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以彼之道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以彼之道

    黃書琪可憐兮兮的望著林風。

    原來,那天黃書琪隨林風出去的第二天,一個曾經追求黃書琪卻失敗的男生借機諷刺黃書琪愛慕虛榮。黃書琪的室友李清看不過去,狠狠的罵了那男生一頓。不料,下午那男生突然在自修課上強吻了李清。黃書琪和田雨彤當時嚇傻了,雖然想要分開倆人,但那男生力氣大,倆人又怕傷到李清,最後李清讓那男生強吻了足足三十秒。

    事後,那男生雖然被保衛科帶走,但卻不顧廉恥的大聲疾呼他和李清是男女朋友關係。最終,保衛科也沒有關押學生的權力,隻能放掉。這兩天,學校還在商討處理意見,那男生卻一直得意洋洋,逢人便誇耀自己的行為。至於李清,由於是本地人,事後就哭著回家,2天沒來學校了。

    “小風哥,李清她好可憐,那男生好可惡,奪走了李清的初吻。李清現在誰也不見,整天就是哭。”黃書琪忿忿不平說,但語氣中盡是對李清的擔憂。

    林風聽了直搖頭,但同時也暗感慶幸,幸好沒有強吻黃書琪,不然林風現在恐怕想要去殺人。雖說這事沒惹到林風頭上來,但卻引黃書琪而起,尤其一個男生這樣欺負一個女生,太過無恥。林風決定教訓一下他。

    “書琪,打電話把李清叫來,我有辦法幫她出氣,並且讓她永遠忘記這件事。”林風說。

    “恩。”黃書琪連忙給李清打電話,說了半天,李清才答應過來。

    半小時後,一臉憔悴的李清坐車過來。現在雖然九月,但依然有點炎熱,李清卻將全身裹的緊緊的,讓林風一陣無語。不就被人強吻,奪取初吻麼,又不是被人強『奸』,至於這樣嗎!不過這種事也不好說,畢竟每人感受不一樣。對有些人來說,貞『操』都不算什麼,但對有些人來說,初吻卻珍貴無比。

    “跟我來。”林風拉著李清就往北大校園走。

    “我不去,我不去!”李清拚命掙紮,但被林風強行拖進學校。

    “你們...幹...嘛的?”保衛科看見這麼大一群人往學校闖,想要阻止,但在王猛的瞪眼之下,頓時咽了回去,但又怕學生出事,立刻打了110。

    “他在哪?”林風問。

    “小風哥,你想幹嘛?難道要揍他麼?”黃書琪擔心問。林風帶著這麼大群人進來,恐怕誰也會這樣想。王猛等人也是如此想,不過剛才聽了黃書琪說的故事後,現在又看見李清這等憔悴模樣,心中也有不平。一個男人欺負女人,算什麼男子漢,尤其在課堂上如此輕薄一個女孩,簡直是禽獸。教訓教訓也應該!

    “揍他?他還不配,我有更好的辦法教訓這種人。”林風不屑的說,“好了,告訴我他在哪?”

    “呃,小風哥,就是那個,那個在打籃球的。”黃書琪四目眺望下,正好看見輕薄李清的男生在球場上打球。

    “走!”林風拉著李清直往球場走去。李清看見那個強吻自己的男生,掙紮的更是厲害,但林風卻不容她掙脫。心病還要心『藥』醫,這次不但是教訓這個男生,更要幫李清治好心病。

    林風這麼一大群人,10餘個膀大腰圓的漢子進入球場,立刻引起所有學生的主意。強吻那名李清的學生在身旁同學提醒下,也看見林風等人。看見這麼大一群人走過來,心中也一陣心慌,但想想自己父親在北京也算有那麼一點勢力,底氣也足了幾分,尤其球場上這幫人都是哥們,要打架,草,誰怕誰!

    “喲,李清,怎麼,想我了,是否還想我再親你幾口,你的嘴可滑了!”男生極為輕浮的語氣戲弄著李清。

    林風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李清全身劇烈的顫抖。

    “就是你厚顏無恥的在課堂上強吻了李清?”林風問。

    李清抖的更厲害。

    “你是誰?我和我女朋友之間的事輪不到你個外人來管。”男生說完,一陣大笑。

    林風冷笑數聲,一臉的不屑。男生臉『色』一僵,但看見林風身邊一群保鏢,嘴皮動了動,最終沒有回嘴。

    “林風!他是林風!”但還是有人認出林風來。畢竟這兩天北X市最火爆的消息就是林風,尤其因為他的原因讓一個正廳級幹部下了課,這更是驚天消息。何況之後《時代》雜誌新出爐一期,林風上了封麵,胡潤《中國大陸百富榜》林風更是成為大陸首富,現在林風的名字絕不像從前一樣僅僅局限在某個領域,而是全國,現在林風可謂『婦』孺皆知。

    21歲的中國大陸首富,白手起家,2年時間開創了他的帝國,尤其“第二世界”發展成為跨國公司,更是中國第一家進入日本的遊戲公司;“起點快餐店”成為國內抗擊洋快餐入侵的排頭兵,還有群星慈善助學基金,惠及萬千學子;“叮當網”更是和工商銀行聯合推出“易購卡”,這一連串的奇跡讓林風簡直成為“奇跡”的代言詞。

    嘩然!——整個學校震驚,誰也沒想到中國大陸首富會到北大來。一傳十,十傳百,這個有著10餘個籃球場的體育場很快被聞訊而來的北大學子擠了個水泄不通,眾人都要親眼目睹一下這個大陸首富什麼模樣。尤其不少大四學子,更是希望能和林風發生什麼關係,鋪平未來求職路。

    “哼,不...就大...陸首...富麼,我不...怕你!”那男生硬著嘴說,不過誰也知道這是在強撐。

    林風不理他,轉頭和身邊保鏢吩咐幾句後,身邊一名保鏢分開人群離去。

    “幹嘛?想喊人!這可是北大,想欺負我們北大學子,沒那麼容易。”那男生想將大義拉在自己這邊,不過他身邊的同伴在得知林風身份後,早已經雙目閃著精光,就差沒前來拜林風當老大了。

    男生一時為之氣結。有心想要逃跑,但身邊全是人,他想跑也跑不了。

    不多時,那名保鏢回來,在林風耳邊低語幾句。

    “我不想幹嘛,我隻想讓你知道善惡到頭終有報。你欺負別人我不管,也管不著,但你欺負我朋友,我就非管不可。”林風冷冷說。

    “你想幹嘛?”那男生緊張的問。

    “把他給我抓住。”林風一聲令下,兩名保鏢左右將那男生抓住。

    “幹嘛?你想幹嘛?想打人麼?大陸首富打人了,大陸首富打人了!”那男生倒激靈,立刻拚命喊起來。

    人總是同情弱者,他這樣一喊,不少人開始替他打抱不平,紛紛斥責林風仗勢欺人,斥責他這個大陸首富欺負一個北大學子,有的更是說林風這在玷汙百年北大,一時之間,這些天之驕子將林風批鬥成一個隻會仗勢欺人,辱沒斯文,敗壞社會風氣的不良富豪。

    “喊什麼!他在課堂上強吻李清時,你們這群衛道士在哪?啊!那時你們怎麼不出來斥他,不出來製止他!”林風一聲怒吼,氣勢洶洶的指著這群人。

    一群人頓時啞口無言,上千人被林風一人氣勢壓住,噤若寒蟬,一時不敢言語。

    “你,過來!”林風指著一個剛剛從人群中擠進來的女生。

    “幹嘛?”女生長的比芙蓉還芙蓉。看第一眼,就讓人不想吃飯,第二眼就想吐,第三眼就想揮刀『自殺』。

    “你過去吻他,1秒鍾我給你100元,吻多少秒,我給你多少錢。”林風說。

    嘩然!眾人沒想到林風會這樣,不由一臉古怪。至於那被兩名保鏢按住的男生,一臉驚慌,眼前這女生也實在太醜了,身高比他還高,膀子也比他還粗,尤其那一口黃牙,更是無比惡心。媽呀,北大什麼時候出這麼極品的女人了。

    “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男生拚命掙紮,但在兩名保鏢控製下,根本動彈不得,看著有如夜叉的女生越走越近,尤其走時還不忘『舔』『舔』舌頭,男生就差沒連隔夜飯也吐出來。

    “哇”男生大叫,但那夜叉女生已經一口吻了下去。

    惡心!眾多圍觀學子一陣惡心感覺湧上心頭,但想到這男生此前就這樣強吻李清的,看著李清憔悴的模樣,心中的天平又漸漸偏向李清。尤其對於林風這樣報複那男生,更是感覺有趣,也沒人再責罵林風仗勢欺人,反而不少學子開始掐表計算那有如夜叉的女生吻的時間。

    10秒...30秒...30秒...

    足足過了1分20秒鍾之後,那夜叉模樣女生才放過男生,一口長吸氣。至於那男生,在夜叉女生吻上去半分鍾後,就昏死過去。

    “老板多少秒?”夜叉女生雙眼放光。

    “1分20秒,不過你表現不錯,我給你1萬元。”林風直接掏出一疊錢遞給夜叉女生。

    圍觀學子一陣唏噓聲,1分20秒就能賺1萬元,這錢太好賺了,早知道她們也去賺了。不過心中也知道想賺這錢也不容易,林風這是在報複那男生,非要這種夜叉女生這麼極品的女生才行。

    過了數分鍾,那男生才蘇醒過來,看見夜叉女生在那數錢,一陣狂吐。

    “我...我要去告你!”男生雙眼含淚,被這樣的女生強吻80秒,他一輩子都要做惡夢。

    這時,夜叉女生數完錢,得意的將其揣進口袋,不過這時,身上一個水袋掉了下來。

    “哎呀媽呀,這水袋也忒不好用了,而且太沉了。當女生真不好。”夜叉女生一口山東腔,將頭上假發揭開,再把身上衣服一脫,『露』出強健的胸肌,同時手指不忘扣扣鼻孔。

    眾人圍觀,頓時集體狂吐。至於那名男生,直接昏死過去。昏死過去前,口中念念有詞——我被男人強吻了!

    原來這夜叉女生,根本就不是女生,而是一名男人所扮。扮女生像夜叉,但還原成男人裝,恐怕夜叉看見他也會吐。

    嘔吐,嘔吐,驚起北大才子無數。

    這也是林風計謀。特意找一個如此醜的男生,男扮女裝,這樣起初那男生被女生吻,雖然醜,但內心還能勉強接受,畢竟還是女生。但當他好不容易接受被夜叉女生強吻的事實,再發現夜叉女生居然是男生,這絕對會成為他一輩子的噩夢。

    “怎麼回事?”這時,警笛聲響起,一輛110開了進來。剛才接到北大保衛科報警電話,說有人來北大鬧事,110立刻就趕了過來。畢竟這可是全國最高學府,有人在這鬧事,他們可不敢不來。

    “警察同誌,沒事。就是這個男生喜歡這個男生,兩人在『操』場接吻而已。”林風輕描淡寫說。

    四名警察一看,看了看可以嚇死夜叉的男生,再看那邊昏昏乎乎剛剛醒過來的男生,想起倆人接吻的情景,頓時也是一陣狂吐,尤其那讓夜叉也要吐的男生還詢問是否還要吻,110警察身體的胃酸就不由自主往上湧。

    “警察,警察,我要投訴,他們非禮我!”男生醒來看見警察,滿臉淚痕,撲過去抱著警察腿就不鬆。

    “非禮你?”幾名警察聽了一愣。

    “警察同誌,我可沒有非禮他,我們是真心相愛的。”足可嚇死夜叉的男生扣著鼻孔說。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作戲自然要作全套。

    嘔吐,嘔吐!眾人再次狂吐。

    “警察同誌,這些人不是本校的。”保安麵『色』鐵青的指著林風等人說。

    恢複過來的110,看了看林風,的確不像學生,尤其王猛等人,更是個個強壯有力,“喂,你們幹嘛的?”

    林風看著110,笑了笑。

    其中一名警察眼睛一瞪,驚呼一聲。

    “我說你,笑什麼笑,回答!”一名警察被林風笑的不爽,指著林風喝問。不料卻被剛才驚呼的警察拉住。

    “幹嘛?”

    “走,快走,這是瘟神。”

    “瘟神?什麼瘟神?”

    “快走,再不然我們也要倒黴。李副局就才被他整的連警服都被扒了,我們算哪根蔥,走!”那名認出林風的警察,拉著同伴就上了110警車。

    “什麼,是這個瘟神!”數聲驚呼從110警車傳來,數秒鍾之後,110警車呼嘯離去。

    “警察,警察,我要報警!”那名男生大哭。

    這時,一直愁眉不展的李清終於撲哧笑了出來。不得不說,李清雖然不是天香國『色』,但笑起來倒還不錯,難怪那男生會強吻她。

    不過聽見110喊自己瘟神,而且居然認出自己後,不聞不問直接跑路,林風『摸』了『摸』自己臉頰,自己現在有這麼可怕麼!——林風也不想想,他說要扒了李副局這堂堂國家正廳級幹部的警服,這話早已傳遍北X市幹部耳中。眾人本來還是看笑話,結果最後李副局的警服真的給扒了,這種人不是瘟神是什麼。誰還敢得罪!

    “書琪,怎麼樣,我處理的如何?”林風做這麼多,可不是為了李清,而是為了黃書琪。

    “小風哥最棒了!”黃書琪拍掌大叫。她也沒想到林風居然這樣捉弄那個強吻李清的男生,但無疑這個辦法非常有效。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謝謝你!”李清經過這一幕後,也忘卻了被那男生奪去初吻的事情,畢竟這事想開後,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對林風如此替她出氣,還是感激萬分。

    “好了,走吧!”林風帶著眾人徑直離去。至於那名可憐的男生,恐怕這一生惡夢都跑不了了。無數個夜晚,男生夢中總會出現一個夜叉女生強吻他,在強吻他時,更會變成一個讓夜叉也要吐的男人。

    途中林風還遇見聞訊趕來的北大校長。對於林風今天在北大鬧出這麼一個風波來,北大校長並沒有責怪林風,反而還邀請林風,希望他什麼時候能來給北大學子上課,教授成功之道。本來林風想要拒絕,不過在黃書琪懇求下,加上想想自己一個高中畢業的人給北大學子上課,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也就答應下來,承諾有空閑時,就來給北大學子教授什麼是成功之道。

    “好了,書琪,這是‘狼牙’安保公司北京分部的電話,有事就打這個電話。還有,這是防狼噴霧劑,這有一箱,你和你朋友都隨身帶著,沒有了再打電話找他們要。記得,你可不要被人這樣吃豆腐。”林風擔心的說。

    “嘻嘻,放心了,小風哥,人家知道了。”在黃書琪甜膩的笑聲中,林風離開北京踏上回上海的飛機。

    不過剛到上海,林風便接到上海東方電視台趙台長電話。

    “林董,福克斯公司打電話來,希望你能去美國一趟,和你商討一下關於《超級女生》的問題,他們好像也想製作同樣的節目。”趙台長語氣中透『露』著自豪。福克斯可是美國最成功的電視台之一,如今他們也要來向一個中國電視台取經,這可是很光榮的事。

    福克斯?林風一愣,不過隨即答應下來。自己也該去美國為公司購買3D引擎技術了,最近事情太多都給耽擱了,這事可不能再拖延了。

    

Snap Time:2018-04-27 14:59:54  ExecTime: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