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三百八十八章請神容易送神難


    第三百八十八章  請神容易送神難

    民不與官鬥!——自古名言。

    雖然現在國內是經濟掛帥年代,但區區一個商人,居然膽敢和自己堂堂派出所所長叫板,豈有此理。——望著被砸的天塌地陷的“青蛙王子”,馬所長一臉陰霾。這不僅是打了胡曉兵一個耳光,更是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雖然這“青蛙王子”的背後是副市長胡曉禮,但眾所周知,罩它的卻是他馬所長。

    媽『逼』的,隻要進去了,看老子不玩死你!——馬所長一腳將一旁礙事的爛的隻剩木頭棍的桌椅踹飛到一旁,心中是打定主意這次要狠敲一筆。——小樣,你不有錢麼,老子這次就讓你狠狠的吐吐血。

    若問楚市最瘋狂的派出所,非馬所長的中山派出所和解放派出所莫屬。解放派出所的瘋狂之舉是衝進省公安廳廳長的公子在楚市下榻的酒店房間,抓嫖娼。後果嘛,自然是衝進去的所有人就地免職。

    中山派出所的瘋狂之舉也是抓嫖娼。不過抓的卻是一個外地工商局局長,這次嫖娼罰了足足26萬之巨的國內第一嫖娼案(事實,未立案)。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看見對方“老夫少妻”走在馬路上,形跡可疑,利益驅使下,帶回去突審,局長扛住,但“小姐”招了。得知對方是工商局局長,馬所長當時是心一橫,一不做,二不休,足足敲了那個局長26萬才放人。

    其心腸之狠,手段之毒,令人發指。這次,馬所長自然不會再放過。有錢,你越有錢,我罰的越多。

    兩名中山派出所幹警也是一臉興奮,這次雖然有點風險,對方也頗為棘手,不過隻要帶回所,就不怕對方能翻了天!到時,他們這到現場的人,最少也能有上萬元的分紅。

    胡曉兵見林風等人被拷住,輕鬆的吹了個口哨,鼻子哼哼,隻要進去了,這次他”青蛙王子“所有的損失就能賠回來。當然,他肯定還要去所探探監,“慰問慰問”——想到這,胡曉兵手就有點發癢。這次連他的地板磚都讓林風的人給刨了,他要不連本帶利討回來,他就不叫胡曉兵!

    不多時,林風等人被帶了出來。四周已經圍滿了看熱鬧的群眾。

    現在下午1點多,又是臘月三十,雖然“青蛙王子”不在最熱鬧的主街上,但這麼大動靜,附近的居民早遠遠的圍過來看戲,看看是誰這麼大膽敢砸了這個背後有人的“青蛙王子”,最後還出動了4輛110警車。

    林風出來,人停住,微微一眯眼。麵剛才太黑,現在猛然見到陽光,還有點不適應。

    中山派出所兩個幹警見人多,未免多生意外,連忙催促林風快走,不料當看清林風長相時,兩名幹警呆住,數秒鍾之後,兩人使勁的『揉』了『揉』眼睛,再看,當場臉就白了。

    “馬頭,馬頭...”兩名幹警憋著嗓子一陣發顫,雙腳更是不住哆嗦,雖然是冬天,但額頭上的汗卻不斷的落下。

    “怎麼回事!”馬所長聽見叫聲,不滿的走過來。他正在和胡曉兵商量最後的“利潤”分成,聞言,一臉的不耐。

    “馬頭,你看,你看...”兩名幹警一臉驚恐的指了指林風的臉,臉『色』慘白一片。

    馬所長眉頭一皺,不知手下這兩個幹警在搞什麼東西,有什麼慌的,不過還是依言順著兩人手指看去。當看清林風長相時,馬所長愣了愣,這長相怎麼這麼熟悉,好像是...,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是他,他怎麼可能在這。

    馬所長心中咯一下,心中已經有點發怵,但不相信的連連搖頭,這個人絕對不可能在這。『揉』『揉』眼睛再看,猛吸口氣,不信,再『揉』眼睛,再看,繼續『揉』眼睛,當眼睛都快『揉』腫時,馬所長雖有千萬般不願,但眼前這人,的確就是自己猜測的人,額頭汗頓時下來了。

    整個人傻住!指著林風,張大了嘴,雙眼恍惚中帶著驚恐,牙齒不斷打架,指著林風的手指一陣哆嗦。

    “你...你...”

    馬所長的異狀惹來同行的110巡警的注意,順著三人手指看去,110巡警一看見林風,頓時都傻了。原本還在喝令李銳等人上車,瞬間沒了聲音,個個驚愕的張大了嘴,一片驚惶,不知該如何是好。

    眾人已經認出林風是誰了。但為何偏偏是他!——眾人暗自叫苦。

    自從楚市收到林風要回楚市的消息後,便通知了交通部門,對林風的座駕不要刁難,一律放行,甚至如果有必要,還要對其護航。而昨天發生蘇小妹被脅持事件後,楚市市『政府』便將林風和主要隨行人員的照片都發給楚市所有公安係統人員,讓其倍加小心,一定要力保林風等人在楚市的安全。因此,楚市所有公安係統人員對林風是再熟悉不過。

    現在可好,上頭千叮嚀,萬囑咐,要遷就林風,為楚市的經濟發展可以適當犧牲一下原則。他們可好,現在把楚市的貴賓,林風和其隨行人員一鍋端了,還準備押回局審訊。這林風要是進去了,上麵知道了,那還不得黑了天。

    想到林風被他們抓進派出所的後果,一眾110巡警便感覺心拔涼拔涼的,對於“忽悠”他們前來的馬所長,那個怨念就別提有多強了。

    馬所長啊,馬所長啊,你牛啊,為了挺胡曉兵,連林風都敢抓。可你要牛,耍『性』格,你別坑我們啊,現在你讓我們怎麼收場?現在帶回來還是不帶回去?——眾多110巡警滿目怨憤的盯著馬所長。

    麵對110巡警一片質疑和憤恨的目光,馬所長也覺冤啊,誰知道會發生這事啊。他怎麼知道胡曉兵得罪的會是林風。而且麵為什麼就那麼黑,不然他也不會冒失的直接給林風上了手銬,準備送派出所。

    想到這,馬所長就把胡曉兵恨上了。媽的,得罪誰不好,你偏偏得罪現在楚市的貴賓林風,人家可是全國首富,世界百富,你倒好,訛人頭上了。而且你和他不是有宿仇麼,難道你就沒有認出來麼?想到此,馬所長對胡曉兵的恨就別提有多深了,月亮也無法代表他的心。

    不過現在怎麼辦?帶回去?那他絕對是下一個解放派出所所長,肯定時候被一個由頭給免了職。可不帶回去,這麼大仗勢,他如何收場?

    就在此時,胡曉兵走過來,想看看林風等人的笑話。不料看見馬所長和110巡警一臉驚愕,指著林風驚駭的說不出話來,就有點愣住。看看林風,感覺愈發熟悉,他到底是誰?

    “馬所長,怎麼還不把他給弄上去啊!”胡曉兵抱怨說。

    馬所長聽了胡曉兵話,心頭一陣冷笑。媽的,難道你就沒長眼睛嗎,居然還沒認出這人是誰?

    林風一看眾人神『色』,便知道眾人認出自己。林風微微一笑,就怕你們認不出來,既然認出來,就更熱鬧了。

    林風抖抖手中手銬,諧謔說,“馬所長,不是要帶我們回所麼,走啊!”

    馬所長聞言,臉上一陣尷尬,被林風擠兌的別提多難受,不過馬所長也非常人,想了想,心中一橫。媽的,今天隻能得罪胡曉兵了,不然今天這事沒完了。

    “林董,您說笑了,誰敢帶您回去呢。這是誤會,這是誤會,哈哈”馬所長尷尬笑了幾聲,然後大聲吆喝,“還不快來給林董解開手銬!”

    馬所長這聲吆喝,圍觀群眾一陣嘩然。僅從馬所長這語氣,眾人就聽出,這被拷的肯定是某個大人物,馬所長抓錯人了,正想挽回呢。圍觀群眾更感興趣,在猜測林風是誰時,更為好奇馬所長準備如何處理這事。

    兩名幹警一聽,頓時清醒過來,趕緊上前解手銬。110巡警神『色』也是一鬆,暗道馬所長拿的起,放得下,不然今天這事沒完。但110巡警卻懷疑,你拷的輕鬆,但解的輕鬆麼?對方什麼人,全國首富,是你想拷就拷,想解就解的麼!

    果然,兩名幹警想要解手銬,林風卻不讓,急得兩名幹警左右為難,恨不得撲上去給林風解了,但又不敢。

    看吧!我就說拷的容易,解的難!——110巡警暗自低罵一聲。這個時候,他們也相通了,這事恐怕難以善了。不過他們可是接到報警電話才出警,雖然抓錯了林風,但事後最多也就挨訓。真正麻煩的是馬所長。既然如此,那就看戲吧!

    胡曉兵一聽,卻楞住。再傻,他也知道這次恐怕得罪了了不起的人物。

    “馬...馬所長,他...他是誰啊?”胡曉兵小聲詢問。

    馬所長真恨不得給胡曉兵一個大嘴巴,但人家背後可是副市長胡曉禮,他還沒那麼大膽子賞胡曉兵一個大嘴巴。不過眼下林風不肯解手銬,那可是天大的麻煩。現場那麼多人圍觀,萬一有人認出林風,那可就麻煩,這消息傳出去,那還得了。

    到這時,馬所長還想私下解決,這事最好就和上次抓那個工商局長嫖娼一樣,罰了錢對方還不敢聲張。這次他們認倒黴,希望林風能放他們一馬。

    想了想,馬所長覺得解鈴還須係鈴人,這事隻能靠胡曉兵來解決。當下便準備小聲告訴胡曉兵,讓其去給林風賠禮道歉,希望林風這事能夠既往不咎。至於被砸的“青蛙王子”,你就認了吧!

    不料,他還沒指點胡曉兵,圍觀的人群當中已經有人認出林風。雖然林風不是娛樂明星,但近來屢屢成為新聞焦點人物,更是揚言要抵製日貨,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沒有人認出。何況,這是楚市,林風可是楚市的驕傲。

    起初,大家隻是懷疑,畢竟這樣大的人物,有點不相信會出現在這。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認出來,大家一陣交談,最終確定這個被戴了手銬的人就是全國首富,楚市的驕子林風。

    當下便一陣嘩然,紛紛驚呼,這可是天大的新聞。楚市騰飛的希望,居然被人拷了,這難道還不是最大的新聞麼!

    馬所長一見眾人都認出林風,臉『色』更加難堪了,心知這事蓋不住了,事情大條了。但不管後麵發展成什麼樣,先把林風手銬除掉是正題。

    “胡曉兵,你看看你眼睛怎麼長的,居然連楚市的驕傲,林風,林董都不認識了。快,還不快去給林董賠禮道歉!”馬所長一聲大喝,將胡曉兵推倒林風麵前。

    胡曉兵聽聞馬所長的話,當場就暈了。他說怎麼眼前這個人這麼熟悉,居然是林風,那個他們兄弟倆曾經想要踩死卻被於市長從中作梗,兩兄弟不屑之下放過的對手,也是兩年時間成為現在的全國首富,楚市的驕傲,更是他大哥胡曉禮再三叮嚀讓他小心的人。

    難怪昨晚自己訛詐了他一個酒杯,他能一口氣撒出那麼多鈔票,難怪他認識自己,難怪他今天這麼無情的砸自己的“青蛙王子”,難怪...

    一瞬間,胡曉兵相通了很多事,腸子都毀青了,為什麼當初他大哥胡曉禮把林風現在的照片給他看時,他當時為何那麼吊兒郎當,不屑一顧,如果當時多看幾眼林風的照片,他就一定會認出昨晚到他酒吧的人就是林風,他就絕對不會訛林風500元,他更不會...

    如果...,可惜這個世界沒有如果。唯一的如果也被林風意外抓住。重生,成為了如今的全國首富。

    “胡曉兵,還不快去給林董賠禮道歉。”馬所長可是急了,見胡曉兵一臉渾渾噩噩,當場重重拍了一下胡曉兵,他的前途現在可就在胡曉兵手上。

    被馬所長重重一拍,胡曉兵頓時驚醒,趕緊向林風賠禮道歉,連道自己糊塗,瞎了眼,得罪了林風,懇求林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這一市井小民斤斤計較。

    對於眼前這個昔日打傷自己父親和徐老,爾後更是一個酒杯訛詐自己500,還放縱手下酒保給林智慧下春『藥』,害自己誤『奸』阿萊格拉的人,林風豈會就此放過他。

    新仇舊恨今天正好一起算!

    

Snap Time:2018-07-20 22:39:24  ExecTime: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