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六百七十九章狂揍市長


    第六百七十九章  狂揍市長

    “抓賊啊!”一聲尖銳的聲音劃破夜空。

    所有的燈唰的都亮了。這是市『政府』大院,住的都是楚市的市政要員,可從來沒有鬧過小偷,今天這一聲抓賊可是嚇壞了所有值班的保安。麵住的都是楚市的要員,無論哪家被偷,哪怕沒有被偷,隻是門被撬那麼一下,他們這些保安都吃不了兜著走。

    瞬間,整個市政大院熱鬧起來,燈火通明,十餘名保安四處搜索著大院內形跡可疑的人物。不時有帶著責問和命令語氣,穿著睡衣的男人或者女人出來,對四處搜查的保安一通斥,隨後緊緊關上大門,拉上窗簾,不知做什麼。

    就在此時,一道黑影“嗖”的一聲穿了出來,幾名保安來不及反應,便被黑影突破過去,朝著外麵跑去。

    “快,關門,抓住他!”幾名保安眼尖,看見黑影身上的包裹,頓時急了。不管他偷的是哪位領導家的,這大包小包的肯定不少東西。他們必須將其抓住,不然他們鐵定被解雇。

    但令一眾保安駭然的是,雖然大門是關閉了,還有兩名保安在大門旁嚴陣以待,準備來個前後夾擊,守株待兔,將其擒獲。不料,黑影閃過兩名保安的抓捕,腳在牆上一瞪,雙手抓住大門的鐵梁,一個“鷂子翻身”,極為利落的落到大門外。

    “哥們,這...這是小偷麼?”一眾保安傻眼了。身手如此利落的小偷他們卻是生平僅見。但眼看小偷要跑,眾人拿著電筒,提著警棍就追了出去。

    正在這時,一輛警車過來。

    “我們接到群眾線報,說市政大院遭到偷竊,怎麼回事?”一名警察下來問

    “來得正好,有一名小偷潛入市政大院,偷了包東西往那個方向跑了。”保安指著黑影離去的方向說。

    “好,你們兩個跟著他們去看看是哪家丟了東西,我們去追小偷。”下車的警察趕緊吩咐之後,驅車去追。

    一眾保安看著警車呼嘯而去,心頭的大石總算稍稍落下。隨後便帶著兩名警車去挨家挨戶敲門,詢問是否丟了東西,丟了什麼東西。不過大半夜折騰下來,市政大院卻沒有任何一家反應丟了東西。兩名警察徒勞無功的回到市局。

    不過去追趕黑影的卻有收獲,成功繳獲小偷盜竊的財物,不過小偷卻趁夜『色』跳江逃跑了。帶隊的警察隻好拿著包裹回到市局。刑警大隊長聽聞市政大院遭到盜竊後,也連夜趕了過來,親自負責此案。

    包裹一開,所有人嚇了一跳。經過點查,麵有現金21萬5000美元,還有7萬人民幣,黃金首飾類213克,還有一個寫著“張愛芳”名字的存折,上麵存有375萬人民幣。

    現場所有刑警都愣住,紛紛望向刑警大隊長。在場的都是人精,這事情一看就知肯定是小偷偷了某個幹部家的保險櫃,而偏偏這個幹部是個貪官,不然不會有這麼多財物。當然,還有一點,這個失主肯定是個大官,不然不會有這麼多錢。這也解釋了,為何市政大院明明發生了小偷,卻沒有任何一家報案說遭到盜竊的原因。

    既然如此,他們處理不處理,立案不立案可就耐人尋味了。這個事,不是他們這些普通的小刑警能作主的。

    “劉隊,這事怎麼辦?”一名幹警問。

    “我去通知歐陽局長,你們現在把這個叫‘張愛芳’的人找出來,看看她究竟是那個領導的親戚。”刑警大隊長吩咐說。

    隨後刑警大隊長便通知了正在和胡曉禮市長喝的酩酊大醉的歐陽局長。接到電話後,原本喝得酩酊大醉的歐陽局長頓時清醒過來。再安排人安置醉醺醺的胡曉禮市長之後,驅車趕了回來。

    一夜排查,張愛芳已經鎖定,是胡曉禮妻子的一個遠方表妹。加上根據最初見到“小偷”的保安描述,小偷也正式從胡曉禮家的方向出現的。

    隨後,歐陽局長正式將此事上報了市委。正在“辛勤”工作的市委書記於浩偉接到歐陽局長的電話之後,立刻召開黨委會議。討論之後,命令歐陽局長先秘密將胡曉禮“請”回局調查,隨後將會有紀委同誌前去審理。

    第二天清晨,還有點醉意的胡曉禮望著歐陽局長帶隊前來邀請其配合調查時,整個人頓時清醒過來。望著麵前的證據,胡曉禮一概否認。至於張愛芳,隻是推說湊巧和他妻子的遠房表妹同名罷了,巧合而已。

    無論紀委同誌如何盤問,胡曉禮隻是推說不知道。但讓胡曉禮無法解釋的是,這些黃金首飾,還有存折上都有胡曉禮的指紋,這是胡曉禮無法推脫的證據。麵對這一鐵證,胡曉禮保持沉默,不再說話。

    “歐陽,這事是你安排的?”在紀委人休息時,胡曉禮將歐陽局長請了過來。

    歐陽局長輕輕搖頭。

    胡曉禮緊緊盯著歐陽局長的雙眼,良久之後長歎一口氣。

    “我明白了!”胡曉禮此刻如何還不明白,這事擺明就是針對他。而他自問在楚市沒有得罪過什麼人(能夠這麼大手筆坑害他的人),除了林風。而林風和歐陽局長關係不錯,還有於書記當年還是市長時,也是力挺林風的人。因此,這件事不用問,肯定來自林風的手。

    “我想見他!”胡曉禮說。

    歐陽局長眉頭皺了皺,想了想,將這話傳遞給林風。

    林風聽後,微微一愣,不知胡曉禮為何要見自己。不過當年把自己整的差點混不下去,現在去見見這個大限已到的人也不錯。何況報複的快感也隻有在目睹對象受折磨時才會產生,報複的對象越痛苦,報複的快感就越大。

    “胡市長,不知找我有何貴幹?”林風帶著一絲慵懶的口吻隨意說。

    胡曉禮眉頭皺了皺,心中一陣不忿。他可是國家幹部,堂堂市長,居然被這樣一個年輕人整了。不過眼下,形勢比人強,他也無法多說什麼。

    “林風,多餘的話我也不想多說了。總之,這次我認栽了。但我希望你能放我弟弟一馬,不要對付他。他隻不過是一個小混混,對你構不成任何威脅。隻要你願意放過他,所有的罪我都認。不然,僅僅靠一個大量財物來曆不明的罪名頂多讓我雙規而已。我想,這樣肯定無法讓你滿意的。”胡曉禮冷靜的說。

    林風微微一驚,暗道一聲厲害。這個情況下,頭腦還如此清醒,實在佩服。而且對胡曉兵那個混帳弟弟還如此有情有意,也頗為令人讚賞。不過有些仇一旦結下,是無法化解的。

    “不可能,我絕對不可能放過他。你也說了,他是一個不成器的小混混,但這種人如果不一杆子打死,他就會如跳蚤一樣,尋機叮你一口。雖然造成不了什麼損害,但卻很鬧心。”林風冷哼一聲說。

    “你別欺人太甚!別以為我被雙規了,就沒有能力了。不錯,我是無法對付你,但也能惡心你,讓你的公司無法正常有序的運轉。”胡曉禮雙目赤紅的說。這絕不是他誇海口,他背後的能量還是有的,整不了林風,惡心林風還是行的。何況胡曉兵可以說是他一手帶大的,聽聞林風不打算放過胡曉兵,胡曉禮如此不急。

    林風冷笑一聲。

    “雙規?胡市長,你真的以為你隻是大量財物來曆不明一條罪責麼?”林風冷冷譏諷說。

    胡曉禮聽了身上冷汗一冒。自從被請進來後,他就一直在擔心他記載平常收受賄賂和玩弄女人的那本日記。但這兩天紀委和歐陽局長的盤問,隻是緊緊咬住這數百萬的不明財物的問題不放。讓胡曉禮一時存了僥幸心理。認為那本日記沒有被偷走,可能還在家。雖然被老婆看見後,會惹來許多麻煩,但總比被這些“對頭”得到好。但此刻聽聞林風的語氣,恐怕這本日記極有可能落在林風手中。

    “胡市長,還記得這本日記麼?”林風輕蔑的從懷拿出一個筆記本,在手中揚了揚。

    完了!看見這本日記,胡曉禮隻覺天昏地暗。對於他這個級別的國家幹部來說,區區大量財物來曆不明,頂多讓他雙規而已,如果再走走關係,送送禮,日後雖然無法再擔任市長這樣的高位,但繼續當國家幹部卻還是沒有什麼問題。大不了,調往其他城市或者鄉鎮罷了。

    但這個日記本所記載的東西,卻足以完全摧毀他的仕途,甚至會讓他做牢。這是胡曉禮所不能接受的,一旦坐牢他的人生還有關係網就徹底完了。至於剛才和林風的交易,也是暫時為了保全他弟弟的權宜之計。至於認罪,他這個市長非常非常清楚該怎麼認罪,才不會徹底毀了自己。

    不,絕不能讓這個筆記本被其他人看見。——胡曉禮猛的一聲怒吼,狀若瘋狂的朝林風撲了過來。隻要能毀了這本日記,他的罪就不大。

    麵對撲上來的胡曉禮,林風冷冷一笑,心中暗道一聲愚蠢。隨後一個側身閃了開去,然後腳下一勾,將胡曉禮勾倒在地,隨後騎了上去,就是一通老拳。

    “媽的,這一拳是當初你下令封我的網吧;這一拳是當初你下令封我的花茶加工廠...”林風騎在胡曉禮身上一通暴揍,將當年積壓到如今的氣全部撒了出來。

    胡曉禮貴為市長,養尊處優慣了,如何受的了這揍,頓時慘嚎起來,也驚動了外麵的歐陽局長等人。眾人見來一看,當場傻眼!

    

Snap Time:2018-01-17 08:49:00  ExecTime: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