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二百二十六章麻煩大了

  
  第二百二十六章  麻煩大了
  望著眼前黑洞洞的槍口,劉隊雖驚,卻不慌。
  林風也是微微一驚,他也沒想到這個李副局居然會拔槍。不過林風對此並不過於擔心,在中國開槍可是大事,非到萬不得已,是不準開槍的。而且身邊這群保鏢,都是『摸』著槍退役的,對槍再熟悉不過。
  不過身邊一群在地上看戲的混混,卻嚇得臉『色』發白。原本隻是一場簡單的小事情,教訓一下不長眼的外地人而已,不料居然動了槍。
  跑,跑,有多遠跑多遠,總之,這是兩個大人物在掐架,不是他們這群小混混能得罪的,更不是他們能在中間攙和的。
  混混頭目打定主意,對身邊幾名混混打個眼『色』,頓時呼啦一下全部四散跑了個精光。出來混的,都是人精,不聰明的,早就掛了。眼下這種情況,就算頭目不說,這些混混也準備跑路。至於那兩輛桑塔納2000,也不是他們的,是夏千河借給他們的,自然不會再要,跑了就跑了,光棍的很!
  至於夏千河是否會找他們麻煩,現在也顧不得了。大不了最多被這些警察找個由頭關幾天,挨頓揍而已,總比攙和在兩個大人物間強的多。實在不行,還可以跑路。反正混嘛,哪兒不是混。
  不過他們這一跑,氣的李副局長差點沒當場昏死過去,就恨不得開槍『射』死這些跑路的龜孫。他們跑了,他從哪弄人證。而且這群人現在跑的那個速度,不比博爾特慢多少,剛才說的什麼挨打,重傷,不用想也知道是演戲了,這讓李副局更覺麵上過不去。
  “李副局長,我想這群人是否受傷,現在一目了然了。”在林風示意下,劉隊鬆開了手,其餘保鏢也將警棍還給一眾幹警。
  看著滿臉青『色』的李副局長,林風心中冷笑一聲。
  “李副局長,剛才是我的人太過敏感了點,實在抱歉。他們都是退伍軍人,是我重金禮聘的私人保鏢,如果多有得罪之處,我在這替他們賠罪了。這埵酗@點醫『藥』費,如果有那位警察同誌受傷,這點錢就當作是我的小小心意,希望各位海涵!”林風拱手說。這話一是給李副局長台階下,二也是擺明身份,自己能聘請如此多退伍軍人當保鏢,就不是凡人。最後還拿出一疊錢,請他們喝酒壓驚,算是非常會做人了。
  如果李副局長稍微聰明一點,今天這事應該就此揭過。但李副局長卻不知發了那股子邪火,手中槍一指林風,“混帳,你以為你是誰,居然膽敢指揮我!而且你的人居然敢襲警!”
  “李局!”李副局身後幹警一驚,如果今天這事真的開了槍,那事情可就真鬧大了。而且對方輕易就拿出這麼多錢,還能聘請這麼多私人保鏢,就肯定不是普通人,這種人,也不是他們能輕易得罪的。
  林風也是一驚,黑洞洞的槍口指著自己,這是第二回了。上次是在香港,這次是在北京。
  “老板!”劉隊一驚,搶身擋在林風麵前。他身為保鏢,第一職責就是保證林風的安全,雖說這個李副局拿出槍來,頂多也就是恐嚇而已,絕對不敢開槍,但保鏢職責還是讓劉隊本能搶在林風身前擋住槍口。
  李副局突然隻覺眼前一黑,一個身影晃動,本就激動萬分的他,還以為剛才那個握住他警棍的人來搶槍,驚嚇之餘,本能的手指一扣。
  “砰!”一聲震耳槍響,全場震驚。
  “劉隊!”林風驚呼一聲,看著身前的劉隊捂著胸口倒了下去,鮮血從其胸前流了下來,血流滿地。
  “隊長!”不遠處的幾名保鏢立刻圍了上來,看著倒在血泊中的王隊,一臉憤慨,望著李副局,雙眼通紅,若不是考慮到對方警察身份,恐怕當場就會將其暴打。
  “李局!”一群幹警也呆了,這開槍可就事大了。
  李副局也有點發蒙,剛才他隻是因為害怕,本能的扣了下扳機,沒想到真的開槍了,而且打傷了人。心知今天這事真鬧大了,恍惚間,李副局腦海急轉,思索著應對辦法。
  “快,叫救護車!”林風催促下,身邊保鏢迅速打了120。
  李副局長恍惚中,也沒心思管這,身後的幹警自然也默許了林風的行為。畢竟如果真的死了人,問題隻會更嚴重。雖說開槍的不是他們,但真出了事,他們都跑不了。
  “來人,給我把他們都看好了,救護車來之前,一個都不準跑掉。”李副局醒悟過來,大吼。
  “啊∼∼,是!”一眾幹警渾渾噩噩,本能的聽從李副局安排,將林風等人圍住。
  “李副局,今天的事,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林風盯著李副局,雙眼冰冷的說。
  “混帳!”李副局喝罵一聲,但看著林風冰冷的眼神,卻感到一股從心靈深處湧上來的涼,徹骨的冰涼。但事以至此,他已經沒有退路。開槍傷人,這罪名足以讓他離開現在的寶座,並且終身沒有上進的可能。他好不容易才爬到這個位置,是絕對不允許載在這件事上的。
  “把他們給我看好了。”李副局此刻也沒心思和林風作口舌之爭,趕緊走到一旁,去給夏千河打電話。
  “千河,出事了!”李副局焦急說。
  “怎麼了,李叔叔?”夏千河一驚。
  李副局急忙將事情說了一遍,然後問,“千河,你說這事怎麼辦?是否問問你爸?我可是為你辦事啊!”
  夏千河也沒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李副局居然會開槍,而且還傷了人,這事情可真鬧大了。不過心中還有一個聲音,怎麼沒一槍打死林風。
  “李叔叔,你準備怎麼辦?”夏千河心中雖慌,不過卻沉住氣,想先聽聽李副局意思。
  “千河,我是準備做實這間案子,就告他們一個拒捕奪槍的罪名。”李副局咬牙恨聲說。這事他算是掉進水坑了,無論如何必須咬定對方拒捕奪槍,否則他市區開槍傷人無論如何解釋不通。就算夏副市長幫他說話,他這副局的位置也要拱手讓人。
  “千河,千河,你說怎麼辦?你是否請教一下你父親。”見夏千河不說話,李副局催促問。
  “呃,李叔叔,您稍等,我這就打電話給我爸。”夏千河猶豫著掛了電話。不過撥通父親的號碼時,想了想,又掛掉。
  這件事如果被父親知道,他肯定少不了一頓責罵,而且按照他父親的邏輯,肯定會犧牲掉李副局,甚至把自己趕到國外去念書,躲避風頭。畢竟這事一個處理不好,就會引火燒身,以他父親明哲保身的原則,沒有完全的把握是絕對不會攙和的。可以林風現在的身份,夏千河可以保證他父親不會『插』手這事。
  媽的,都是這個林風!——想到林風,夏千河心中更是不忿。沒想到原本隻是指望李副局將其帶回去關兩天,給他一個小小教訓,會惹出這麼麻煩的事來。
  隱隱中,對林風的嫉妒讓夏千河作出了錯誤的判斷。
  “李叔叔,我爸說了,無論如何你這開槍傷人的罪名跑不了,我父親再怎麼打點,你這副局的位置恐怕也要要換人。現在隻能如您所說,把這件案子做實了,讓他們無可爭辯。到時我父親就好上下打點一下。”夏千河撒了個謊,準備將這事情生米煮成熟飯後,再向父親匯報。到時就算父親責罵,但為了自己也會將這事情錯下去。能夠教訓林風,告他一個拒捕搶槍的罪名,挨點責罵,值!
  “好,那我就放心了。”李副局有了夏千河的保證,心中算是安了神,不過想起林風那冰冷的眼神,還有那誓言報複的語氣,心中還是有點不踏實,“千河,你給我說老實話,那個林風是什麼人?”
  “呃,就是一個運氣好點的暴發戶而已,沒有任何底子。”夏千河含糊說。
  李副局再三確認,夏千河保障其沒有任何背景後,李副局總算安了神。沒有任何背景的富翁,整了也就整了,就算上麵怪罪,為了維護執法部門的麵子,也不會對自己如何處置。到時,後麵有夏副市長上下打點,這場危機也就算度過了。
  李副局心總算安穩下來。這時,救護車也趕到,將劉隊抬上救護車,一路呼嘯著送去醫院。
  至於林風等人,則被李副局押到市局。
  本來對於自己隊長被人無辜開槍『射』傷的一眾保鏢,是無論如何也不準備再讓李副局帶走林風的,但林風卻主動的表示願意跟隨李副局進去,這讓一眾保鏢極為詫異,更讓李副局詫異。不過李副局雖感奇怪,但卻不放在心上,還認為林風是被剛才槍擊給嚇著了,心中對其更是看輕幾分。
  “老板!”幾名保鏢著急說,現在傻子也知道這李副局準備對林風不利,他們雖然不知道怎麼處理眼下這種狀況,但心知絕對不能讓林風跟他們走。
  “放心,我進去了,麻煩的是他們。而且,我一定要替劉隊討個公道!”林風忍著心頭憤恨向幾人解釋。劉隊是因為自己才被李副局開槍打傷,可以說是替自己擋了一槍,自己一定要替他討個公道。
  雖然自己並不認識什麼大人物,但林風知道自己的優勢,隻要自己進了媊恁A麻煩的就絕對是這個李副局。
  “對了,你們有沒有辦法留下點信息,外人看不出的。”林風小聲問。
  “可以!”眾人答。
  “好!”林風點點頭,暗自在眾人耳邊低於幾句。
  隨後,在林風示意下,所有人乖乖的跟著李副局被押進了市公安局。將林風等人押到市局後,李副局當晚便開始審訊。先錄好口供,到時再找個人指證,這事情就沒跑了。至於那幾名跑掉的混混,夏千河拍胸脯搞定,就不用他來『操』心了。
  不過李副局不知道,在他們離開之後,一個男人躡手躡腳的走了出來,手中正拿著一個DV,一臉的驚駭,猶豫著不知該怎麼辦好。
  這時,一輛麵包車趕來,正是剛才送黃書琪離開的麵包車。兩名保鏢送黃書琪離開後,心憂林風等人安危,立刻趕了回來。
  “什麼人!”倆人發現前麵一人鬼鬼祟祟,立刻下車將其拿下。
  “別打我,別打我,我就是一個普通的攝影愛好者。”男人慘叫。
  倆人愣了愣,問,“剛才這堥爾s人呢?”
  “都...都被警察帶走了。”男人畏畏縮縮,他不知道這群人什麼身份,但被警察帶走,在他看來應該就是不良幫派份子。
  “手堮釭漪O什麼?”其中一名保鏢喝問。
  “剛...剛才拍的錄像。”男人顫抖說。
  兩人接過一看,雖然畫麵甚是模糊,但勉強可以看清事情始末,尤其那聲槍響格外清晰。看完倆人一臉震驚,但更多的是憤怒,他們沒想到那個李副局居然敢開槍,而且劉隊中了槍傷。
  倆人對視一眼,望著男子,“你的DV帶我們要了,這是300元錢,應該夠你買盤新帶子了。快走!”
  “是,是!”男人抓過錢,立刻就跑沒影了,至於今晚的事,他決定終生不再提。
  “教官,老板和劉隊出事了!”倆人打電話給王猛。
  “什麼!”王猛正在練功,一聽,連忙喝問,“在哪?發生什麼事?”
  倆人將事情始末粗略一說。
  “好,我明早就坐第一班飛機來北京。帶子你們一定要保存好,還有劉隊那,你們去給我守著,無論如何,千萬不能讓他有事。出了事∼∼”王猛語氣中透著無窮的寒意。
  “知道,教官。”倆人回答。
  掛了電話,王猛直接撥通了劉瑩瑩還有吳兆莆等人電話,將事情告訴他們。眾人接了電話後也是一驚,沒想到會發生這事。
  “怎麼辦?是否找人去遊說一下?”吳兆莆問。
  “恩,這事隻能去北京上層走動走動,林風不是和工商銀行薑行長關係不錯麼,可以打電話給他。”劉瑩瑩提議。
  眾人一番討論,雖說有了主意,但所認識的都是金融係統的,和行政上麵不相關,也不知到底有用沒用,但無論如何,林風是絕對必須盡快救出來,沒有林風,這個剛剛有了雛形的帝國,可能就要就此崩然倒塌。
  這時,王猛電話再響。剛才兩名保鏢找到了林風命人留下的信息。
  王猛掛了電話,望著劉瑩瑩和吳兆莆,沉『吟』說,“林風留了信息,要我們‘造勢’,而且越大越好。他說,他要扳倒那個李副局,替劉隊討個公道!”
  “什麼!”劉瑩瑩和吳兆莆一驚,“扳倒那個李副局!”
  倆人對視一眼,眼中均是驚駭之『色』,不知林風究竟想怎麼做。不過既然說要“造勢”,倆人隱隱有了想法。
  

Snap Time:2018-10-17 17:32:53  ExecTime:0.079