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七百四十六章野心


    第七百四十六章  野心

    克羅什隱隱猜到索羅斯可能和林風聯手,畢竟每個人的『操』作手法都是不一樣的,都有其自身的習慣和痕跡可尋。克羅什研究過當今的著名投資家,尤其是索羅斯。對他這套“立體投機”非常讚賞,他這套“立體投機”手法,幾乎無法破解。

    目前,索羅斯大肆拋售日元,如果日本『政府』不管,日元將會大跌,然後索羅斯在買入日元還債,可以在貨幣上猛賺一筆。如果日本『政府』接盤,那麼勢必造成日元緊俏,後果便是利率上升,股市下跌,索羅斯便能在股市上猛賺一筆。

    當然,“立體投機”也並非完美,當年香港『政府』便利用巨額外匯儲備和各種強行財政措施重挫索羅斯。但是最後香港聲期指從18000點跌到6000多點,雖然索羅斯最終大敗而歸,但香港『政府』也沒討到好,至今沒有恢複元氣,可謂兩敗俱傷。

    想要兩敗俱傷,克羅什多的是辦法,反正虧的是日本『政府』的錢。而這次日本『政府』聘請他來擔任主力『操』盤手,也是因為日本『政府』和羅斯柴爾德家族有個秘密合作計劃,這是雙方的初次合作,為了家族利益,克羅什就絕對不能讓其兩敗俱傷。

    “克羅什先生,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日本財政大臣野田佳彥擔憂說。

    “看戲!”克羅什靠著沙發上,無所謂的說。

    “看戲?”野田佳彥驚呼一聲,“克羅什先生,現在每秒鍾林風這個該死的支那人,都在通過匯市賺取我國大量財富,我們怎麼能夠看戲!”

    情緒激動的野田佳彥張牙舞爪的大叫。他身為日本財務大臣絕對不能任由他人蠶食日本財富。何況,日元匯率的穩定也有助美日關係。

    克羅什冷冷的掃了一眼狀若瘋狂的野田佳彥,仿佛在看白癡一般。

    “克羅什先生,我...我有說錯什麼麼?”野田佳彥整個人一僵,愣了少許之後,心虛的問。

    “我真不知你這財務大臣怎麼當的,蠢的跟頭豬一樣。我問你,日本經濟疲軟多少年了?”克羅什問。

    “從1990年泡沫經濟破碎之後,至今沒有複蘇。而且過去十年的10項經濟刺激計劃,共耗資近130萬億日元,但收效卻甚微,目前我國負債已達660萬億日元(約為7.2萬億美元),約為我國國民生產總值的1.3倍。前景不妙!”野田佳彥苦澀的說。這些數據他相信這個來自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最優秀的年輕人一定非常清楚,也並沒有避諱。

    “不錯,沒想到你還知道這些。”克羅什的聲音充滿了嘲諷,“日本如果想要振興經濟最佳的途徑是什麼?”

    “擴大出口。我國經濟對出口依賴過大,超過75%的公司都以出口賴以生存。擴大出口是最簡單的增加經濟的辦法。”野田佳彥說。

    “那麼現在林風刻意拋售日元,打壓日元匯率,我們管他幹嘛!正好幫你們降低匯率,提升出口競爭力。而且也能變相消弱國外公司的競爭力,擴大你們國內公司的競爭力。你看,林風他是多麼好的人,為你們日本謀福利,你們幹嘛要阻止他!”克羅什輕聲冷笑。

    索羅斯這一套對付別人或許可以,但對付日本卻偏偏不合適。對於日本這個以出口為生的國家來說,匯率降低隻有好處沒有壞處。隻是此前受美國鉗製,自從“廣場條約”之後,日本方麵一直不敢明目張膽的降低匯率而已。這次對於日本來說,反而是個機會。

    別以為和索羅斯聯手就想贏,在我麵前,你們還太嫩!——克羅什心中冷笑。

    野田佳彥聽了眼睛一亮,不過轉念一想,卻不無擔憂,“克羅什先生,可這樣一來,他們恐怕至少要賺數十億美元走,而且美國方麵...”

    “白癡!蠢貨!他們再怎麼拋售日元,打壓匯率,最多也就賺二、三十億美元,但日元匯率下降,雖然會一定程度影響日本股市。但到時你們可以通過降低利率,禁止拆借等手段,在最後一天讓整個股市全麵上漲。那時,他們在匯率上賺的錢遠不夠他們在期指上賠的。”克羅什冷笑。

    “至於美國『政府』,他們隻會向林風等人施壓。至於你們,有林風這麼大一個擋箭牌在前麵,還需要怕美國方麵的責難麼!”克羅什冷聲說。

    “克羅什先生高明!”野田佳彥恍然大悟。

    克羅什微微一笑。這個“聽之任之”也不是沒有弱點。不過他不相信林風等人能夠做到!

    隨後,日本方麵秉承克羅什的計劃,對索羅斯拋售日元,打壓匯率采取聽之任之的態度。一日之間,日元匯率從1美元兌換105.15日元,一路跌到1美元兌換108.52日元,連破三個價位,令全球嘩然。

    自從林風宣戰之後,各國金融專家便猜想林風會狙擊日元,通過匯率、利率、股票市場來獲利。但沒料到日本會徹底放開貨幣市場,任由林風狙擊日元。這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這等於說日本『政府』在給林風送錢,白花花的送錢。

    日本瘋了!——所有金融專家紛紛疾呼。

    更多的熱錢開始湧入日本的匯率市場,準備逮住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但對於索羅斯和林風來說,這事卻不那麼妙。

    “林風,看來這次麻煩了。如果日本『政府』繼續放任匯率下跌,雖然我們可以通過拆借在外匯市場賺取更多的錢財,但相對於在期指上的損失,那就不值一提了。到最後一天,日本『政府』可以隨時出台相關刺激股市的政策,可以在最後一天將股指提升到9000點以上。”索羅斯說。

    林風點點頭。這點艾比-科恩也跟林風分析過,日本這招聽之任之,太毒辣了。因為還有兩天就是期指交割期,眾人必須平倉。到時,日本『政府』在最後一天,如果采取禁止拆借,降低利率等手段,足以讓股市一日之間重回至高點,讓林風等人損失慘重。

    “還有,林,索羅斯,不要忘記了,日元匯率提升是受美國『政府』所脅迫的,美國『政府』絕對不會放任日元匯率大跌,這對美國沒有好處。”艾比-科恩提醒說。

    林風和索羅斯一聽,額頭冷汗冒出來了。如果美國『政府』在背後再『插』上一手,這次自己等人算是徹底玩完。

    怎麼辦?

    此時,日本方麵。雖然白天一天在外匯市場,便損失了7億美元,白送給了林風等人,但所有日本內閣成員卻極為興奮。這次匯率下跌,足以提升日本企業的出口競爭力。至於林風等人,利率下調就能解決。當然對於美國因為日元匯率大幅下挫所產生的責難,如克羅什所說,可以將林風抬出來,讓美國『政府』去著林風的麻煩。

    對於這次能重挫林風,還能順便小小的“耍耍”美國『政府』,日本政客充滿了興奮和激動。畢竟一直以來,日本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都一直受美國鉗製。尤其在經濟上,當年的“廣場和約”讓日本徹底走上的經濟崩潰的道路。最讓日本人為之耿耿於懷的是,當年日本三菱財團在80年代末以14億美元買下“洛克菲勒中心”,這是日本上下為之驕傲,引以為豪的事。

    但隨著“廣場和約”的簽訂,日本股市的大跌,僅僅數年之後,洛克菲勒財團便以低於原價一半的價格將其贖了回來。可以說,這件事上,日本徹底被美國耍了一次。這讓小雞肚腸的日本人一直難以釋懷。這次能小小的耍耍美國『政府』,自然讓眾多日本政客開心。

    克羅什分開慶祝的眾人,獨自回到房間望著夜空。這次家族和日本『政府』合作,是希望能通過和日本合作,來重振家族雄風。自從二戰之後,羅斯柴爾德便衰敗了,雖然依然實力強勁,但卻遠沒有當年被成為“第六帝國”那般風光。

    而曆年來,羅斯柴爾德的祖訓和遺誌便是要重振家族昔日榮光,同時要報當年羅斯柴爾德家族財產被吞沒之仇,對手便是——洛克菲勒家族和摩根家族。

    美國曾有一句戲言——民主黨是屬於摩根家族的,而共和黨是屬於洛克菲勒家族的。

    但世人都忘記了,洛克菲勒和摩根,都曾經是屬於羅斯柴爾德。——克羅什憤恨的用拳頭錘了一下牆壁。不管花多少時間,花多大代價,他一定要讓羅斯柴爾德再次成為全球第一家族,掌控全球金融命脈。

    這次援助日本,隻不過是羅斯柴爾德家族所作出的第一步試探而已。讓日元貶值,便在克羅什的計劃之內。加大日本和美國的矛盾和摩擦,羅斯柴爾德慢慢從中牟利。而最終目標便是昔日的“叛徒”——洛克菲勒和摩根。

    本來這個計劃非常艱難。日本『政府』雖然不甘心日本經濟的低『迷』,想要重振日本經濟,降低匯率是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畢竟日本產品在全球來說都是頂尖的。但想要提升匯率,美國『政府』是絕對不會答應的。克羅什還不知道準備用什麼辦法來說服日本『政府』,不料,林風等人卻自動湊上來,主動打壓日元匯率。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

    如果放任日元匯率一直狂跌,美國利益肯定受損,日本商品會大肆衝擊美國市場,這是美國『政府』不願看見的。如果美國『政府』出麵,林風等人渺小的就有如一隻螞蟻,隨時可以被踩死。雖然羅斯柴爾德也因此失去渾水『摸』魚的機會,但卻能獲得日本『政府』的好感,這有助於日後的計劃。

    如果美國『政府』不出麵,那對克羅什,對羅斯柴爾德來說就再好不過。至於林風,他一樣有辦法玩死他。

    林風,我看你這次怎麼應對!——克羅什帶著淡淡的,高傲的微笑。(此前接洽林風,也是希望能將這個最近火箭般竄升的金融超級新星拉入到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戰車之上,一起對付洛克菲勒和摩根。可惜林風不識抬舉,拒絕了。)

    林風等人此刻也萬般頭疼。誰也沒有料到日本『政府』會徹底放棄日元匯率,任由自己等人打壓,從中牟利。但自己等人超過百億美元的巨額資金套牢在期指市場上,這可是要命的。日本『政府』外匯市場上受損,期指上卻能贏回來。等將自己等人三振出局後,再穩定外匯市場,而且日本方麵也可借口這次損失慘重,慢慢再提升匯率,以此來增強日本等國的出口公司的競爭力。這樣鬧到最後,自己等人完全成了活雷鋒。

    “林風,唯一辦法,繼續打壓,在匯市上徹底擊潰日本的承受能力。這樣日本就必須救市。”索羅斯向來都不是那種過於保守的人。

    日本這個聽之任之的策略雖然極為毒辣,但也有其致命之處。現在日本等於將自己完全暴『露』在全球金融炒家的槍口之下,如果兩天之內,全球金融炒家將日本的外匯市場徹底擊碎,從中賺取到日本無法承受的利潤,日本經濟就徹底垮了。當然,還必須要在美國『政府』作出反應之前。

    “林,24小時,最多24小時,美國就會出麵幹預。我們隻有24小時!”艾比-科恩冷靜計算之後說。

    “恩,現在就看我們的財力了,來聯絡各大財團,吸引更多的人來玩這個遊戲。”索羅斯說。

    眾人點頭。現在就看是自己等人的矛尖,還是日本的盾厚了。

    此時,另一方麵,因為日本匯率大跌,出口公司競爭力大增而心情愉悅的小泉蠢一郎出現在風間繪理紗的別墅。

    “進去給我仔細檢查,安全了告訴我。”小泉蠢一郎下令說。

    “是。”一群保鏢拿著各種儀器進入風間繪理紗的別墅。

    看著這群如狼似虎的保鏢在自己家中逐步逐步,不放過一點死角的搜索,風間繪理紗暗道一聲僥幸。幸虧林風沒有同意她的計劃,不然這次就出『亂』子了。不過她還有另外一個計劃。

    十分鍾之後,十名保鏢向小泉蠢一郎發出了安全的信號。小泉蠢一郎邁著得意的步伐,進入風間繪理紗的別墅。

    

Snap Time:2018-04-23 13:38:03  ExecTime:0.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