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三百七十九章震驚全城


    第三百七十九章   震驚全城

    阿萊格拉等人看見林風拉著黃書琪手,卻微微一皺眉。

    “好了,她也是可憐人。”林風輕說一句。

    阿萊格拉想想過去和黃書琪的交情,也是歎口氣。

    “書琪,你給我回來。”黃阿姨卻臉『色』一變,在後麵狂喊。她猜到林風想要做什麼。

    林風卻根本不理黃阿姨的呼喊,強拉著黃書琪離去。

    廳內眾人一陣啞然,不知林風這何意。

    “好了,黃嫂子,或許書琪和小風去,或許也是好事。”徐老寬慰說。

    今天現場他是最中立的,看事情也最客觀。這件事,明顯黃嫂子有著自己的打算,林風父母兩邊的親戚自然也各有所圖。畢竟林風成為全國首富,親戚想要貪圖一點什麼,也是人之本『性』。

    至於林風父母,在這段時間黃阿姨的“熏陶”下,是愈發看不起明星。他們的兒子如今是大陸首富,就算不娶那些大家閨秀,也要娶個乖巧聽話的,就像黃書琪這樣的。明星實在不被林風父母喜歡。

    當然,如果以前林風娶個明星回來,或許會覺得自己兒子有本事,但如今林風身份不同了,自然要求也不同了。

    徐老暗歎一聲,這事恐怕還要鬧很久。不過他心中也很喜歡黃書琪這丫頭,乖巧、懂事,而且出身在單親家庭,卻沒有染上任何不良習慣,實在難得。

    拋開廳內眾人各自心思不說,林風帶著眾人離開。

    “老板,去哪?”眾人對這都不熟,隻能問林風。

    林風皺了皺眉,最後帶著眾人去了楚市唯一的一座四星酒店。

    “友友,你們昨天坐了一天車,先休息下,我這邊有事處理,沒事,不要出來。等會醒了,我再和你們去吃東西,好嗎?”林風輕輕吻了一下李智友說。

    李智友雖然有滿腹話想和林風說,但此刻見林風一臉愁眉,心知有事,也懂事的沒有多說什麼,林智慧雖然有話說,不過卻被李智友拉了進去。

    “智友,你怎麼可以這樣,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還這麼忍氣吞聲。他還把那個黃書琪帶過來。”林智慧氣憤不過,替李智友不值。

    李智友臉『色』一變,雙眼頓時噙滿淚水,也不答話,默默的坐到床上,緊緊的蜷縮著身子,任憑淚水無聲落下。

    林智慧看了,更氣,想罵醒李智友,讓其找林風算帳,但被阿萊格拉拉住,搖搖頭。黃美熙也衝林智慧搖搖頭,三人緩緩的坐到李智友旁邊,也不知說什麼,隻好靜靜的陪著她。

    “好了,我們...”林風正要招呼李銳等人商談正事,但李銳嘴角一指,林風發覺黃書琪還在客廳。

    此刻,客廳黃書琪還站在哪,她不知林風喊她來幹什麼,看著林智慧等人看她的眼神,她大腦一片空白,隻是眼淚不聽話的流下來。

    看著黃書琪身上還係著圍裙,臉上還沾了幾片菜葉,哭的默然無聲,林風長歎口氣。

    “書琪,你也去休息,那邊還有一個房間,不要多想。等我公司的事情處理完,我們再好好談一談好麼?”林風輕柔的替黃書琪摘去臉上的菜葉。

    “小風哥,真的對不起...”黃書琪哭泣出來。

    林風搖搖頭,將其抱入懷中,輕輕拍了拍背,然後擦去眼角淚水,將其送入房中。

    “老板到底是怎麼回事?”李銳等人問。

    林風將事情一說,眾人微微皺眉。

    “老板,我看當前最好先派人保護你父母,雖然按常理來說綁匪不會再綁架多餘人質,但蘇總和你畢竟非親非故,難保綁匪不會再脅持重要人質,增加籌碼。”李銳說。

    林風一驚,如果自己父母再因此被綁架,自己可真是追悔莫及。

    “李銳!”林風叫。

    李銳點點頭,手一揮,四人離去。

    林風鬆了口氣。

    “老板,現在準備怎樣?蘇總在他們手上,您決定付款麼?”李銳問。

    李銳等人自是不讚同如此,但上次林風就向綁架了黃書琪母女的綁匪妥協,他們不知道林風這次會如何決定。畢竟蘇小妹是林風好友丁峰的未婚妻,而且人命關天。

    林風一陣思索,良久,斬釘截鐵說,“這次我不會再妥協。妥協一次已經夠了!”林風憤恨的錘了下桌子。

    上次妥協,那是林風不想多事,加上的確黃書琪母親欠了人錢。但這次居然有人明晃晃的打劫到自己頭上,如果自己再付款,也未免太好欺負了。何況,林風本來就在家受了一肚子氣,偏偏無處發,正好發泄到這些劫匪身上。

    要錢?就算給你們錢,你們有福氣花麼?

    何況,這次林風也不能妥協。綁架了自己公司的老總,勒索自己1億。自己給了,下次要是綁架了自己父母,自己給麼?就算沒有綁架自己父母,隻是綁架了親戚,自己給不給?父母還好保護,就2人,但親戚卻眾多,如何保護得周全。所以,林風這次非但不妥協,不給錢,還要殺一儆百,讓所有人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李銳等人點點頭,也該如此,不然這類綁架案就沒完沒了。不過這事,也給眾人提醒。“狼牙”安保公司林風是老板,王猛成立公司之初,就言明一方麵是為所有退伍軍人謀個體麵,也能發揮所長的出路,當然隨便解決一些因為常年執行任務,患了戰爭綜合症的人;二也是幫助林風,發展事業。

    不過“狼牙”在國內除了北京、上海等城市外,像楚市這樣的二級城市並沒有成立分部。當初,也沒料到會有這事發生。的確也是他們忽略了。

    “對了,猛哥在哪?”林風問。

    “老板,教官在美國,正在想辦法將那個凱文.米特尼克弄到中國來。”李銳說,“老板,現在我們這人手不夠,是不是調人來?”

    林風點點頭,一方麵命李銳調點人來,同時給歐陽副局長打了電話。

    自己雖然生長在楚市,不可也可以說是人生地不熟。這次綁架案,必須靠楚市的“地頭蛇”來解決。這個“地頭蛇”自然非公安局莫屬,歐陽副局長自然是最好人選。

    “林老弟,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嗎?盡管說。”歐陽副局長接到林風電話,眉頭一緊。這個時候林風應該在和家人團聚,此刻給他打電話,可不是好事。

    “歐陽副局,出了點事,你能來我這一趟麼?”林風語氣沉重說。

    歐陽副局心頭一緊,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但立刻答應下來,找林風要了酒店房間號碼,利馬趕了過去。

    “林老弟,發生了什麼事?”歐陽副局急促問。

    林風皺著眉頭將事情一說。

    歐陽副局聽了大驚,手中茶杯一抖,差點沒摔在地上。市領導千叮嚀,萬囑咐,這次要力保林風此行的順利和安全,爭取把這個《傳奇》電影城拿下來。不料,林風剛來第一天,旗下公司的老總就被綁架,還被勒索一億,這要讓上麵知道,自己怎麼交代。何況,現在本就是楚市多事之秋。

    “林老弟,這事我要上報局,我主管治安,這已經屬於刑事案件。”歐陽副局無奈說。

    林風搖搖頭。

    “歐陽副局,我找你可不是讓你上報局,那樣一來,事情就棘手了,讓綁匪知道,恐怕也會對蘇總不利。”林風說。這事,林風還不知如何對自己好友丁峰說,準備將蘇小妹救回來再告訴正在籌備婚禮的好友。如果宣揚出去,還不知丁峰會如何想。

    “那林老弟意思是...”歐陽副局不大懂林風意思。

    “我雖然出生在楚市,但對楚市黑道方麵不熟悉。我想歐陽副局動用你的人脈和人力,幫我查出是誰做的。我聽劫匪口音,是楚市當地人,肯定是楚市的人做的。”林風肯定說。

    歐陽副局點點頭,隻要能確定是楚市的人做的,他就有辦法。楚市混混就那麼多,都有名有姓,也都在公安局有備案。每年嚴打時,如果名額不夠,就由這些混混頂。而且這些混混,平常犯的事多,保準一抓一個準。何況,就算不是他們做的,也能查出蛛絲馬跡。

    “林老弟,不過這樣一來,恐怕動靜不小,難保不會打草驚蛇。”歐陽副局想了想,皺眉說。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不驚動劫匪?”林風問。

    見歐陽副局遲疑,林風加大籌碼說,“歐陽副局,這次你幫了我,我一定會記你的好。”

    歐陽副局心頭一跳,現在林風可不是2年前,每個月隻有那麼一兩千元的紅包給他,現在林風的能量可不小。身在公安體係,歐陽副局也隱隱聽聞林風在北京扒了一個副局的警服。那可是首都北京,可不是他這個二級地市的副局,人家那可是正廳級幹部。雖然歐陽副局不知道林風使用了什麼手段,但林風的能量卻絕對不小。這種人值得他巴結。

    就算沒有那層關係,僅僅大陸首富這個頭銜,就值得歐陽副局巴結。當官為了啥,除了那點官威和權利之外,更多的還不是為了錢。畢竟官做再大,總有下來那一天,權利也有消失一天。錢卻不會。而且如果林風這次記他的好,或許這次他...

    仔細想了想,歐陽副局有了主意。

    “放心,林董,這個我一定能辦到。隻要是楚市的人做的,就一定沒問題,一定能查處蛛絲馬跡。”歐陽副局拍胸口保證,隨後匆忙離去。

    林風鬆了口氣。不過這事還真夠棘手的,希望蘇小妹不要有事。

    “老板,兄弟們正在趕來路上,最遲12小時後趕到,而且帶來了最新的追蹤儀器,隻要手機電池不拔出來,不管開機還是關機,都能追蹤信號來源,並且距離足夠近,還能竊聽電話。”馮軍說。

    林風一聽,心中更有把握,現在就是等消息了。自己隻要一個消息!

    綁架我的人,還勒索我一億,我的錢絕不是那麼好拿的!

    歐陽副局從林風房間出來後,上了自己車,立刻給頂頭上市楚市公安局劉局長打了電話。

    “什麼,林風公司的老總被人綁架了,勒索一億?”劉局聽到這消息,也是大驚。臨近春節了,楚市居然發生了這種事,偏偏又是林風公司的老總,楚市正要好好接待這個從楚市走出去的全國首富,結果出了這事。而且更為頭疼的是,楚市前不久剛剛發生了一件震驚全國公安局係統內的大事,隻是一直壓著不敢對外宣傳。現在再發生這事,他這公安局局長遲早下客。何況,今年已經到了正常換屆的時候,他還想上遷。

    劉局在電話中暗罵一聲。

    “歐陽,林風怎麼說?”劉局問。林風的態度是關鍵。

    歐陽副局將林風的決定一說,並說出自己的解決辦法。歐陽副局的辦法很簡單,既然怕打草驚蛇,那就將楚市所有混混都請到市局過年好了,在案子沒破之前,一個都不放走。雖然這樣在往常來說,『騷』動肯定很大,但現在是關鍵時刻,也隻有這個下策。

    劉局聽後,思索片刻,也覺目前隻有如此。不過請來如此多的混混,無條件扣留,而且不知要扣多久,這可是個大麻煩,劉局也做不了主,隻能向上級請示。

    於市長聽後,也是大驚,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麼離譜的事,心中是暗暗叫苦,就算他們不想拉林風資金落戶楚市,發生這樣的事,也是全國震驚。無奈,立刻向王書記匯報。

    楚市一把手,楚市市委書記王書記聽完,當場拍板同意歐陽副局的辦法,並且再三告誡,要其行動謹慎小心,而且楚市所有公安係統在蘇總釋放前全部取消放假,並且讓所有人絕對保密,不準外泄,否則誰讓這件事外泄,就讓誰滾蛋!

    隨著楚書記一聲令下,楚市全城皆動,所有公安民警展開了一場秘密的抓捕行動。隻要是混混,或者懷疑的目標,統統抓捕,在事情水落石出前,一個都不出釋放,無條件,無時間的扣留。

    人權?我呸!

    

Snap Time:2018-07-18 04:57:25  ExecTime:0.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