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三百八十七章片瓦不留


    第三百八十七章  片瓦不留

    2002年,2月11日,農曆三十,除夕。今天本應是全家團圓,圍在火爐旁吃著餃子守歲的日子,但對於楚市所有公安體係人來說,卻是極為忙碌的一天,而且不知要忙碌到何時。

    先是發生了中國銀行楚市分行金庫被劫案,然後昨天更是發生了楚市億萬富翁蘇小妹被綁架勒索案,綁匪更是喊出1億的驚人贖金,雖然遠遠低於香港張子強勒索李嘉誠的10億驚人巨額,但已經算是大陸涉及金額最大的綁架勒索案。

    為了破案,從昨天開始,楚市所有各轄區派出所幹警便被抽調上去,幾乎將楚市所有混混全部抓了,所幸還算有所收獲。不過在案子沒破之前,所有公安幹警都不得放假。

    馬所長則作為留守人員,坐鎮轄區,確保過年期間,楚市不再發生任何刑事案件,最好連治安案件也不要再發生。不料,還沒等他喘口氣,便接到胡曉兵的電話,說他的“青蛙王子”被人砸了,而且凶徒還在“青蛙王子”內,並且還打傷了他的員工!

    聽聞這個消息,馬所長微微一愣,心中頓時暗喜。胡曉兵是什麼人,他再清楚不過。一個混混而已,若不是他哥哥是副市長,興許早就不知死哪疙瘩了。不過誰讓人家有個副市長哥哥呢,先是開了不愁銷路的化工廠,現在更是開了一本萬利的“青蛙王子”,瞬間成為楚市少有的有錢人。不過再有錢,也改不了那一身痞氣,“青蛙王子”也是烏煙瘴氣。

    他的“青蛙王子”被人砸了,不用說肯定又是混混鬥毆,或者他訛人了,結果對方狠紮手,他搞不定了,讓自己出馬。這種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馬所長不知幫胡曉兵擦了多少次屁股。不過每去一次,總有一個大紅包拿,倒是不錯。而且每次一去,他隻要亮亮身份,無論是本地還是外地的混混,都會給足馬所長麵子。

    既有紅包拿,又能顯擺一下,馬所長對此向來是來者不拒,甚至是多多益善。

    掛了電話,馬所長立刻帶了兩名留守的幹警,再帶了兩名協防人員,直奔“青蛙王子”。

    不料,馬所長一行五人到了“青蛙王子”,當場就有點傻眼。

    十八名體格魁梧,麵沉如水,有如鐵塔一般的男人守在“青蛙王子”門口,誰也不讓進。

    這與往常可不一樣。馬所長微微一驚,不過也不放在心上。自己是誰,堂堂派出所所長,再牛B的混混,見到自己也要退避三舍。不過,今天馬所長卻踢到鐵板一塊。

    馬所長起初還想耍耍官腔,抖抖官威,不料眾人根本不鳥他,冷冷的一句,“麵正在裝修,暫停營業。”,將馬所長氣個半死。

    想要硬闖,卻被守在外麵的周波率人攔住,五個人根本不是周波等人對手。氣的馬所長在外直罵娘,但周波等人對此根本無動於衷。

    “青蛙王子”內,胡曉兵聽聞外麵馬所長居然被攔住,進不來,心中大驚,望著林風一臉驚駭。連派出所所長都不讓進,這人到底是誰,居然有這麼大膽量。

    林風微微不屑。區區一個派出所所長,對於百姓來說算是很大的一個官,但對自己來說,什麼都不是。別說於市長等人正有求自己,就算歐陽副局都足以擺平這個所謂的馬所長。

    官大一級壓死人!

    馬所長此刻是真急了,在楚市除了各大領導的辦公室他不能隨便進外,就沒聽說過他進不去的地,別說這小小的“青蛙王子”。

    “媽『逼』的,你們給老子讓不讓!”馬所長氣急之下,把槍掏了出來。

    周波眼睛一眯,全身進入最高戒備狀態。對於普通人來說,被槍指著,別說動,不被嚇的『尿』褲子已經算本事。但對他們這些經曆過嚴酷訓練,槍林彈雨闖過的人來說,這卻是小兒科。隻要馬所長一有異動,他立刻就準備上前奪槍拿人。

    “青蛙王子”內,胡曉兵卻麵『露』喜『色』,馬所長都掏槍了,這事就完不了,看著林風一臉陰笑。準備等著看好戲!

    “媽的,讓不讓!”馬所長在外麵怒吼。掏槍歸掏槍,但要說開槍,馬所長還真不敢。開槍可是大事,又在這節骨眼上,一個不好,他這槍一開,輕則挨處分,重則這個所長的職位就下來了。因此,他也就是嚇唬嚇唬周波。

    但周波不讓,馬所長也不敢開槍,兩人就此僵持住。

    “周波,讓他進來!”林風開口說。既然馬所長都拔槍了,要立挺胡曉兵,自己就看看他有何能耐,準備如何立挺胡曉兵。

    周波一聽,立刻命眾人讓開一條路。

    馬所長微微一驚,這群人如此訓練有素,恐怕這個老板所非常人,不知胡曉兵這次惹到了誰。帶著狐疑,馬所長帶著眾人進入“青蛙王子”。

    一進“青蛙王子”,馬所長當場傻住。

    這...這還是青蛙王子麼?——馬所長雙眼圓瞪,看著眼前黑燈瞎火,僅有幾縷昏暗壁燈照『射』的大廳,還是印象中那個金壁輝煌的“青蛙王子”?而且現場一片狼藉,電視被砸了,吧台砸了,破碎酒瓶,玻璃碎片更是四處都是,牆壁上也是坑坑窪窪,仿佛經過一場龍卷風暴。

    這他媽誰這麼大膽,居然把“青蛙王子”砸的這麼徹底。往常就算打架鬧事,最多砸幾張桌子而已,可沒有像今天這麼徹底。不過吃驚之餘,馬所長也是一陣暴爽,今晚這紅包肯定小不了,正好過年。

    馬所長不由看向胡曉兵,指了指四周,詢問究竟怎麼回事?

    胡曉兵自然是是滿臉心疼,這次再要裝潢不知要花多少錢,這些人也太狠了。砸的也太徹底了!居然連一點東西都沒剩下。不過馬所長來了,他的救星也就來了。對於胡曉兵來說,大哥胡曉禮那是最後的王牌,輕易動不得,平常也就這馬所長最好使。隻要給點錢,就能幫自己擺平一切。

    “馬所長啊,你可要為我作主啊,我一個守法商人開間酒吧,卻被他們這群流氓砸成這樣,還打傷了我的員工!如果你這父母官不為我們作主,我們這些守法商人以後還如何在楚市經營?您可要為我們作主啊!”胡曉兵一見馬所長,立刻哭喪著臉,大哭。

    林風冷笑,靜看二人演戲。

    “胡老板,放心,身為警察,自當保衛所有市民的安全。尤其像你這樣的守法商人,更是我們重點保護的對象。”馬所長也極為配合的搶先占領道義“高地”,將自己先塑造成一個人民公仆形象。

    馬所長一番慷慨激昂的宣言完畢,立刻轉頭去找這次的肇事者,外麵那群人口中的老板。看看究竟是哪方神聖,居然敢把“青蛙王子”砸成這樣。

    林風此刻正在已經被砸的稀爛的吧台邊,喝著紅酒,不過依然喝一口砸一個酒杯,每一聲碎響,都讓胡曉兵肉疼。

    馬所長聽聞響聲,看向林風,仔細看了看,不過屋內燈光太過昏暗,看不清此人長相,不過依稀看上去此人極為年輕。

    馬所長心頭慍怒,這人也實在太過囂張了,自己來了,這人居然都不起身,還自顧自邊喝邊砸酒杯,太目中無人了,還把不把自己這個派出所所長打回事。

    胡曉兵看見馬所長臉上的慍怒之『色』,卻是暗喜。馬所長越生氣,後果自然越嚴重。

    “喂,是你命人砸的...”馬所長想要拍桌子,看遍四周卻沒有一張完好的桌子,隻得猛的跺腳,大喝一聲,想要斥林風。不料,一聲令人發怵的悶響突然傳來,腳下都感覺到大地一陣搖晃。

    馬所長一驚,趕緊四處一瞧,找到聲音來源地。

    “喂,你們在幹嘛?”馬所長指著遠處幾人怒喝。

    “東西砸光了,沒東西砸了。看這地板不錯,我們砸地板!”幾人也不抬頭,也不知從哪找來的鋤頭,開始仿佛農夫耕田一般,撬著地上的大理石地板。

    馬所長愣住!砸地板?這群人瘋了麼?

    胡曉兵聽了,卻跳了起來。見過心狠的,但沒見過這麼絕的。東西砸光了也就罷了,居然連自己的大理石地板磚也不放過。這要讓他們砸了,這沒有幾個月恐怕是裝潢不好了。到時自己還怎麼營業!

    “馬所長,你可要為我作主,這些人如此囂張,絲毫不把楚市公安放在眼,更不怕您放在眼啊!你可一定要為我作主啊!”胡曉兵連倒苦水,同時偷偷向馬所長伸了二根指頭,意思是2萬,幫他擺平這些人。

    馬所長卻微微努嘴。這些人這麼凶殘,才2萬,太少!雖然你背後有個胡副市長,但自己也不能白聽你使喚。該要的錢一分不能少,這是規矩。

    胡曉兵咬咬牙,伸出五根指頭。馬所長總算滿意點點頭。

    林風隔的並不遠,兩人的小動作雖然隱蔽,但依然讓林風瞧了個真切。不過並不在意,反而極為感興趣,準備看馬所長如何耍把戲。

    “我說,你們都給我住手!聽見沒有!”談妥之後,馬所長一聲怒吼,準備王八之氣一振,這些“混混”便紛紛臣服。

    但眾人誰鳥他啊,繼續辛勤“耕田”,將“青蛙王子”內地板磚一塊一塊撬起來,撬起來後,還不忘將其一鋤頭砸的砸碎,最後還不忘多敲幾下,保證其碎的不能再碎。

    馬所長是真急了!

    “我說你再不讓你的人住手,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馬所長臉上騰的紅了,被人這樣不放在眼,這還是頭一次。指著林風鼻子怒罵。

    林風冷冷的掃了一眼馬所長,馬所長隻覺渾身寒『毛』直立,全身一個哆嗦。

    “馬所長,今天我不把這這砸的連他娘都認不出來,我就不姓林。”林風灌了一口紅酒,將瓶子直接扔向遠處,正砸中牆上壁燈。

    “你...你...”馬所長臉『色』青一塊,白一塊,本來聽見姓“林”,心中一陣警惕,但林風的語氣實在太過囂張,馬所長惱怒不過,當場怒吼,“來人,給我把他拷回去。”

    兩名幹警就要上前拿人,李銳卻上前一步,悶哼一聲,外麵的十八名保鏢也趕了進來,反而將馬所長團團圍住。兩名幹警頓時不敢動彈。

    “你...敢襲警!”馬所長臉『色』劇變。

    “我說過,今天誰來也沒有用。”林風不屑的掃了一眼馬所長。

    馬所長臉『色』劇變,想了想,擠了出去,咬牙怒吼,“給我看牢他們,一個都別跑了!”說完,馬所長撥打110,將事情一所,有多嚴重就說的多嚴重,讓110趕緊派人來。

    林風卻是不屑,絲毫不理馬所長的舉動。

    “砸,繼續砸,所有地板磚都給我敲碎!”林風拍桌子大吼。

    眾人頓時得令,繼續狂砸。

    聽著“青蛙王子”麵傳來的撬地板磚的聲音,馬所長就一陣氣絕。好在,僅僅五分鍾過後,數輛110趕到,得到馬所長的消息,眾人都是真槍實彈的過來。

    “走,給我進去拿人!”馬所長領先衝了進去。

    一進“青蛙王子”,馬所長再次傻住,剛才來時,整個“青蛙王子”被砸的一片狼藉,現在進來,連地上大理石都被撬了。

    “上,一個都別放過!”馬所長大手一揮。

    “馬所長,我勸你好好考慮一下,抓我容易,放我可就沒那麼容易了。”林風冷笑。

    “笑話!你以為你是誰!”馬所長怒吼。

    “一個有點錢的商人而已。”林風微微一笑。

    商人?我呸!砸了“青蛙王子”,不管是什麼商人,馬所長都有絕對理由拿人。除非你是林風,否則你是誰都沒用!——馬所長暗自唾棄一口。

    在林風示意下,李銳等人也不反抗,任由其拿人。不過外麵汽車上一直在監控的馮軍,收到林風的暗號已經打電話給歐陽副局,電話說的很短,就一句話,“中山派出所的馬所長要緝拿我們老板林風。”

    聽到這個電話,歐陽副局剛剛在家中睡下,立刻趕了過來。心中連連叫苦,希望馬所長還沒有衝動的直接拿人。而且他沒料到,林風這麼快就動了手。

    不過此刻已經遲了,馬所長已經把林風拷住,就要往警車上鬆。但一到外麵,光天化日之下,當馬所長看清林風長相時,當場一個哆嗦,差點沒嚇的趴下。

    

Snap Time:2018-01-17 20:48:45  ExecTime: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