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三百一十二章我真沒錢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真沒錢

    林風話音落地,全場一片寂靜。百餘位國內各知名企業老總眼光齊唰唰的看向林風,一臉的古怪,一臉的不自然。他們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在各自領域也曾獨領風『騷』,或如日當中,何曾被人如此奚落過。

    當然,林風也並沒有純心奚落他們的意思,不過這話聽起來,卻怎麼聽怎麼刺耳。尤其林風那對朝廷台這廣告競標會不屑的口吻,更讓人聽了憋屈。仿佛他們這群拚命往湊的老總們,都是一群傻鳥,賠本賺吆喝,讓朝廷台一家賺了個盆滿缽滿。

    一看眾人表情,林風心知自己剛才和史玉柱的話全被眾人聽去,心中一陣無奈。暗自瞪了一眼史玉柱,這下自己算是把到場的所有老總給得罪了。當然,林風對此並不怎麼放在心中。一句隨口之言罷了,何況是你們自己偷聽的,純粹自己找不自在,怪得誰來。

    史玉柱旁邊一陣偷笑,他也知道林風剛才話都被這些老總聽去,看眾位老總被氣的夠嗆,這讓史玉柱心中暗爽。至於這些老總會否連帶自己也恨上,他倒真的很無所謂,他是狂妄慣了的人,一個“腦白金”不知得罪多少人,他也已經習慣橫眉冷對千夫指的生活。如果這點閑言閑語,就能氣到這些老總,史玉柱倒不介意多氣氣他們。最好能氣死,那樣他就能有更多的市場份額。

    至於這些老總會否報複,史玉柱絲毫不擔心。

    商場嘛,利益至上。別看今天林風這話刺激的他們不輕,個個心中把林風罵個半死,但如果林風能給他們帶來利益,史玉柱敢拍胸脯擔保,他們這些人利馬會把林風當祖宗供起來。

    商界向來信奉的便是——金錢至上。

    史玉柱唯一遺憾的是,自己沒有林風這個資本,不然他的話絕對更能把這些老總氣的吐血。

    台上拍賣師,聽了也渾身不自在,不過身為朝廷台禦用的拍賣師,雖然心中不爽,但這點容人之量還是有的。何況,今年這個黃金廣告競標會之所以邀請林風,也是希望林風能在競標會上大展拳腳,刺激日漸理『性』競標的眾多廠商老總。

    自從出現“標王”一詞之後,每年的“標王”公司在競標之後,總會出現各種經營上的困難,最終不是陷入債務糾紛,就是破產倒閉,這讓眾多廠商老總逐漸開始思索瘋狂競標的代價是否值得。理『性』競標也逐漸成為眾多廠商老總的共識。

    朝廷台的廣告策劃組,已經預計到今年的“標王”恐怕會遠遠低於去年的水準。但為了刺激下今年的廣告競標會,便特地邀請了林風——這個頂著中國大陸最年輕首富的年輕人,希望他能來瘋狂一下,也為央視再創造一下廣告招標會的“標王”記錄。根據曆史數據顯示,“標王”越瘋狂,後麵的競標也會受其影響而變得瘋狂。

    不過林風卻對競標沒有絲毫興趣,這多少讓這次的策劃人有點始料未及。拍賣師看了眼不遠處的負責人,兩人均是一臉無奈。林風不肯競標,他們也不能強迫林風競標。不過負責人還是遞給拍賣師一個眼神,讓其多多造勢,爭取創造最大的價值。

    相對於其他廠商老總對林風的閑言碎語一臉的古怪和暗怒,心中最為爽快的自然是宗慶後。聽聞林風沒有興趣競拍,宗慶後心中長籲口氣。雖然林風的話讓人聽了有點蛋疼,不過對宗慶後來說,卻巴不得如此。他的哇哈哈集團可不比林風的“第二世界”在國內一家獨大,而且網絡遊戲隻要遊戲做的好,總會受到玩家支持。

    相反他的哇哈哈集團,兩個最主要,也是最強大的競爭對手“百事可樂”、“可口可樂”這兩個世界500強企業不提,僅僅是台灣的“康師傅”和“統一”就不是好對付的。想要從其中殺出一條血路,沒有大量廣告的轟炸,讓消費者牢記自己的品牌,恐怕在這個多元化世界,說不定沒幾天就被消費者遺忘。因此,這次的“標王”他是誌在必得。

    好在林風不和他搶,看場內情況,這次的“標王”也應該屬於他了。

    “林董,身為大陸最年輕首富,難道不競拍麼?這可是讓貴公司揚名立萬的大好機會。”拍賣師微笑問。

    和去年的12600萬相比,2100萬就能獲得標王,實在太便宜了,兩者價格相差也太過懸殊。拍賣師實在不甘心今年的“標王”以如此低的價格成交。

    想要刺激現在的局麵,隻有林風這麼一個盯著中國大陸首富的年輕人。在他想來,年輕人嘛,都愛好出風頭,尤其在全國知名廠商老總麵前,拍賣師不相信林風這個中國大陸最年輕首富會保持低調,張揚、炫耀才應該是林風這樣的年輕超級富豪的本『性』。至於剛才林風那話,在拍賣師想來,應該算是一種矯情,當不得真。

    林風無奈搖頭,這朝廷台真是鑽到錢眼了,實在讓人欽佩他們的“厚顏”。

    “抱歉了,我公司最近比較窮,還是沒能力競標這‘標王’。”林風攤手說。看身邊宗慶後架勢,對“標王”勢在必得,林風可犯不著為了一個虛名去和宗慶後爭,不如做個順水人情。何況自己現在的“起點快餐店”和宗慶後的娃哈哈集團合作正歡,兩家公司應該繼續保持這種親密關係。如無必要,林風絕對不願意去破壞現在兩家公司之間的合作關係。

    林風是好意,不過話聽在別人耳中就實在太刺耳。一個揚言耗資10億修建世界第一摩天大樓的公司,會沒錢,這話誰信!如果“第二世界”這個被媒體標榜為中國最賺錢的公司都喊沒錢,那他們這些公司算什麼?打腫臉充胖子?

    現場一片嗡嗡聲。

    拍賣師也沒見過這種情況,居然會有對朝廷台黃金廣告位都不感興趣的人,而且這個借口也未免太爛了。別的公司說沒錢可以,你林風的“第二世界”會沒錢?顯然,拍賣師的想法和場內眾多廠商老總一樣,都認為林風太矯情。

    “林董,你還真是會擠兌人。”史玉柱打趣說。

    林風翻了個白眼。自己公司是真沒錢,“第二世界”要修建世界第一摩天大樓,要開發《半條命2》,還要開發《世界大戰》,還要留點錢收拾新狼網,真沒錢折騰這。

    “叮當網”和“起點快餐店”還有“林氏科技有限公司”,林風倒是想竟拍,不過幾千萬實在有點過了,而且要和宗慶後這個生意合作夥伴去競爭,林風覺得不劃算。

    “2100萬,第一次!”拍賣師望著下麵說。

    “2200萬,第二次!”拍賣師搜索著下麵眾多企業老板。

    現場一片寂靜,大多廠商老總也不想花冤枉錢來竟拍。經過前幾年的瘋狂,眾多老總對於廣告竟拍已經趨於理『性』,犯不著在這上麵為了一個虛名鬥氣。何況現在林風都不去高價競標,他們這些公司競標,這不是給話題讓媒體抨擊麼。本來媒體對每年各企業耗巨資爭一個廣告位,就一直議論不斷。現在林風這麼一個20歲出頭的『毛』頭小夥子都能保持理『性』,他們這些幾十歲的老江湖,還為了一時意氣或者虛名而爭個不休,到時不知道媒體會說出什麼難聽話來。

    但無疑,最後媒體誇獎的肯定是林風,這也是其他老總所無法接受的。總被一個年輕人比下去,這讓這群“老江湖”實在有點不甘心。

    不過這些企業家不鬥氣,不為一個虛名爭的頭破血流,朝廷台哪有錢賺。

    “各位老總,難道都沒有興趣麼?2100萬,隻要比2100萬高一點,就能成為今年的標王!去年可是1.26億才能拿下標王。”拍賣師賣力吆喝。

    宗慶後聽了一陣不忿,暗自惱怒這拍賣師遲遲不落拍,可他也不敢去斥責拍賣師。要是因此得罪朝廷台,那就大大不劃算了。在國內,還沒有公司願意去得罪朝廷台。

    等吧!——宗慶後無奈靜等拍賣師落錘。

    所幸,拍賣師雖然等了數分鍾,台下還是一片寧靜。

    拍賣師暗歎一聲,心知今年恐怕這個“標王”也隻能這麼多錢了。不過對於林風,心中卻有多了幾分怨念。雖說如此理『性』的氣氛多半由於前幾年“標王”的淒涼下場所致,但林風的理『性』無疑也在其中起了微妙作用。

    “林董,你真的不拍?你旗下其他公司可沒有‘第二世界’那麼出名,朝廷台的媒體平台還是很有作用的。”史玉柱提醒說。

    “算了,這個‘標王’我真沒興趣,。”林風聳聳肩,轉身恭喜宗慶後。

    宗慶後也是長籲一口氣,今年他的娃哈哈集團總算能拿到一次“標王”。相比前幾年的瘋狂,如此輕鬆就能拿下“標王”,他實在感覺很慶幸。

    不料,突生巨變。

    “3000萬!”一個雄厚的聲音喊道。

    拍賣師眉頭一亮。

    現場眾人也是一陣『騷』動,不知誰那麼厲害,開口便提高了900萬。眾人回頭望去,意外一驚,居然是名不見經傳的“熊貓”手機廠。

    林風連皺眉頭。這個“熊貓”手機,林風也曾耳聞。似乎也是因為奪得“標王”而名噪一時。可惜沒有任何核心技術的手機廠,是根本無法應對未來激烈的手機價格戰。最終,這個“熊貓”手機也就曇花一現。

    宗慶後眉頭一皺,想了想,喊出3500萬的價格。

    拍賣師此刻來了精神,其他老總也精神抖擻,一臉的興奮。每年的廣告競標會,大多數公司恐怕都未必有財力能拍下一個廣告時間段,但他們如此樂此不疲前來,也是為了目睹其他老總之間的明爭暗鬥。

    吃不了肉,難道就不能看人家殺豬麼!

    宗慶後話音剛落,“熊貓”手機老總立刻喊下4000萬的價格。

    宗慶後一陣猶豫,這個價格已經超出他的預算。不過想到成為“標王”後的轟動效應,宗慶後還是咬牙喊出4200萬價格,這已經是他極限。

    “4600萬!”,“熊貓”手機廠卻輕易再次抬高價格。對於今年的競標,“熊貓”手機老總馬之平也是誌在必得。別看現在“熊貓”手機名不見經傳,不過馬之平卻雄心勃勃,他希望能將自己的“熊貓”牌打造成國內的“諾基亞”,甚至到國際市場去和“諾基亞”較較勁。因此,今年的“標王”他勢在必得。

    不過剛才馬之平卻有點顧忌林風,一直在觀察。林風有錢現在全國皆知,如果林風對這個“標王”有興趣,他就不準備與其競爭,轉而去拿下春晚的報時廣告時間段。既然林風沒有興趣,他自然可以放心去競爭。現在他喊出的這個4600萬,也是馬之平經過仔細計算,應該剛好超過宗慶後的承受極限,也能讓自己公司不用多花冤枉錢。

    宗慶後猶豫半天後,無奈咬牙放棄。價錢剛好超過他最高預算,再竟拍下去,對他的娃哈哈集團就是一個沉重的負擔。而且他根本不知道馬之平的底線在那,看馬之平那一臉氣勢洶洶,恐怕是絕不會罷休的。宗慶後犯不著去故意太高價錢,得罪人。

    最終馬之平以4600萬順利拿下今年的“標王”。宗慶後目睹拍賣師大錘落下,一陣患得患失。

    “放心,宗總,不就一個‘標王’麼,想開點。後麵不是還有其他廣告時間段麼!”林風目睹宗慶後的失魂落魄,頗有點尷尬。堂堂哇哈哈集團老總,為了區區4600萬而患得患失,實在讓人有點唏噓。不就4600萬麼,何況還是人民幣,又不是美元。林風連連搖頭。

    如果宗慶後知道林風心中如此想,恐怕真要氣的吐血了,肯定會大罵林風站著說話不腰疼。手握巨資,又擁有能夜賺1億的網絡遊戲公司,當然財大氣粗。他們這種做實業的公司,怎麼能和一夜暴富網絡公司相提並論。

    宗慶後心中無比怨念。

    

Snap Time:2018-01-19 19:37:22  ExecTime: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