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七百一十七章真正的目的


    第七百一十七章  真正的目的

    李嘉誠看不透!

    “他是個‘危險’的人。若不能改變世界,就將危害世界。三國著名評論家許劭對曹『操』點評其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我看林風恐怕比曹『操』更甚,他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也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糟!”李嘉誠說。

    李澤楷一驚!

    “而決定這一切的在於林風的個人態度。態度決定一切!”李嘉誠唏噓說。

    這次的“仇日”事件就是一個足以改變很多事情的轉折。而這一切,就看國家會怎樣對待林風。畢竟這次“仇日”事件,說大可大,說小可小。

    此時,上海東方電視台演播廳內,林風並沒有打算放過已經啞口無言的葛紅兵。

    “還有,我看葛教授本書說——我曾經參加完盧溝橋抗日戰爭紀念館,出來的時候,非常後悔,這種地方,我絕對不會帶兒子來,以後也不會來。為什麼?因為這個地方在赤『裸』『裸』地宣揚暴力,宣揚戰爭,宣揚殺戮。它一方麵在詛咒日本侵略者的暴力、血腥,一方麵卻在讚美自己的暴力,它歌頌自己的‘正義’戰爭,而不是在反對戰爭。對這樣的戰爭紀念館,我要說不。我希望那些布展的人,去參觀一下歐洲的戰爭紀念館,看看那些紀念館所宣揚的和讚美的,它們的布展是在反對一切形式的戰爭,讓人們記住戰爭的非人道,讓人們熱愛和平,它不激發仇恨和戰鬥的狂熱,而是激發憐憫與和平的渴望,它把敵對雙方都看成同等的遭受到傷害的人。哈”林風狂笑數聲,將手中的《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扔到葛紅兵身上。

    “你...你幹什麼!”被林風扔過來的書砸個正著的葛紅兵,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指著林風鼻子氣的說不出話來。他可是堂堂上海大學的副教授,何曾被人這樣對待過,居然膽敢拿書砸他。指著林風右手一陣顫抖,是又氣又怕。

    “哼,我幹什麼,我倒是想問問葛教授,是否渴望對屠殺、強『奸』自己親人的敵人說,‘我愛你。’”林風冷冷的尖酸說。

    “你...你...”葛紅兵滿臉通紅,他何曾被人這樣當麵羞辱過,這...這...簡直豈有此理,太過分了!

    “林風,我要你給我道歉,立刻道歉,不然我一定去告你,我一定要去告你!”葛紅兵有點歇斯底的尖叫。

    “哈!你告我?你問問現場所有觀眾,大家對於你書中這番話,是否都有如此看法?”林風左手指了指現場的觀眾。

    現場觀眾極為配合的齊聲應了一聲。

    可不是麼,葛紅兵的這番話簡直混帳到極致,以葛紅兵這番話來推斷,就是中國人在中國抗日戰爭紀念館的展陳主題,沒有反對中國人民正義的的抗日戰爭!!!

    “葛教授,我問你,你說盧溝橋抗日戰爭紀念館宣揚的是赤『裸』『裸』的暴力,宣揚戰爭,宣揚殺戮,那我問你,為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全球舉辦的40年、50年紀念,那算什麼?是否全球都在宣揚暴力,宣揚殺戮?”林風喝問。

    葛紅兵如何回答的出,一張臉漲的通紅,望著林風,咬牙切齒,但論口才,他此刻啞口無言,論“人才”,他一人絕對打不過有8名特種兵保護的林風,拳頭是握緊又放,放了又握。

    林風冷冷掃了一眼葛紅兵,譏笑一聲。

    “怎麼,想揍我?來啊!”林風右手伸起來,衝葛紅兵招了招手。

    所謂士可殺不可辱!這種情況下,如果還能忍,那就不是男人,是龜蛋!

    “主持人,有這麼主持節目的麼?我不錄了!”葛紅兵一臉豬肝『色』,看著主持人厲喝,隨後一邊高聲囔著“不錄了,不錄了”,一邊借機向外走去。

    “籲”現場觀眾一片噓聲。

    林風嘴角譏笑數聲。剛才如果葛紅兵真的要衝過來,自己可不怕。林風再怎麼說也向李銳等人請教過幾招,雖然和李銳等精英無法過招,但對付普通人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如果葛紅兵真的以為仰仗人高馬大,就可以占便宜,那林風會狠狠的教訓一下他。

    懦夫!——林風聲音不大不小的罵了一聲,葛紅兵聽了眉頭一跳,但也隻是腳步緩了緩後,毫不遲疑的離席而去。

    主持人一看這狀況,也知道錄不下去,隨後草草結尾。不過今天發生這事,已經足以讓這個節目火爆一時了。畢竟今晚這個節目,主要賣點是林風。林風肯定,這節目收視率就低不了,至於葛紅兵,隻不過一個小醜而已。

    “哈,林老弟啊,你罵的實在太棒了,太令人拍手稱快了。”在出了現場演播廳後,上海東方電視台趙台長便迎了過來,滿臉笑容,連連道謝。畢竟今天林風肯來,可主要是看他的麵子,不然,林風怎麼可能出席這種節目。

    “,沒什麼。我本來就對這種人看不順眼,正好上節目罵罵他而已。有些人,必須當著麵,指著他鼻子罵才過癮。”林風笑說。

    趙台長無奈笑著搖頭,這個林風行事實在令人歎為觀止。當然,從節目本身來說,恐怕巴不得林風這種人越多越好,但從朋友立場來說,趙台長還是對林風頗為擔心。當然,擔憂的不是葛紅兵,而是這番“仇日”言論,是否會給林風惹來天大的麻煩。

    “,趙台長,我的事你就不用擔心了。不過你答應我的事,可不要黃了。不然我會覺得趙台長太沒誠信,這會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林風不輕不重的提醒說。

    這次林風參加這個節目,一是看那個葛紅兵不順眼,二也是為了“傳奇主題公園”的一個活動,林風希望這個活動能夠通過電視台播出,來增加“傳奇主題公園”的影響力。

    “放心,林老弟,這個節目我們已經討論過,播出沒有任何問題。隻要你把錄像帶拿來,通過上級審核,我們就立刻播出。”趙台長拍胸脯說。

    林風點點頭。

    “呃,老板,你今天是否太過...太過...”林風剛出上海東方電視台大門,便看見吳兆浦的車等在外麵,吳兆浦看見林風出來,立刻衝林風招手。等林風上車後,吳兆浦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支吾半天卻說不出來。

    “,吳總,你是否覺得我今天這番舉動太過衝動,太過張揚?”林風一眼便看出吳兆浦的心思,笑著問。

    “恩。”吳兆浦點點頭。

    林風一笑,轉頭看著後座的美豔秘書林誌鈴,笑問,“誌玲,你也覺得如此麼?”

    林誌鈴睜著一雙妙目想了想,點點頭。的確,林風的作風實在有點令人瞠目結舌,從來沒有一個成功商人會這樣觸及“仇日”這個話題。這麵水太深,通常來說,沒有人會願意去招惹上“仇日”這個話題,隻要賺好自己的錢就行。偏偏林風非但明目張膽,而且還大張旗鼓,這實在令人無法猜出林風究竟在想什麼。

    林風無奈的笑笑,從吳兆浦車上冰箱拿出一瓶啤酒,灌一大口後,長吐一口氣。

    “一,我真的很討厭日本人,這個曾經踐踏我國14年尊嚴的民族,不錯,這是日本『政府』的錯,與日本人民無關,但『政府』卻是人民選出來的!”林風恨恨的說。

    雖然林風本身沒有經曆過日本侵略中國那段曆史,但從各種曆史教材,各種電影,文案麵早已知悉日本人當年在中國的惡行。為了對付中國,日本人當初在中國運用了一切現在可以想象的到的辦法,在這段曆史麵前,如果說忘記,那就有如對著強『奸』了自己母親,殺了自己全家的敵人說“下次再來”一樣,無恥!

    吳兆浦聽了深吸一口氣,猛飲下一杯烈酒。他也算“仇日”,隻是不那麼強烈,也沒有林風表現的那麼張揚。不過想到以往的曆史,的確心中很堵。尤其日本這個民族,至今並不悔改。不像德國『政府』,從來都不避諱當年德意誌法西斯屠殺猶太人的事實,反而盡力去補償。這也就是為什麼猶太人痛恨法西斯,卻不痛恨德國,而中國人卻如此痛恨日本人的原因。

    “二,我真的看這個葛紅兵不順眼。他靠什麼賺錢我都沒意見,但他卻依靠這種詆毀自己同胞,太高敵人來賺錢,可恥。這比那些宣揚‘網癮’,抵製電子遊戲的楊教授等人更加可恥!”林風再飲下一杯啤酒。

    吳兆浦點點頭。他也看了葛紅兵寫的這本書,書中的內容的確太令人氣憤了,如果看書的過程中,葛紅兵要是出現在麵前,吳兆浦一定會上去將其暴打一頓。

    這個食洋不化、數典忘祖的無恥小人,居然在書中最後一段這樣結尾——我們呢?我們缺乏人類視野更缺乏超人類的博愛視野。基督說,‘愛你的敵人。’我們有多少人懂得這句話呢?

    看見這番話時,吳兆浦是真的怒了。當場就把這本《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的書撕了個粉碎。見過無恥的,但還沒有見過這般無恥的。

    如果按照葛紅兵這話,那麼當日本鬼子屠殺他的父親時,他一定會滿懷超人類視野博愛地對殺死他父親的日本鬼子說,“我愛你。”當日本鬼子強『奸』他的母親時,他也會滿懷超人類視野博愛地對強『奸』自己母親的日本鬼子說,“我愛你。”

    “第三,我想知道國家對我的看法,對我的底限!”林風突然淡淡的說了句。

    吳兆浦聽完,心中猛然一驚,雙眼上下不斷打量林風,一陣駭然。恐怕今晚林風做這麼多事,說這麼多話,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這最後一句話——試探國家對自己的底限。

    自從國家3月份選舉之後,各部門都換了人。從前林風熟悉的一些幹部或者升遷,或者調職,或者退休,換上了很多林風並不熟悉的幹部。這些人,又需要林風重新結交。尤其是,朱先生換成了溫先生,林風現在不知道在國家心目中,自己到底處在何種地位。

    雖然林風此前半賣半送,將“韓國大宇”送給國家(林風握有韓國大宇49%股份,國家擁有51%),隨後“非典”爆發前的一份調研報告,讓中國大陸免除非典的威脅,可謂居功至偉,為國家穩定繁榮發展也算立下汗馬功勞。而此前朱先生對林風也的確算是照顧有加,教育部,體育部對林風也算格外關照。

    不過現在一番人事變動之後,這些部門對林風態度如何?林風心中沒有底。也試探的接觸了一些人,但現在新官上任,都比較謹慎,林風實在有點『摸』不著頭腦。尤其林風目前的主業在“電子遊戲”,這個產業任何一個部門卡那麼一下,就夠林風頭疼的。所以,林風必須『摸』清上麵的態度。

    尤其是溫先生對自己的態度。溫先生是否會和朱先生一樣,一如既往的支持自己,至少不要在關鍵時刻給自己的事業“來”那麼一下。因此,林風這次便借這個機會,來試探一下國家對自己的態度。也因此,才如此張揚,甚至可以說囂張的當著億萬中國人麵痛罵葛紅兵。

    當然,林風也是真的“仇日”,也是真的看不慣葛紅兵,不然不會罵的如此酣暢淋漓,如此慷慨激昂。

    “老板,你還是冒險了點。”吳兆浦沉思片刻後,無奈的說。

    林風點頭。自己的確稍微冒險了點,不過自己必須『摸』清國家態度。如果國家對自己有戒心,那自己趁早將事業重心放到國外。畢竟“殺豬榜”的事太多,林風絕對不願成為下一個“黃光裕”。

    不多時,林風回到別墅。剛剛進門,一具胴體便撲了過來。

    “林大哥,謝謝你幫我罵那個葛紅兵,罵的太痛快了!”李智友一臉崇拜的望著林風。

    林風微微一愣後,一笑。李智友雖然是韓國人,但在麵對日本人上,卻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仇日”。自己如此痛罵葛紅兵,自然令李智友欣喜。

    “,傻丫頭,這種人,人人得而罵之!”林風愛憐的撫『摸』著李智友的頭說。

    一夜無話。不過第二天林風起來時,再次感到腰酸背疼。原因無他,昨晚李智友感激林風的“義舉”,主動獻身一夜。而作為男人,這個時候自然不能認輸。但,在這方麵上,男人的確不如女人。

    就在林風享受著李智友的愛心早餐時,接到吳兆浦電話——葛紅兵一張狀紙告了林風。

    林風一聽,不驚反喜,這個葛紅兵的上訴實在太合時候了。正好,讓林風試探國家對自己的態度。

    

Snap Time:2018-01-22 23:59:07  ExecTime:0.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