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三百八十九章再砸一次


    第三百八十九章  再砸一次

    “胡老板啊,你不是自稱黑社會麼,我這一普通商人如何擔待的起你的道歉,我還真怕沒命出楚市呢!”林風冷冷譏諷。

    馬所長一旁一聽,胡曉兵居然自稱黑社會,就恨不得給胡曉兵幾拳。媽的,耍威風也不是這樣耍的。你這不是白癡麼!

    胡曉兵被林風這麼一譏諷,心中是微微火大,暗道兩人之間有這麼大仇怨麼,當初不就是打了你老子麼,不就昨天訛了你500元麼,當然,你自己願意撒幾千元,那是你的事,但現在酒吧被你連地皮都掀了起來,自己當著這麼多人麵,又是鞠躬,又是作揖,就差沒磕頭了,你卻不依不饒,你也太得寸進尺了!

    胡曉兵雖然心中惱怒,但臉『色』卻不敢表『露』出來。隻是看著馬所長,希望他能給自己打打圓場。

    就在此時,歐陽副局駕車趕到。一到現場,看著黑壓壓人群就知道事情壞了。擠開人群,進去一看,林風手上戴著一副閃閃發亮的手銬,歐陽副局差點沒暈過去。

    “馬國慶,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在搞什麼東西!”歐陽副局一聲怒吼。

    馬所長聽見歐陽副局的聲音,全身一顫,驚駭的說不出話來。

    歐陽副局狠狠的瞪了馬所長一眼,看看四周,眉頭一皺,連忙命人驅散圍觀群眾。不得不說能當副局長得大局觀就是比派出所所長強,不然這麼多老百姓在這圍觀,楚市的臉還要不要。還有,一旦記者趕來,這事要上報,楚市如何向上級交代。

    在全副武裝的110巡警驅逐下,圍觀人群雖然想知道結局,但無奈隻得散去,槍杆子出政權,麵對全副武裝的110巡警,普通老百姓哪敢惹事。待人群散去之後,歐陽副局,一指胡曉兵,“把他給我抓起來,帶回去審問。”

    馬所長一愣,胡曉兵更是楞住。沒料到歐陽副局第一個命令居然是抓胡曉兵。林風卻微微一笑,饒有趣味的看著歐陽副局。

    歐陽副局暗自皺眉,暗道這兩人不識相,自己這可是在幫他們。若不是看在胡曉兵是胡曉禮弟弟份上,他才不願在這個時候暗中幫他一下。待兩名110巡警將一口一個我哥哥是副市長胡曉禮的胡曉兵拷住後,歐陽副局走到林風身邊。

    “林老弟,抱歉,我來遲了。馬所長,還不快給林老板解開手銬。”歐陽副局吩咐說。

    馬所長一應,連忙要上來,不過林風人卻一退,坐到110警車上,冷笑說,“馬所長要拷我回去,治我一個聚眾鬥毆,蓄意毀壞他人財產罪名,我怎麼敢解開手銬!”

    歐陽副局一聽,眉頭直皺,將馬所長拉到一旁,“難道你瞎眼了麼,林風的照片各個轄區都有,難道你連林風都沒認出來,還告他這個罪名。”

    馬所長一臉哭喪,酒吧麵那麼黑,他怎麼看的出來,至於這兩個罪名,絕對合理,見歐陽副局不信,馬所長連忙將歐陽副局拉到“青蛙王子”麵。

    歐陽副局進去一看,猛吸口涼氣。他知道林風要動手,但沒想到這麼狠,居然把“青蛙王子”拆的一根『毛』都不剩。依現場狀況看,馬所長這兩個罪名絕對沒有說錯。但這種事情嘛,你追究就是刑事罪,不追究大家私了便不算事。隻是林風都已經把“青蛙王子”砸成這樣了,還不肯罷手,這讓歐陽副局也有點不忿,認為林風有點過了。

    就在歐陽副局暗自皺眉時,楚市幾個頭頭都到了。市委書記王德烈,市長於浩偉,副市長秋長平,公安局局長劉東升盡數到場。

    最近整個楚市市『政府』都在想辦法讓林風的資金落戶楚市,不料在先出了蘇小妹被人綁架的事外,又出了林風砸“青蛙王子”的事,他們此刻怎麼敢不來。當然,胡曉禮副市長沒有來,畢竟這事牽涉到他的弟弟,而且和林風又有舊怨,未免再起衝突,市委書記王德烈便讓胡曉禮坐鎮市『政府』,等候消息。

    一到現場,楚市的幾位最高領導看見林風手上的手銬,當場就覺棘手。公安局長劉東升立刻責罵林風身邊的兩名中山派出所幹警,喝令他們立刻給林風解開手銬,兩名中山派出所幹警是眼淚都快掉出來了,如果他們能解,早就解了,會接連被這些領導批鬥麼。

    劉東升見情況不對,趕緊私下一問,得知林風不肯解開手銬,眾人知道這事還沒完,林風氣還沒出夠。當下,市委書記王德烈讓和林風相熟的於市長去安撫林風,自己則率領其他人進入“青蛙王子”查看實情。

    來之前,市委書記王德烈對這個事情有個大概的了解,應該是林風在“青蛙王子”吃了虧,被訛了,今天來報仇。本想先斥馬所長幾句,再了解實情。不料進去一看“青蛙王子”的現狀,責罵的話頓時說不出來,副市長秋長平和公安局長劉東升也是被嚇了一跳,暗暗心驚林風的肆無忌憚。“青蛙王子”被砸成這樣,令人心驚。

    不過兩人肚子卻是悶笑。劉東升是早看不慣“青蛙王子”的烏煙瘴氣,巴不得拆了正好。秋長平則是因為胡曉禮是熱門的市委書記候選人,巴不得胡曉禮多出點事,這樣他或許就能有機會競爭一下這個垂涎許久的市委書記的職位。

    市委書記王德烈在了解情況後,連連皺眉。沒想到“青蛙王子”行事如此荒唐。這事,林風如此報複,眾人可以理解,當然肯定是觸犯了法律,但這種事本就兩麵『性』,怎麼說都行。犯法不犯法,還不是在場的幾位領導說了算。

    如今眾人看中的是林風手中的資金,這個《傳奇》電影城如果落戶楚市,至少帶來上億的資金投入,而且林風曾經對記者說過,會陸續開發其他遊戲城,將其建成一個相關產業鏈。如果真是如此,那資金投入將會是一個令楚市瞠目結舌的數字,對楚市未來的發展絕對有著重要的推動作用。

    “王書記,現在怎麼辦?”歐陽副局看著王德烈說。

    王德烈皺皺眉,心知這事源頭還是在胡曉兵身上,命人把胡曉兵喚來。

    “胡曉兵啊,我和你大哥胡曉禮也是多年的朋友,這次你的‘青蛙王子’被人砸了,你有著絕對的責任,治下不嚴,而且一個酒杯居然要人賠償500元,這太離譜。”王德烈看著一身匪氣的胡曉兵,暗自皺眉,不過看在胡曉禮麵上,也懶的多說什麼,先是一番斥責。

    胡曉禮雖然莽撞,但也認識麵前這人是連自己大哥都要懼讓三分的楚市最高領導人,雖然即將離職,但麵對王德烈的責罵,也不敢多說什麼。

    一番痛責之後,王德烈話鋒一轉,“不過呢,這次你肯定也受委屈了,好好的‘青蛙王子’成了這樣,換誰也心疼。”

    胡曉兵聽了眼淚幾乎都要掉出來。可不是麼,300多萬的裝潢就這樣被砸的仿佛到了北大荒,他能不心疼麼。

    “不過呢,主要責任在你。為了楚市大局,你委屈點,等會去給林風好好賠罪認錯,賠償林風一點精神損失費,將這事揭過,也解決你們此前的舊怨。”王德烈下一句話又讓胡曉兵心情跌到穀底。

    自己的“青蛙王子”被砸了,自己還要賠錢認錯,這也太說不過去了。不過王德烈的話,他卻不敢不聽,自己大哥未來能否坐上他這個位置,可全靠他了。

    “那,王書記,賠償多少?”胡曉兵心疼說。

    王德烈瞪了一眼胡曉兵,難道這人不懂事。

    “50萬?”胡曉兵連忙說。

    眾人一陣氣苦,你這一年多,明麵上都不止賺了300萬,何況背後那些見不得光的。

    “100萬?”胡曉兵無奈咬牙說。

    “好了,200萬!”王德烈連連搖頭,直接幫胡曉兵拿了主意,見胡曉兵想爭辯,立刻雙眼一瞪,胡曉兵嚇的後退一步,也不敢再多說什麼。認了,200萬就200萬吧。反正日後還能賺回來!

    隨後,一行人到了林風坐的110警車上。

    “林老板真是年輕有為啊,上次有事耽擱,沒能迎接林老板,實在甚為遺憾啊。”市委書記王德烈一番感慨。

    林風見楚市最高領導人到了,也不過過於托大,連忙起身,直道不敢。

    “小林啊,托大我就叫你一聲小林了。這次的事件呢,我都了解了,全部都是這個胡曉兵的員工不對,這不,他來向你誠懇道歉了。”王德烈眉頭微微一皺,胡曉兵便趕緊跑了過來。

    “林老板,實在抱歉啊,全部都是是我的錯,我是渾人,我是笨蛋,我不懂事,沒見過大市麵,有眼不識泰山,您老就別和我一般見識了。還望你能高抬貴手,放我一馬。我願意賠償200萬,作為給林老板壓驚之用。”胡曉兵哭喪著臉說。自己被人砸了酒吧,還要如此低聲下氣,實在受不了。

    林風暗自譏諷一聲,200萬就想打發自己,沒那麼容易。何況,這次來,林風要的就不是錢。來就是為了出氣,替父親出口惡氣,也替昨晚受的罪出口惡氣。一個酒杯500元,還被人下『藥』,這口惡氣不出,今年都不舒服。

    “錢,我不缺。我有的是錢。”林風冷冷說。

    眾人心中一凜,暗道林風難纏。王德烈眉頭皺了皺,於市長立刻問,“林賢侄啊,有什麼要求,有什麼委屈可以跟我們王書記說,他一定會為你作主,絕不讓楚市的驕傲受委屈的。”

    林風一笑。

    “很簡單,一,把昨天下春『藥』的酒保和那個想要趁機勾引我公司藝人的小混混交出來。”林風冷冷說,見眾人一驚,微微一笑,“放心,我隻是很文明的教育一下他們,讓他們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胡曉兵一聽,連連點頭。不就一個酒保,一個小混混麼,交出來就是。

    “第二,錢,我一分不要,你再給我重新裝潢一遍,讓我再砸一次,昨天這事就算完。否則,你們就帶我去派出所好了。”林風說。

    眾人一聽,心中就不痛快了。他們這些楚市領導人都來了,林風還不依不饒,已經把‘青蛙王子‘砸的連地皮都掀了,還不放過,居然還要裝潢了再砸一次,這也未免太囂張了,也未免太不給他們麵子了。

    市委書記王德烈,尤其火大。不錯,楚市是需要林風的資金,但他都快要調任的人了,隻是想臨走前再添上一筆業績而已,林風這個要求太過放肆,完全沒把他這個楚市最高領導人放在眼。

    你以為你是誰?不錯,你是有錢,全國首富,但在中國,商人自古就沒有什麼地位。別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惹急了,你也沒好果子吃。

    不過王德烈卻不會說出這番話,身為楚市最高領導人,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一定要求是正確無比,所以在沒有絕對把握前,他可以說廢話,說客氣話,但就是不能說實話。但他不說,不代表沒有人不會替他說。眼睛一轉,瞪向公安局長劉東升。

    劉東升暗自歎口氣,知道這次要自己扮惡人了。

    “林風,你要知道你這次我們完全可以告你一個聚眾鬥毆,蓄意破產財產的罪名。你可是全國首富,有頭有臉,做人要懂得進退。”劉東升一聲怒喝。

    王德烈暗暗點頭,這話劉東升說再好不過,誰讓他是公安局局長呢,不過黑臉有人唱了,還要人唱白臉。

    “劉局,看你說的。林賢侄啊,這件事大家心中都清楚,不如就這樣算了。反正‘青蛙王子’短期內也開不了業了。這樣,我讓胡曉兵再擺桌酒,給你父親賠禮道歉,然後賠償200萬給你壓驚,你看如何?”做白臉的自然是於市長了。

    王德烈點頭,最後自己再來下達最後命令,展現自己的權威再好不過。不過林風卻根本不理他們這一套。

    “擺桌酒賠禮道歉可以,但我再說一次,錢我不要,他裝潢好了,我再砸一次,這事就算完。”林風冷笑說。

    

Snap Time:2018-01-17 19:19:27  ExecTime:0.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