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六百四十章男兒膝下有黃金


    第六百四十章  男兒膝下有黃金

    林風去北京隻為找一人,一個自己曾經的青梅竹馬,卻因為其母親的種種關係,最終鬧的不歡而散的女孩——黃書琪。

    自從和黃書琪母親不歡而散後,林風為了顧慮李智友等人的情緒,也是為了避免黃書琪母親再次的無理取鬧,近一年時間,除了過節時的短信和偶爾的問候之外,林風都沒有見過黃書琪。

    上次在和“沃爾瑪”總裁塞繆爾-羅布森-沃爾頓談判時,林風為了竊取“沃爾瑪”最為核心的物流係統和供應鏈管理程序便找塞繆爾-羅布森-沃爾頓要了一個董事的席位。當時,林風腦海第一個想到的人選便是黃書琪。這個智商高,人也單純的青梅竹馬。當然,這也是林風有點私心了。心中也希望黃書琪能有一個體麵的身份,不用太過自卑。往常,黃書琪總是太過自卑,認為自己太過普通。

    在向吳兆浦等人交代幾聲後,林風便飛往了北京。自從有了專機後,一切都是那麼方便。林風在元月8日下午到了北京,本想直接驅車趕往北京大學,但考慮到自己目前的身份,未免招搖,林風還是先給黃書琪打了個電話。

    一陣盲音之後,電話通了。

    “喂,書琪,是我。”林風略微有點歉意的說。不管怎樣,錯不在她,自己如此長時間沒有與之聯係,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小...小風哥嗎!”黃書琪的聲音帶著幾許顫抖,帶著繼續驚喜,還有繼續忐忑。

    “恩,怎麼樣,書琪,好久不見好麼?我現在在北京,你在哪?我來找你。”林風笑說。

    “呃,小風哥,我...還沒下課,等會下課後我和你聯係好麼?”一陣沉默之後,黃書琪有點支吾的說。

    林風眉頭一皺,隱隱感覺有點不妥,想了想,應了聲掛了電話。隨後林風撥打了黃書琪好友李清的電話。

    “喂,李清嗎,是我,林風。”林風揚聲說。

    電話那頭起先愣了愣後,在想起林風是誰後,頓時一頓指責而來,罵林風狼心狗肺,不負責任,始『亂』終棄,總之,有多難聽便罵多難聽。

    林風聽的連連皺眉。

    “李清,夠了,我不是來挨罵的。”林風忍了足足有一分鍾,不料李清似乎根本沒有收口的趨勢,林風不得不冷聲打斷。換作是誰,被一個並不熟悉的女人罵了這麼久難聽的話,都難免有脾氣。林風的反應還算好的,隻是冷聲打斷而已,像其他人或許已經反唇相譏,或者直接掛斷電話。

    不過林風卻不知,自己身居高位,久而久之已經有股上位者的威嚴,雖然未發怒,但卻不怒自威,讓李清當場嚇住,半天沒敢說話。

    畢竟李清隻不過是一名大三的普通女生而已,何曾接觸過林風這等地位的人。一聲令下,無數人為之跑腿,李清何曾見識過。

    “好了,李清,我隻想問你,黃書琪最近怎麼樣了?”林風也知自己的語氣嚇住這個比較單純的大三女生,語氣緩和下來。

    一陣緩神之後,李清帶著一絲驚怕的口吻將黃書琪近況告訴林風,不過每說幾句之間,總會數落林風幾句不是。

    原來,自從去年春節之後,黃書琪回到學校來,李清等人就發覺黃書琪一直悶悶不樂,而且每天放學後就四處打工,將自己的生活填充的滿滿的。這個情況自然不正常,一個花季少女將自己的生活填充的滿滿的,隻有兩種可能。一是家境貧寒;二是失戀。

    家境貧寒?黃書琪家絕對不算貧寒,何況還有一個中國首富當男朋友,就算不貪圖對方錢,林風也不可能讓黃書琪去打那麼多份工,林風可是全國首富(當時),怎麼可能讓自己女朋友受這罪。林風再混,也不會為這點錢,讓自己女朋友受這份苦。

    那麼隻有一個可能,失戀。在李清等人的再三追問下,心中懷有萬分委屈的黃書琪終於將心中的委屈吐了個痛快。聽聞這番話之後,李清等人無語。怎麼也想不到這件事會變成這樣,也不知如何安慰黃書琪。最後也隻好仍由黃書琪去打工來充實自己。

    今天意外接到林風電話,李清替黃書琪鳴不平的俠義心腸頓時冒了出來,自然要好好數落林風一番。

    “書琪在哪打工?”林風一陣唏噓,強忍住掛斷李清電話的念頭,打斷李清的話,趕緊問。

    “以前在家樂福超市打工,不過受到那個主管的『騷』擾就辭職了,現在正在一家服裝店打工。”李清隨後將地址告訴了林風,並再三叮囑林風一定要好好對黃書琪。

    “恩,謝謝了。”林風記下地址後,驅車前往黃書琪現在打工的服裝店。不過想起李清說的,黃書琪曾在家樂福打工,便是好笑。自己當初隨口胡謅說表妹在“家樂福”超市和主管發生矛盾,沒想到還成真了。

    這時,另一邊,李清忿忿的掛了電話。

    “李清,你剛才在跟誰打電話啊?”旁邊有人好奇問。現在雖然是自習時間,但李清這般喧嘩,還有眉『色』之間的憤慨實在令人好奇。而且李清本人長的頗為清秀,也有不少男同學追求,隻是一直沒有答應。剛才李清那般態度,自然惹人懷疑。

    不少對李清有心的男同學,頓時將耳朵豎了起來,想要聽聽李清是否真的有男朋友了。

    “哼,還有誰,林風唄,一個臭男人而已。”李清忿忿不平的說。說完看著眾人一臉驚愕的表情,連忙解釋,“不是我男朋友了,我是說黃書琪的男朋友。”

    “李清,黃書琪男朋友?她有男朋友麼?她男朋友不是那個林風麼,和那個艾薇爾還有李智友玩三角戀愛的林風麼?”一旁有人詫異說。

    林風身為世界第三富,數家上市公司『主席』,又如此年輕,締造了“中國夢”的傳奇人物,北大學子自然對林風再清楚不過。

    聽了這些話,李清就心中替黃書琪不值。林風在那和眾多美女玩曖昧,結果背負林風女朋友身份的黃書琪卻沒少在北大受人冷言冷語。

    所謂人上一百,形形『色』『色』,這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原本黃書琪便是北大校花,追求人無數。後來林風的橫空出世,才讓眾多北大“青蛙”們望而卻步,不過一些中傷的話卻沒少說。不是說黃書琪愛慕虛榮,就是說黃書琪自甘墮落,有的甚至詛咒黃書琪肯定遲早被甩。好在林風後來替李清出頭,惡整一位在課堂上強吻李清的同學,並送給黃書琪等人一係列防狼用品,這番衝冠一怒為紅顏的作風,讓眾多學子震驚。也堵住所有詆毀黃書琪人的嘴。

    不料後來林風和艾薇爾傳出緋聞,而且在艾薇爾演唱會上舌吻,惹來軒然大波,所有同學都問黃書琪和林風究竟怎麼了,這讓黃書琪無言以對。在再三追問未果情況下,加上林風又一直沒來北大,北大學子都是智商超高的人,自然明白這其中緣由。這隻有一個可能,黃書琪被甩了。

    一瞬間,原本追求黃書琪未果,還有嫉妒黃書琪好命的那些醜陋嘴臉頓時都冒了出來,紛紛跳出來當“事後諸葛”的抨擊黃書琪,斥責她花癡,仗著有幾分姿『色』便想嫁入豪門...

    最終不堪其擾下,本就拚命打工的黃書琪,除了每天早上必修課來之外,其餘的課程就不上了。全部跑去外麵打工,躲避這些風言風語。

    “李清,真的是那個林風?”有人驚呼。畢竟林風現在可是全球第三富,擁有四百多億美元資產,這是他們這些學子奮幾百輩子都無法賺到的錢。

    “哼,有什麼大驚小怪的。臭男人一個。”李清不屑的說。

    不過雖然李清不屑,旁邊眾人卻真的驚呼了。林風是誰,他可是世界第三富,被稱為“中國夢”的締造者,一個不亞於“美國夢”代表人物比爾-蓋茨的傳奇人物。這個人物居然又來北大了,這絕對是一個天大的新聞。結果一傳十,十傳百,整個北大都知道了。這個“中國夢”的製造者,來北大找他們的校花了。

    那些此前鄙視、嘲諷、羞辱過黃書琪的同學自是一臉懊惱,如果沒有羞辱過黃書琪,憑借著同學之間的友誼,怎麼說也能多少有點好處,等明年畢業時去林風旗下公司工作,那可是“美差”之一。別看都是北大學子,真的畢業了,選的係不好的,能力差的一樣難找工作(指滿意的工作)。有林風這個“中國夢”的幫助,那無疑能少奮鬥幾年。

    至於那些此前沒有加入抨擊黃書琪的同學,自然暗自慶幸。或許這次能憑借同學之間的友誼,能夠和林風有那麼一點點關係。怎麼說,也是我同學的男朋友,看,關係多親近。以後出去也能和人抖抖威風——林風知道不?那個全球超級大富豪,以前就是我同學的男朋友,我們那關係可親近了......

    頓時,李清身邊圍滿了諂媚的同學,紛紛找李清詢問林風的電話。李清此刻也才發覺,自己手機中的這個來電號碼,可是全球第三富的手機號碼,嘖、嘖、嘖,這可不是普通人擁有的。

    此時,林風來北大找黃書琪的流言,自然也傳到北大校長的耳朵。

    “這次可不能再讓他跑了。”確認林風來北大的消息後,北大校長自言自語說。

    原本北大一直想邀請林風給即將畢業的北大學子講課,將自己的成功經驗傳授給這些即將畢業,踏上社會的學子。雖然北大是國內的一流學府,但也因為此,許多學子養成了嬌縱,自恃甚高的特點,恐怕國內除了清華學子,他們看不起任何同齡學子。這點,不是好事。畢竟社會是複雜的,不是誰學曆高就能成功的。想要在社會立足除了高智商外,還要擁有高情商。因此,北大希望林風這個年輕的“中國夢”製造者,能給所有北大學子上堂課,教育他們如何進入社會,如何創業,如何成功。

    不過此前由於貫有的習慣,北大都是以一種半命令半邀請的口吻希望林風前來北大授課。畢竟北大可是中國最好的學府之一,也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地方。不料林風完全不買帳,根本不鳥北大,這讓北大非常尷尬。因此,後來邀請林風給北大學子授課的事情就告一段落。

    誰知道,林風在商場上卻屢創奇跡,到今年,已經成為坐擁400多億美元資產,一個可以為了搏紅顏一笑,而送架波音767的超級富豪,而且還如此年輕。成為締造“中國夢”的傳奇人物,萬千學子和商業才子的偶像。因此,北大便再啟了邀請林風授課的念頭。隻是林風不來北京,而且全球四處飛行,因此北大一直沒有機會。

    這次聽聞林風來北大見北大的校花,身為北大校長,為了北大學子的未來,自然不會再放過林風,並且決定一改此前的傲慢態度,決定親自去邀請林風前來授課,體現自己的誠意。

    “對了,幫我把李清同學找來。”尋思一番後,北大校長有了注意。他親自登門拜訪林風,如果林風同意授課還好,萬一拒絕,他這個北大校長可就尷尬了。還是找個中間人比較好。

    此時,林風也驅車趕到了王府井一家服裝專賣店。

    “老板,這人很多,不如我們把黃書琪小姐請出來好麼?”李銳看看四周,川流不息的人群,實在有點不方便。

    “,怕什麼,我又不是大明星,普通老百姓認不出我的。”林風笑說。

    雖然林風在商界常常出盡風頭,但對於普通百姓來說,其知名度遠遠不如那些天天曝光的娛樂明星。就好比周正毅此前號稱上海首富,開著上海第一輛敞蓬法拉利,極為張揚,囂張無比。可以說,那時的周正毅絕對比現在的林風更加張揚,似乎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有錢一樣。但那又怎樣,對於大多數上海普通百姓來說,周正毅也隻是一個名字而已,長什麼樣根本不關心,也不在乎。哪怕大街上麵對麵,也不會知道眼前的就是在上海叱吒風雲的首富。

    林風雖然比周正毅更加有錢,但在上海,還遠沒有周正毅那麼囂張。何況這是北京,天子腳下,比的不是有錢,而是官位高低,普通百姓當中認識林風的自然更少。何況,黃書琪為自己受了那麼多罪,林風也應該親自前往。

    不過為防萬一,林風還是略微化了點妝,帶了頂帽子,又帶了副平視眼睛,在李銳等人“隱形”的保護下,進入這家林風沒有聽說過的品牌店。

    這家店不大,上百平米,林風微微一看,便找到黃書琪。遠遠望去,黃書琪又長高了點,差不多有168公分左右了,出落的更加婷婷玉立,而且打工也讓起神『色』之間顯得更加成熟了點,隻是眉『色』間那一抹令人心痛的愁『色』,讓人不忍。

    林風微微歎口氣,徑直走了過去。

    “您好,歡迎光臨,請問我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麼?”黃書琪見有人過來,連忙迎上前來,用一臉親切的微笑歡迎林風。不過林風卻從那『露』出八顆牙齒的“標準笑容”看出其內心的落寞和憂傷。而且黃書琪居然沒有一眼就認出略微化妝後的林風,可見其內心的落寞。

    望著眼前越發水靈的黃書琪,林風眼珠一轉。

    “呃,我想買一件粉『色』連衣裙給我一個青梅竹馬的朋友,你這有麼?”林風將聲音壓低說。

    黃書琪聽了一愣。這套衣服曾經是她最為喜歡的,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是她上大學之前,林風買給她的。雖然當時沒有任何含意,但黃書琪卻一直珍藏著。驟然間,聽聞此言,一時之間,黃書琪臉上思緒萬千,不過一年打工生涯,還是讓黃書琪學會控製情緒,很快便穩定心神。

    “對不起,這位先生,我們這沒有這種款式。”黃書琪歎了口氣說。

    林風笑著搖頭,也不想再捉弄黃書琪。

    “書琪,難道你都忘記你的小風哥了麼?”林風輕輕的習慣『性』捏住黃書琪的鼻子說。

    黃書琪原本想躲,但轉念間聽聞林風的話,再仔細看去,可不是自己那熟悉的小風哥麼,當場傻住。任由林風像小時候那樣,捏著自己鼻子。雖然感覺這有點不妥,但這種感覺卻格外讓人懷念。

    “怎麼,難道真的忘記你小風哥了麼?”林風笑問。

    “不...,沒有,隻是...”黃書琪納納的說不出話來。眼角之間微微泛紅。

    “好了,走吧,小風哥請你喝茶。”林風輕輕拍了拍黃書琪肩膀說。

    “可我現在還在上班。”黃書琪看看手表,一陣猶豫,“還有15分鍾我才下班,小風哥,你能等等我麼?”

    林風眉頭微微一皺,原本想讓黃書琪直接辭職。畢竟自己雖然不喜歡她母親,但卻喜歡著這丫頭,以自己如今的財力,就算不想傷害黃書琪的自尊,而不直接給錢她花,也能幫其開家店,總好過在這幫人打工。不過轉念想到這個小丫頭如此硬氣的打三份工,如此堅韌的個『性』,自己此時太強橫也不太好,想了想便點頭同意。

    辭職這件事,等會再說也不遲。反正自己此次前來,是想讓其代表自己出任“沃爾瑪”董事之一的。

    “那我隨便逛逛,就在這等你。”林風笑著走到一旁,隨意逛著。這也是林風兩年多來,第一次如此悠閑的逛街。

    十五分鍾短暫既過,就在黃書琪換掉工作服,準備和林風離開時,一個男孩手捧著一大束鮮花站在專賣店門口。見到黃書琪出來,立刻迎了上來。

    “書琪,我知道你現在剛剛下班。今天是我生日,你能陪我去吃頓飯麼?”說著,男孩將花遞到黃書琪麵前。

    林風一愣。上下打量一番男孩,長的極為帥氣,陽光,而且眼神極為清澈,不過雙目中望著黃書琪卻是一譚深情。

    林風本能的有點吃醋。

    黃書琪也是一驚。這個男人叫楊浩,是她的學長,是圍棋社社長和籃球社的主力控球後衛,可謂四肢發達,頭腦聰穎,而且外表極為帥氣,家境也好,而且為人非常親切,對任何人都極為友善,是北大有名的校草,倒追他的女生數不勝數。

    不過這個楊浩自從2年前意外和黃書琪在圖書館撞見之後,便對黃書琪一見鍾情,苦苦追求,但屢屢被黃書琪拒絕。但卻一直不死心,後來直到林風的出現,還有黃書琪親口承認其男朋友身份,楊浩才死心。

    不料後來林風傳出和艾薇爾等人的緋聞,而且一直沒有來北大探望過黃書琪,校內皆傳聞黃書琪被林風甩了,楊浩便再起來追求之心。這一追又是一年,隻是黃書琪一直以不想談戀愛為由拒絕楊浩。

    沒想到,楊浩今天又來了。偏偏林風又在身邊,黃書琪不由自主的看了眼林風,想從林風臉上看出自己期待的表情。

    不料,黃書琪從林風平淡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這讓黃書琪一陣沮喪。麵對楊浩這樣優秀的人才追求,若說不動心,那自然是假話。隻是黃書琪心中一直“住”著林風在,怎麼可能容納的下別人。

    想了想,黃書琪歎了口氣。

    “楊浩,對不起,我們真的不適合。”黃書琪語氣堅決的說。本來她想借機試探一下林風的反應,假裝現在答應和楊浩的約會,看看林風究竟是什麼表情。但轉念一想,這對楊浩太不公平,她也不忍心這樣上海楊浩,而且她也怕真的把林風氣跑。雖然林風身邊已經有了幾個女孩,對她這一年也幾乎不聞不問,但在黃書琪心中,林風依然是那麼的重要,也還怕林風真的完全離開了她。

    她真的怕。一種沒有原因的怕。

    “書琪,我對你是真心的。這兩年來,我自從見到你後,就從來沒有再喜歡過別人,我的腦海全都是你的身影,隻要閉上眼,你的一顰一笑就出現在我眼前。每次見到你那背影,總是給我留下深深的留戀,每次看見你的笑容。我總是也在傻傻的微笑。真的很想。很想,很想不顧一切的和你在一起。請你接受我真誠的心。”見黃書琪要走,楊浩突然手捧著鮮花,在眾目睽睽之下跪了下來。

    嘩!——這一跪,四周一片嘩然。這是哪,這可是北京王府井,最繁華的地段。一個陽光帥氣的男孩,手捧著鮮花像一個標致可愛的女孩告白,這無疑是非常浪漫的一件事。一旁不知多少懷春少女感動的落淚,心中是大歎為何就沒有這樣帥氣的男孩來向她們告白。

    “楊浩,你起來,你不要這樣!”黃書琪也是一驚,她也沒有想到楊浩會這樣做。看看四周眾人,又看看一旁的林風,一臉焦急,想要拉楊浩起來,但楊浩卻死死的跪在地上。

    “書琪,你不答應做我的女朋友,我就不起來。”楊浩卻固執的跪在地上。今天在這王府井,當著眾人下跪示愛,也是極為需要勇氣的。但楊浩也是怕失去黃書琪,剛才來送花時,看見黃書琪身邊一個極為熟悉,但又感覺陌生,帶著帽子和眼鏡的男人,楊浩心中本能的一涼。雖然黃書琪和那男人並沒有說話,站的也不是很近,但楊浩本能的就感覺一種即將永遠失去黃書琪的感覺。因此,最後才不顧一切的當中跪了下來。希望能自己的誠意來感動黃書琪。

    “你...你怎麼這麼無賴!”黃書琪有點氣苦,不知怎麼說好。她本來臉皮也薄,又當著這麼多人麵,最重要的還是林風也在身邊,她真不知怎麼辦好。

    “書琪,答應作我女朋友好麼?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我會永遠聽你的話的。”楊浩大聲囔。

    “答應他!答應他!”這時,一旁的群眾也跟著在起哄。

    黃書琪急的連連跺腳,最後無助的看向林風。

    林風看了這場景歎了口氣。對於這個叫楊浩的人,林風也不知說什麼好。隻能說佩服他的勇氣,還有他對愛情的執著。可惜,他表白的人選錯了。

    “你叫楊浩是吧,起來吧!”林風走到楊浩身邊說。

    “我不知道你和書琪是什麼關係,總之書琪今天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楊浩此刻也賭氣了,如果今天黃書琪不答應他,他就真的糗大了。剛開始當著眾人下跪是出於情緒激動,現在卻是騎虎難下,而且也有點走進思維邏輯誤區。此刻在楊浩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無論做什麼都好,黃書琪一定要答應成為他的女朋友。

    林風無奈搖搖頭。

    “楊浩,你堂堂七尺男兒,豈不知男兒膝下有黃金,如此輕易下跪對得起你的父母和自己麼?”林風一聲清喝。

    楊浩愣了愣,心中一片猶豫。畢竟他如此優秀,也是驕傲的人。隻是今天有點負極了,才會如此衝動。但此刻站起來,也無法下台。

    “好了,追求一個女孩沒錯,但如果采取這種『逼』迫的方式就不對了。”林風一把拉住楊浩的雙手,低聲說,“你繼續這樣下去,隻會讓你和書琪更加難堪,最後恐怕連朋友都沒得做。而且大丈夫何患無妻,如果她不愛你,你做什麼都沒有用的。男人何必如此作踐自己!”

    聽見林風這話,楊浩愣了愣後,站了起來。

    “書琪,剛才是我太衝動了,對不起。”此時,回過神的楊浩也猛然醒覺自己剛才實在有點太過衝動。剛才不但讓他陷入騎虎難下的境地,也讓黃書琪陷入左右為難的境地。尤其四周路人的鼓噪,更是讓這件事差點走上極端。

    “沒事,楊浩,以後你不要再這樣了。”黃書琪此刻長鬆了一口氣。畢竟剛才楊浩如此,實在讓她壓力太大。她想拒絕,可又怕當著這麼多人麵拒絕,楊浩會顏麵無光。可答應,她更加不情願。幸好最後林風出麵解了局。

    “對了,書琪這位是...”楊浩望著林風,一臉的心憂。他此刻仔細打量林風之後,隱隱已經猜到林風是誰,但又希望不是。如果真的是,恐怕他就真的沒有任何希望了。他對自己真的很有自信,但唯獨對這個人,完全沒有自信。

    一點自信都沒有。

    “你好,林風,書琪的男朋友。”林風微笑伸手說。林風並沒有抬出自己“第二世界”總裁或者什麼身份,那樣顯得有點太過膚淺,以錢壓人的感覺。林風沒有那麼土財主,直接說是黃書琪男朋友就行。這個身份才最關鍵。

    晴天霹靂!

    楊浩聽見林風的名字,人一晃。心中大叫一聲——果然是他!

    他,他怎麼會來北京,怎麼會來這?——楊浩臉『色』數變,一臉的不敢置信,一臉的茫然,不明白林風為何會出現在這。就在他追求了黃書琪一年,眼看就快要成功之時,林風卻再次出現。

    黃書琪在一旁聽了,先是微微一愣,爾後心中一甜。不管林風出於什麼目的承認是她男朋友,但對她來說都是極為幸福的事。黃書琪自然而然的貼近林風,緊緊的摟住林風胳膊,一副女朋友的模樣自居。

    黃書琪這自然的動作,更讓楊浩受打擊。

    不過看看林風,再看看黃書琪,楊浩突然發覺,或許他們才是真的一對。雖然楊浩對自己很自信,無論是外貌還是家境,都極為自信。但林風此刻和黃書琪站在一起的感覺,那仿佛才是天生一對。這和林風有多少錢無關,隻是一種感覺。

    或許他們天生就有夫妻相吧。——楊浩無奈的想。

    想到此,楊浩再也沒有多餘的想法。誠如林風剛才所說,大丈夫何患無妻,犯不著為了一個女人如此作踐自己。

    “書琪,林董,祝福你們。不過我希望你能珍惜書琪。”楊浩極為嚴肅的說,說完瀟灑的離去。背影說不出的輕鬆。兩年的負擔今日一朝散,這讓他極為輕鬆。畢竟以他的條件,苦追黃書琪兩年未果,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何追求黃書琪。或許有幾分真的喜歡,但也有幾分對失敗的不甘心。

    “小風哥,你剛才說是人家什麼...”等楊浩走後,黃書琪摟著林風胳膊撒嬌說。

    “,女朋友啊。難道你不想麼!”林風笑著捏了捏黃書琪鼻子說。

    “那...”黃書琪本想問李智友她們,不過想了想,聰明的沒有問出口。現在這個時候,提她們實在破壞氣氛。

    林風看了,微微搖頭。黃書琪長大了,懂事了,也事故了,哎,那個純真的小女孩不見了,再也找不到了。不過人不都是要長大的麼!

    就在這時,黃書琪電話響了,接完電話,黃書琪臉『色』一陣古怪,看著林風充滿了驚訝。

    “小風哥,我們校長親自邀請你和我喝茶。這可是少見的,我來北大三年了,就很少聽聞校長親自請人喝茶。”黃書琪驚訝說。

    林風一聽,微微一琢磨,便知道北大校長請自己和黃書琪喝茶是什麼原因了。不過正好,林風也有事找北大校長。

    不多時,林風和黃書琪出現在一個極為別致優雅,名為“清風閣”的茶社。雖然這個“清風閣”在市區,但四周的環境卻極為怡然,頗有點采菊冬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感覺。

    “哈,林先生,果然英雄出少年啊。幸會,幸會。我叫許智宏,北大校長。”一個頭發微微花甲的男子,精神矍鑠的說。

    “您好,林風,‘第二世界’總裁。”林風此刻也報出自己的名號。

    倆人握手,淡淡一笑。

    “你叫黃書琪吧,果然長的婷婷玉立,讓多少北大學子魂牽夢縈。”許智宏替倆人倒了杯茶,打趣說。

    “許校長!”黃書琪聞聽此言,臉上一陣羞澀。這可是北大校長,如此誇耀她,實在有點害羞。

    “,不要太過拘束,我現在是下班時間,隻是一個普通的老人罷了。”許智宏笑笑說。

    “,那我也隻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哦,還是北大校花的男朋友。”林風也笑說。

    林風和許智宏再次哈哈大笑。

    一番寒暄之後,倆人步入正題。

    “林先生,不知我能否代表北大邀請你去北大授課呢,給即將畢業的北大學子講解一下你的創業經驗呢?”許智宏望著林風說。

    林風笑而不答。許智宏的來意,林風早就猜透。不過自己如果這麼容易答應,也未免顯得太過掉價了點。

    “林先生,黃書琪也即將進入大四,也要畢業。相信你的講課對她,還有她的許多同學都有幫助。而且這些人未來即將走向社會,成為中國的棟梁。我聽聞林先生一向非常愛國,我想,你也不希望中國的精英學子,在人生的道路上四處碰壁吧!”許智宏抬出國家大義來。

    林風暗道一聲厲害。

    “,許校長,我去授課不是不行,但有一個條件!”林風笑說。

    

Snap Time:2018-01-16 17:56:43  ExecTime: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