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四百九十三章你怎麼押的是它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怎麼押的是它!

    2002年,14:30分,萬眾矚目的韓國VS西班牙的焦點之戰正式打響。這場比賽受關注程度,在意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和西班牙首相薩帕特羅的強烈抗議下,已經超過昨天的英格蘭和巴西之戰。尤其場外盤口的賭注,超過這屆世界杯前麵所有比賽,全球賭金超過百億美元。

    一個亞洲國家和歐洲強隊的比賽會惹人如此關注,實在匪夷所思。但這也另一方麵證明了本屆世界杯的“獨特”之處。

    光州世界杯體育場包廂內,林風等人在欣賞這場球賽時,也正在進行一場“無限下注”的德州撲克。不過牌桌上,眾人神『色』各異。

    柳生四郎一臉微笑,時不時打量一眼林風,嘴角間流『露』出一絲嘲諷和看戲的表情。

    和田洋一一臉冷笑,偶爾眼神掃過林風,均是一臉的譏笑。

    金泰正是一臉興奮,雙手微微顫抖,整個人處於一種極度的亢奮狀態,時不時掃幾眼屏幕上的比賽直播,不停的看著手表,心中默默念著——5億,5億,還有90分鍾就能賺5億。該死的中國人,到時準備哭去吧!

    鄭經成卻一臉皺眉,心中是連連歎氣。林風今天太衝動了,5億美元全押了,這太衝動了。就算想替自己女人報仇,也不用這種極端辦法,辦法多的是,可以慢慢來修理這個金泰正。實在不用采取這種極端手段。

    周正毅麵『色』如常,但心中早已樂開了花。此刻他最希望的就是西班牙輸球。雖然他押了500萬美元賭西班牙獲勝,但林風押的可是5億美元,但他寧願自己輸。如果花500萬能看林風出醜,他覺得值。而且國內目前一片打壓網絡遊戲之風,林風的“第二世界”首當其衝,沒了這5億美元,他倒要看看林風準備怎麼玩下去。

    “中東的特朗普”蘇萊曼卻一臉深思,眉頭緊鎖,今天牌桌上也沒有前幾場的張揚,反而經常犯錯,短短十餘分鍾,便輸了數百萬美元下去。不過其心神依舊不定,顯然注意力不在牌桌上。

    眾人對於蘇萊曼的異常,雖然微感奇怪,卻沒有提醒他。前幾場蘇萊曼贏了不少,雖然賭球上輸了幾把,但牌桌上卻贏了回來,囂張的不可一世。相反眾人可輸慘了,不斷賭球輸,牌桌上也輸,現在蘇萊曼不在狀態,眾人正好趁機報仇。

    林風麵『色』平穩,一臉輕鬆的微笑,手中牌好就玩,不好就扔,注意力主要放在電視直播的球賽上。

    上半場很快結束,西班牙和韓國0:0暫時平分秋『色』,不過場麵上西班牙的主力『射』手勞爾雖然因傷缺陣,但依然展現了西班牙的強大實力,全麵壓製韓國,不出意外西班牙將能取得進球。

    “哈哈,林先生,還剩45分鍾了,現在可是0:0,西班牙要進2球才能贏。否則,你的5億美元可就是我的了!”金泰正叼著雪茄,摟著身邊的一名韓國女明星得意說。

    林風淡淡一笑。

    “比賽還未結束,一切皆有可能!”林風神『色』如常的說。

    “是嗎!那我們就拭目以待!”金泰正哈哈大笑。心中卻一陣咒罵——裝,我讓你再給我裝,還有45分鍾,我看你怎麼哭!

    短暫休息之後,下半場比賽開始。

    第50分鍾,西班牙的華金右路被侵犯,德佩德羅開出任意球,金泰映在人叢中爭頂,將球蹭進遠角。賽場內,包廂那,所有電視機前支持西班牙的球『迷』一陣歡呼,但這聲歡呼未能持續多久,便聽見裁判一聲哨響——進球無效。

    場內西班牙追著裁判質問,但裁判非常沉著、冷靜的讓韓國隊開球門球。

    所有支持西班牙的球『迷』一通臭罵,不過場麵上西班牙占優,這個進球不算,遲早還要進球。

    呼!——金泰正長籲一口氣,剛才那個進球實在漂亮,但再漂亮的進球也沒用,裁判才是這個球場上真正的上帝。他收了我的錢,我讓他怎麼判,他就得怎麼判。金泰正得意一笑,瞄了瞄林風,不過林風臉上依然平穩如水,看不出蹊蹺。

    哼,裝吧,我看你還能裝多久!——金泰正看看牌,推出100萬籌碼。

    林風看看底牌,直接不玩,繼續盯著電視。臉『色』說不出的古怪。

    第58分鍾,西班牙一次單刀被吹越位。

    第70分鍾,爭頂頭球,西班牙犯規。

    ......

    金泰正此刻也顧不得玩牌,緊緊捏著拳頭,嘴唇微微蠕動,呼吸慢慢急促起來,此刻已經進行了85分鍾,還有5分鍾比賽就將結束,而此刻場上比分還是0:0,除非在剩下的5分鍾內,西班牙連進2球,否則他將贏下5億美元的豪賭。

    5億!5億!

    包廂那其他人也是一臉緊張,但他們關心的卻不是自己的輸贏。雖然他們都押了數百萬美元,但和林風的5億美元相比,無疑小巫見大巫。

    究竟是西班牙2:0獲勝,林風贏3.5億美元,還是韓國獲勝,金泰正贏5億美元,讓眾人為之心神難安,尤其比賽還有十餘分鍾就要結束,眾人如何還有心情打牌。

    此刻場上情況,西班牙是占盡優勢,但偏偏裁判總是和西班牙過不去,看上去裁判似乎比較公正,但關鍵時刻就偏袒韓國。

    比如韓國隊犯規,西班牙繼續持球,按進攻有利原則,應該不吹,偏偏裁判吹了犯規,給了韓國喘息的機會。當然,還有越位,這個判罰更是無限的偏袒韓國。西班牙的數次單刀,都給吹成了越位。

    在這種情況下,鄭經成也不傻,自然知道上輪淘汰賽意大利那場的黑幕恐怕將再次上演,心中一陣黯然,林風這次輸定了。

    唉,還是太年輕,太衝動!——鄭經成一聲歎息。如果林風輸了這5億,加上如今國內發生的情況,他不得不重新考慮是否需要和林風再刻意交好。

    目睹場上情況,柳生四郎雖然微微遺憾自己沒能賺這5億美元,不過也是高興。這個該死的中國人終於要輸了,而且是輸5億。

    和田洋一也心中愉快,這次他終於能夠看見林風倒黴了。5億美元,這可是5億美元現金。

    在眾人關注之下,隨著埃及裁判的一聲哨響,西班牙和韓國的四分之一淘汰賽,在90分鍾之內0:0打成平手,稍後將進行上下半場各15分鍾的加時賽,采取“金球獲勝製”。

    “贏了,贏了,我贏了!哈哈哈哈哈,我贏了!”在裁判哨響響起的那一刻,金泰正扔到手中的撲克,猛的跳起來,抱著身邊的女明星狠狠親了一口,在原地轉了幾圈,興奮的幾乎失控。終於在柳生四郎一臉笑意的安撫下,才算勉強冷靜下來。

    金泰正看了看一臉沉『色』的林風,心中不屑的鄙夷一口——裝,還在裝,我看你掏錢的時候怎麼裝!

    金泰正猛然跳到桌上,居高臨下的走到林風麵前,蹲了下來。

    “林先生,你輸了,5億美元的支票拿來吧!”金泰正兩個手指一伸,身旁的女明星立刻遞上一根雪茄,並幫其點燃。金泰正深吸一口雪茄,噴出一口煙霧,長歎一聲,“媽的,這贏了5億美元後的第一口雪茄就是爽!哈哈哈哈”

    “哦,抱歉,抱歉,我有點太得意了,沒顧慮到林先生的感受,對不起,對不起,不過我是故意的,哈哈哈哈”金泰正囂張的大笑,爾後想起李智友,『淫』笑說,“如果你把李智友送我,我倒可以考慮給你減1億,一個女人換1億美元的債務,林先生,很值得了不是麼!哈哈哈哈”

    鄭經成皺皺眉,歎了口氣。

    周正毅雖然處於大家都是中國人的緣故,臉上一臉無奈,但肚子卻笑開了花。輸吧,輸死你!

    全場皆是一片幸災惹禍的笑聲,隻有蘇萊曼一臉古怪,看著林風沉默不語。

    “林先生,抱歉了,看來這場你運氣不好。我們都是見證人,願賭服輸,還請林先生交出支票。”柳生四郎上前說。

    “林先生,不要猶豫了,掏錢吧!”金泰正猖狂的大笑。昨天被艾薇爾那一下,差點讓他絕後。他可一直記在心上,現在正是報仇的大好事機。

    林風卻一反常態,平靜的上下打量一眼囂張跋扈的金泰正,淡淡的說,“金先生,你說什麼?我輸了?我輸什麼了?”

    “哈哈,西班牙和韓國0:0戰平,而這場比賽的盤點是西班牙讓1球半,你不是輸了是什麼!”金泰正得意的解釋,不過猛然間發覺林風的神『色』不對,林風太過平靜了,沒有人輸了5億美元後還像林風這樣平靜的,如果是他輸了5億美元一定會懊惱的發狂。這可是5億美元現金,他相信哪怕是比爾-蓋茨輸了這5億美元都會心疼,臉上都會流『露』出後悔和不甘。

    “林先生,你為何...”金泰正下意識問。

    “我怎麼?是否問我太過平靜,沒有懊惱和後悔?”林風攤手問。

    “對!”金泰正本能點點頭。

    “哦,天啊,5億美元,我他媽居然輸了5億美元,這他媽的西班牙怎麼踢的,連韓國都贏不了,該死的狗B裁判,怎麼判罰的,盡是針對西班牙!”林風突然抱頭狂嚎,一陣痛苦表情,弄得全包廂人一陣納悶,這前後反應差距也太大了。

    不過就在眾人疑『惑』不解時,林風突然表情一變,盯著金泰正嘲諷問,“是否我應該這樣才算正常!”

    金泰正也不傻,此刻感覺事情有點不對起來。但哪不對,他卻又說不上來,隻是感覺心中隱隱不妙。

    柳生四郎也感覺事情古怪起來,想了想,連忙打電話,一通電話之後,柳生四算皺了皺眉頭。場外盤口亞洲方麵賭西班牙獲勝是17億美元,賭韓國獲勝的盤口在開賽一分鍾前突然湧進2億美元的資金,總賭注達到2億4千萬。難道這2億美元是林風的?

    柳生四郎額頭冷汗一冒。如果真是林風的,那林風就贏了10億美元,可有一點解釋不通,那林風今天為何賭5億西班牙獲勝,就算演戲也演的太過火了點,拿過5000萬賭西班牙獲勝都行。

    金泰正此刻也知道場外賭盤出了問題,不過場外賭局總體來說,還是贏。而這也是2億美元突然湧進盤口,博彩集團卻不得不收的原因。不過這和金泰正關係不大,他背後的集團隻管那20%的分成就行。當然,這20%分成,金泰正所代表的韓國大宇並沒有多少,大概在5%左右,其餘的用來支付上下打點,其餘的將落入鄭夢準以及布拉特的口袋。

    “林先生,認賭服輸,5億美元支票拿來吧!”金泰正伸出大掌,一臉得意。

    林風嗤笑一聲。

    “我為何要給你?”林風聳聳肩。

    “白紙黑字上麵寫的清清楚楚,你可不要抵賴!”金泰正冷笑一聲,揚著手中合同說。

    “是嗎!那你看清楚,上麵究竟寫的是什麼!”林風氣勢陡變,“金泰正,我說過,你敢動我的女人,我絕不放過你。今天我就要斷了你的財路,刨了你的根!”

    林風氣勢十足,指著金泰正一通臭罵。

    金泰正臉『色』一變,本能感覺不妙,顧不得林風的責罵,趕緊打開合同,仔細看去,看完眼前一黑,上麵赫然寫著“林風和韓國大宇總裁金泰正先生達成協議,林風賭韓國獲勝。金泰正以韓國大宇汽車生產線和技術資料圖紙作為抵押”等條款。

    金泰正一屁股坐到牌桌上,拚命的『揉』了『揉』雙眼,一臉的不相信,不對,不對,怎麼會是韓國,他怎麼可能押的韓國!——金泰正歇斯底的狂吼。

    柳生四郎察覺金泰正神『色』不對,連忙走過去,接過合同一看,臉『色』立變,指著合同,失聲叫,“你怎麼可能押的是韓國!”

    林風冷笑一聲。

    “為什麼我不能押韓國!”林風這時,悠閑的坐下。

    

Snap Time:2018-01-16 19:32:07  ExecTime:0.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