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三百九十三章兩瓶偉哥


    第三百九十三章  兩瓶偉哥

    良久之後。

    “算了,算了,你的感情生活我懶得管了,隨便你了。不過,黃書琪這丫頭我很喜歡,如果你不放棄李智友,那你也不能對不起黃書琪。”林父無奈,隻得妥協。自己兒子這感情夠複雜的,他老了,管不了了。反正,他是打定主意力挺黃書琪了。

    你想要都娶,行,隻要你有本事,老子才不管你這麼多!——被林風擠兌半天,林父也算是回過味來。

    知子莫若父!剛才進門就被阿萊格拉的高貴氣質震懾住,半天沒回過神。現在回過神來,自然明白今天林風帶阿萊格拉來就是為了堵自己等人的嘴。目睹兒子為了李智友如此煞費苦心,父母也不忍真的拆散他們。

    不過想到自己兒子拿阿萊格拉來堵自己的嘴,還把自己一晚上憋的厲害,林父也有點慍怒。故特意給林風出個難題。他才不相信那麼高貴的阿萊格拉,會接受自己兒子什麼狗屁都娶的理論。反正你要娶可以,都娶。不過,我看你怎麼娶!

    到時,頭疼的是你!不是老子!——林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風。

    林風雖不知父母已經看穿自己的計劃,不過不再管自己感情方麵的事,自然大喜。連忙一番馬屁拍了過去。

    幾分鍾之後,三人下樓。樓下眾人立刻看向三人。剛才上樓這麼十幾分鍾,樓下眾人可是坐立難安!畢竟上麵的談話,關係著樓下眾人的未來。

    林風衝李智友做了個OK手勢,李智友看到心中一安,差點流出幸福的淚水。阿萊格拉卻心中微微一聲歎息,黃書琪看後,心中既有解脫,也有遺憾。

    “書琪,我們走吧!”黃阿姨見如此,起身拉著黃書琪往外走。雖然她初始的動機是為了成為全國首富的丈母娘,但對於自己的女兒,卻絕對是疼愛的。既然如此,她也不願讓自己的女兒在這受氣。

    “黃大嫂,再坐坐,不要急著走。書琪,過來,配你張媽媽(林風母親姓氏)說說話,你張媽媽可喜歡你了。”林母卻拉住黃書琪手。既然自己兒子感情都已經『亂』成一鍋粥了,她也不好說什麼。不過作為母親的自然是永遠偏向自己兒子的,在林風最終選擇之前,她才不會讓黃書琪從自己手中飛走。

    至於林風的“都娶論”,林母倒沒林風那麼古板,反而非常希望。自己兒子現在這麼有錢,又不是養不活,多娶一個,多個孫子抱也不錯,家熱鬧。何況一個貪官都能有百來個情『婦』,自己兒子也隻三個,不算多。當然,對於阿萊格拉,林母還是一陣陰影。這一晚上,差點沒把她憋瘋。

    隨後,林風陪著父母看春晚,聊著家常,敘說一下這兩年的趣事,全家守歲,等待新年鍾聲敲響的一刻。

    不過就在新年鍾聲即將敲響的那一刻,林風電話響起。

    “林,我知道今年是中國的除夕,祝你新年快樂!”電話那頭傳來艾薇爾一口怪腔怪調的中國話,顯然剛剛學會。

    聽聞艾薇爾的恭喜聲,林風極為意外,沒想到艾薇爾居然會知道今天是中國的除夕,而且會掐準時間電話來恭喜自己,這其中的含意不用多說。

    不過聽聞電話艾薇爾的恭喜聲,全家人都情不自禁的看向林風,目光中均袒『露』著一個意思——電話的女人是誰。

    林風汗顏。

    就在此時,新年鍾聲響起,大街上也響起鞭炮的轟鳴聲。

    “艾薇爾,謝謝,新年快樂!”在一片新年快樂聲中,林風掛了電話。

    “誰啊?”林父問。

    林風不知如何回答。但卻感覺李智友握著自己的手力氣大了點,眼神一絲幽怨飄過,阿萊格拉這邊則鼻子一哼。

    好在這尷尬的氣氛,接下來被一串電話祝賀聲打破,林風生意上的夥伴,公司的高級管理層等紛紛打來電話,恭賀新年快樂,也讓林風免於眾人的責難。

    等林風電話接完,已經快1點。眾人也紛紛打欠,忘記詢問林風關於剛才誰第一個打電話來給林風道賀新年,而且還是一個女孩。

    “爸,媽,我公司還有點事,我先走了。”快1點時,李銳等人打來電話,說胡曉兵將那個下『藥』的酒保和意圖不軌的混混送了過來,交給林風處置。對於這兩個害自己誤『奸』阿萊格拉的小人,林風可是要好好出口惡氣。

    隨後,在和父母,還有徐老道別後,林風帶著李智友和阿萊格拉回到酒店。至於黃阿姨,林風從頭到尾壓根沒看一眼。

    到了酒店,看著跪在自己麵前,嚇的瑟瑟發抖,連連求饒的酒保和混混,林風詭異一笑。

    “放心,我是文明人,絕對不打你們。”林風笑說,但隨後語峰一轉,“不過你們必須為你們的行為付出代價。”

    酒保和混混連連求饒,讓林風高抬貴手,放他們一馬。

    “李銳,給我找10個‘小姐’來。”林風冷冷一笑,高抬貴手?如果昨天自己沒有出現,林智慧會受什麼罪,不用想也知道。想讓自己這樣輕鬆饒了你們,門都沒有!

    不過林風話說完,李銳卻沒走,反而一臉震驚,想了想,回過神來,笑說,“放心,不是我要,也不是給你們找,是為他們倆。”

    跪在地上的混混和酒保楞住,不知林風想做什麼。不過李銳很快便找來10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姐。

    10個“小姐”看見林風,一眼就認出這是今天中午剛剛砸了“青蛙王子”的全國首富林風。雖然“青蛙王子”中午才被砸,但事情卻早已傳遍楚市。

    看見召喚自己等人的居然是全國首富林風,10名小姐鶯鶯燕燕,一陣尖叫,飛撲過來。若不是被李銳等人攔住,恐怕林風真要被這群“小姐”揩油。

    “你們聽好了,”林風想了想,指著酒保說,“你們要盡可能誘『惑』他,但不能讓他上你們。24小時過後,你們每人能獲得1萬元的酬勞。”——你不是喜歡給人下春『藥』看戲麼,我就讓你一次『性』看過癮。

    5個“小姐”一聽,咯咯直笑,知道這是林風在整人了,不過她們隻管拿錢,才不怪這麼多。隨後,林風大手一揮,保鏢將酒保帶到一個房間綁好,5名小姐開始並施展全身解數挑逗酒保,讓酒保雙眼赤紅,嗷嗷『亂』叫,偏偏無可奈何。

    目睹林風如此對待酒保,有點小帥,自稱為阿小帥的混混更是嚇的連連磕頭。

    “放心,我不會這樣對付你。”林風嘿嘿一笑,阿小帥剛剛鬆口氣,不等喘過氣來,林風下一句話卻讓他全身僵住。

    “我要你們讓他弄的越久越好,如果他不舉,就給他吃偉哥,總之,24小時之內,他能做多少次,你們就幫他做多少次。”林風憤恨說。——你不是喜歡玩女人麼,這次我讓你玩盡興!

    5名“小姐”一聽,更是咋舌,暗道林風整人手段厲害。剛才那酒保已經夠狠了,但這阿小帥恐怕24小時過完,人早就廢了。

    不過對於她們來說,隻要有錢拿就行,5個女人伺候一個男人,這一萬元拿的輕鬆。

    不多時,保鏢帶著有點小帥的混混進入另一個房間,將其綁好,5個“小姐”開始讓其24小時,不間斷的“銷魂”。

    “老板,他們的身體受的了麼?”

    “李銳,憑你的經驗...”林風問。

    “老板,這方麵我可沒有什麼經驗。”李銳有點神經過敏的連連搖手。身邊的人都是戰友,這話萬一傳到他老婆耳中,他以後還怎麼過。

    “,我是說,這樣折騰一天,他們會否送命?”林風笑問。

    “這倒不會,不過恐怕日後,這‘男人’方麵就可能抱歉了。”李銳想了想,滿臉古怪說。

    “不過,老板這些‘小姐’恐怕嘴很鬆...”李銳擔憂說。

    “,我就是要她們泄漏出去。”林風雙眼閃過一絲厲芒。

    “那就好。如果有人借此事說什麼,我賠錢就是。這次我就要讓所有人知道,不要得罪我。得罪我,你要不就一杆子打死我,打不死我,我一定讓你很慘!”——林風陰恨說。

    自從經曆蘇小妹被綁架這事後,林風有個頓悟。如果你夠狠,不管什麼人,在得罪你之前,就會考慮得罪了你是否劃算。這樣,自己父母在楚市才能高枕無憂。不然,雖然日後會有保鏢貼身保護,但如果總被人惦記可不是個事。

    事實也的確如林風所擔憂這般。自從林風放出1億酬謝金的消息後,楚市黑道在搜索黑子等人時,不少人也打起了林風身邊親戚的主意。一個不相幹的員工,林風都願意花一億為其贖身,那麼林風的親戚,父母值多少錢。

    有錢能使鬼推磨,自然也能讓人為之瘋狂。

    當林風怒砸“青蛙王子”的消息傳出後,所有人一片震驚,暗歎林風的霸氣和實力,但還不足以嚇退所有人。不過當阿小帥和酒保的事傳出之後,聽聞林風對付兩人的手段,整個楚市黑道一震。尤其,24小時後,當林風命人把已經被刺激的全身幾乎要爆炸的酒保放到全身虛脫無力的阿小帥的房間,更令所有黑道分子心驚。

    太狠了,也太絕了!——楚市黑道這次齊齊一震,短時間內是不會再打林風父母或親戚的主意。僅僅下了春『藥』和意圖不軌都被整成這樣。如果綁架林風父母,林風會怎麼對付他們?想想後果,便令這些人害怕!

    隨後幾天,林風極為愜意的和丁峰等人聚會,也不談工作,純粹放假,好久沒有這樣休息了。不過讓林風鬱悶的是,自己的這些好友居然都不怎麼鳥自己,反而個個看見李智友、林智慧、黃美熙三人,是雙眼心狀,哪怕是丁峰都快結婚的人了,居然也要求三人的簽名和合影。讓林風無語。

    不過不得不感歎《傳奇》的魅力,憑借著《傳奇》的影響力,李智友三人在玩家心目中的確擁有不可小估的影響力。這也讓林風微微自得。

    何況這幾天也出現了一個讓林風心驚的事,胡曉禮副市長居然服軟了,非但親自帶著胡曉兵在楚市最豪華的“旋轉餐廳”擺酒席,親自向林風父母賠罪,還大肆裝潢“青蛙王子”,並承諾一定讓林風砸個痛快,讓林風出氣出個夠。

    胡曉禮的服軟,出乎所有人意料。不過毫無疑問,這為胡曉禮在楚市官麵上贏得了更多的人氣,對於他競爭下任楚市市委書記再次增添了重重的一個籌碼。

    林風臉『色』極為陰沉。胡曉禮越是服軟,越是令人心驚。這太軟了,軟的讓人害怕。林風感覺一個陰謀,或者一種危險臨近。想了想,林風在初六給歐陽副局打了電話,該是告訴歐陽副局關於中國銀行楚市分行金庫被劫案的時候了。自己該開始構建自己的官方勢力網了。

    此時,胡曉禮宅子內。

    “大哥,你怎麼能這麼軟,害我出去都被江湖上的朋友笑話。”胡曉兵不甘心的說。這幾天給林風父母賠禮道歉,還大肆裝修“青蛙王子”,讓林風來砸,他麵子算是丟盡了,被所有江湖人士嘲笑。

    “我跟你說過,少跟那些混混過於親密。可以利用他們,但不能信任他們,更不隻能過於親近他們。”胡曉禮皺眉說。

    “可,大哥,你可是堂堂副市長,下任市委書記,你這也太軟了吧!”胡曉兵抱怨說。

    “你懂個屁。我不服軟,難道和他硬碰麼!到時就算我們僥幸沾得一點便宜,但這個市委書記肯定沒有了。現在我隻是服軟而已,卻贏得楚市所有官員的好感,哼,被人取笑幾句而已,怕什麼!”胡曉禮不屑說。

    “可這些讓那個姓林的欺負,也太憋屈了。”胡曉兵說。

    “嘿嘿,現在他欺負我們,等他資金落戶楚市,我成為楚市市委書記後,還不知誰欺負誰。別看他能直達天庭,縣官不如現管,到時我玩死他!”胡曉禮陰險笑說。

    胡曉兵眼睛一亮,大讚。

    

Snap Time:2018-01-23 13:41:58  ExecTime:0.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