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七百一十五章為什麼仇日

  
  第七百一十五章  為什麼仇日
  “林董,剛才葛教授宣稱,如今網友這種仇視日本,抵製日本的心態是一種病態,一種狹隘的、極端的、歇斯底堛漸螫琤D義情結,請問你對此有什麼看法?”主持人帶著一絲誘導、挑釁的口吻問。
  無論對於現場主持人,還是現場的觀眾,抑或守在電視機前的大多數年輕人和老年人,仇視日本似乎成為一種必然,一種趨勢,現在猛然聽聞葛紅兵這種帶有羞辱和詆毀的責難語言,任誰都無法接受,但一時之間也無法反駁葛紅兵的言論。
  畢竟現在中日友好是國家提倡的主題,中日貿易逆差也是事實,日本在華投資也是事實。無論日本人在華是何等嘴臉,對中國人持何種態度,但對中國目前經濟的幫助也是顯而易見的。現在大多數仇日的網友被葛紅兵這麼猛一開炮,還真不知如何回應。
  真要說仇日,為什麼仇日,眾人心中似乎能聯想到很多事情,比如南京大屠殺,比如艱苦、漫長的八年抗戰,比如在日軍屠刀下慘死的數百萬居民,間接死亡更是高達2900萬之巨。但正如葛紅兵《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這本書堜痁蘊z的那樣,這些事情都是當年的日本帝國主義,極端右翼份子所為,和日本人民無關。中國人不應該仇視日本人!
  麵對這個論點,大多數網友感覺似乎有道理,卻又感覺沒有道理,但卻又無法辯駁。偏偏又看著葛紅兵那借著中日關係自吹自擂,為日本增光的做法實在不滿,著實令人鬱悶。真正能夠駁斥葛紅兵的人,在“中日友好”、“經濟掛帥”的大前提下,也不會站出來去駁斥葛紅兵。這種情況下,鬱悶之極的眾多網友也隻有將希望寄托在林風身上。
  望著眾多現場觀眾殷切的目光,林風微微一笑,灑然坐到靠椅上,優雅的抿了口茶。
  “林董,請問你怎麼看葛先生所說的這種‘病態的’、‘狹隘的’、‘極端的’、‘歇斯底堛滿戎螫琤D義情結?”主持人再次詢問一遍,不過這次特別咬重了這幾個字的發音。
  主持人的潛在意思,林風立刻明白過來。這是主持人希望自己來好好駁斥葛紅兵,好好的羞辱一番這個崇洋媚外、數典忘祖的“漢『奸』走狗”。
  林風微微一笑,看看正襟危坐,雙拳微握,頭顱微微揚起,嘴角帶著一絲不屑,一絲嘲諷的笑意,眼角餘光冷冷的掃了一眼林風,鼻子也輕哼一聲。
  葛紅兵這個富有攻擊力的坐姿,讓林風看了想笑。這種人,也就一個自以為是,自認為高人一等,賣弄風『騷』,嘩眾取寵的酸書生而已。所謂教授,我呸!
  當然,本來這種人也引不起林風的興趣,這種人的叫囂,對林風來看,就有如一條野狗站在陰溝媢j著馬路在狂吠過往的車輛,麵對窗外狂吠的野狗,車上的人自然不可能停下車來和野狗叫勁。不過當這條“野狗”牽涉到民族大義的時候,那就不同了。
  林風從懷中掏出一本書,衝葛紅兵揚了揚。
  葛紅兵隨意的掃了一眼,心中一跳,正是他的大作《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心中是暗自奇怪,沒想到林風會買自己的書。
  “葛教授,請問這是你寫的麼?”林風微笑著問。
  “不錯,正是本人的大作。沒想到林先生也是我的忠實讀者。”葛紅兵眉頭一喜,一臉諂媚。雖然心中不大相信林風會成為自己的忠實讀者,但利益趨勢下,他卻希望林風能夠成為他的忠實讀者。那樣一來,他這本《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將會成為最為暢銷的書。
  想想,到時他隻需要在書封麵添上一筆——中國首富都喜歡的書。僅僅就這九個字,就足以讓他的書賣到脫銷。想到這,葛紅兵的大腦就一陣興奮,他已經看見那堆滿黃金的燦爛未來。
  看著葛紅兵一臉諂媚的笑容,林風心中冷冷一笑。隨後翻開《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指著開篇第一段話說,“葛教授,你在書中說美國人不理解中國人為何那麼恨日本人。美國人自己都不恨當年日本轟炸珍珠港,更不恨現在的日本人。甚至還對當年二戰投的那兩顆原子彈感到抱歉,把那麼多日本平民推向死亡,美國人的戰爭方式是不是應該反省,應該向日本人民道歉。”林風淡淡的說。
  葛紅兵點點頭。
  “不過,葛∼教授!”林風突然語氣一變,變得極為嚴厲,聲音也大了起來,那種久居上位,亞洲首富的氣勢砰然湧出,仿佛有如閻王在審視小鬼一般,居高臨下的怒喝,“可你知道,美國數學巨擘、當年參與了“曼哈頓計劃”的原子彈先驅彼得.蘭克斯在獲得“諾貝爾數學獎”後接受記者采訪時公開表示,當年以原子彈轟炸日本乃“正義之舉”。請問,這作如何解釋?”
  葛紅兵被林風的怒喝之聲嚇住,當初寫這本書他的確采訪了幾位美國人,這幾名美國人的確對當年原子彈投放覺得有點不應該。因此他才寫出這段話,好配合他本書的主調。
  “這...這隻是個人所言。不能因為他獲得了‘諾貝爾數學獎’就認為他的觀點正確。”葛紅兵額頭冷汗一冒,狡辯說。
  林風輕蔑的哼了一聲。
  “那麼,當年駕駛B 29重型轟炸機在廣島上空投下原子彈的美國飛行員保羅-蒂貝茲,在接受《芝加哥論壇報》的專欄記者采訪時也表示毫不後悔——直到今天,我仍然覺得我當年做的都是對的那天奉命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請問這又如何解釋?”林風繼續厲聲追問。
  “這...這...”葛紅兵雖然知道這個當年投放原子彈的駕駛員一直深信自己的正義之舉,但為了本書的主調,他自然隻能視而不見,現在被林風糾出來,他如何解釋,不過教授就是教授,猛然間腦海中靈光一閃,“他是軍人,自然要服從命令。所以他對當年這個屠殺平民的行為自然視而不見。”
  林風嗤笑一聲。
  “那麼美國超過70%的公民都認為當年應該在日本投放這2顆原子彈結束二戰,這如何解釋?到底誰才是少數派?”林風冷哼一聲,拿出一疊美國google網針對當年在日本投放原子彈是否正確的調查。這自然是依靠林風擁有google5%股權,才擁有的權利。
  葛紅兵額頭冷汗狂冒,他怎麼會知道林風會有這樣一份調查數據,麵對這鐵一般的事實,他無法反駁林風。
  “還有,美國當年隻不過被炸了一個珍珠港,一個軍事港口。和中國被日本侵略長大14年的淪陷,這能夠相提並論麼!能麼!還有今年3月爆發的伊拉克戰爭,戰前有70%的美國人支持發動戰爭。而二戰後這麼多年來,世界上發生的大小無數戰爭,美國都有參與,請問,這樣的美國,這樣的美國人,有什麼資格來批評中國人對於戰爭創傷的痛苦感受,有什麼資格來作中國認知戰爭的參照!!!”林風慷慨激昂的說。
  “這...”葛紅兵一臉羞憤,這讓他如何解釋。引用這段話,隻是為了引出後麵關於不要妖魔化日本的論調,但沒想到卻被林風這般揪住不放。
  台下一片掌聲,為林風的駁斥鼓掌叫好。的確,美國有什麼資格來抨擊中國的仇日心態。一個本土從來沒有遭受任何攻擊的國家,是無法體會國土遭受淪陷,國民慘遭屠殺,屠戮的心情的。
  “可這和日本人民無關,但如今我們的國民,卻善惡不分的仇恨日本人,各大主流媒體的報道多是反日的,電視堥C年暑假都要放抗日電影,這些電影很厲害,幾乎讓所有中小學生都把日本想像成魔鬼之邦,以為日本人真是那樣嗜血成『性』,他們對日本充滿了仇恨。現在,我們終於到了我們為妖魔化日本付出代價的時候了。”葛紅兵似乎抓住救命稻草說。
  “哈哈∼∼∼”林風聽了,仰天一陣長笑,笑罷,神態之間一陣鄙夷、不屑。
  “你...你笑什麼!”葛紅兵被林風笑的渾身上下不對勁。自己的論點絕對沒有錯,但被林風這般肆無忌憚的取笑,心中卻又著實發『毛』。
  “葛教授,我現在真想問問你,到底是哪國子民?誰家兒孫?”林風冷聲說。
  “我...我當然是中國人,炎黃子孫。”葛紅兵雖不知林風何意,但感覺受到羞辱,臉上青一塊,紅一塊。
  “哈哈,中國人?炎黃子孫?我看你是日本人,天皇子孫吧!”林風仰天冷笑說。
  “林...林風,你不要侮辱人!別以為你是亞洲首富,你就可以這樣侮辱我,我不怕你!你必須給我道歉,否則我一定去告你,一定去告你!”葛紅兵聽聞林風罵自己是日本人,有如被踩了尾巴的野狗,猛的一下竄了起來,雙眼赤紅,雙拳緊握,大有和林風不死不休的架勢。
  “哈!道歉?”林風上下掃了一眼,冷冷說,“我從來不跟漢『奸』、走狗道歉,因為他們——不——配!”
  “你...你...”葛紅兵咬牙切齒,心中恨不得立刻上去給林風幾拳,但看到林風身後不遠處的8名蠢蠢欲動的保安,卻又不敢。
  “哼,葛教授,你說當年日本侵略中國和日本人民無關?那我問你,日本朝野不斷發生的種種否認發動侵略戰爭、戕害中國和亞洲人民的曆史事實,否認和推卸發動侵略戰爭罪責的猖狂挑釁行為以及挑戰中國主權和內政的種種行徑,這是誰做的?有謀略、有計劃地一步步在釣魚島製造事端,妄圖造成某種所謂的“既成事實”,挑戰中國的領土主權,到在日美安保條約中明文規定將台海區域發生的軍事動態也納入日本軍事幹涉的範疇,妄圖以軍事手段染指中國內政,這又是誰做的?近日,竟然猖狂到敢於公然挑戰國際社會的嚴正審判,為被遠東國際法庭判罪的日本戰犯翻案,這種瘋狂衝撞判定日本當年侵略屠殺亞洲各國人民罪責的國際法理與輿論底線的行為,又是誰做的?”林風一步一步進『逼』葛紅兵,厲聲喝問。
  “這...這...這都是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民無關。”葛紅兵掙紮說。
  “好,你說這是日本『政府』做的,和日本人民無關。那我問你,日本『政府』現在誰作主?”林風喝問。
  “呃...小泉純一郎!”葛紅兵說。
  “那小泉蠢一郎誰選的?”林風繼續喝問。
  “呃...”葛紅兵此時如何還不知道林風意思,但卻無法回答,也不能回答。
  “哈,你不敢說,我來說,小泉蠢一郎是日本人民選舉的,超過60%的得票率。那麼,日本『政府』的舉動和日本人民有關沒關?”林風厲喝。
  葛紅兵額頭汗水直冒,這讓他如何回答,他又能回答什麼。
  “還有,當年的日軍在中國所犯下的凶殘野蠻的侵略殺戮罪行,其本身就是反人類的法西斯獸行,做出這種獸行的日本人本身就是“妖魔”、“野獸”,我國各大主流媒體還有電影揭示其獸行和獸『性』本質,隻不過是還原其本真麵目,哪堿O在“妖魔化”這樣的日本人?哪堿O在“妖魔化”造就了這樣的反人類野獸的日本『政府』和國家?中國的抗戰電影正是在揭示當年妖魔的本來麵目,哪婼舠o上是在“妖魔化”日本?如果這樣也算妖魔化日本,那麼歐美揭『露』德國法西斯反人類暴行的影片,是否也在“妖魔化”德國?”林風喝問。
  葛紅兵已經無法回答,雙眼驚恐的望著林風,看著主持人,希望今晚這個談話『性』節目盡快結束。但顯然,林風並不準備放過葛紅兵。
  “葛教授,我來告訴你,為什麼中國人要仇視日本人。第一,當年,日本戰敗,我國是放棄了巨額賠償,為了中日友好,為了日本人民,我們放棄了巨額賠償。但是,日本人從來沒有反省當年在我國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從來沒有,反而想要修改曆史教科書,想要公然忘掉,甚至推翻這段曆史,這種情況下,我國人民怎麼可能忘記這段仇恨。要知道忘記過去,便意味著背叛,我們能忘記日本人所犯下的罪行麼?”林風高呼一聲。
  “不能!”台下早已被林風煽動情緒的現場觀眾站起來高呼。
  “撲通!”一聲,葛紅兵被嚇的坐倒在座椅上。
  

Snap Time:2018-10-16 20:29:33  ExecTime:0.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