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五百一十九章玉笛誰家聽落梅


    第五百一十九章  玉笛誰家聽落梅

    金庸的豪宅很特別,雖然四周都是香港大富豪的別墅,但金庸的豪宅修建的偏偏鄰近不見其他屋宅建設,頗有點不食人間煙火之態,也許金庸選擇此址,還就是因為喜歡這點。畢竟對於寫作的人來說,一個寧謐的環境是必需的。

    當林風到時,金庸正在後花園品茶。雖然已經年近八旬,但滿麵紅光,精神矍鑠,頗有其筆下名門正派的長者風範。而且花園還種了幾株桃樹,其栽種位置隱隱含有九宮八卦方位,雖不知其中還有何玄機,不過卻別有一番雅味。

    看見林風到了,金庸衝林風點點頭,讓其坐下。

    “來,林先生,剛好我的功夫茶泡好,正好是第三杯,味最醇。”金庸替林風倒上一杯,隨後又替李智友倒上一杯。

    “古語雲:才子佳人,林先生身邊的這位紅顏知己可真是麗若春梅綻雪,神如秋蕙披霜,兩頰融融,霞映澄塘,雙目晶晶,月『射』寒江,林先生好福氣啊!”金庸仔細端詳李智友一番,誇耀說。

    李智友聽了,起初並不太懂,她畢竟是韓國人,這些成語不太懂,不過在林風小聲解釋下,明白之後,李智友頓時雙頰升起兩片緋紅,在陽光的照『射』下,當真是光彩照人,美豔不可方物。

    林風雖天天和李智友在一起,但此時看了也是一陣失神,忍不住拉住李智友的玉手,在李智友滿臉嬌羞下,輕輕的在其紅唇上啄了一口。

    人麵桃花相映紅!此刻再恰當不過。

    金庸淡淡一笑,也不多語。他也曾是風流才子,這種少男少女之間的情懷,他自然明白。微笑坐在一旁,隻是細細品茗,並不打擾兩個年輕人的真情流『露』。

    此時,金庸夫人林樂怡恰好端著幾樣精致的點心走了過來,目睹這個曖昧場景,噗哧一笑。驚的林風和李智友連忙分開。

    林風此刻也發覺自己失態,雖久經商場錘煉,臉皮早已厚的飛『毛』腿導彈都無法打穿,但想到自己在金庸麵前上演這麼旖旎一幕,還是有點赫赫然。至於李智友,更是羞的將頭低的不敢見人,雪白的嫩頸已經紅的通透。

    林樂怡見此,在一旁更是噗哧直笑。

    “你呀你,就是這樣,你看,害人家小姑娘都不好意思見人了!”金庸斥自己的夫人,不過語氣卻不見絲毫怒『色』,反而一陣笑意。

    花園內,笑聲更甚。

    良久之後,金庸又換了一壺功夫茶,將話題引入正題。

    “林先生,此次我邀請你來,主要是有幾句話想說。這些話我一直卡在心中,實在不吐不快。”金庸緩慢而深沉的說,“如果有不當之處,還望林先生莫怪。”

    “哪哪,金老,此話嚴重了。能得您指點,實在是我的福分。”林風連連謙虛。

    “,林先生,那我就直言了。”金庸放下手中茶杯。

    “林先生,我這一生,寫了14本中長篇小說,再加一本《越女劍》短篇,總共十五本書。我一直想描述的是一個‘俠義’的世界,雖然書中也給讀者勾畫了一個俠義世界,但文字無論有多麼優美動人,和電影、電視等比起來,永遠顯得那麼蒼白。”金庸微微一番感歎。

    “林先生,你旗下公司的《劍俠情緣之精忠報國》我個人非常喜歡。無論是恢宏的場景,千變萬化的武功,還是玩家在遊戲中絕對的自由度,都和我書中描述的武俠世界神似,幾乎還原了一個真實的武俠世界。”金庸讚歎說,“此前也有網遊公司想要將我的小說開發成為網絡遊戲和單機遊戲,但說句實話,我非常不滿意。他們雖然將遊戲開發出來,但並不是我想象中的那個武俠世界,反而出現各種西方魔幻小說麵才會出現的怪物,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金庸搖搖頭,歎了口氣。

    林風聽了微微一喜。當初裘新為了營造出一個真實、完美的武俠世界,故取消了此前所有網遊固有的“半獸人”、“稻草人”等西方魔幻網遊的“野怪”,沒想到這點倒合了金庸的胃口。

    “林先生,你的《劍俠情緣之精忠報國》在這點上做的很好,再現了一個武俠世界,所以當初我才會願意將《天龍八部》等四本小說的遊戲改編權以1元的價格賣給貴公司,就是希望貴公司能為所有武俠『迷』和玩家打造一個真實的武俠世界。”金庸動容說。

    “不過你遊戲中,還是有幾點我不滿意。比如同一陣營無法傷害,還有,對於‘俠義’的推廣,在遊戲中不明顯,相反誘使玩家成為‘邪派’那種心狠手辣的魔頭的獎勵卻很多,還有很多武功招式的描述和實際使用的效果也有很大錯誤,而且很不完善。”金庸批評起來也不留情麵。這款《劍俠情緣之精忠報國》遊戲,金庸此前在杭州時,曾看人玩過,對其有一定了解。可以說,遊戲當中很多地方他不滿意。當然,已經遠遠比其他所謂的武俠遊戲要好的多了。

    “金老,還望您詳細指點。”雖然有些方麵,金庸的話過於理想化了點,並不怎麼適合網遊,而且批評的讓林風覺得有點冤枉,不過林風並不反駁。至少,從一個武俠小說宗師級的人物口中,聽到對自己遊戲的批判,利總是大於弊的,自己也絕對可以從中吸取不少構思。

    隨後,金庸開始針對《劍俠情緣之精忠報國》麵,個人認為不妥,不夠正確的地方進行了批判和指點。一番長談下來,林風一陣感慨。這番長談收獲良多,尤其金庸對於其中“俠義”的理解實在令林風為之歎服,尤其針對網絡遊戲的特點,金庸提出的“俠義”係統,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不過也有一個麻煩,“俠義”的體現,是因為“罪惡”的存在,如果沒有“罪惡”的出現,“俠義”也就無從體現,更加不談去行俠仗義。

    對於這個難題,金庸也是一陣皺眉。金庸雖然已經耄耋之年,但也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那種。對於網絡遊戲也有一定了解,如果整個網絡遊戲都隻有“俠客”,那無疑也是極為單調無聊的。何況在他小說當中,也是利用各種反麵角『色』來襯托主角的正麵形象,襯托主角的俠和勇。

    “林先生,傳統的邪派有兩種,一種是無惡不作;一種是不循規蹈矩,不守禮法。這兩種都為正派所不包容,你在遊戲‘邪派’設定上,放寬一定的約束,區別於正派的角『色』,相信很多玩家會選擇‘邪派’。何況你還可以添加邪派也能幫助嶽飛的設定。如果最終嶽飛依靠邪派玩家的努力,才能平安躲過秦檜的暗算,無疑會刺激正派玩家的榮譽感,我想,也一定會刺激玩家對遊戲的投入。而且,邪中有正,正中有邪,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武俠世界。遊戲可以更加自由一點,更加開放一點。”金庸沉『吟』說。

    林風聽了猛拍下巴掌。如今的《劍俠情緣之精忠報國》雖然自由度已經極高,但在某些設定上還是遵循著一定的網絡遊戲的設定。如果將金庸所說的“邪中有正,正中有邪”這套係統添加進入遊戲,無疑會更吸引人,玩家也會更加自由。

    當然,其引發的一係列連鎖反應,也是極為驚人的。恐怕會讓整個遊戲架構都產生巨大變化。當然,現在隻是討論,真正要實施,還需要仔細研究,還要計算各種數據,和模擬推演可能產生的後果,絕非短日之內能夠完成。

    無論推出什麼係統,什麼資料片,“毀譽參半”的評價絕不是林風要的,林風要的隻有一個,讓這款武俠網遊更加優秀,更加完美!

    “,林先生,天『色』不早,不如在這吃頓便飯吧。我夫人的手藝可是不吹的。為了我這把老骨頭隨時能解解饞,她可是特意把我書中的名菜都研究出來,你要不嚐嚐,可是你的損失。而且,飯後我還有一點事和你談談。”金庸興致勃勃的說。

    林風聽了眼睛一亮,口角不由自主的流出對金庸口中所說的“名菜”的欲望。金庸筆下的小說麵,除了武功、俠義吸引人外,更加吸引人的便是其中介紹的菜肴。其中介紹的各種美珍可是令人垂涎三尺,過目不忘。當然,其中最為有名的則是——“玉笛誰家聽落梅”這盤菜。想到自己等會將有機會能嚐到這盤金庸筆下最有名的名菜,林風便食指大動,饑腸轆轆,仿佛有一周沒吃飯一般。

    一旁李智友聽了眼睛也一亮。最近她感覺自己會的菜式越來越少,而林風的嘴越吃越刁,她生怕有一天林風會厭煩她的菜。如果那時,她真不知道她還用什麼去死死拴住林風的心。畢竟除了做菜和走秀外,李智友自我感覺其餘的才藝非常糟糕。

    論唱歌作曲,她不如艾薇爾;論演技她不如劉亦菲和林依晨;論身材她不如林智慧;論年紀她不如原紗央莉;論才華家世,她更不如阿萊格拉。如果連做她都無法做到“出人頭地”,她真不知道還有什麼值得自豪和倚仗的。

    而林風平常沒少談起《『射』雕英雄傳》的那些名菜,想到此,李智友靈機一動。

    “阿姨,我能跟你打下手麼,我也想學。”李智友誠懇問。

    林樂怡微微一愣,仔細打量一番李智友,看看李智友的雙手,的確平常沒少掌廚。雖然精心保養,但雙手還是看的出一點老繭的痕跡。林樂怡看後,嘖嘖稱奇。現在都市女孩,尤其像李智友這樣漂亮的女孩,會做飯的可實在太少了。尤其願意再去學的,更少。

    “恩,你來吧,如果你肯學,我一定全教給你。小丫頭,以後誰娶了你,他可真是幸福死了。希望他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林樂怡輕歎一聲,饒有深味的瞥了一眼林風。

    林風一陣汗顏。這顯然是在說自己和艾薇爾糾纏不休。不過金庸夫人還不知道黃美熙的事,不然還不知道會說什麼呢!

    望著李智友雀躍離去的身影,林風微歎口氣,不過轉念又充滿了期待。如果李智友真的能學會幾道金庸小說麵的名菜,自己可有福了。

    在林樂怡和李智友在廚房忙活時,林風陪金庸下了盤圍棋。

    林風對圍棋並不在行,不過一理通,百理通。圍棋和經商類似,第一布局,第二眼光放長遠,不為眼前利益所獲,第三果斷。不過林風雖然把經商那一套運用在圍棋上,但棋力著實太差,尤其和金庸比,那更是差的遠了,一步棋,林風要思索數分鍾。所幸下棋娛樂之消遣,金庸也不催,任由林風苦思,自得其樂在一旁品茶,觀棋。

    當飯菜的濃香充斥客廳時,林風才走了36手。聽聞林樂怡和李智友喊倆人吃飯時,林風赫然的抬頭一陣抱歉,心知自己剛才走的實在太慢,幸虧金庸涵養好,不然其他人不是一直催,便是拂袖而去了。

    “,下的不錯!”金庸臉上卻浮現出一絲認可的表情,微微一笑,拉著林風去飯廳。

    下棋,他隻是為了考究林風的為人。下棋如做人,雖然林風棋藝很爛,不過從布局開始便極有遠見,36手,都是環環緊扣,雖然下的有點偏,但卻讓金庸看出其為人。也堅定了金庸心中的一個想法。

    剛到飯廳,鼻間就感到數股濃鬱的香味直衝鼻間,惹得林風雙眼放光,若不是顧忌這是在金庸家中作客,恐怕早已上前大快朵頤。

    “,林先生,這盤便是《『射』雕英雄傳》麵的‘二十四橋明月夜’。”林樂怡笑『吟』『吟』的介紹。

    林風聽了眼睛一亮,《『射』雕英雄傳》書中介紹,黃蓉是用家傳的“蘭花拂『穴』手”功夫,才將豆腐這樣觸手即爛之物削成二十四個小球放入先挖了二十四個圓孔的火腿內,紮住火腿再蒸,等到蒸熟,火腿的鮮味已全到了豆腐之中,火腿卻棄之不食”。

    當時看時,便覺得不可思議,豆腐怎麼可能變成球狀。此刻看去,可不是二十四個球麼,接過林樂怡遞過來的湯匙,林風挖了一個“豆腐球”,果然入口即化,而且濃鬱的火腿味充斥口腔,好吃的不得了。

    

Snap Time:2018-07-22 09:24:08  ExecTime:0.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