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三百八十一章驚天大案


    第三百八十一章  驚天大案

    “老板,怎麼了?”李銳見林風神『色』不對,問。

    “對方已經知道我們報警了。”林風臉『色』陰沉,暗自責怪歐陽副局等人辦事不利。

    就在林風暗自責怪歐陽副局辦事不利時,劉局和歐陽副局帶著一隊人馬和儀器趕了過來。

    “林董,我們已經查明嫌疑犯,應該是個叫‘黑子’的人,不過現在不知道其去向,所以我帶人過來,準備等他再打電話來,追蹤他的電話,查處他的方向。”歐陽副局慎重說,“還有,這是黑子的資料。”

    本來這資料一般不外泄,不過那也是一般情況,現在自然不屬於“一般”情況。

    林風接過“黑子”的資料,看完心中大定。這個“黑子”在公安局的檔案並不厚,大多都是打架鬥毆的小事,而且資料顯示,“黑子”為人比較謹慎,也不算好『色』,這次居然有膽量開口找自己勒索一億,那麼隻要“黑子”沒察覺自己已被發現,在錢到款前,蘇小妹安全還是可以有保證的。

    不過在這件事上,林風卻必須給歐陽副局施壓,不給他們一點壓力,辦事就不可能快起來。

    “歐陽副局,綁匪剛才打電話來,他們已經知道我報警了,而且語氣非常肯定,便揚言要對蘇總不利。”林風望著歐陽副局,一臉憤怒。

    歐陽副局和劉局一驚,沒想到事情會這樣,劫匪居然已經察覺林風報警。他們已經萬分小心,但不料還是泄漏,這實在令二人感到不解,一陣苦思,不知事情從何處泄漏出去。而且讓兩人忐忑的是,林風表情極為憤怒。如果真的蘇小妹要再出事,林風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加上不久前楚市震驚全國公安體係的大案,恐怕年後楚市公安係統就要大換人了。

    兩人一陣駭然,越想越怕。好不容易爬到這個位置,他們可不想丟了這個“金”飯碗。

    “林董,放心,隻要綁匪還想要贖金,就不會動蘇總。”劉局多年刑偵工作,經驗豐富,稍微一分析,便斷定蘇小妹暫時沒事。決定先穩住林風,不然讓林風鬧起來,以林風的財力和能量,能安全救出蘇小妹的可能『性』極大。但到時他們這些警察哪還有麵子,而且這事一旦宣傳出去,對楚市形象極為不利。日後,誰還敢來楚市投資。

    何況上麵的省公安廳也會追究他們一個監督不利的罪名。雖然這個罪名有點莫須有,但在這個特『色』製度下,這個罪名就非常準確。

    見兩人一陣駭然,林風微微一笑。

    “劉局,歐陽副局,我的要求很簡單,蘇小妹必須安全回來。如果你們沒有把握我自己來解決。”林風卻不打算放過兩人,繼續向劉局和歐陽副局施加壓力。

    兩人額頭汗一冒,雖然不知道林風有什麼辦法,但這事關楚市公安局的名譽,也關係著他們的烏紗帽,再難也要上。劉局趕緊向林風拍胸脯保證,一定能力保蘇小妹安全回來。

    林風微微一笑,隨後劉局命人駕上設備,靜等綁匪的電話。

    時鍾轉眼敲響10下,已經晚上10點,綁匪還沒有任何電話來。

    “劉局,這事也不是短時間就能解決的。你身體不好,先去休息吧,這有我。”歐陽副局看看鍾點,提議兩人輪換。

    劉局皺了皺眉。往常這種事,最多刑警大隊隊長坐鎮便可,但今天這事關係實在重大,他不得不親自上陣。不過歐陽副局沒說錯,綁架案一般短則數天,長則數周,兩個局長不能都守在這。

    “歐陽副局,那我就先走了,明天早上我來接班。”劉局點點頭,帶走一部分人明天來接班。

    “歐陽副局,空等也不是辦法,來,我們喝兩杯。”林風等劉局走後,叫來房間服務,擺上一桌菜,招呼歐陽副局小酌一番,趁機打探一下如今楚市的情況,順便探聽一下自己的仇人胡曉兵兄弟的近況。

    “林老弟,你居然還有如此雅致,如此淡定,真是令人佩服。”歐陽副局苦笑一聲。

    林風微微一笑。既然蘇小妹暫時沒有任何威脅,自己何必過於擔心。至於好友丁峰那,林風剛才打電話過去,丁峰也暫時沒有發現未婚妻遭人綁架,林風就不用太過心煩,以免影響判斷。當然,這也是因為蘇小妹畢竟和林風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如果換成是林風父母,恐怕林風再理智也會陷入擔憂和恐慌之中。

    “歐陽副局,似乎你心中重重,楚市該不會還發生了什麼大事吧?”林風隨口問問,想隨便嘮叨幾句後,切入主題。不料,林風這一問,卻引來歐陽副局連聲長歎。

    “歐陽副局,楚市還真發生了什麼大事不成?”林風神情一動,暗自驚訝,腦中開始思索記憶這兩年楚市究竟發生過什麼大事。

    歐陽副局長歎一聲,喝了口茶。酒,他現在不敢喝,不過林風邀請,他不好薄了林風麵子,隻能以茶代酒,陪林風小酌。

    “歐陽副局,說來聽聽,或許我能有什麼辦法也說不定。人多力量大嘛,何況我現在也總還有一點自己的辦法。”林風誘『惑』說。

    “這個...這個,林老弟,你也不是外人,這件事也不算機密,體係內的人都知道,隻是暫時沒對外公布而已。”歐陽副局想了想,湊到林風耳邊。

    “林局,不瞞你說,去年12月,楚市剛剛發生了一起盜竊銀行金庫殺人案。”歐陽副局說。

    林風微微一驚,腦海中似乎想起什麼。

    “去年12月18日晚,大概淩晨三點左右,楚市中國銀行分行的金庫被人盜竊,搶走現金8000餘萬,而且凶徒手法極為殘忍,四名保安,除一名保安臨時請假不在外,三名保安全部被凶徒用榔頭敲死,其中一名還被嚴重毀容。”歐陽副局說起來全身依然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林風吸了口涼氣。

    “唉,不過至今沒有任何線索。劫匪用的氧焊槍等物沒有找到,現場也沒有留下任何證據,到現在我們連是否有內應都不知道,那名保安也一直沒有找到其下落,省公安廳已經勒令我們盡快破案,但難啊!不料,這個事情還沒有破,居然有人膽敢劫持蘇總。”歐陽副局說到後來憤憤然,但更多的是無奈。

    楚市一向都比較“和諧”,雖然打架鬥毆家常便飯,但這樣大的事卻從來沒有發生過。不料一發生就發生兩起,所幸銀行搶劫金庫案在去年,劫持蘇小妹勒索一億在今年,總算跨年。公安局帳麵上好看一點。

    林風聽了,卻神『色』大動。這個中國銀行楚市分行金庫被劫案,當時震驚整個楚市,歹徒極為殘忍,而且手法極為高明,林風也是湊巧和一個公安體係內的朋友喝酒時,聽說的。而且還是破案後,那個朋友才吐『露』出來。這件事,沒有上報,沒有廣博,隻是一樁被深深隱藏起來的案件。

    不過恰好的是,林風記得這個案件是誰做的,甚至連大概案情都知道。畢竟當初這個事情太過匪夷所思,可以說是楚市第一起高智商犯罪,而且涉案金額接近一億。那個朋友當時說得聲情並茂,林風記得格外清楚。

    “林老弟,你莫非有什麼線索不成?”歐陽副局見林風一臉沉思,有點病急『亂』投醫的問。

    林風想了想,微微搖頭。雖然林風知道這事情誰做的,但林風現在可不想就這樣便宜的告訴歐陽副局。除了時機不對外,這件事對林風來說可是一個機會。雖然林風暫時不知道利用其來幹嘛,不過等自己想好如何利用此事為自己牟取更大利益時,再找個適當的機會吐『露』出來。

    歐陽副局歎息一聲,繼續喝著悶茶。

    “林大哥,林智慧和黃美熙還沒有回來。”阿萊格拉此時走出來,看看表,皺眉說。

    林風看看表,已經晚上11點,一陣皺眉。

    “喂,鄭吒,她們在哪?”林風打了個電話問。

    “老板,她們在一家名位‘青蛙王子’的演藝吧,正在喝酒。”鄭吒說。

    “把她們兩給我帶回來。”林風皺眉說。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回來,成何體統。

    “這個,老板,我們隻是保鏢,她們不肯回來,我們無權強帶她們回來,這是我們的行為準則。”鄭吒為難的解釋說。

    畢竟名義上,鄭吒也是林智慧和黃美熙兩人的保鏢,他無權這樣做。如果硬來,雖然出於林風的命令,但卻破壞了保鏢的規矩。而且,林智慧是個女孩,又喝了酒,如果她不肯回來,鄭吒出於男女授受不親的關係,還真不方便將其帶回來。

    林風無奈搖搖頭,“好了,我馬上來。”

    “歐陽副局,你坐下,我去去就來。”林風告罪一聲說。

    歐陽副局點點頭,本想提醒林風小心,不過看見林風身邊的保鏢李銳等人,個個生猛,遠勝他帶來的幹警,也就作罷。

    “青蛙王子”這個演藝吧他知道,屬於比較混『亂』的場所。楚市這個地方,雖然人命案很少,但打架鬥毆可不少,尤其像‘青蛙王子‘這樣的演藝吧,常常打架,想要取締,談何容易。旗下各轄區派出所都靠他們這些演藝吧,發廊等‘稅收‘維持‘正常運轉‘,大家因此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

    全國都如此,楚市又何必學那蓮花出淤泥而不染!不然和‘群眾‘打成一片更好。

    不過林風這幾個保鏢,一看都是軍人出身。要知,他歐陽副局可也是退伍軍人,一看就知道李銳等人是軍人,而且是精英。對付“青蛙王子”這樣的小場麵自然不再話下。

    糟了!“青蛙王子”是他開的,這可如何是好!——歐陽副局猛然想起“青蛙王子”的老板,一陣心驚。想去喚回林風,卻不知如何開口。這要說了,恐怕事情更麻煩。反正林風隻是去接兩個女孩,應該沒有什麼事。

    想了想,歐陽副局出於穩妥,還是派了一名幹警過去。爾後,繼續坐下,吸一口煙,望著外麵漆黑夜『色』,一陣沉思。

    “青蛙王子”內,林智慧一口一口灌著啤酒,滿嘴數落著林風的不是。

    黃美熙在一旁,歎口氣。

    “智慧,你這又是何必...,唉,好了,回去了,很晚了,這種地方可不是久留之地。”黃美熙緊張的看著四周,皺眉說。

    “青蛙王子”一個演藝吧,三教九流之地,偶爾更是會有那種帶點情『色』的表演,來玩的大多都是社會非主流青年。當然,這些人給自己美其名曰——頹廢,哥玩的就是頹廢。

    在這,本就少不了爭風吃醋之事。像林智慧和黃美熙這樣的美女,又是單身,自然是場內關注的焦點。不過楚市龍蛇混雜,大多都在猜測林智慧和黃美熙是什麼人,暫時沒有行動,怕是某個大哥的女人。為了一個女人得罪不該得罪的人,場內還沒有人那麼衝動。

    當然,這也是場內燈光昏暗,眾多“『色』狼”並沒有認出林智慧和黃美熙的身份,不然兩個“傳奇女神”突然獻身“青蛙王子”,恐怕早引起轟動。這些人可都不是什麼善茬,不管後果如何,如果能和林智慧和黃美熙風流一夜,哪怕被人揍一頓也在所不惜。

    “我才不回去,哼,都說我是壞人,我...我...”林智慧聲音越說越低,一陣嘟囔。

    “酒保,再來一杯!”林智慧拍桌大喊。

    “好了,謝謝,我們不要了。”黃美熙連連向酒保搖手。

    “嗨,美女不如喝我這杯如何?我請你。”一個外表頗有點小帥的青年,將一杯啤酒放到林智慧跟前。

    黃美熙眉頭一皺,害怕林智慧喝的有點醉醺醺,『亂』喝陌生人酒,想要推開。不過林智慧雖有點醉醺醺,卻沒全醉,明白陌生人酒喝不得,一把推開。

    青年眼睛閃過一道亮光。

    “酒保,給這位『性』感的美女再來一杯。”青年打個響指。

    酒保嘴角詭異一笑,倒上一杯啤酒。

    “智慧,好了,別喝了!”黃美熙連忙勸阻。

    不過這次,林智慧卻抓起酒杯就喝,青年眼角『露』出一絲得意的光芒。

    不過喝到一半,卻被人按住。

    “林大哥!”黃美熙看見來人,驚喜一叫,心中總算鬆了口氣。

    “喂,你哪位,沒看見我正在和這位孤單寂寞的美女聊天麼?”青年見到口的肥羊弄跑了,心頭一陣不快。

    

Snap Time:2018-07-20 22:41:58  ExecTime:1.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