看看父母遠處一臉鼓勵的眼神,泰勒-斯威夫特又比較猶豫。

    “好了,辯方律師請盤問證人。”法官問。

    就在湯姆準備盤問證人之時之時,林風突然開口了。

    “法官閣下,我想自辯!”林風微微一笑。

    全球皆驚!

    林風要求自辯?這...這也太離譜了點。現在幾乎連普通公民都知道林風現在形勢不利,現在應該是相信專業律師的時候,但林風偏偏選擇自辯。雖然這並不是沒有先例,但依然太過誇張了點,太過不可思議了點!

    林大哥!——李智友遠在上海一聲驚呼。

    小佑熙,你一定要保佑你爸爸!——黃美熙也一臉擔憂。

    正在拍攝電影的傑西卡-阿爾巴也收聽了審判直播,聽聞這個消息,也是當場愣住。

    林風旗下眾多公司的員工也齊齊愣住。雖然他們的董事長屢創奇跡,但他們的老板畢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什麼都懂,什麼都會,這樣遲早會出事的。如今,林風這樣,恐怕就會出大事。一旦林風真的因為選擇自辯而導致深陷牢籠,那對林風所有公司都是一個致命打擊。

    這太冒險了!

    瞬間,林風旗下公司的股票齊齊下跌1個百分點,林風的個人資產瞬間縮水8億美元。一個決定,便損失8億美元,這個代價委實有點大。如果因為這個決定,而導致更大的麻煩,損失恐怕將遠遠不止8億美元。

    “林!”羅恩拉了一下林風。

    “放心,我有分寸!”林風微笑的輕輕拍了拍羅恩的手。

    自辯!哈,你真當你是林肯麼?——布什總統一臉不屑的冷笑,不過林風選擇自辯也好,這樣會“死”的更快,那樣他才有好戲看。

    “再來份爆米花,和一打啤酒!”布什吩咐說。

    萬眾矚目之下,林風一臉輕鬆的走到泰勒-斯威夫特麵前。三個證人,斯威夫特夫『婦』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泰勒-斯威夫特的供詞。而根據林風觀測,泰勒-斯威夫特還是有良心的。隻要人有良心,便是最容易突破的突破口!

    林風走到泰勒-斯威夫特麵前,微微一笑。然後轉頭看了看鏡頭,嘴型做出兩個單詞——Show-time(表演時間)!

    布什這次終於沒再忍住,命人翻譯。看到翻譯結果,布什總統一把將紙捏的咯吱作響。

    表演時間?!我看你怎麼表演!——布什憤恨的將手中的紙扔了出去。不過尷尬的是,沒有扔到廢紙簍,而是撞在牆上彈到地上,滾了幾圈。一旁的隨從一看布什的臉『色』,也不敢去撿,隻好任由紙團靜靜的躺在那。

    這時,林風開口了!

    

Snap Time:2018-07-16 10:40:25  ExecTime:0.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