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七百六十七章中招


    第七百六十七章  中招

    陳曉薇加盟“第二世界”!

    當林風和陳曉薇共同出席新聞發布會,林風當中宣布陳曉薇加盟“第二世界”,成為“第二世界”的公關部部長和官方代言人時,整個現場被“雷”的鴉雀無聲。

    套用一句趙本山的話——這個世界太瘋狂了,老鼠都給貓當伴娘了!

    要知道,在業界,此前最為敵視“第二世界”,被稱為反“第二世界”聯盟的頭號幹將就是陳曉薇。雖然這個所謂“反第二世界”聯盟隨著林風的成功,日漸式微,當林風榮登世界首富時,更是徹底煙消雲散。但陳曉薇怎麼可能會加盟“第二世界”!她怎麼會加盟“第二世界”。

    眾多記者不明白,更不明白的是那些遊戲公司老總。對於眾多記者來說,這隻是有點不可思議,有點過於突然,有點過於匪夷所思。但對於這些老總來說,這個消息絕不僅僅是不可思議,過於突然,這個消息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有如晴天霹靂。

    陳曉薇加盟“第二世界”,雖然看上去隻是一個正常的人事變動,但這對遊戲界來說,卻是有如地震一般。陳曉薇都去了“第二世界”,那麼其他人是不是也應該選擇“第二世界”。這對眾多遊戲公司老總來說,可是但有旗下人才是否也會因此人心思變。雖然“第二世界”目前並不缺人,但萬一日後“第二世界”看中他們旗下某個人才,展開挖角時,他們能留得住人才麼?

    相對於其他公司老總擔憂旗下人才人心思變,“九成”的老板朱駿此刻更是有點氣急敗壞。他剛剛炒了陳曉薇,結果轉眼之間,“第二世界”將其誠聘過去。雖然陳曉薇的職位隻是公關部部長和官方代言人,並不是在“九成”時的總裁職位,但明眼人一看便知,“第二世界”的部長遠勝“九成”的總裁。

    業界有一句戲言——“第二世界”的狗,都好過其他遊戲公司的人。這個比喻雖然有點過,但卻是一個比較貼切的真實寫照,反映著“第二世界”和國內其他遊戲公司之間的差距。

    該死的!——朱駿在辦公室暴跳如雷。其實這除了陳曉薇被林風挖角之外,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在林風收購托特納姆熱刺之前,愛好出風頭的朱駿便在秘密準備收購一家國內足球俱樂部。

    但等他剛剛談妥收購事宜,還不等他公布之時,那邊傳來林風2.7億英鎊收購托特納姆熱刺的傳聞,而且林風還將耗資10億美元打造一個超級豪門,引得國內外媒體瘋狂報道,林風收購托特納姆熱刺的事件,更是被稱為華人的勝利。這種情況下,朱駿收購了上海申花的消息傳出,就那麼不引人注目了。

    當然,朱駿畢竟也算是國內首位收購國內足球俱樂部的IT人士,這件事多少還是引起了一些記者的關注,並相關報道了幾篇報道。但讓朱駿氣憤的是,國內網友針對朱駿收購上海申花一事,用一種極為輕蔑,極為不屑的口吻評論這事。

    網友“水煮成語NO1”評論——林風收購英超勁旅,托特納姆熱刺,準備耗資10億美元打造新的綠茵豪門。“九成”朱駿收購上海申花,他的投資和投入還真是夠“國產”,也難怪“第二世界”市值890億美元,“九成”不過區區數億人民幣。這就是差距啊!也難怪人家林風是首富,他嘛...夠嗆!

    這番揶揄,噎的朱駿說不出話來。如今更好,林風聘請了他高高解聘的陳曉薇,這更是有如在朱駿臉上狠狠的扇了一耳光。讓朱駿渾身上下不舒服。

    忍!朱駿隻有忍。誰讓他現在實力不如林風呢。不過放心,遲早有一天我一定會要你好看!——朱駿心中暗自立下誓言。

    不過這個誓言嘛,能否實現,就誰也不能保證了。不然朱駿也不會暗自立下誓言了。

    “大家好,我是陳曉薇。從此以後我們就是同事了。以前多有得罪的地方,還望大家海涵。畢竟當時我們大家立場不同,現在我們都是為公司工作,希望以後能夠合作愉快!”在林風給陳曉薇辦的一個簡易的歡迎酒會上,陳曉薇望著“第二世界”諸多高層,微笑而語。

    眾人彼此看了一眼,一臉古怪。這個陳曉薇果然不同凡響,她的刁鑽還真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當然,陳曉薇是否刁鑽和眾人無關,她的直屬上司是吳兆浦,要煩也是吳兆浦去煩,和他們無關。

    “陳部長,歡迎,歡迎!”吳兆浦一臉頭疼的伸手歡迎陳曉薇。當初,和陳曉薇打交道最多的就是他,一直就“深受其害”,這次更好,直接成為了他的下屬,而且似乎對他還有那麼一點“既往要咎”。

    “,從此以後大家就是同事了,我希望大家能夠和平相處,共同打造更好的明天!”林風舉杯說。

    “為美好的明天加油!”眾人舉杯。

    “吳總,以後就請多關照了!”莫了,陳曉薇悠悠的敬了吳兆浦一杯。

    得,這以後麻煩了!——吳兆浦一臉菜『色』。

    眾人一旁是悶笑不語。

    一夜的開懷暢飲,當酒會結束之時,林風剛剛走出酒會大廳,在門外苦候一夜的北大教導處主任滿臉堆笑的走了過來。

    “恭喜林董又多了一個精兵強將,恭喜恭喜!”教導處主任一臉笑容。

    林風對他是真的無語了。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麵對這個北大教導處主任,林風是真的不知說什麼好了。拖了這麼久,對其是完全冷處理,可這位主任卻渾然不當一回事,每天仿佛上班一樣,守在林風四周。林風開會,他就在門外當門童,林風進餐,他在遠處當守衛。總之,他雖然采取了貼身跟隨,但卻沒有近的令人討厭,但卻又時不時的出現在你麵前,讓你知道他的存在。

    這種人,是個角『色』。林風暗自佩服。

    “林董,我想和你說件事。“教導處主任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

    “哦,什麼事,說來聽聽!”林風心中隱隱猜到北大教導處主任想要說什麼,無非就是勸自己去授課。不過這點,林風真的比較無愛,而且自己真的很愛。這不,今天這個會議開完,馬上就要準備去美國看自己的“休斯頓火箭”的季後賽,隨後就要去曼聯的拉特拉福德球場,去觀看穆尼奧的歐冠決賽。

    而且,林風現在手上除開100億美元投資“第二遊戲”之外,手中還有79億美元。其中12億美元,償還給高盛投資銀行,還有67億美元,林風也不能將其放在手中貶值。林風有幾個投資計劃,但這些都需要仔細斟酌。而且,自己的“第二娛樂”的副總裁()還在香港和眾多娛樂公司談判,這也記掛在林風心頭。仔細算算,林風還真沒有什麼時間去北大授課。

    畢竟自己現在是世界首富,去給那些北大學子授課,總不能洋相百出,這就勢必要有所準備,可林風目前來說,也沒有時間準備。何況這次,在日本那麼久,有時間準備這些演講稿,不如多和李智友親熱一下。何況,林風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自己的女兒林佑熙和黃美熙了,有空不如多去陪陪她們母女。

    林風一臉的不以為然和仿佛看見臭蟲一般的表情,被北大教導處主任盡收眼底。心中無奈歎息一聲。說心話,他堂堂北大教導處主任,居然如此低三下四,他真的感覺很憋屈。雖然他脾氣很好,但不是沒有。

    不錯,林風是有錢有勢,世界首富,國家眼中的紅人,和林風相比,他頂多就一個窮教書的。但窮教書的也有窮教書的骨氣,若不是這次北大校長真的希望林風能夠給予這些北大學子授課,幫助其學子在離開學校,踏入社會之後,能夠更快的融入社會。因此,在明知道這次任務非常艱難的情況下,教導處主任依然一口應承下來。

    但林風卻這般對他,讓他非常不忿。不過他的自尊和清高,卻讓他不會拂袖而去,就算走,也要完成任務。

    “林董,我這次是準備向你辭行的!”教導處主任歎了口氣。

    都說教書的不太過迂腐,但真要想辦成一件事時,其手段的運用,權術的玩弄,不比任何人差。

    啊!——林風一愣,沒有想到這位教導處主任居然想走。心頭頓時一鬆,但莫名的感覺有點過意不去,耍了對方這麼久,人總有點過意不去。

    “沒辦法,既然林董工作繁忙,我也不好總是影響林董工作。那就等林董有時間了再去授課好了。”教導處主任重重的歎了口氣。還刻意掃了一眼林風,意思是——林風這段時間的作為,就是希望他知難而退。他明白,現在他已經知難而退了。

    林風被教導處主任這一眼掃的心中是拔涼拔涼的。隱隱有種自己是否有點太過分的感覺。

    “呃,王主任,我是真的很忙,你這些天也看見了,不是開會,就是四處奔波,我現在手下也有數萬人,馬虎不得啊!”林風有點過意不去的解釋。

    “我知道,沒事。林董,沒事。就算沒有你的指導,他們也是一樣會出去工作。大不了出去先找份差點的工作,然後再慢慢向上爬,也就是辛苦一點,累一點,遲一點時間來回報父母的養育之恩罷了。”教導處主任連連擺手,示意林風不能授課也沒多大關係,小事一樁而已。不過這語氣說出來,卻怎麼聽怎麼別扭。感情,這些學子日後不能回報父母養育之恩,都因為林風沒有授課了。

    “林董,真的,你不用過意不去。不就31328名學生嘛,也不多。才3萬多人而已。沒事!”教導處主任看似隨意,但卻將31328這個數字咬的極重。

    呃!林風真不知說什麼好了。

    “好了,林董,我就先走了。至於那31328萬名學子的失望,林董你真不用放在心上,我會向他們解釋,林董工作太忙,日後一定會來授課。至於他們是否會感覺遺憾終生,林董真的不必放在心上。人嘛,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會有許多遺憾的。習慣就好,習慣就好。”教導處主任語氣突然變得無比淒涼,怎麼聽怎麼感覺有種“壯士兮一去不複返”的味道。

    林風聽了這語氣,心中著實過意不去。看著教導處主任頹然離去的身影,心中莫名一軟。

    “呃,王主任,我後天有時間。”林風突然喊住教導處主任。

    哼,我看你中招不中招!——教導處主任聽見林風喊他,頓時一樂。心中嘿嘿直笑,不過麵上卻顯得極為猶豫。

    這段時間他跟在林風身邊,也算『摸』清林風的脾氣。吃軟不吃硬,而且還比較富有同情心。今天他便是抓住林風這個心理,對症下『藥』。現在看來,顯然效果不錯。

    “林董,真的不必了,真的不必了。就讓這些學子先體驗一下什麼叫做失望和遺憾好了。”教導處主任無比心酸的語氣說。演戲演全套,自然不能在最後功虧一簣。

    林風還真受不了這招。想了想,無奈歎口氣,“真的不麻煩,我雖然忙,總是能擠出一點時間的。時間就像牙膏,擠一擠總會有的。”

    此時,吳兆浦等人出來,聽見林風這話,彼此無奈歎了口氣,他們這老板雖然富有,在商業上屢有奇跡,但麵對這些真正的老狐狸來說,經驗還是太淺。總會有些莫名的同情心。不過去給北大學子上課,也不算辱沒林風身份。而且對公司長遠來說,也算是好事一件。至少能在中國這個最高學府的學子麵前,樹立公司形象。

    看看吳兆浦等人神『色』,再看看教導處主任臉頰隱藏不住的那點得意,林風此刻方知道自己中招了。不過,既然自己已經答應,也就不會再後悔什麼。何況,當年自己連大學都考不上,6年過去,自己卻去給中國最高學府的學子授課,這人生還真是夠大起大落的。

    北大,我來了!

    

Snap Time:2018-04-21 13:48:40  ExecTime:0.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