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四百七十八章國家的脊梁


    第四百七十八章  國家的“脊梁”

    林風等人剛坐下,便有漂亮的女服務員為眾人送上紅酒,簡單而精致的小吃和點心。看看紅酒,82年的拉菲,點心也是極為精致,僅這招待規格就令人咋舌,不過這也更證明主辦人柳生四郎的野心。

    雖說剛才柳生四郎的倨傲態度令人不滿,不過阿萊格拉對這82年的紅酒卻不排斥,按她說法,無論賓主關係如何,在這場宴會結束前,不享受主人的招待就是對主人的不敬。阿萊格拉坦然的品著82年的拉菲。舉止極為優雅,仿佛就是一個藝術家在表演一般。

    西方人喜歡喝紅酒,穆尼尼奧也不例外。雖然他對這個柳生四郎極為反感,但對酒卻沒有任何反感。如穆尼尼奧喝酒時所說,我討厭的是他的人,但不討厭這酒。

    艾薇爾卻不喜歡喝紅酒,相反,她心情好時,喜歡喝點威士忌,或者龍舌蘭。朋克小公主討厭假裝的高尚。

    李智友卻無所謂,林風喝什麼她喝什麼,她已經習慣萬事以林風為主。當然,這次在她和艾薇爾之間,林風必須抉擇一個。

    林風雖然討厭喝紅酒時那令自己有點反感的高雅,不過酒卻不錯,尤其大口大口喝這市場價值30000美元左右一瓶的82年拉菲,那種一口灌下去數千美元的感覺尤其令人感到通體的爽快。

    “何塞,來,學我,大口喝。當喝威士忌的,別有一番滋味。”林風掃掃一旁小口小口品著82年拉菲,一點都不像“狂人”的穆尼尼奧,帶著“邪惡”的笑容勸誘說。

    穆尼尼奧看看林風,又看看手中紅酒,眉頭一皺,這大口喝,也太糟踐了,那可是上千美元。不過他也不是迂腐、猶豫之人,反正不用自己出錢,也嚐試著一大口灌下。喝完,舌頭在口中『舔』了『舔』,暗暗點頭。大口喝紅酒,雖然少了那幾分醇香,不過猛然灌下肚之後的餘味,的確別有一番滋味。

    “來,幹杯!”林風哈哈一笑,又替倆人倒滿,碰杯一口飲盡。

    阿萊格拉看看倆人,連連搖頭。這種喝法,真的是糟踐了這82年的拉菲。

    兩個俗人!

    不遠處的柳生四郎見林風和穆尼尼奧這般喝82年拉菲,驚愕的說不出話來。他可是第一次看人這樣喝82年的拉菲。若不是林風身價數十億美元資產,他真的懷疑林風是不是第一次喝紅酒。

    在柳生四郎驚愕之中,一瓶82年拉菲數分鍾時間已經見底,此時阿萊格拉才喝了那麼數小口,其餘全被林風和穆尼尼奧倒進肚子。

    “小姐,再來一瓶。”林風打個響指。

    美女服務員也是第一次看見有人這樣喝82年拉菲,見林風還要一瓶,柳眉一皺,看向柳生四郎。

    柳生四郎也是氣急,哪有人幾分鍾灌下一瓶82年拉菲的。但他是主辦方,也不能小氣。何況一瓶82年拉菲也就30000多美元,不算貴。無奈之下,柳生四郎一臉鬱悶的揮手讓服務員繼續送酒。不過暗中還是打了個手勢,讓其換個年份少點的。雖然一瓶82年拉菲不過3萬美元,林風喝一打他也能承受,但這82年拉菲是喝一瓶少一瓶,被這樣糟踐,實在令人心疼。

    不多時,林風接過開好的紅酒,繼續為自己和穆尼尼奧滿上,然後一口而盡。喝完,林風砸砸嘴巴。

    “小姐,這酒不對啊!”林風看看酒瓶,皺皺眉,一臉抱怨,“居然是92年的拉菲,唉,92年的拉菲就是比不上82年的拉菲。真小氣!”

    林風這話說完,阿萊格拉忍不住咯咯直笑。這樣喝法,如何品的出紅酒年份,這擺明是林風在揶揄柳生四郎。

    柳生四郎聽了林風這話,氣的一臉鐵青。的確,92年拉菲不如82年拉菲,但也是10年成釀,市場價格也在上千美元,也不便宜,讓你這樣糟踐,你還抱怨。

    “恩,的確,不過酒也太貴了,喝點便宜的也好,免得最後小氣的主人讓我們來出酒錢。”穆尼尼奧也不含糊,知道林風在故意揶揄柳生四郎,極為配合的說。

    柳生四郎聽了,差點沒拿酒瓶砸死這兩個三分鍾之內喝完一瓶82年拉菲,還說自己小氣的人。

    不過別看林風抱怨歸抱怨,但喝起來卻不慢,眼看著一瓶,又要見底。

    “小姐,再來一瓶,這次可不要拿九幾年的來騙我。放心,柳生先生有錢,支付的起。”林風伸手繼續揶揄說。

    柳生四郎臉『色』數變,想了想,歎口氣,讓服務員換成了85年的拉菲。

    喝吧,喝吧,我看你能喝多少,遲早從你身上賺回來。——柳生四郎憤恨說。

    林風暗自一笑。他就是想要激怒柳生四郎,反正倆人不對盤,不如現在多氣氣他。不管激怒柳生四郎有沒有好處,至少讓其失去冷靜總不是壞事。

    這次等服務員送上紅酒後,林風倒沒再那樣牛飲,雖然紅酒不醉人,但那種喝法卻是醉人的。

    在林風和穆尼尼奧細品85年的拉菲,討論著今天的比賽時,黃翼又迎著一人進來。

    “哈哈,和田社長,你終於來了。”柳生四郎看見來人,站起來,整整儀容,一臉笑意的走了過去。

    “柳生君,你相邀,我怎敢不來。何況,林先生也來了,我更要來。”和田洋一說著徑直走向林風。

    “和田社長,幸會啊,想不到在韓國又見到了和田先生。”林風也不起身,隻是將手中紅酒微微敬了一下和田洋一。

    和田洋一臉『色』微微一變,暗罵一聲無禮的中國人。掃了眼林風身邊的幾人。

    一旁細細品嚐82年拉菲,舉止優雅的阿萊格拉他知道,範思哲的未來掌門人,不過他是遊戲界,大家不挨邊,他也不在意。另一個是林風女朋友李智友,小明星一個,在和田洋一看來,就是林風的包養的小情人,更不在意。

    還有一個外國男人,相貌陌生,不認識,也沒聽說過林風身邊有這樣的人物,和田洋一也直接忽視。

    不過看向艾薇爾時,和田洋一眼睛微微亮了一下。艾薇爾,是如今人氣最高的流行天後,日本也有很多年輕人支持艾薇爾,是她的瘋狂歌『迷』。這次《勁舞團之全明星陣容》推出艾薇爾的3D仿真人物玩偶後,在日本大熱,讓《勁舞團之全明星陣容》日本玩家人數激增。

    明星的號召力是巨大的,而艾薇爾對林風的遊戲公司的幫助也是顯而易見的。不過聽聞林風腳踏兩天船,讓艾薇爾這個流行天後非常不滿。想到此,和田洋一眼中一轉。

    “林先生,我常聽聞貴公司日本分部總裁風間繪理紗小姐非常想念你,時常我們偶遇時,她都總是向我提及林先生,常常抱怨林先生對日本分部的不重視,也不和她通電話了解公司狀況。”和田洋一一副替好友打抱不平的口吻說。

    這話就是和田洋一在胡謅了,風間繪理紗恨不得和田洋一去死,怎麼可能和他談及這些。不過不管和田洋一是否瞎說,但女人嘛,總是善妒的。不管是不是事實,聽聞自己男人和其他女人發生關係時,總是會吃醋的。隻要李智友或者艾薇爾對林風產生一點懷疑和不滿,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不過讓和田洋一失望的是,李智友和艾薇爾僅僅是神『色』動了動,便沒有任何反應,這讓和田洋一大失所望,轉而去和柳生四郎聊天。他這次來,可是要一路見證日本足球在世界杯上是如何創造奇跡的。當然,同時也是為了順便能打擊一下林風。今天可是有賭局的。

    事業上,他暫時沒有辦法打擊林風,就在賭局上挽回點麵子好了。何況,林風手中現金並不多,而且非常年輕,如果輸負了極,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和田洋一就在期待那可能發生的“意外”。

    不過在和田洋一轉頭過去瞬間,林風隻覺腰上兩邊的贅肉被兩支玉手狠狠的掐住,痛的林風額頭冷汗直冒。該死的和田洋一,你耍陰招,看我這次怎麼收拾你!——林風一臉陪笑的看著身邊兩位美女,思索著如何解釋風間繪理紗的事。

    不多時,黃翼又迎進來幾人,巧合的是,又是熟人。

    “柳生先生,這位是香港珠寶大王鄭裕彤的次子鄭家成先生,這位是上海首富周正毅先生。”黃翼恭敬的介紹。

    柳生四郎起身恭敬相迎,不過在隨後向鄭家成和周正毅介紹林風等人時,明顯的看見周正毅一臉菜『色』。本來嘛,此前周正毅一直都是上海首富,誰料林風卻異軍突起,2年時間猛然躍生為大陸首富。

    當然,在外介紹時,周正毅依然是上海首富,林風嘛,是全國首富。不過現在,林風就在周正毅眼前,而且林風公司的總部都在上海,這番介紹說周正毅是上海首富,不是打周正毅的臉麼。

    “林先生,想不到你也在這。”周正毅有點怪異的語調說。

    “,我也很奇怪居然在異國他鄉遇見上海老鄉。”林風哈哈一笑說。

    周正毅嘟囔幾句後不再說話。上次在上海的拍賣行被林風給整了一次,一直讓周正毅耿耿於懷,這次居然又碰見他。

    鄭家成聽聞林風的名號,上下打量一番後,一臉熱情的拍了拍林風肩膀,“林先生,我常常聽Richard(李澤楷英文名)提及林先生的事跡,如此年紀創下如此業績,實在令人佩服。對了,沒想到林先生也喜歡足球,等會玩玩時,還望指點一下啊!”

    對於林風,鄭家成是早有耳聞,早就有結識之心。這次意外撞見,正好結識一番。至於周正毅,他和周正毅隻是普通朋友,也不知道倆人恩怨。這次韓日世界杯,飛機上倆人意外碰見,便約好一起看球,剛好這有賭局,周正毅也想結識一下亞洲各國的大富豪,鄭家成這才帶著周正毅前來。不然周正毅如何有資格進入這個賭局,坐上這個席位。

    又過了幾分鍾,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走了進來。進來後,眼睛往包廂內四周一掃,看見李智友後,目光便不再移動,目不轉睛的盯著李智友,一臉的垂涎,看的李智友全身不舒服,無奈將頭轉過去。

    這時,柳生四郎走了過去。

    “給各位介紹一下,這位是韓國大宇集團上任總裁金宇中的三子金泰正先生,也是韓國大宇目前的總裁,同時也是這次賭局的主辦人之一。”柳生四郎介紹。

    眾人一番寒暄,不過金泰正卻始終將目光注意力聚焦在李智友身上,這個他曾經無比垂涎,卻沒能到手的模特。金泰正此刻一眼便看出李智友已經不是處女,心中微微一陣失望。當年他讓當時李智友的經紀人程家瑛安排李智友去韓國參加他的私人Party時,那時李智友還是處子之身。而金泰正對處女有著特別的喜好。

    不過如今經曆雲雨之事後的李智友,卻讓金泰正更加垂涎。如今的李智友雖然比以前少了幾分青澀和單純,卻多了幾分成熟、『性』感的韻味,也讓李智友顯得更加誘人。對於這個自己未能到手的女人,金泰正一直耿耿於懷。

    這次我一定要得到她。——金泰正暗自說。

    林風見金泰正一進來便死盯著李智友不放,已經猜到他是誰,上前一步擋在李智友麵前。

    “聽聞韓國大宇集團總裁金宇中先生離奇失蹤了,不知近來可好?而且我聽聞大宇集團現在正陷入嚴重的財政危機當中,我也有誌向投資汽車製造業,不知能否有幸入股韓國大宇呢?”林風輕蔑的說。

    林風這話出口,金泰正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這話太刺耳了,在場眾人都知道韓國大宇因為身負650億美元債務,已經於去年向法院申請破產。至於他父親金宇中更是在破產前夕從中國逃亡海外,林風居然說離奇失蹤,這不刺耳麼。尤其林風這話中還帶著隱含他金泰正如今沒有能力舉辦這次聚會的意思。

    “哈哈,林君說笑了,金先生如今可是韓國大宇的總裁,何況韓國『政府』怎麼可能讓大宇破產呢!大宇可是韓國的支柱企業之一。”柳生四郎見眾人一陣皺眉,趕緊出來解釋。

    韓國大宇在破產前,可是韓國民眾心目中韓國的代表。這次因為亞洲金融危機而導致周轉不靈,欠下650億美元的債務,不得不宣布破產,令所有韓國人為之震驚。

    但這種支柱型企業,想要真正的破產卻也極難,哪怕是在資本主義國家。當一個企業盤根錯節,深入社會各個階層之後,就算因為決策失誤而破產,『政府』也會出麵。如今的韓國大宇便是如此,雖然已經申請破產,但暗中韓國『政府』卻將韓國大宇的主要利潤點——韓國大宇汽車生產線從資產中剝離出來,交給金宇中的三子金泰正繼續打理。而金宇中的代價便是——離奇的逃亡。

    韓國大宇的破產,牽涉極廣。而在韓國,政經勾結卻是常事,金宇中將一家小公司發展成為民族支柱企業,自然少不了政經勾結。但韓國大宇的破產卻將一切袒『露』在社會民眾麵前,如果追查下去,恐怕韓國政界一大批官員受到牽連。多方權衡之下,金宇中隻能離奇逃亡,換來他三子金泰正繼續執掌韓國大宇汽車。

    金泰正狠狠的瞪了一眼林風,不過轉而眼神中更多的是對李智友的垂涎。

    對於金泰正這赤『裸』『裸』的眼神,林風極為不爽。沒人喜歡別人這樣毫不掩飾欲望的看著自己的女人。

    林風冷哼一聲,拉著李智友坐下,勾住李智友的細腰,讓其坐在自己腿上,凹凸有致的胴體緊緊貼在自己身上,爾後輕輕吮吸著李智友的香舌,惹得李智友一臉羞澀。在這麼多人麵前親熱,讓李智友著實害羞,整個粉頸都透著誘人的紅暈。看的金泰正雙目赤紅。

    看吧,你再這麼看,這女人也是我的,而且隻屬於我。你隻能看,不能碰。——林風投過去一個極為挑釁的眼神。

    哼,看我女人,是要付出代價的。韓國大宇汽車製造線,不錯嘛。——林風冷冷一笑,一臉的嘲諷。

    金泰正臉『色』數變,爾後哼了一聲,轉過頭去,不再看李智友。不過他卻不知,他對李智友赤『裸』『裸』的欲望已經徹底激怒林風,而林風已經將主意打到韓國大宇這汽車生產線上。

    重工行業是一個國家的脊梁,韓國大宇的汽車製造業雖然在全球不算最強,但在亞洲卻不弱。中國需要這個“脊梁”。

    這時,柳生四郎將金泰正拉到一旁。

    “金君,怎麼樣了,不知道鄭夢準先生是否已經安排好一切。”柳生四郎問。

    “柳生先生,放心。這次鄭夢準為了競爭韓國總統,將所有籌碼投注在這屆世界杯上。隻要韓國能創造奇跡,他就能撈取到足夠的政治資本。而且,家父也和其達成協議。隻要世界杯能依照我們的計劃上演一出好戲,家父在韓國的那些勢力和朋友將會在下任競選時投鄭夢準一票。”金泰正自信說。

    這次他願意和『操』控亞洲最大的賭球集團的日本金剛組合作,豪賭這屆世界杯,便是為了從中海撈一票,然後重振韓國大宇。公司破產後,經過清算,預計隻要30億美元左右的資金,韓國大宇便能重新煥發光芒。而2002年韓日世界杯就是撈錢最大的機會。

    全球上千億美元賭金,亞洲數百億美元賭金,這塊蛋糕真大。

    “裁判方麵呢?”柳生四郎輕聲問。

    金泰正神秘一笑。

    

Snap Time:2018-07-16 10:41:16  ExecTime:0.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