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三百九十六章月盈則虧


    第三百九十六章  月盈則虧

    SNK,國內玩家大多認為其是韓國公司,不過實際上卻是一家地地道道的日本公司。1978年7月,在日本大阪成立,最初名為新日本企畫公司,後來在1986年4月,改名為日後廣為人知的“S.N.K”,代表著三個公司的主要負責人姓氏,社長川崎。

    其主要遊戲有《合金彈頭》係列,《惡狼傳說》係列,《龍虎之拳》係列,《侍魂》係列,當然,還有遊戲格鬥史上最為重要的大作《格鬥之王》(也稱拳皇)係列,這都是讓所有玩家津津樂道的遊戲大作,每一款都伴隨著玩家度過整個學生時代,直到現在,甚至將來。

    “吳總,既然‘SNK’也是日本遊戲公司,為何它會尋求和我們合作?”林風詫異問。如今日本業界對“第二世界”是一片討伐之聲,為何“SNK”會甘冒大不韙和自己合作。

    吳總一笑。春節期間,吳兆浦在家過了除夕後,便帶著女友去日本旅遊過春節,順便完成公司此前製定的收購街機遊戲的計劃。不料,整個日本之行,讓他非常沮喪。原本他認為“第二世界”開出的條件是極為豐厚的,畢竟這些遊戲都已經過了輝煌期,隻在大家記憶中留存。因此雖然林風有“抵製日貨”的言論,但在商言商,吳兆浦相信這次會有一個不錯的收獲。

    不料吳兆浦非但沒有任何收獲,反而受盡日本遊戲廠商的譏諷。

    灰心之餘,吳兆浦卻意外接到韓國“PLAYMORE”公司總裁打來的電話,坦言願意與“第二世界”合作,將其旗下遊戲版權賣給“第二世界”。而這家“PLAYMORE”公司總裁便是原“SNK”社長川崎。

    林風聽了吳兆浦解釋,還是愣住,有點暈頭轉向。

    “林董,其實是這樣。原本‘SNK’在2000年時,由於負債380億日元(約合28.7億人民幣),不得已將公司51%股權賣給日本著名的柏青哥業巨頭‘ARUZE’公司。但後來這個川崎耍滑頭,利用‘ARUZE’公司的信賴,成立了現在這家‘PLAYMORE’公司,並將‘SNK’的所有遊戲版權以及角『色』肖像權,還有“NEOGEO”的商標權轉移到這家公司,之後‘SNK申請破產,然後這個川崎再將原‘SNK’大樓購買回來,可以說,經過這一番『操』作,川崎非但清空了手中所有債務,反而將原有的資產全數保留下來,成為自己的私人財產。”吳兆浦感歎說。

    好一招“金蟬脫殼”!

    林風聽了,也是一陣驚訝。這個川崎是個人才,居然來了這麼一出“金蟬脫殼”,厲害!難怪人人都說小日本狡猾狡猾的。不過柏青哥業巨頭‘ARUZE’公司被人這麼耍,會善罷甘休麼?

    “,當然不會。‘ARUZE’公司能成為日本柏青哥業巨頭,除了自身的經商才能外,還擁有一定的黑社會背景。這次被川崎設局,非但沒有撈到任何好處,反而背上了380億日元的債務,豈會善罷甘休。這不,川崎雖然躲到韓國,但依然受到‘ARUZE’公司的追殺,要將其帶回日本執行‘家法’。所以他現在才向我們求救。”吳兆浦笑說。

    林風暗罵一聲活該,真是要錢不要命,柏青哥業巨頭是那麼好得罪的麼!

    “對了,他人呢?”林風問。不管這個川崎如何狡猾,但“SNK”的遊戲版權卻是自己看中的,也是自己需要的。畢竟“SNK”出品,皆屬精品。旗下任何一款遊戲,都能引來業界的轟動。可惜,當初不該錯誤的選擇進軍硬件市場,更不該在沒有足夠實力條件下, 殺進掌機市場和任天堂拚“內功”。不然,“SNK”這麵大旗也不會倒了。

    “老板,他人已經到中國了,這幾天都住在公司宿舍,而且現在人就在外麵,就等老板你召見呢!”吳兆浦笑說。這個川崎被‘ARUZE’追急了,怕死,便躲到“第二世界”。一來,在中國大陸,日本黑社會不敢『亂』來;二來,“第二世界”的保安讓人放心。

    林風一笑,隨即讓川崎進來。

    “林先生,太好了,終於見到你了。我已經等了你3天了!”看見林風,川崎差點眼淚沒有流下來。自從設局坑了“ARUZE”公司後,他就沒有睡一天好覺。尤其不久前,“SNK”徹底宣告破產,“ARUZE”公司發現了他所有陰謀之後,並對他下了追殺令。害他從日本一路逃亡到韓國,最後逃亡到上海才算緩口氣。

    “川崎先生,請坐。”林風微微一笑。既然這個川崎如此情況,自己的目標可不是僅僅隻有“SNK”遊戲版權那麼簡單。

    “林先生...”川崎剛剛坐穩,便迫不及待開口,但被林風打斷。

    “川崎先生,請喝茶,嚐嚐我們中國的茶葉如何?”林風讓人奉上一杯龍井。

    川崎無奈,喝了口茶,讚賞一番後,又待說話,再次被林風打斷。

    “川崎先生,覺得我們公司如何?這幾天在我們公司感受如何?”林風自然知道川崎心急,但你越是心急,我越不急。受人追殺的是你,不是我。我可以拖,但你不能拖!

    “呃,不錯,‘第二世界’雖然才成立兩年,但各方麵發展都不比日本普通公司差。”川崎雖然屢次被林風打斷,但也隻能無奈回答林風的話。

    接下來依然如此,川崎屢次想要開口,但數次被林風打斷。吳兆浦在一旁看了悶笑。這也是一個極為常見的商業手段,迫使對方失去耐心,最後『露』出破綻,才能獲取最大利潤。

    “林先生,請問你是否想收購我的‘PLAYMORE’?”忍不住,川崎終於咆哮起來。他可沒有這麼多時間在這等待,萬一‘ARUZE’公司的成員不顧一切殺過來,他可不想這麼早死。何況他妻兒還在韓國,雖然地方隱蔽,但他心中卻總是擔憂,怕妻兒被‘ARUZE’成員找到。

    林風雖被川崎噴了一臉唾沫星子,但卻不氣,輕輕擦拭掉臉上的唾沫星子,和吳兆浦兩人會心一笑。

    川崎中計!

    “川崎先生,那不知你的‘PLAYMORE’想要賣多少錢?”林風誠懇問。

    “3億美金。”川崎咬牙爆出一個數字。

    這個數字不算多,原“SNK”旗下所有遊戲的版權和商標,就足以值這個價。但今時不同往日,川崎如果能將“SNK”以這個價格賣給他人,也不會眼巴巴來找自己,還等自己三天。

    林風搖搖頭,否決了川崎這個提議。

    川崎臉『色』更急,他是真不願在中國老待下去,他隻希望盡快脫手公司,賣個不錯的價錢,然後去韓國接了妻兒就帶著妻兒遠走高飛。

    “林先生,2.7億美金,不能再低了。”川崎咬牙說出心中的底線。

    林風再次搖頭。

    “林先生,你就拿出你的誠意吧,還有,雖然我現在形勢不大妙,但如果價格太低,我也不會賣的。”川崎也知林風在趁機壓價,自己雖然有點投鼠忌器,但也不會讓林風鑽個大空子。他沒那麼傻!

    “川崎,2.5億美元,我買下你的‘PLAYMORE’所有股份。”林風報出自己的底線。

    川崎眉『色』一喜,這個價格已經超出他的預估。現在‘ARUZE’公司在業界放話,任何敢和川崎交易的公司,都是“ARUZE”的敵人。這直接導致川崎無法將“SNK”以合理價格賣出,韓國著名的街機廠商“EOLITH”最高隻願開出1.8億美元的價格,林風現在開出的2.5億美元,實在讓他滿意。

    不過林風下一句話,卻讓川崎樂不起來。

    “但我要你保證旗下所有人才都能到我公司工作。少來一人,我扣1000萬美元。而且我隻預付你1億美元先期款,在未來三年內,你旗下的員工不走,我便每年支付你5000萬美元。當然,三年後我任其去留。”林風微笑說。

    “SNK”最重要的財產除了旗下遊戲版權外,就是這批人才。現在“第二世界”最缺的就是遊戲人才,有了這批優秀的人才加入,“第二世界”將能更加茁壯成長。而川崎此前空手套白狼時,就是先轉移固定資產,然後讓旗下員工紛紛離職,再轉聘到他公司。林風可不會那麼傻,不防他這一招。

    川崎愣住!原本他準備拿了錢就去歐洲發展,日本黑社會在歐洲實力最為薄弱,他隻要請幾個保鏢便能保護自身安全。到時有了資金,再將原本的員工召回,他大可東山再起。可如今林風這招卻堵死了他計劃好的所有退路。當然,他依然可以拿了1億美元,然後讓員工回到他旗下。

    不過那樣一來,他隻能獲得1億美金的補償,實在太少,還不如韓國的“EOLITH”開價高。不過賣給“EOLITH”,旗下員工很可能紛紛投身“EOLITH”,而不會跟著他去歐洲重新開始。畢竟他能否東山再起,還是未知數,而“EOLITH”卻是一個成熟的遊戲廠商,相信工資待遇也不低。

    糾結!絕對的糾結。

    “川崎先生,不如你先好好考慮考慮,等想清楚後,再告訴我你的決定。”林風也不催促,微笑說。

    川崎無奈點點頭,這個真的要好好考慮考慮。

    送走川崎後,林風和吳兆浦會心一笑。

    “老板,你這次回來變化很大。以前你很像一把利劍,不,應該說是一把雙刃劍,既傷敵也傷己。這次你回來變了很多,更沉穩了,而且思緒更為縝密。”吳兆浦感歎說。剛才那一套耍的川崎苦笑不得,足以見證林風的成長。換作以前,剛才林風絕對會強勢的迫使川崎妥協,雖然依然達到一樣的效果,但無疑會惹來川崎的怨恨。如今,卻給了川崎選擇。雖然川崎最終無奈應該會妥協,但卻不會對林風有怨恨。這隻不過是一個商業手法,林風也沒有落井下石。反而,開出2.5億美元的價格。

    2.5億美元表明了林風的立場,如果川崎非要想算計林風,那林風的報複將讓人無話可說,隻能說川崎是自討苦吃。

    聽了吳兆浦話,林風也是感歎良多。自己重生前,不過是一個普通人,雖然活到30,但卻沒有經曆過任何大風大浪。重生後,利用“先知”一步一步發展起來,雖然偶有波折,但總體卻極為順利。畢竟如果擁有了“先知”還不能成功,那實在有如糞瓢。

    在這種情況下,自己自然會染上自大,輕狂,愛出風頭的『毛』病。雖然有吳兆浦、李澤楷等人時常點撥,但這些朋友都顧忌到自己的自尊和彼此立場,隻是淺淺點撥一下。但這點點撥對於一直意氣風發的林風來說,卻不夠,至少不足以點醒林風。

    這次楚市之行,歐陽副局和於市長卻是語重心長,清楚通透的剖析了林風『性』格上的缺點,好好給林風上了一堂“厚黑學”,有如當頭棒喝,讓林風驚醒。

    兩人如此苦口婆心,也是無奈。畢竟對於歐陽副局和於市長來說,林風必須變得更加老練和深沉,否則最終有一天林風必定倒黴,而作為這個利益共同體,一損俱損,他們二人也好不到哪兒去。

    月盈則虧!——林風非常感謝歐陽副局和於市長的點撥。

    “吳總,這段時間,因為我個人行為上的一些舉止,影響到了公司,這點實在抱歉。不過放心,以後不會了。不過有一點,抵製日貨,勿忘國恥這話我從來沒有後悔。”林風慎重的向吳兆浦鞠躬。

    林風如此慎重的道歉,吳兆浦微微一驚,爾後會心一笑。自己這個董事長終於邁向成熟了。22歲,能夠覺悟,不算遲!至於“抵製日貨,勿忘國恥”,吳兆浦並不覺得不妥。雖然損失日本市場,但卻贏得了中國市場和亞洲大多曾受過日本侵略國家的市場,非但不虧,反而賺了。

    “目標——全球最好的遊戲公司!”兩人雙手握到一起。

    回到別墅,幾個女孩已經開始恢複工作,劉亦菲則帶回來一個好消息,過年期間她意外被《金粉世家》看中,擔任女二號,白秀珠。算是眾女之中最先踏出第一步的人。

    李智友等人當晚變為劉亦菲舉行了一個慶祝晚宴,3個月後,劉亦菲就將進入《金粉世家》為成為一名優秀的演員努力。

    慶祝之後,林風找到李智友。自己的感情問題,需要解決了。優柔寡斷,隻會害人害己,需要徹底解決了。

    

Snap Time:2018-01-19 09:53:40  ExecTime: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