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五百七十七章台灣首富郭台銘


    第五百七十七章  台灣首富郭台銘

    林誌玲,台灣第一名模,紅遍東南亞,風情萬種,絕對的萬人『迷』。是無數男人心中的夢中情人。

    林風也沒想到會在這碰見林誌玲,不過看剛才情形,應該是剛剛出道。心中默默推算下時間,林誌玲出道時間也差不多就在這個時候,隻是沒想到剛出道便會出來陪酒,又聯想到剛才李永進請來的模特,心中暗自搖頭,報刊、雜誌上經常都報道明星、模特陪酒,看來都是真的。

    不過眼前林誌玲才拿8000元,還真的夠少的。想想她日後身價最高曾達到250萬港幣,這個名氣可真是夠天差地遠的。

    吃頓飯便能賺250萬港幣,完全不亞於自己賺錢的速度。——想到媒體報道的那誇張的飯局,林風咋咋舌,不過這250萬也不是那麼好拿的,通常吃飯隻是“開胃菜”,之後的類似“半『裸』舞會”等才是“主菜”,不然也不會有富豪這麼瀟灑,為請明星吃頓飯就拋灑250萬港幣。

    林風笑著搖搖頭後,不再去想這些,信步走到飯店的花園噴泉旁,享受片刻的恬靜。至於林誌玲的飯局,反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既然走入這一行,就要麵對現實。當然,也可以拒絕,沒人『逼』你。

    當然,林風也可以去出手搭救一把林誌玲,這對林風來說隻是舉手之勞,不過想了想,林風也沒有什麼興致。救的了一次,救不了二次,除非將其護到身邊。不過自己身邊已經夠多美女了,黃美熙還大著一個肚子,林風此刻也沒興趣再沾花惹草。

    林風靜靜的躺在噴泉旁的長凳上,聽著音樂噴泉發出的叮咚響聲,看著天空的星星,許許微風吹來,沒有任何牽掛,享受著片刻的怡然自得。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然後隻聽見一陣輕微的嘔吐聲,隨後間或的傳來斷斷續續的輕泣聲。林風側目看去,微微一愣。一個柔橈輕曼,嫵媚纖弱的女人雙手扶著噴泉的花台,不時輕聲抽泣。

    林誌玲!林風心中微微一驚,認出來人。透過噴泉看過去,林誌玲此刻眼眶含淚,雙肩微微聳動,說不出的讓人心疼,令人忍不住想要過去護一番。

    這時,剛才那濃妝豔抹的女人跑了過來。

    “我的大小姐,你怎麼跑這來了,王老板都等急了,你再不去,他可要生氣了。”濃妝女人焦急的叫。

    “劉姐,我真的不能再喝了,你能不能幫我說一聲,我先走了?”林誌玲嬌弱的語氣足以令任何一個男人心軟,尤其那手捂胸口,楚楚可憐的模樣,更是讓男人心碎。可惜,她麵前是一個女人。

    “大小姐,飯局才到一半,你走了,我如何向這些大老板交待。王老板要是生氣了,到時不僅你倒黴,我也要倒黴,這次出席陪酒的其她模特也要倒黴。難道你忍心害那麼多人受你牽連麼?”濃妝女人嗔怪說。

    “可我真的喝不下去了,而且那個王老板『毛』手『毛』腳的...”林誌玲輕撫雲髻,微嘟著嘴,輕輕搖著來人的胳膊,一陣撒嬌。

    這番動作,看的不遠處的林風心髒是怦怦直跳,太誘人了,這個動作實在太誘人了,對此,林風隻能說林誌玲是天生尤物。

    不僅林風受不了,那劉姐也受不住。臉『色』緩了少許,歎了口氣。

    “那你吃完這頓飯後,我就和王老板推說你不舒服,後麵的活動你就不參加了。不過後麵的活動可是數萬元(新台幣),這可比飯局賺錢多了。”濃妝女人猶不甘心的勸說。

    林誌玲隻是眉頭微皺,連連搖頭。

    “那行,吃完這頓飯你就走。你補補妝,我先進去幫你撐下場麵,快點進來。”濃妝女人無奈歎了口氣,提醒幾句後,先行離開。

    待濃妝女人走後,林誌玲輕微歎了口氣,想了想,從隨身攜帶的小手袋拿出鏡子補妝。

    林風一旁聽了暗自搖頭,這些藝人的確表麵很風光,不過也有各自的辛酸。當然,也有自甘墮落的,自願為了錢出賣一切的。不過目前來看,剛剛出道時的林誌玲還算品行端正,不像後世雜誌、媒體上所寫的那樣緋聞滿天飛,處處和各種大老板玩曖昧。想到此,林風心中動了下。

    “唉”補完妝後,林誌玲輕歎一聲,說不出的無奈,轉身娉婷離去,說不出的婀娜多姿。

    “嗨,林小姐,有什麼我能幫忙的麼?”林風微笑著坐了起來。

    陡然聽聞後麵的聲音,林誌玲嚇了一跳,回頭看見一個年輕的男孩慵懶的從石凳上坐了起來。

    “你...你剛才一直在這?”林誌玲驚訝問。

    林風笑而不答。自己在這偷聽人家說話,無論怎麼解釋都很尷尬,不如不解釋。

    “林小姐,幸會,我叫林風,,都行林,非常巧合啊。”林風伸手笑說。

    “你好,林先生。”林誌玲雖然微微有點詫異,但還是伸出手,溫柔的說。

    輕輕握住林誌玲的手,林風心頭微微一跳。雖然林風不像重生以前那樣對其『迷』戀,但此刻依然感到一陣觸電般的快感。大眾情人的手,果然比較纖柔,情不自禁下林風用勁捏了捏。

    林誌玲一陣皺眉,以為碰見一登徒浪子,想要抽回手時,林風卻將其緊緊握住。

    “林先生,請你放手好麼?”林誌玲欲哭無淚,沒想到剛才在包廂內被那個王老板揩油,現在出來又被這個莫名其妙的陌生人揩油,一時之間,林誌玲真有想要退出模特圈的想法。想她可是拿下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西方美術史和經濟學雙主修學位的高才生,可謂才貌雙絕,現在卻淪為“陪酒女”,還被人四處揩油,這真是夠諷刺的。

    “林小姐,走吧。”林風卻不理,反而拉住林誌玲手就往走。

    “去...去哪?”林誌玲被林風拉的直往走,一時也忘了將手抽回來,驚訝問。

    “,幫你去解決困難啊。你不是不想陪酒麼,我來幫你。”林風徑直說。

    剛才林誌玲那蹙眉捂心的表情,帶給林風太多的震撼,讓林風忍不住想要幫其出麵解決此事。當然,這其中固然有酒精的作用,但不可否認的是,林誌玲的魅力的確很大。何況,區區一個小老板而已,林風實在沒放在心上。

    “啊...”林誌玲一愣,想了想,立刻掙紮起來,“林先生,你還是放手吧,你會害了我的,而且會害了劉姐和其她模特的”。

    她根本就不知道眼前這男人是誰,有什麼背景,為何要替自己出頭,可麵都是“大”老板,被他這樣一胡鬧,到時他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但後果卻是自己和其他模特承受,可她們現在隻不過是不出名的小模特,如何敢得罪這些“大”老板。想到此,林誌玲掙紮的越發厲害,若不是怕引來更多的麻煩,恐怕已經尖叫起來。

    但林風左手卻有如鐵箍一般,讓她根本就動彈不得。

    “好了,不要鬧了,放心,你一定沒事的。”走到包廂前,林風突然停住,有點命令的口吻說,但讓林誌玲卻莫名的順從下來。望著眼前不算太帥,但一臉堅毅,有點大男子主義的男人,林誌玲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種異樣的情緒。她突然感覺眼前這個男人很man,讓她有種小鳥依人的感覺,尤其現在她陷入困境之中,這種感覺愈發強烈。

    或許他真的能幫我解決問題。——林誌玲心中不自禁的想。

    “等會我說什麼你微笑點頭就行,其餘你不要說話。”林風想了想又吩咐說。

    “恩。”林誌玲微笑點頭,既然事情都到了眼前這個地步,就不如相信這男人好了,反正大不了她再回去教人跳舞好了。雖然錢賺的不多,但那樣更簡單,更快樂。模特這碗飯太難吃了,感覺女人完全就如同貨物一樣被人明碼實價,如果牲口一般。這樣一想,林誌玲心頭更加堅定,轉而伸手親昵的挽住林風胳膊,仿佛一對情侶般羨煞旁人。

    林風一陣詫異,沒想到林誌玲變化這麼快,不過其姿體動作雖然和自己極為親昵,但女人的幾個敏感點卻保護的很好,比如胸部,就被胳膊恰好擋住,既碰不到林風,看上去又極為親密。

    林風笑了笑,伸手扭開包廂門。包廂門一開,一個男子粗魯的聲音傳來。

    “誌玲呢,誌玲呢?我的誌玲呢?為什麼還不來,那個劉什麼的,誌玲要再不來,我可要發彪了!”一個中年凸肚,頭發掉了一半,一口黃牙,但穿著卻極為華貴的男人拍著桌子大叫。他身邊其他幾名男人也跟著起哄,揚言若林誌玲再不出麵,他們就集體封殺在場所有模特。

    這番言論,嚇的場內一幹模特花容失『色』。

    “哎喲,王老板,看你說的,誌玲馬上就來,她隻不過去補妝了,馬上來!”劉姐連連陪笑,同時暗暗向一幹模特打眼『色』,幾名模特連連微笑勸酒,讓氣氛稍微緩和下來。

    “媽的,一個小模特而已,擺那麼大架子。草,老子又不是沒錢!”中年男子忿忿不平的說。

    此刻林風和林誌玲剛剛進來,聽聞這話,林誌玲身體一僵,右手情不自禁的緊緊握住林風的手。林風聽了,雖覺有點粗魯,不過這話說的倒是沒錯。既然同意出來陪酒,被人看不起也在情理之中。當然,這不代表林風可以接受這名男人這樣罵林誌玲,尤其還當著林風的麵。

    打狗也要看主人!

    “喲,王老板,你看,誌玲不是來了麼?這...這...身邊這位先生是誰?”劉姐抬頭猛然看見林誌玲,臉上一喜,但又看見林風,卻是一愣,指著林風納納的說不出話來。

    那名王老板此刻也看見林風,尤其看見林誌玲一臉親昵的依偎在林風身邊,雙眼更是要噴出火來。

    “你是誰?”王老板冷聲說。他不知道林風底細,也不敢過於放肆,壓著脾氣問。

    “你不用管我是誰,總之,林誌玲是我朋友,這種飯局以後還是不要找她了。這是8萬新台幣,就當我請你們喝茶了。”林風從皮夾掏出一匝錢,嘴角不屑的嘲諷一笑,仿佛扔垃圾一般扔到桌上。

    仿佛雪花紛飛般,鈔票在空中起舞,震住包廂內所有人。

    幾位模特看的是眼睛放光,看向林誌玲的眼光不由多了幾分羨慕和嫉妒。林風雖然口中說是8萬,但這一匝下來至少有二、三十萬,在雪花紛飛般鈔票當中,那份從容,那份淡定,看的一種模特如癡如醉。這絕不是沒錢裝有錢的那種,肯定是真有錢。

    林誌玲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個有錢的朋友了?——幾位模特和劉姐不停的打量林風,心中是一陣吃醋。

    王老板和其餘幾位老板卻被林風這一手給鎮住。這點錢他們也能砸出來,不過絕沒有林風這麼隨意,這麼不當回事,仿佛扔的不是錢,而是衛生紙一般。

    這太囂張了,但也太懾人了!砸錢時臉上的那不屑的表情,令人嫉妒。誰都想這般砸錢,可卻不是人人都能砸的。

    不過王老板等人雖然吃驚林風扔錢時的那股氣勢,但聽聞林風的口音,王老板心中卻一定——大陸仔,大陸仔能有幾個有錢的,除了最近鬧得很凶的那個林風外,其他大陸仔都沒錢。而且這是台灣,如果被大陸仔當麵這麼掃麵子,傳揚出去,他日後麵子往哪擱。

    “大陸仔,我告訴你,不管你和誌玲什麼關係,總之今天她收了我的錢,這頓飯就要吃完。不然別怪我翻臉不認人,讓她從此在台灣模特界混不下去。”王老板驕橫說,身邊幾位老板也是“同仇敵愾”的一致鼓掌叫好。

    “誌玲,快讓你朋友離開,不然王老板可真的生氣了。快,給王老板陪酒,就當沒有事也沒發生過。”劉姐也在一旁連忙勸說。不管這個年輕人有錢沒錢,總之鬧起來,任何一方出了糗,她無疑最倒黴。但兩相比較之下,她自然偏袒王老板。

    北妹,大陸仔的名聲在台灣可不怎麼樣。身為“『淫』媒”,她自然清楚的知道關鍵時刻該站在哪邊。

    不料,林誌玲這次卻沒有聽她的,反而緊緊的摟住林風胳膊,雙唇閉的緊緊的,一臉的堅毅,顯然不願再過去。這番表情,也讓那名王老板更加生氣。

    “大陸仔,你知道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居然敢掃我麵子!”有點氣急敗壞的王老板指著林風怒喝。

    林風聳聳肩,不屑的癟癟嘴。

    “你是什麼人關我何事,對我來說,你隻不過是個路人甲而已。還有,想在我麵前擺譜,你還不夠資格。別說是你,哪怕就是你們台灣首富郭台銘出現在我麵前,都不夠看!”林風語氣高傲,極為不屑的說。

    嘩!包廂內一片震驚。所有人驚駭的說不出話來,無論是模特,還是王老板這幾個老板,以及林風身邊的林誌玲都一臉看見怪物般看著林風。

    郭台銘是誰?台灣首富,剛剛以20億美元的身價,榮登台灣富豪排行榜中位居第一,更是成為2001年《福布斯》雜誌評選的世界百富榜第198位。

    和郭台銘相比,王老板等人不過是個小角『色』而已,但林風居然放言郭台銘在他麵前都不夠看,這也未免太囂張了點吧!唬人,肯定是在唬人。

    眾人仔細打量一番林風,覺得其肯定在唬人。

    “哈,大陸仔,你倒是會吹,郭台銘在你眼前都不算什麼,你當你是誰!”王老板雖然不相信林風是什麼有錢人,但這個時候抬出郭台銘把握更大,畢竟他自身也就一小老板而已。不然請模特陪酒也不會請這些沒有什麼名氣的,而是請名模了。

    “林先生,我們走吧。”林誌玲在林風耳邊低語說。她也不相信林風會這麼有錢,林風這般為她強出頭,她真怕林風吃虧。

    “如果走了,你的模特生涯可就毀了。”林風卻輕輕拉住林誌玲手,笑說。

    “算了,毀了就毀了,我也受不了這樣的應酬。”林誌玲輕歎一聲。

    原本如果沒有林風出麵,這個應酬撐也就撐過去了。而有了第一次,也就會有第二次,然後慢慢的就習以為常,慢慢的接受,最終坦然若之。可林風的出現,以及這麼一鬧場,卻改變了林誌玲的命運,尤其聽聞剛才進門時王老板那句鄙視的話,讓林誌玲心中更是難以接受,此刻便下定決心不再當模特。

    林風卻不知道,他這隨意的一鬧,卻讓原本應該大紅大紫的超級名模林誌玲居然會有了退出模特圈的念頭。如果讓“後世”的男人知道,自己的夢中情人居然不想再當模特,恐怕無數男人會想盡一切辦法詛咒林風。

    “好了,放心吧。我今天來幫你出頭,可不是為了毀了你的模特生涯。”林風輕輕拍了拍林誌玲臉頰說。當然,本來動作不必如此親昵,不過林風一是為了故意氣氣那個王老板,二也是存心想順帶揩揩這未來超級名模,大眾情人的油。本來為她出頭隻是隨興而為,但如果一點油都不揩,也未免太過對不起自己。這可是自己曾經幻想過的夢中情人。

    對於林風這個親昵動作,林誌玲雖感有點不適,但看了看一臉嫉妒的王老板,反而刻意的更加湊近林風,同時不忘衝那王老板冷哼一聲。既然已經打定主意不當模特了,自然不用再怕這個王老板,如果這個時候不氣氣他,報剛才的輕薄之仇,那就太對不起自己了。——想到此,林誌玲神態之間更顯親昵。

    所以說,這個世界千萬不要得罪女人。尤其得罪漂亮的女人,而且有點小心眼的女人。不然她要報複起來,足以活活氣死你。

    這不,眼前這位王老板便被林誌玲氣的說不出話來。指著林誌玲和林風,肚子一陣『亂』顫,吹胡子瞪眼,就恨不得把林風一口給吞了。

    林風看了眼,輕輕拍拍林誌玲玉手,轉而眉『色』一變,冷冷的指著王老板。

    “我說你,給我記住,林誌玲小姐是我朋友,如果你敢刁難她,我可以保證,你的公司絕對在台灣做不下去。”林風望著王老板,居高臨下,以一副命令的口吻說。

    這下,全場再驚。這話出來,可就比剛才更加驚人,更加令人害怕。眾人不禁仔細打量一番林風,不知他究竟是和人,居然這麼大口氣。

    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是誰這麼大口氣,居然把我們台灣人這麼不放在眼,想要封殺就封殺。大陸仔,你好大的口氣。”一個中年男子信步走了進來。

    “郭董!”

    王老板等人看了眼中一喜。不過林誌玲看了,卻暗暗發愁,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目前台灣首富郭台銘。

    郭台銘信步走了進來,看了看包廂內眾人,掃了眼幾名模特,心中已經隱隱猜到大致情況。這種情況,八成就是爭風吃醋,再平常不過。本來這不關他事,他也隻是路過,不過聽聞一個大陸口音的男人在這大放厥詞,這讓郭台銘極為不舒服,忍不住就前來橫『插』一杆。

    身為台灣首富,自然不容許外人在台灣如此趾高氣揚,居然揚言要讓自己同胞在台灣做不了生意,開不了公司,這太囂張了。何況還是一名大陸仔。

    郭台銘冷眼掃了掃林風,雖覺有點眼熟,正想仔細端詳一番,不料當眼角餘光看見林風身邊的林誌玲時,眼睛頓時一亮,心中暗讚一聲——好靚的妞。

    要臉蛋有臉蛋,要身高有身高,而且胸大,腰細,屁股翹,兼肌如凝脂,嘖、嘖、嘖,極品!——瞬間,郭台銘便對林誌玲作出評價,這是一個足以打120分的女人。這也讓郭台銘自然而然的忽略了林風,而且有了把林誌玲搶過來的念頭。

    區區一個不出名的小模特,他台灣首富張口,還不是要來就來。

    

Snap Time:2018-07-21 16:05:29  ExecTime:1.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