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四百八十九章李智友出事


    第四百八十九章  李智友出事

    “老板,這四人在6月15日晚,19點左右開始上網,登陸我們公司的《拳皇online》,結果因為輸了幾局,不滿下摔了手柄,將手柄摔壞,‘藍急速’網管便要其賠錢。其中兩個男生認為賠貴了,一個手柄也就22元,網管卻收了50元。最後,惱恨之下,四人決定縱火燒了‘藍急速’,進行報複。”吳兆浦一臉無奈說。

    林風聽完,臉『色』數變,用拳狠狠的砸了一下車窗。剛剛平息的“第一次網癮戰爭”,恐怕因為這件事又要再起波瀾。尤其《拳皇online》本來一直受人詬病,這下那些抨擊的人更加有了借口。

    這下好麼,玩遊戲玩的縱火燒網吧了,還燒死24條人命,這個樂子可大了!

    “老板,聽聞,國家已經考慮加重網絡遊戲的審核力度了,還聽聞有人提議封了《拳皇online》這種導人暴力傾向的網絡遊戲。”吳兆浦更為頭疼。

    林風聽了直罵。這又是典型的不負責任的推卸責任,這件事和自己的《拳皇online》有屁關係,這四個縱火學生,林風記憶中,應該都是因父母離異後缺少家庭管教,經常逃學,養成了乖戾脾氣。這應該是社會教育問題,和自己公司何幹,和自己的遊戲何幹。

    “還有,老板,這段時間隨著暑假臨近,尤其每周10小時合理遊戲時間的推廣,還爆發了其他的事。”吳兆浦說。

    林風眉頭皺成川字。

    “一個家長因為子女玩《魔力寶貝》時間過長,暴怒之下打傷兒子,並怒砸電腦,隨後還將‘九城’告上法庭,說‘九城’不遵守約定,誤導學生。”吳兆浦說。

    “怎麼回事?”林風問。

    “老板,這全是那個陳曉薇惹的事。由於我們公司《劍俠情緣之精忠報國》的火爆,極大影響了《奇跡》的在線人數,陳曉薇為了利潤,加上暑假臨近,私自修改了我們所製定的規則,暗中將每周10小時遊戲時間的限製從《魔力寶貝》的客戶端取消,結果不少學生遊戲時間大增,而且更有理由來麵對家長的質疑。結果這個家長,在再三核對時間後,發現其遠超10小時遊戲時間,憤怒之下便發生了這樣的事。”吳兆浦痛恨說。

    “還有,據報道一個叫‘小飛’的《勁舞團》玩家,在《勁舞團》中結識一個女孩小敏,並在遊戲中相愛,然而交往兩個月後,現實中的小敏卻跟別人結婚了.小飛決定殺掉新郎,報複小敏.剛結識不久的新網友小新成了熊科飛練習殺人膽量的工具,19歲女孩小新被熊科飛砍了60多刀死在自己獨居的家中。”吳兆浦無奈說。

    林風聽了直拍腦門,這真是人倒黴,喝涼水都塞牙縫,沒想到這麼多事情都在這個節骨眼上爆發出來。

    “老板,現在國內一片反對網遊的聲音,那個楊叫獸再次跳出來呼籲關閉網遊,而且還有一個陶姓女企業家,更是呼籲關閉網吧,由國家承建網吧,這樣才能保護學生安全,也防止《魔力寶貝》這種私自修改上網時間的事發生。”吳兆浦說,“老板,總之現在國內麻煩大了,一片反對網遊的聲音。尤其,現在快要高考和中考,家長均是巴不得關閉網吧,關閉網絡遊戲。”

    “老板,現在我們怎麼辦?”吳兆浦求救說。

    林風歎口氣,想了想。

    “這樣,你先代表公司出麵安撫‘藍急速’網吧死亡的24條人命的家屬和那個被殺的小新家屬。還有,盡快查清這些犯罪人的底細,然後公布出去。要證明,這些事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社會教育問題,而不是我們遊戲的問題。”林風斟酌說。

    “那陳曉薇那邊呢?”吳兆浦說。

    “哼,她的爛攤子她自己收拾。”林風冷哼一聲,不過想了想,這件事關係整個網遊產業,還不能不管,想了想,說,“你讓陳曉薇先閉嘴,等我回來,聚齊13家成員共同開會商討處理這件事。”

    “好的,老板。對了,老板,還有一件事,之前你讓我聯係intel等公司,除了AMD,VIA威盛公司,IDT公司同意參加我們召開的硬件發展峰會外,intel和IBM都拒絕參加。”吳兆浦無奈說。

    林風眉頭一皺,不過這件事現在不急,先解決這場“藍急速”引起的風波。

    林風剛掛了電話,一個看不見來電的神秘電話打來。林風心頭一緊,這個電話隻接過一次,上次便是朱先生打來。

    “小林阿,沒事吧,韓國警方沒難為你吧!”果然,電話傳來朱先生的聲音。

    “謝謝朱先生關心。沒事。”林風淡淡一笑,靜等朱先生下文。

    “小林阿,國內的事,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朱先生淡淡的語氣帶著一點無奈,“我知道這些事和你公司無關,但你要知道,民憤難平。有點思想準備,可能近期國家會整頓一下網絡遊戲市場。”

    林風心沉到穀底,朱先生說的整頓網絡遊戲市場,恐怕就是要一些遊戲關服了。現在自己公司的主要利潤都在“第二世界”,如果關服,損失巨大。那些投入,怎麼收回。超級計算機的上億美元投入,可不是開玩笑的。還有《傳奇》電影城,還有“第二世界”總部大樓,更是耗資15億美元,如果“第二世界”停擺,林風的損失將大的無法承受。

    “朱先生,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林風焦急問。

    “小林阿,民憤阿,而且你應該知道,你的公司太出『色』了,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主先生隱含說。

    林風皺眉,知道國內有人垂涎“第二世界”的賺錢能力。

    “朱先生,我希望您能為我爭取一點時間。我或許能給國家一個交待。”林風咬牙說。

    “行,不過要快,我拖不了多長時間。”朱先生沉思片刻後說。

    林風連忙感謝。這個時候朱先生還能給自己一點時間,足以讓自己去想辦法了。不過該怎麼辦呢?現在國家要動網絡遊戲產業,或者說動自己的公司,自己該怎麼去給國家一個不動的理由。

    沉思之中,林風回到酒店。思索怎麼辦時,艾薇爾突然打來電話。

    “林,出事了,李智友出事了。一條價值上億美元的鑽石項鏈被她弄丟了。”艾薇爾急切說。

    “什麼!”林風一驚。

    “快來吧,我覺得這件事有古怪。”艾薇爾隨後報了地址。

    林風此刻也隻能將這些事暫時放一放,趕緊去救李智友。

    不多時,趕到艾薇爾說的地方。

    “這在舉辦珠寶展示會?”這是漢城知名的五星級酒店。

    “不,林,你在警局關了三天,隨後李智友去出席珠寶展示會,回來時便神『色』不對。第二天時,神『色』更差。今天出去時,我意外得知珠寶展示會已經結束,並且聽聞一條價值上億的珠寶失竊,便跟蹤過來,不料卻看見那個金泰正出現在這。他和李智友說了幾句話後,便強拉著李智友上去。”艾薇爾三言兩語將事情始末說了一遍。

    “現在上去多長時間了?”林風一驚,沒想到還牽涉到金泰正,尤其想到金泰正看向李智友的表情,心中便一陣煩躁,看看手表,一臉急切。

    “才上去3分鍾。”艾薇爾說。

    林風鬆了口氣,才三分鍾,還好。

    “哪個房間?”林風問。

    “不知道,隻知道到了52樓。”艾薇爾說。

    “走!”林風帶著人直衝到服務台。

    “說,金泰正在52樓什麼房間?”林風拍了下服務台桌子厲聲喝。

    2名服務台小姐嚇了一跳。

    “這些先生,客人資料我們不能外泄,還望見諒。”一人緊張說。

    “少羅嗦,快說,金泰正房間多少號!”林風怒喝。

    “先生,你再鬧事,我就要叫保安了。”另外一人拿起電話。

    “李銳,不管怎樣,快點查出金泰正的房間號碼。其他人跟我走。”林風一臉不耐,想到李智友在上麵可能發生的情況,心中就怒火燃燒。

    “老板,你先上去,這交給我。”李銳點頭。

    隨後林風幾步跑到電梯前,一把掀開要上電梯的幾名客人,“艾薇爾,快點,上來!”林風急叫。

    艾薇爾眉頭微微一皺,對林風衝她如此,一陣不滿。不過也知現在失態嚴重,也沒有多說什麼。雖然她和李智友是情敵,但卻絕對不願看見李智友發生什麼事,尤其被那種男人糟蹋。

    電梯緩慢上行,林風在電梯煩躁的走來走去,想到李智友如果遭受金泰正那個畜生的侮辱,林風殺了他的心都有。

    “叮!”的一聲,電梯終於到了52樓。林風第一個的衝了出去。

    “李銳,房間查到沒有?”林風狠聲說。

    “老板,還沒有。”李銳一片喘息,“最多3分鍾。”

    “好,快點。”林風也聽見話筒出來的打鬥聲,忍住心頭的怒火,咬牙說。

    不料,三分鍾後,李銳還沒有消息。打電話,電話也打不通。

    “不等了,一個房間一個房間找!”林風抬腳就往一個房間踹去。

    不過喘完,麵雖然有人,卻不是金泰正和李智友。見林風撞見來,一通咆哮,不過在周波等人怒瞪之下,頓時嚇的收聲。

    “老板,這不是個辦法。”一旁的周波提醒說。這可是漢城最有名的五星級酒店,住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林風這樣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去踹,到時得罪人肯定不少。

    林風也知這不是辦法,但現在除了這,還能怎麼辦。

    “等等!”艾薇爾卻突然做了個禁音的聲音,豎著耳朵聽了聽,爾後用鼻子嗅了嗅,爾後跑到遠處一個521房間門口,用鼻子猛嗅了嗅,將耳朵貼在門口細聽一陣後,向林風招了招手。

    “林,就是這間。麵傳來隱約的李智友的聲音,還有她常用的香水味道,一定是這間。”艾薇爾說。

    林風點頭。

    周波和馮軍二人立刻聯手踹開房門,衝了進去。

    林風隨後跟了進去,衝進臥房,一眼便看見一臉驚惶的李智友,不過讓林風放心的是,李智友雖然衣裳略微有點破損,不過卻沒有任何其他被侵犯的跡象,這讓林風長鬆一口氣。

    “友友,你沒事吧!”林風想要責罵,但此刻卻什麼話也罵不出來。

    “林大哥!嗚”李智友看見林風,撲到林風懷中哭了起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你個苯丫頭,發生了什麼事,也要和我說呀!”林風輕拍李智友玉背,痛心說。

    這時,金泰正已經被周波製服,看見林風來,一臉的驚怒。

    “你...你想幹嘛?”金泰正望著林風似乎要殺人的眼神,驚恐說。

    “金泰正,我的女人你也敢動!”林風臉『色』一寒。

    “你...你不要『亂』來,不然我...我父親不會放過你!”金泰正顫抖說。

    林風鼻子一哼,正要上前教訓這個膽敢染指自己女人的癟三,不料,艾薇爾卻搶先衝了上去。

    艾薇爾搶先一步,一個撩腿,鞋尖由下而上,又狠又準的命中金泰正下體。一聲悶響,金泰正頓時全身顫抖,在地上一陣翻滾,不住哀嚎。

    “無恥的男人!”艾薇爾唾棄一口,最後還不忘揣上兩腳。

    林風和周波等人隻覺下體發涼,艾薇爾這一腳也太狠了,直接命中要害。本來林風之前還想狠狠教訓一下金泰正,不過如今,卻算了。受艾薇爾這一腳,這個金泰正日後還能否人道都是一回事。

    “走吧,一切回去再說。”林風摟著李智友回家。

    下了樓,此刻大廳倒了一地保安。李銳也累得不輕。

    “老板...抱歉,我...”李銳氣喘籲籲說。

    “算了,走吧。”林風搖頭說。

    不過這事沒完,金泰正!——林風悶哼一聲。

    

Snap Time:2018-07-17 21:18:24  ExecTime: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