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二百三十二章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第二百三十二章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下午三點,眾記雲集。
  望著台下的眾多記者,郭局長開始有點痛恨現在媒體的發達,什麼事從這些記者口中一過,就變成天大的麻煩,讓他們被動不已。
  “各位新聞媒體朋友,首先我要在這媮n明一件事,林風先生是因為疲勞過度,又感染風寒,才昏厥過去,為了他的生命安全,我們才將其送往醫院,這有醫院的診斷書。”郭局長首先澄清最大的誤會,不然他麻煩可就大了。
  眾多記者憑借關係早搞到林風的住院診斷,他們來這可不是聽這消息的,而是想要探尋林風被帶進公安局的原因。何況一紙診斷書,什麼都不能證明。
  “各位,昨天的情況其實隻是一件很簡單的交通肇事案件。林風先生的座駕與兩輛桑塔納2000發生交通事故。之後李副局長帶隊趕到現場後,兩邊事主產生了爭吵和對峙。李副局長在處理意見分歧時,桑塔納事主突然發難,導致李副局長手槍走火,不幸打中林風先生一名保鏢。在這件事上,李副局長的確有錯,現在經過局黨委會議決定,已經對其進行停職調查。”郭局長顛倒黑白,將一切事情推諉到交通肇事和那兩輛桑塔納事主身上。這樣,公安局的立場就沒有任何可供人指責的地方。
  “那為何會帶林風去警局,而且李副局長不是主管治安麼,怎麼會是他處理交通肇事?”有記者起身發問。
  “帶林風先生回警局是想做份口供,至於李副局長主管治安,大家都是人民公仆,他就在附近,自然要挺身而出。”郭局長解釋。
  “聽聞今早公安局發生了暴力事件,還有武警出動,據說是林風的保鏢不滿他們的老板林風‘病倒’,而發生了衝突。”一名神通廣大的記者問,重點讀了“病倒”二字。
  “沒有,沒有,今早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調動武警隻是一次例行演習而已。”郭局長矢口否認,心中暗自罵是那個混蛋泄漏出去的,等會一定要把這人揪出來。
  眾多記者輪番提問,不過郭局長隻是一口咬定這是交通肇事,隻是因為林風名氣太大才產生這麼大誤會。最終眾多記者見也問不出太多信息,便紛紛離去。至於事情究竟如何,就要看林風醒後如何說了。不過眼下,眾人隻能等在醫院外麵守候。因為郭局長已經對林風住院的醫院進行了戒嚴,根本不準這些記者進去。
  郭局長暗鬆口氣,第一關過了,現在就看第二關,林風的態度了,隻要林風肯合作,這件事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幸,在林風醒後,郭局長第一時間得到消息,立刻帶著李副局長買上鮮花去看林風。
  林風剛剛蘇醒,看看四周,便發覺自己在醫院。這次昏倒,除了一半是因為勞累過度,另一半也是林風故意裝昏,對其施壓,同時也是防止造“勢”太過,惹來『政府』高層不滿。先裝暈,之後如果“勢”失控,自己已經暈了,再發生什麼事自然就和自己無關了。
  林風醒後,醫生、護士第一時間圍了上來,又是檢查,又是詢問,仿佛林風是國家元首般。在再三檢查,確認林風無事後,眾人鬆了口氣。林風送進來時,他們可是得到消息,一定要保證林風安然無恙,絕不能有任何差池,否則撤他們的職。在上麵的施壓下,本來林風隻是一點小感冒,也被擔驚受怕的醫生當成絕症對待,病房24小時有2名護士,隨時有醫生守候。
  所幸,林風一切無恙。
  在忍受完醫生,尤其是護士的『騷』擾後,林風要來一份報紙。報紙上果然都是關於自己的消息,此前一些商場上結交的朋友紛紛聲援自己,現在“勢”在自己這邊。看完打開電視,正好在直播郭局長召開的新聞發布會,看著郭局長在電視上將一切矛頭推向交通肇事和那群混混,林風就好笑。
  不過既然他們如此做,顯然過會一定會來封自己的嘴。林風好整以暇的躺在病床上等著郭局長的大家光臨。不過在等待之中,林風非但沒有打一個電話,更將電話關機。保證自己屬於“真空”狀態,外麵發生一切事情都與自己無關。
  果然如林風所料,新聞發布會結束後不久,郭局長就來了,隨行的還有李副局長。
  “哈哈,林賢侄氣『色』很好啊!”郭局長臉上綻放出比鮮花還燦爛的笑容。
  “林...先生,恭喜康複。”李副局長一臉不自然,這個揚言要扒了自己警服的人,自己非但不能得罪他,還要陪盡笑臉,這讓李副局長甚是不忿。但臉上卻還不敢顯『露』分毫,這更讓李副局長憋屈。
  “郭局長,感謝您大家光臨來看我這個嫌疑犯了,不知有何事?”林風故意漏掉李副局長,更是特意加長了“嫌疑犯”的讀音。
  見林風完全不理睬自己,李副局長麵『色』一僵,但瞬間恢複過來,臉上依然堆滿笑容。
  “林賢侄,這是哪兒話,你從來就不是什麼嫌疑犯。”郭局長打哈哈,心頭更是無奈,這林風如此難纏,恐怕今天自己想要有所收獲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可這位李副局長之前在警局還想告我拒捕奪槍,我不是嫌疑犯是什麼?”林風極盡挖苦之本能。
  郭局長眉頭皺了皺,掃了眼李副局長,顯然剛才李副局長還沒有和他完全說實話,還隱瞞了些事情,不過眼下不是討論這的時候。
  “林賢侄,誤會,都是誤會。這不,李副局長親自來向你賠罪,至於你和貴屬下的所有醫療費都由我們公安局承擔了。”郭局長向李副局長示意,讓其給林風賠罪。
  李副局長心有不甘,自己副局的位置已經不保了,還要給這個人賠罪,怎麼想怎麼別扭,不過為了還能穿著這身警服,少降幾級,他卻不得不如此,不料林風卻根本不給他麵子。
  “郭局長,新聞發布會我也看了。我的條件還是一樣,我要扒了他的警服,其餘一切好商量。”林風冷冷的盯著李副局說。
  郭局長臉『色』一僵,今天自己北X市公安局局長親自來看望林風,好話說盡,如此給林風麵子,他居然仍然這樣不好說話。你不過就是一個商人麼,當然,是非常有錢的商人,但也犯不著這樣糟踐人吧。
  “林賢侄,做人還是多想想後路的好,不要做絕了。李副局已經被停職調查,他也來向你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劉隊現在仍然生死不明,一句賠禮道歉就能解決,可笑!”林風哈哈一笑,“若不是我林風不是普通老百姓,恐怕現在已經一個拒捕奪槍罪名讓我吃上牢飯。總之,我這次一定要扒了他的警服。”
  郭局長從沒見過這麼不好說話的,自己怎麼說也是堂堂副省級幹部,林風隻不過是一個白丁,自己如此上門已經算是很給麵子了,他居然還要扒了一個正廳級幹部的警服,這讓他們公安係統顏麵何存。但不安撫林風的情緒,他的工作就算沒做好,上麵自然不會滿意。
  猶豫之中,李副局長爆發了。
  “姓林的,你什麼東西,我好歹也算國家正廳級幹部,想扒我的警服,有本事你就來好了。”說完,李副局長徑直離去。
  “林賢侄,下次再聊,下次再聊。”郭局長也沒心情和林風繼續閑聊,趕緊去追李副局長。
  林風心知這次是徹底得罪郭局張他們了,不過也不怕。這次事件已經鬧成這樣,那就一定要得到讓自己滿意的結果。
  隨後,來林風這探望的人不少,幾乎北X市相關部門的領導都來了,大大小小幹部幾乎踏平了林風的病房門檻。各位領導也均隱晦詢問了林風的要求,同時也表示希望林風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對此,林風也直言不諱,就是要求將這種濫用職權的害群之馬趕出公安係統。
  對於林風的要求,眾人均直皺眉頭。這些幹部,向來都是說一不二,何曾對一個商人如此和顏悅『色』過,但沒想到這個林風卻這麼難說話。幾次想要發脾氣,但最終忍住。他們也很投鼠忌器,這次隻是個別幹部的問題,沒必要將其事情鬧大,隻是林風的要求過於無禮了點。
  官官相衛,自古有之。誰當官會沒有落難的時候呢,眾人將心比心,這次李副局長的確做的不對,但調離職位,去清水衙門熬到退休就可以了。在這些高高在上的幹部眼中,這就是很重的懲罰了。可偏偏林風卻要對其趕盡殺絕,連對方的警服也要扒了,這太不人道了,也太欺人太甚。
  對於這些幹部的想法,林風也能猜出來。不過林風就是不忿,普通老百姓犯錯,就往死媥耤A恨不得一杆子打死,讓其永無翻身之日。而某些幹部犯錯,卻能悠閑度日。這公平麼?不公平!
  林風沒那麼偉大,也沒理由為其他和自己完全無相關的人強出頭,但現在惹到自己頭上,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算了。
  夏副市長本也想來探望林風,緩和一下自己兒子和他之間的緊張關係,但目睹林風如此難纏,猶豫許久之後,最終還是作罷。——這個『毛』頭小子,太衝,自己去了恐怕隻會徒遭羞辱,自己這把年紀犯不著——夏副市長猶豫再三後,還是拒絕了去見林風的念頭。
  眾多幹部對林風是有點恨的牙癢癢,偏偏林風火候控製的恰到好處,上不上,下不下,說他囂張吧,的確很囂張,但說他觸犯了國家的禁忌,卻還不夠。現在林風就如魚刺一樣卡在眾人喉中,讓人如鯁在喉,萬分難受,偏偏暫時還拿林風沒有辦法。
  在雙方僵持時,王猛出手了,將手中那盒DV帶匿名放到網上。
  這盒DV帶一經放到網上,立刻引發軒然大波。郭局長在新聞發布會上的措辭被無情的推翻,雖然DV帶極其模糊,但眾人對話的聲音,還有那一聲槍響卻極為清楚。顯然,絕不是糾纏之中無意走火,而是李副局長惱羞成怒,以手槍威脅對方,激動之餘打傷林風保鏢劉隊。
  這盒DV帶問世,讓公安局更為被動,鋪天蓋地一片質疑、抨擊之聲。雖然郭局長連連強調這是有人捏造的錄像片斷,被人修改過,但根本沒人相信。至於想要查出發放錄像帶的人,根本無跡可尋。在中國黑客界五大高手之一“西毒”黃鑫和前軍方秘密部隊“十二生肖”網絡高手“毒蛇”王海的『操』控下,這盒DV帶上傳的痕跡早已被清除的幹幹淨淨。
  經過一天冷清後,林風病房再次門庭若市。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副局長濫用職權問題,而是公安局的信用問題,這盒DV帶無疑是狠狠的扇了公安局一記耳光。
  對於這盒DV帶,林風的確不知情,無論麵對是誰,林風都理直氣壯,也絕不承認這是自己在幕後『操』作。而經過查詢林風電話記錄,事實也證明林風住院期間一個電話沒打,也沒有其他人來探望,林風處於絕對“真空”環境中。
  雖然這樣依然不能降低眾幹部對林風的懷疑,但沒有任何一絲證據足以證明這是林風所為。如果林風從一開始就布局,眾多幹部想到這個可能就感到心驚肉跳。如果真是如此,這個林風要麼最好別得罪,要麼最好能一次讓其永遠不能翻身,否則絕對後患無窮。
  而林風的要求依然簡單,還是同樣的條件,扒了李副局長的警服。對於這點,眾多幹部還是不置可否,林風這個條件太不人道了。
  在輿論壓力下,林風病房來了一位林風永遠無法想象到的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人會出現在自己病房中。這個人應該出現在電視屏幕上,出現在中南海,出現在人民大會堂,絕不應該出現在自己的病房。
  

Snap Time:2018-10-21 09:32:23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