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四百九十章千絲萬縷


    第四百九十章   千絲萬縷

    林風一行人回到酒店。

    在摒退李銳等人之後,林風緊緊盯著李智友。

    “怎麼回事!”林風聲音微微有點顫抖。

    望著林風咄咄『逼』人的眼神,李智友可以極為明顯的從林風的語氣中聽出林風的憤怒,嬌軀微微一顫,楚楚可憐的雙瞳一陣霧水。

    “林大哥...,對...對不起,我...我不小心弄丟了一條價值上億美元的鑽石項鏈,我...”說著,說著,李智友就哭了起來,“可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不是問你項鏈的事,項鏈再貴,錢也能買到,我也賠的起,我問的是...”林風深吸幾口氣,雙手緊緊按住李智友的肩膀,痛心問,“我問的是為何你要去見那個金泰正,發生這種事,而不和我說!”

    “我...我...”李智友嘴唇一陣蠕動,數秒之後,兩行輕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抽搐著將事情始末說了一遍。

    原來,李智友去出席鄭經成的珠寶展示會,鄭經成為了捧李智友,也是向林風示好,將剛剛出品的一條名為“香港之星”的鑽石珠寶項鏈交由李智友佩戴,不料第一天展示完,那條“香港之星”在回收時,卻變成了假貨。當場李智友就傻眼了!

    她也不明白為何會變成假的,但的確和她早上接過來時那條真品有明顯不同,無論光澤還是份量都輕多了。現場一片混『亂』,誰也沒預料到第一天展示,最貴重的一條珠寶項鏈就會失竊。

    慌『亂』之中,金泰正告訴李智友,他能幫她,但當場就被李智友拒絕。不過第二天繼續走秀時,金泰正再次找到李智友。

    “李小姐,你應該明白林風身邊不止你一個女人,還有那個流行天後艾薇爾,何況,我看那個範思哲的未來掌門人和他關係也很曖昧。”金泰正早打清楚林風和身邊這幾個女人關係。

    李智友聽了沉默不語。

    “,李小姐,我也算是有錢人,也是一個男人。非常明白一個成功男人的心態。的確,他現在很喜歡你,但如果你總是給他惹麻煩,難免他會對你有點失望。成功男人都喜歡身邊的女人不要那麼多麻煩。何況你這次弄丟的是一條價值上億美元的項鏈,雖然他賠的起,但你的印象在他心中還剩多少呢?何況這條項鏈,是鄭經成準備送給他老婆的禮物!”金泰正帶著一絲邪惡的口吻說。

    李智友愣了半天。她怕的就是這,她害怕在林風心中地位降低,成為一個隻會惹麻煩的人!何況林風身邊還有一個艾薇爾,還有一個黃書琪,還有...

    “我相信林大哥不是你這種人。”李智友口中卻堅持說。但她的語氣卻不那麼堅定,這也讓金泰正聽出來。

    “李小姐,我對你的仰慕之心從來不變。當然,你不要誤會,我不是想趁人之危,我雖然喜歡你,但還沒有那麼卑鄙。”金泰正正義凜然說。

    “那你想怎樣?”李智友疑『惑』問。

    “,我這邊有個汽車展,希望能邀請李智友小姐出席。酬勞和鄭經成先生的酬勞一樣,30萬美元一天。相信,這足夠代表我的誠意。而且我可以向鄭經成先生求情,讓他暫時不要將這事告訴林先生,並可以為你擔保。”金泰正一臉的古道熱腸。

    李智友也不是笨蛋,這樣做對金泰正有什麼好處?

    “,不要誤會我的好心。我隻是希望李小姐明白,我是真心喜歡你。”金泰正一臉真誠說,見李智友要出言反對,連忙說,“當然,我知道你隻喜歡林先生,我並不要求什麼回報。隻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僅此而已!”

    李智友聽了一陣猶豫。此刻金泰正仿佛耶穌一般,令李智友舉棋不定。何況如果隻是走秀,參加車展,也是她日常的工作,對這行她也熟悉,也不怕有什麼陷阱。何況,現在林風深陷警局,她也不想再給林風添『亂』,尤其艾薇爾給她的威脅太大。

    金泰正也不催促李智友,微微一笑。

    “這樣,明天你到這家飯店來,我們再談。我順便介紹韓國一位大導演給你認識,就是《藍『色』生死戀》的導演,他很欣賞你。相信,如果他能和你簽約,你的名氣將再上一個台階,到時廣告合約不斷,很快便能還掉這筆珠寶錢。”金泰正繼續勸說。

    “林大哥,隨後今天我就去了,想看看那位導演,不料那個金泰正說導演在房間等我,我...我...”李智友一臉後怕的表情。

    林風聽了一陣搖頭。

    “友友,難道你不知道麼,無論男人對一個女人說多少花言巧語,他最終隻有一個目的,就是騙女人上床。僅此而已!”林風將李智友摟入懷中說。

    一旁的艾薇爾聽見之後,玩味的掃了林風一眼。

    “友友,你記得,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你身邊。因此無論你發生什麼事,都一定要告訴我。好了,別哭了,你越哭我越心疼,這事交給我,不要再想了。不就一條上億美元的項鏈麼,小事而已!”林風安慰著李智友。

    李智友乖巧點點頭。

    “好了,你先去休息吧,洗個澡,然後好好睡一覺,等你醒來一切都結束了。”林風輕吻一下李智友說。

    “恩!”李智友終於『露』出甜蜜的笑容,在林風唇上輕輕啄了一口後,轉身進去洗澡。

    李智友走後不久,艾薇爾玩味的打量著林風。

    “嘿,林,你剛才說‘無論男人對一個女人說多少甜言蜜語,都隻是為了和女人上床’,那麼你此前跟我說的呢!”艾薇爾用手指挑著林風下巴問。

    林風微微一愣,不過此刻艾薇爾略微有點嗔怒的表情極為可愛,林風笑了笑,右手輕輕勾住艾薇爾的纖腰,手中微微使力,將艾薇爾攬入懷中,親了一口,轉而順勢壓在沙發上。

    “艾薇爾,當然,一樣。不過那是因為愛你,才想和你有更進一步發展。”說著,林風輕輕咬住艾薇爾上唇,一陣吮吸,雙手也順勢『摸』了進去。

    “你...想幹嘛?”艾薇爾臉『色』一陣嬌羞,吐氣如蘭,不過雙手卻按住林風伸進自己胸前的魔爪。

    “我想...”林風湊近艾薇爾耳邊輕聲說。

    “你敢!”艾薇爾雙眼一瞪,不過眼神中卻透著幾分猶豫和期待。

    “為何不敢!”林風雙手微微用勁,掙脫艾薇爾的阻攔,『摸』上了那對巍峨山峰。

    艾薇爾情不自禁呻『吟』一聲,不過隨後一把按住林風的雙手。

    “我和李智友有約定,在那之前不能和你發生太過親密的關係,不然誰犯規誰出局。”艾薇爾堅定說。

    林風一笑。

    “放心,誰也不會出局。”林風輕聲說。今天發生李智友這件事後,讓林風有所覺悟。今天若不是今天艾薇爾察覺李智友的失常,尾隨而去,恐怕李智友就遭了“毒手”。如果真的發生這事,無論事後怎麼修理金泰正,都彌補不了今天李智友所遭受的罪。因此,這份差點的失去,讓林風不想再向現在這樣猶豫下去。

    艾薇爾和李智友絕對不能放過!

    “花心!不過你當我艾薇爾是誰!”艾薇爾微微一愣,隨後明白林風的意思,冷哼一聲。

    “你是艾薇爾-拉維尼,我的女人。”林風用舌頭『舔』著艾薇爾的耳垂說。這是艾薇爾敏感點之一。

    艾薇爾呻『吟』一聲,低聲說,“住手!”

    “不住手如何?”林風說。

    “那我會和你ML,因為我很喜歡你,願意將第一次給你。但事後,我會離開你!因為你無法讓我百分百滿意!”艾薇爾冷哼說。

    “我不信!”林風一笑。

    “那你可以試試!看我艾薇爾是否說到做到!”艾薇爾鼻子一哼。

    林風一陣猶豫。艾薇爾的個『性』向來都是說到做到,林風真不敢保證艾薇爾是不是隻是說著玩。

    “哼!”艾薇爾得意一笑,身子一翻,反騎到林風身上,雙唇在林風身上一陣親吻,在林風欲火燃燒時,突然抽身離去。

    “我知道你離不開李智友,也想擁有我。不過我艾薇爾可不是那麼好騙的,想左擁右抱,可以,我給你一個機會。”艾薇爾眉頭一挑。

    “什麼條件!”林風一愣,爾後追問。

    “就看你有沒有本事打動我,如果你能打動我,我不介意任何事情。如果不能打動我,你隻有兩個選擇,要麼我和在一起,要麼我們就隻是普通朋友。”艾薇爾衝林風做了個扣扳機的手勢,然後轉身飄然離去。

    “對了,時間限定在我18歲生日之前。如果你打動不了我,要麼那天和我結婚,要麼你就滾出我的世界!”艾薇爾『露』出她朋克小公主的魔『性』。

    林風啞然失笑,這個艾薇爾實在太有『性』格了,不過這樣卻愈發讓人愛上她。

    這是艾薇爾在賭,她怕再繼續糾纏下去,她會喜歡上李智友,至少她的胃已經向李智友投降了,所以這是她的絕地反擊。不過想要打動她朋克小公主,讓其接受自己心愛男人的花心,難!

    在艾薇爾離去之後,林風拋開這些旖念,思索一番後,給鄭經成打了電話。不料,電話沒打通,鄭經成已經帶著一人進來。

    “林先生,對不起,我這次是來向你賠禮道歉的。”鄭經成一臉歉意的走了進來,隨後怒斥身邊的一名男子,“還不給林先生解釋事情經過。”

    “林老板,對...對不起,這件事都是我的錯,我一時貪財,收了金泰正的錢,將一條假的珠寶項鏈交給李智友小姐,隨後誣陷李智友小姐遺失珍貴的珠寶項鏈。”這名男人惶恐的解釋,同時自扇嘴巴,渴求林風的原諒。

    “不用,你不要向我道歉,你要向李智友小姐道歉。”隨後,林風將剛剛洗完澡的李智友喊了出來。

    “李智友小姐,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一時貪財...”這名男子跪下不停向李智友道歉。

    聽完男子的話,李智友頓時明白始末,想不到自己會這樣被人坑,還差點失身,心頭便是一陣委屈。

    “對不起,李小姐,這是我個人代表公司對你的一點補償,還望你收下。”鄭經成隨身拿出一個匝子,打開是一條閃光的鑽石項鏈。粗略一看,便知不是凡物,至少價值上十餘萬美元。

    不料,李智友卻看都不看,輕咬貝齒,對鄭經成說,“鄭先生,這個禮物太貴我收不起,還是請你收回吧。”說完,衝林風點點頭,“林大哥,我進去休息了。總之,我不想再參加這樣的展示會了。”

    林風點點頭。

    鄭經成一陣尷尬。

    “林先生,抱歉,這次是我的人出了問題,我隨後一定會給你一個交待。”鄭經成無奈說。本來他是想結交林風,不料自己下麵這個主管卻整出這麼一出“偷龍轉鳳”的戲碼來坑李智友,若是林風因此遷怒於他,這也太冤枉了。

    林風掃了眼地上瑟瑟發抖的男子,冷哼一聲,“鄭先生,這次的事件我希望你能讓我滿意。好了,多的我也不說了。我這還有事,請回吧。”

    鄭經成還想解釋什麼,良久歎了口氣。所幸林風沒有翻臉,也算讓他鬆口氣。

    待鄭經成走後,林風微微鬆口氣這件事情始末總算了解清楚,一切都是金泰正的設計。想到金泰正,林風便全身冒火,恨不得撕了這個雜碎。

    等等!

    金泰正...韓日世界杯...賭球...鄭夢準...布拉特...“藍急速”網吧...“第二次網癮戰爭”...人大代表嚴琦要求關閉網吧...Intel、IBM...朱先生...

    林風腦海中隱約一絲觸動,感覺似乎其中有什麼聯係,或許有什麼牽連,總感覺這些事情有點千絲萬縷的聯係。

    “媽的,中間到底有什麼聯係?”林風拍了拍自己腦門,惱怒剛才的靈光一閃,卻沒有抓住,此刻再去拚命回想,卻總感覺好像抓到了什麼,但又沒有抓到什麼,似乎隻隔著一層紗,卻有隔千山萬水。

    林風將整個人埋進柔軟的沙發,陷入沉思。

    房間陷入沉默。

    突然,一聲驚呼,林風猛地從沙發跳了出來。

    想到了,想到了,我已經想到如何破局了!——林風緊緊捏緊拳頭。

    隨後看看手表,現在已經6月22日淩晨3點,還有11小時30分,時間還夠!

    

Snap Time:2018-01-21 10:58:54  ExecTime:0.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