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八百三十二章鄉村小天後


    第八百三十二章  鄉村小天後

    一場浪漫結果變成一場鬧劇。

    這雖然令人遺憾,令所有憧憬愛情,憧憬浪漫的女人唏噓,但對於所有男人來說,心中卻是偷笑的。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世界首富,搞出這般事情拉風、浪漫的愛情宣言,實在對所有男人都是一個打擊。

    世界首富都當眾示愛了,你一個普通男人憑什麼不能向我當眾示愛?——恐怕這將會是以後所有女人質疑男人不當眾示愛的最佳理由。而且會讓這些男人無言以對。

    不過現在看著各大報紙上頭版頭條,泰勒揪住林風衣襟的圖片,所有男人偷笑了。而且他們也有理由了——你看,這就是當眾浪漫示愛的代價。

    有人歡喜有人愁!不過要說最開心的,則非美國總統布什莫屬。本來布什總統日理萬機,什麼伊拉克危機,石油危機等等,有太多需要他處理的。但今天晚上,布什總統還是鬼使神差的打開電視,收看了林風在紐約時報廣場的示愛宣言。在看見林風如此囂張,如此拉風的降臨,讓布什總統氣的咬牙切齒,想起林風此前做的,如今還這麼拉風,布什總統就氣不打一處來。

    本來布什總統想要關掉電視不再看時,結果最後突然峰回路轉,事情有了急劇的轉變,在最後即將宣讀愛情宣言時,一個小女孩揪住林風的衣襟,大聲喊出:“還我螢火蟲!”,徹底破壞了林風的愛情宣言。看著林風那尷尬,無奈,沮喪,甚至有點惱羞成怒的表情,布什總統自從白宮被炸後,第一次感覺生活是這樣美好,空氣是那麼新鮮。

    活該!——布什總統興奮的讓隨從幫其開了瓶香檳,雖然沒有人陪他開懷暢飲,不過一人舉杯看著電視上林風一臉的尷尬,也是極為爽快。

    “對了,去幫我聯係賓夕法尼亞州的州長!”布什總統突然想到一件事,當即吩咐說。

    一直以來,布什總統對林風就是恨之入骨,從美國白宮因林風被炸開始,到後來林風當街毆打《華盛頓時報》記者,再公然的將公司遷移到佐治亞州的伊萊時躲避稅收,在捐款1美元給白宮重建小組,布什總統可以說對是林風恨之入骨。這個年輕人實在太過可惡,仗著一群律師在美國為所欲為,這讓布什總統仿佛吃了大便一樣難受。

    如今,布什終於逮到機會了。林風公然捕撈螢火蟲,雖然沒有相關法律約束,不過法律嘛,是可以修改的,是可以擬定的!這次,一定要好好的懲戒一下林風。當然,想要讓林風入大牢,那是不可能了,不過讓其狠狠的出點血,卻是有可能的。

    在布什總統的示意下,一場針對林風的陰謀在悄然進行著。

    此時,希爾頓酒店總統套房內,林風是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死命揪住自己衣襟的小女孩。自從在廣場上揪住自己後,這個小女孩就不放手了,李銳等人想要幫林風脫開她的糾纏,但隻要李銳等人一靠近,她就尖叫,喊非禮。偏偏她又是小女孩,林風等人還真有點不知拿她怎麼辦好,最後,隻能無奈的將她一起帶到酒店內。不然這樣杵在街上,多尷尬。

    隻是老被她這樣揪著衣襟,著實有點尷尬和無奈!

    “賠我螢火蟲!”泰勒尖聲叫。

    林風無語。自己可真是頭一次這樣尷尬,在宣讀愛情宣言的關鍵時刻,被人打斷不說,還被人揪住衣襟,破壞自己的好事,這是林風自從成功之後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泰勒小姐,這些螢火蟲都是屬於大自然的,不屬於任何一個人,我們根本就不用賠償!而且賓夕法尼亞州法律也沒有規定不準捕撈螢火蟲,從法律上來說,你這樣糾纏我們當事人,我們完全可以告你『騷』擾!”湯姆較咀文嚼字的搬出法律,和泰勒講理。

    “哼,我不管,總之自從你們來後,我們小鎮就再也看不見螢火蟲了,你們如果不陪,我就不走!”泰勒並不怎麼懂法律,但對方既然是律師,想來說的沒錯。不過雖然自己沒理,但在道義上卻說的通。這些有錢人一來,為了什麼浪漫,結果弄得自己小鎮再也看不見沒理的螢火蟲,這是絕對不能原諒的。

    “小妹妹,做人要講道理。你這樣是蠻不講理,你再這樣,我們可就不客氣了!”艾薇兒也是氣急。明明一場非常浪漫,非常令人羨慕的愛情宣言,結果就被這個小女孩鬧成一場鬧劇,明天指不定各大報紙會怎麼寫呢,想到這,艾薇兒便氣不打一處來。若不是看對方是個小女孩,艾薇兒早就對其動粗了。

    “哼,艾薇兒,你別以為你發了幾張唱片,就可以對我凶。哼,那是我沒出道,等我出道,一定將你比下去。還有,別以為你年紀大,就有道理。哼,你敢碰我,我們小鎮所有居民都不會放過你!”泰勒無所畏懼的瞪著艾薇兒。

    嚇!泰勒這話說得夠囂張,夠自信,不過當場點爆了艾薇兒的火爆脾氣,卷著袖子就過來了。

    “放手!”艾薇兒直愣愣的看著這個雖然才14歲,但個子和自己一般高的小女孩。

    “不放!”泰勒鼻子一哼,絲毫不懼怕艾薇兒卷起袖子,揚起拳頭。

    艾薇兒杏眼一瞪,她可從來沒有見過這般難纏的人,不過她也有辦法對付她。直接雙手伸到泰勒的腋下,開始撓癢癢起來。女孩都比較怕癢,有幾個位置更是敏感點。艾薇兒也是女人,自然明白這幾個敏感點。這麼一伸手,泰勒頓時招架不住了。在喘息聲中,泰勒鬆開揪住林風衣襟的手。

    林風也趁此機會離開泰勒的“魔掌”,鬆鬆衣領,長吐一口氣。

    “你,混賬!”泰勒一臉憤慨的盯著艾薇兒。現在林風從她手中跑了,再想抓住就難了。

    艾薇兒此刻也不和泰勒一般見識,反而極為得意的衝泰勒擠眉弄眼,氣的泰勒恨得牙癢癢。但現在房間內,就她一人是外人,其他人都是向著林風的,她勢單力孤。

    “哼,你不陪我螢火蟲,你休想離開!”泰勒左瞅瞅,右看看,在林風等人目瞪口呆之中,拖著一條沙發靠椅到了門口,人往上麵一坐,擺出一副不讓眾人出門的架勢。

    眾人一陣無語。

    “算了,湯姆,這樣,現在也不早了。今晚就讓她在這休息,明天打電話給她父母,讓其來接人。”林風此刻也不想再和這個小女孩計較,而且也不早了,便吩咐眾人休息。至於怎麼走嘛,這個總統套房的出口可不隻有一個。泰勒堵在門口,算是白堵了。

    在等瑪利亞-凱莉和碧昂斯離去之後,林風摟著猶自氣呼呼的艾薇兒進了房間。

    “掃興!”艾薇兒氣鼓鼓的說。本來一場浪漫的愛情宣言,結果變成鬧劇,作為女主角的艾薇兒,要說有多氣就有多氣。

    “好了,下次我再找個人少點的地方,補你一個,總行了吧!”林風笑著說。

    “哼,這還差不多!”艾薇兒嘟囔幾聲,想起外麵那個堵門的泰勒,又是一陣氣苦,“對了,你準備拿那個泰勒怎麼辦?還有那個螢火蟲怎麼辦?”

    “唉,明天讓湯姆聯係她家人,將其領走。至於螢火蟲嘛,明天再讓湯姆和他們談談。總之,這個世界沒怎樣錢解決不了的事。就算錢解決不了,錢也可以買到解決的辦法,再去用錢實施。”林風想了想說。

    艾薇兒想了想,林風這話說得雖然有點過於刺耳,但事實也的確如此。從一定角度來說,錢的確是萬能的!比如你很愛一個人,但對方不愛你,也不愛你的錢。那你完全可以用錢買通她的周遭朋友,買通她的家屬,買通她身邊的一切人,然後再買通一切“巧合”,一切“心有靈犀”,這樣,總會收獲美人心。從這個角度來說,錢依然是萬能的!

    “好了,我去洗澡了!”艾薇兒想通之後,也不再多說。

    看著艾薇兒進去的身影,林風一陣火熱。本來今晚這事,林風就堵的慌,心就憋著一股子邪火。現在看見艾薇兒那曼妙的身材,想起那野『性』的『性』感,頓時起了旖念。三下五除二的脫光衣服,也跟著進去。

    “喂,你幹嘛!外麵還有一個小女孩呢!”

    “放心,這房間隔音好,她聽不見!”

    ......

    一陣激揚的歌聲激『蕩』在總統套房的主臥之內,夾雜著陣陣喘息聲和呻『吟』聲,讓整個房間充滿了愛的味道。

    一夜過去。

    當第二天林風和艾薇兒出來時,泰勒在長椅上睡的熟透了。不過雖然睡熟,但手卻死死的抓住門的把手,顯然睡著了她也不讓林風等人出去。林風無奈的搖搖頭,對這個才14歲的小女孩如此堅持表示欽佩。走回房,拿了條『毛』毯該在其身上。

    咦!——林風驚訝一聲,地上掉落著一張泰勒的學生證。林風撿起來一看,上麵寫著——泰勒-斯威夫特。

    泰勒-斯威夫特!林風一驚!難道這個小女孩就是那個日後拿過格萊美最受歡迎女歌手獎,最受歡迎鄉村女藝人的泰勒-斯威夫特?

    林風仔細端詳一番,有點像,再看看學生證上的地址,似乎和林風印象中的泰勒-斯威夫特一樣。難道這個揪住自己不放的小女孩,就是日後紅遍美國的鄉村女歌手泰勒-斯威夫特?林風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和日後的超級偶像泰勒-斯威夫特以這種方式撞見。

    “咦!”這時艾薇兒也輕呼一聲。剛才艾薇兒在林風回去拿『毛』毯時,從泰勒-斯威夫特身邊撿起一張紙,上麵寫滿了曲譜和歌詞,艾薇兒隻是隨便哼了幾句,便發覺這首歌頗有點味道。艾薇兒也屬於創作型歌手,自然也能從這張曲譜上看出這個菜14歲的小女孩在創作方麵的天賦。

    她是個音樂天才!——艾薇兒下了判斷。

    我們公司應該簽約她!——艾薇兒雖然隻是一個掛名的“第二娛樂”唱片公司總裁,但這麼久的“親曆親為”,讓艾薇兒也有了一種本能的求賢若渴的念頭。

    “林,她在音樂創作上有一定才華,我們公司應該可以給她一個試音的機會。”艾薇兒輕聲說。

    林風看看艾薇兒一臉嚴肅的表情,再看看手中的身份證,猜測這個熟睡的天真無邪的小女孩應該就是日後那個紅遍美國的鄉村女歌手——泰勒-斯威夫特無疑。既然是她,自己的公司自然要簽約,而且要簽長約。同時,也能正好化解自己和泰勒所居住小鎮之間的矛盾。至於如何賠償,也好說。反正日後泰勒怎麼也可以幫自己賺回來!

    “喂,泰勒,泰勒,醒醒!”林風輕輕推了下泰勒-斯威夫特。

    “幹嘛啊,人家好困,還想睡一會!”泰勒將林風的手打開。不過眉頭皺了皺,感覺不對頭,睜開眼一瞧,看見是林風,頓時跳了起來,雙手護住門。

    “哼,別想跑!不陪我螢火蟲,不要想跑!”泰勒雙手護住門,雙眼圓瞪看著林風。

    林風無奈搖頭!

    “放心,我不會跑的,而且有個事想要和你談。這樣,現在也早上了,你也該餓了吧,我們一邊吃一邊談!”林風笑著說。

    泰勒-斯威夫特嘟著嘴,一臉狐疑的看著林風,雙手依然緊緊的抓住門把手,顯然不相信林風。

    林風看了也是好笑,衝泰勒-斯威夫特勾勾手指。

    “你過來看,這邊還有一個門。如果我要跑,還用喊你麼?”林風指著另外一邊的大門說。

    泰勒-斯威夫特一看,果然那邊還有一個門。泰勒-斯威夫特跑過去打開一看,果然直接通向外麵。想到自己昨晚傻傻的在門前堵了一夜,而林風等人卻把她當傻瓜一般,泰勒-斯威夫特一張臉頓時變成醬『色』,銀牙咬的咯響,氣的抓狂。

    “好了,好了,去吃早點吧!”林風趕緊說。所謂得饒人處且饒人,真讓泰勒-斯威夫特發作,那可對簽約她不妙。不過到了餐桌上,正在吃飯時,卻有一個壞消息傳來。

    泰勒-斯威夫特的父母把林風告了,告林風拐賣未成年人!

    

Snap Time:2018-07-20 22:38:03  ExecTime:0.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