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五百七十六章男人本色


    第五百七十六章  男人本『色』

    史可威爾-艾尼克斯社長和田洋一非常生氣,自從史可威爾和艾尼克斯合並之後,和田洋一就從來沒有這麼生氣過。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第二世界”會收購了大宇資訊。

    此前他將《魔力寶貝》的大陸運營權交給“九城”,想要借此來打壓“第二世界”,結果最後林風來了一招“坐山觀虎鬥”,放言不涉足2D回合製網遊市場,讓中國大陸十餘家網遊公司紛紛擠進2D回合製網遊市場,弄得“九城”叫苦不迭,《魔力寶貝》的業績也小幅下滑,讓和田洋一向董事會保證的利潤也沒有達到預期,同時陳曉薇也沒有如此前所承諾那般,狙擊“第二世界”。

    不甘之下,和田洋一決定開發《魔力寶貝2》,並將《魔力寶貝2》的開發業務交給了台灣有名的大宇資訊公司,並授權其大陸在線遊戲運營業務,希望能夠從多方麵來打擊“第二世界”。誰料,現在“第二世界”收購了大宇資訊,讓其所有努力泡湯,反而倒成全了“第二世界”,相當於白送給“第二世界”一個2D回合製網遊,填補了“第二世界”的軟肋。

    想到此,和田洋一如何不氣。尤其對麵的那個女人(指的是風間繪理紗),隨著“第二世界”上市,也成為身家上億美元的大富豪,日遊遊戲界乃至整個上流社交圈的新貴,舉手投足間更顯雍容華貴,成為日本業界各位達官貴人爭相巴結的對象,這讓和田洋一更加怒不可遏。這個曾經他胯下的女人,居然如此風光,尤其時常在各大交際場合奚落他,這讓和田洋一心中如何不恨。偏偏他現在對於這個女人,對於“第二世界”無可奈何。

    就在和田洋一鬱悶之時,接到來自大宇資訊的電話。

    看見來電號碼,和田洋一心中就不爽,這讓他本能的想起那張令他討厭的臉。但現在兩家公司還有業務往來,他不得不接。

    “和田社長,好久不見,近來可好!”剛接電話,麵便傳來讓他想要摔電話的聲音。

    “林先生,你可大手筆啊...”和田洋一本想要虛偽的恭維一番,但發覺自己怎麼也說不出口,讓他去恭維這個中國小子,這比讓他吃大便還難受。這個曾經微不足道的小子,居然如此成功,這讓和田洋一深深的嫉妒,嫉妒的要死。

    對於和田洋一的這點心思,透過電話傳來的那不甘的語氣,林風便能猜出來。也不在意,反正要氣他,多的是機會。誰讓現在《魔力寶貝2》的開發權和運營權都在自己手上。

    “和田社長,似乎貴公司和我公司旗下子公司之一的大宇資訊有業務往來,正在委托大宇資訊開發《魔力寶貝2》,對嗎?”林風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

    “是...是...的。”和田洋一臉上青紅不定,心中是大恨。

    “上次貴公司收回了《魔力寶貝》的運營權,所以我今天打電話來詢問一下,貴公司還要收回《魔力寶貝2》的運營權麼?”林風嘖、嘖數聲,“我看合同上寫明,如果哪方違約需賠償對方一億人民幣的違約金。我想以我們兩家公司的關係,和田社長一定會收回開發權的對嗎?反正貴公司有錢,也不在乎這點錢。”林風故意揶揄說。

    “八格牙路!”和田洋一被林風氣的一句日本國罵。

    不過林風卻不在意。今天來就是故意氣和田洋一,為風間繪理紗討一點利息。至於《魔力寶貝2》的運營權,林風根本就不在意。如今自己投資了《夢幻西遊》,還有三個月時間,《夢幻西遊》就會上市,根本不在乎是否擁有《魔力寶貝2》的運營權,何況以當初大宇資訊和史可威爾-艾尼克斯簽訂的合約,運營代理權價格過高,林風從心中不怎麼想運營,正好借機來氣氣和田洋一。

    雖然此時和田洋一被林風氣的夠嗆,真有撕毀合同的衝動,但此刻他卻也不敢毀約。這可事關1億人民幣的違約金,而且當初投入《魔力寶貝2》的開發,史可威爾-艾尼克斯也注資了3000萬人民幣,前後加起來足有1億3000萬人民幣,如果就此打水瓢,他可以想象的到公司的董事們將會有多麼憤怒。

    在商言商,尤其對於日本人來說,利益重於一切。

    “怎麼樣,和田社長,如果要毀約,我立刻將已經開發一半的源代碼全部奉還給貴公司。”林風繼續揶揄。

    “不...不了,還是按照合約,由貴公司繼續開發,也繼續運營。”和田洋一幾乎是咬碎門牙的說,臉上是青筋直跳,相信如果林風此刻出現在和田洋一麵前,和田洋一一定會狠狠的咬上一口。

    “真的嗎?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如果《魔力寶貝2》大熱,我可要感謝和田社長的慷慨了。那就下次再會了。”林風一笑,說著掛了電話。

    “混帳,該死的中國人,我跟你沒完!”掛了電話後,和田洋一氣的將整個辦公桌都掀翻了,他何曾被人這樣揶揄過。心中是暗暗發誓,不要等他逮住機會,否則一定好好回敬林風。

    這時,林風按下另外一個鍵。

    “嗨,繪理紗,怎麼樣,滿意嗎?”林風笑說。

    “謝謝老板,謝謝!”剛才林風用的是三方通話,電話那頭和田洋一的惱羞成怒她都聽的一清二楚,心中對林風自然是感激不盡。否則從商業角度出發,林風根本犯不著這般得罪和田洋一,反而可以借機與和田洋一修好關係。可林風卻將和田洋一得罪的徹底,為了誰,她自然清楚。想到此,風間繪理紗心中就充滿了感激。

    “好了,不用這麼感謝我,這是應該的。我說過,我的人就不容別人欺負。對了,收購世嘉遇見開發部進行的如何了?”林風笑問。

    “回老板,已經進行到最後階段了,據內部得到的消息,世嘉內部正在針對此事重新開會,預計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風間繪理紗說。

    林風點點頭,隨後叮囑了風間繪理紗幾句之後,掛了電話。

    “嗨,老板,李總給我們準備的歡迎酒會就要開始了,還是準備一下吧。”這時,吳兆浦進來。

    這個歡迎酒會是李永進特別舉辦的,一是慶祝“第二世界”收購大宇資訊,二也是介紹原大宇資訊旗下幾個遊戲開發小組給林風認識。

    林風微微一笑。這人的心態轉變就是這麼奇妙。當初李永進還異常抵觸,如今反而這般熱心,不過這也證明懷柔政策要比野蠻的直接“搶奪”要好的多。

    “好了,走吧。咦,吳總,你這身倒很帥,是否今晚有什麼節目呀?”林風打趣說。

    “,老板,今晚李總為了活躍氣氛請了不少模特來陪酒,你也知道,我目前還是單身,偶爾風流一下也是正常的。”吳兆浦『露』出男人才能領會的曖昧眼神說。

    “哈哈,正常、正常。不然你要再不偶爾風流一下,我可真懷疑你是guy(同誌)了!”林風聽了哈哈一笑。

    “嘿嘿,那以前不是專心為了工作麼,現在公司走上正規了,也有錢了,來台灣的公事又圓滿結束,自然要風流一下,不然豈不是對不起今晚出席的眾多模特。”吳兆浦對著鏡子仔細裝扮說。

    林風看了一笑。

    等到了歡迎酒會現場,林風才發覺今晚的模特來得還真不少。鶯鶯燕燕,將整個酒會現場裝點的一片春『色』,令人眼花繚『亂』。不過別看來了這麼多模特,但花費並不高。普通模特出席這種酒會,價碼並不高。通常的在3000-5000元左右,略微有點名氣的8000,上萬,當然頂級的那種就數十萬了。比如現在當紅的蕭薔,蕭大美人,一頓飯局20萬新台幣。不過就今天到場的模特,林風仔細看了看,似乎沒有什麼名模。二十多名普通模特,也花不了多少錢。

    當然,這隻是陪酒的價碼。如果想要酒後的應酬,那就看對方願意不願意了。不過看吳兆浦那一臉風『騷』樣,還有那全身名牌,以及身邊兩名模特一臉放光的表情,林風知道今晚他肯定會豔福無比。

    “老板,來,幹一杯。雖然你身邊美女如雲,但男人嘛,哪有不逢場作戲的。現場那麼多美女,我看個個都對你有意思。不如你挑幾個,快活一下。”喝了幾杯酒後,吳兆浦話也多了起來,『露』出男人本『色』。

    本來嘛,男人逢場作戲,這也屬於酒會上的應酬。如果人人都在打情罵俏,你卻在一旁嚴守清規戒律,那反而讓其他人不悅,產生隔閡。

    不過對於林風來說,是真不想碰這些鶯鶯燕燕,倒不是林風真的那麼老實,這段時間隨著李智友去拍戲後,林風可又一直過著“和尚”生活,加上滿屋春『色』,眾人舉杯,也頗有點心猿意馬。可吃慣了鮑魚的人,猛然去吃小草魚,實在沒有多少胃口。

    當然,也不是身邊的這些女模不漂亮,相反要身材有身材,有模樣有模樣,隻是那盯著林風一臉放光,仿佛看見金礦一般的表情,讓林風有點反胃。雖然男人愛美『色』,但也不能饑不擇食。

    “呃,你們盡興,我去一下洗手間。”林風搖搖頭,甩開身邊女模的糾纏,起步向外走。

    “哈哈,我們盡興。我們老板身邊可是美女如雲,自然看不上你們了。來,不用管我們老板了,我們繼續。”吳兆浦哈哈一笑,言語之間也輕佻起來。他可是巴不得林風離開,反正林風身邊從來不愁美女。好不容易大家出來樂一樂,結果這些模特知道林風才是公司老板,身家300多億美元的大金主,又如此年輕,個個眼睛放光,盡瞅著林風,就恨不得個個擠到林風懷。這也讓吳兆浦等人大不是滋味。林風走了,他們才玩的輕鬆,才沒那麼大壓力。不然自己懷中的美女,盡瞅著林風,雖然隻是逢場作戲,但心中也難免不是滋味。

    也因此,吳兆浦言語之間有點鄙視這些模特。不過話雖難聽,但卻沒有說錯。

    這些參加飯局的女模,哪些不是看錢來的。既然如此,也不用多麼尊敬她們。她們出賣『色』相,我出賣金錢就行。大家各取所需。——吳兆浦如此想。

    出了包廂,林風長籲一口氣。也不知自己怎麼了,居然麵對這些美女都無法動心。不過仔細想想,可能也是因為她們眼中隻有赤『裸』『裸』的貪欲,而不像李智友每次和自己歡好時,眼中那濃濃的深情。沒有感情的『性』愛,如同嚼蠟。林風還沒到饑不擇食的地步。

    出了洗手間,林風想了想,也沒了興致再進去,免得破壞其他人興致。也沒通知在另一個包廂吃飯等候的保鏢,信步向外麵走去。經過一個包廂時,林風意外看見一個極為眼熟的女人。

    “我說,你就不要矜持了。你也不是什麼名模,隻不過剛剛出道而已,以你這般年紀,都可以算老模了。既然有老板看的起你,你就不要裝清高。這一行都是如此,你想要在這一行混出名頭來,就少不了這些老板的捧場。不然,惹的他們不高興,一句話你就永遠出不了頭。”一個三十多歲,一臉豔妝的女人正在勸說一旁身材極為高挑,讓林風眼熟的女人。

    “那我就不出名好了,反正我還能回去教人跳舞。”一個嬌滴滴的聲音說。

    咦!這個聲音林風聽了更為耳熟,而且聽得男人全身酥麻酥麻的。本來下去的欲望,就這平常的幾句話,頓時又湧了上來。

    “哎喲,我的林大小姐,你教人跳舞一個月能賺多少錢。這陪吃一餐飯就能有8000元,可不少了。別的模特可沒有你這價格,你還挑三揀四。”那個濃妝女人一聲驚叫。

    “可這也太侮辱人了。”聲音極為嬌滴滴的女人皺眉說。

    “好了,誰沒有第一次呢。你看看現在台灣那些當紅的女明星,那個不會出來陪酒呢。何況隻是陪酒而已,如果你不願意,吃完飯你大可離去,又沒人阻攔你。或許等你吃完飯,還不想走呢。”濃妝的女人繼續勸說。

    “可我...”顯然,這個讓林風極為熟悉的女人依然不怎麼情願。

    “好了,我的大小姐,這次就當賣我一個麵子。人家都點名要你作陪了,我也答應了。你要再不去,我怎麼交待。大不了,下次我不幫你接這方麵業務了。”在濃妝女人三勸五勸下,那名身材極為高挑的女人不情不願的走了進去。

    在關門那一那,林風猛然想起這人是誰。

    林誌玲!她就是自己當初尋找沒有找到的日後台灣第一美女林誌玲。

    

Snap Time:2018-01-22 22:38:08  ExecTime:0.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